中国特种兵海外受训

1GSHGD 收藏 3 1306
导读:深秋时节,泰山脚下某靶场,一场精彩的课目演练看得记者血脉贲张。   这是让人拍手叫绝的枪法:跑动中更换弹夹,立、跪、卧三种姿势,70米、100米、150米三个距离,鸡蛋、啤酒瓶盖、游戏币等目标物应声而落,弹无虚发;4个人形目标靶,眉心、人中、咽喉、手腕、手肘5个部位,4名狙击手随机抽取,任意确定射击部位,200米距离上,指哪打哪,全部精确命中目标。   这是让人目瞪口呆的绝技:手掌拍打5厘米的钢钉,一寸寸嵌入厚厚的木板里;手甩绣花针,扎爆玻璃后面的气球;咽喉顶着红缨枪的枪尖,推着吉普车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深秋时节,泰山脚下某靶场,一场精彩的课目演练看得记者血脉贲张。

这是让人拍手叫绝的枪法:跑动中更换弹夹,立、跪、卧三种姿势,70米、100米、150米三个距离,鸡蛋、啤酒瓶盖、游戏币等目标物应声而落,弹无虚发;4个人形目标靶,眉心、人中、咽喉、手腕、手肘5个部位,4名狙击手随机抽取,任意确定射击部位,200米距离上,指哪打哪,全部精确命中目标。

这是让人目瞪口呆的绝技:手掌拍打5厘米的钢钉,一寸寸嵌入厚厚的木板里;手甩绣花针,扎爆玻璃后面的气球;咽喉顶着红缨枪的枪尖,推着吉普车后退。

这群身怀绝技的特种兵都来自同一个团队——济南军区某特种作战团。

这个团自成立以来屡立奇功,在国内外打响了“中国雄鹰”特战团的威名:先后出色完成中俄联演、中印尼特种兵联训、汶川抗震救灾等40多项重大任务,开创我军特种兵训练7项先河,连续15年被评为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在国际赛场夺得16枚金牌。今年,在“砺刃—2013”全军特种兵比武中,该团勇夺7金8银,名列前茅。2011年中央军委给该团记一等功。

鹰饥不食的信念:

心中只有祖国和荣誉

板寸,昂首,面孔冷峻,目光锐利,强壮的身体里似乎蕴藏无穷力量。

步入“雄鹰”特战团营区,11座面貌不同,却神韵相似的铜像夺人眼球。团政委解少圣告诉记者,他们就是该团的11名一等功臣,曾经用血汗为五星红旗增光添彩。

11座铜像,位于正中的是原副团长张秀光。1998年,该团奉命组建竞赛队,首次代表我军出战国际赛场。张秀光和战友在“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武中,一举夺得8枚金牌,金牌数奖牌数名列第一。中国“雄鹰”蜚声世界。

扬威国际赛场,让“雄鹰”特战团的每名官兵都感受到了荣耀。从此,为祖国争光成为他们的军旅追求。

2001年9月,南美洲密林深处,大雨倾盆。

“放弃吧,中国士兵!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这里没有一个人会质疑你的决定!”委内瑞拉猎人学校抓绳塔场上,教官盯着刚从6米高绳上摔下的该团副连长刘晓东,眼神里充斥着轻蔑。

一入校,就签下“生死状”,训练的艰苦可想而知。几天下来,因为水土不服,刘晓东患上了“登革热”。紧接着连续8天没有任何补给的高强度野外生存训练,更让刘晓东的身体状况逼近了极限。坠落时,因为一直紧拽着麻绳,他的手掌被磨得血肉模糊。

“啊——”随着一声怒吼,刘晓东突然猛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沾满血迹的细麻绳处。

手抓,牙咬,一点一点向上蹭。

这哪里是攀爬!所有人都震惊了。

当刘晓东艰难地爬到顶端,现场齐声高呼:特种兵一号,中国!

磨难仅仅是开始,最优秀的特种兵更要接受最严酷的磨练。

一次穿越丛林训练,一个身影踉跄地向终点跑过来。

冲过终点,“扑通!”刘晓东腿一软摔倒在地。

其实也难怪。刚刚结束的训练,刘晓东在3天2夜穿越了上百公里的热带雨林,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即使有着野外生存的经验,但热带雨林的复杂险恶,加之接连不断的各种考核,也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找可以饮食的东西,饥饿与疲劳已经到了极限。

“刘,你又是第一名!”一名猎人学校的教官指了指自己的裆下说道:“是不是很饿?站起来,从这里钻过去,钻过去我就给你食物。”

紧闭着双眼,刘晓东根本没有理睬教官。他知道,这是战俘拷问训练,猎人学校的老套路,总会在学员最累最饿意志最薄弱的时候进行。

“刘,我命令你站起来!”似乎看出了刘晓东的“不屑”,教官“恼羞成怒”:“如果你不钻过去,我就降下你们的国旗。”

腾地一下,刘晓东站了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教官,看得这位号称“魔鬼”的教官眼神慌乱起来。

1分钟后,刘晓东还是缓缓地趴了下来,从教官的裆下钻了过去。

“刘,给你食物。”教官端过一托盘的食物。

“嘭!”刘晓东把食物狠狠地摔在地上,他告诉教官:钻过去不是因为食物,是为了祖国的国旗不降!听了这话,纵然身为“魔鬼”, 教官仍然向刘晓东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从踏入猎人学校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中国!”靠着这种信念,两年的炼狱般军事留学生活,刘晓东拼下了“国际特种兵班”总分第一名,被校方授予“特种兵突击队员”战斗勋章,成为首位头像永久雕刻在外国军事学校荣誉墙上的中国军人。

与刘晓东几乎同时留学国外的吴海燕,也在书写着中国特种兵的传奇。

在以高达90%的淘汰率和近4%的训练死亡率而著称的土耳其海军水下特种突击队训练营,以“水中蛟龙”著称的吴海燕向横渡马尔马拉海峡发起了冲击。

马尔马拉海峡,不但是战略要地,而且风高浪急、暗礁密布,还有鲨鱼出没,能够横渡海峡是北约特种兵崇高的荣誉。

那一天,风浪格外大。吴海燕与美、英等国特种兵一起参加挑战。但出发不到2个小时,2名外国特种兵因体力不支造成溺水,其中1人丢了性命。

学校打算暂时中断挑战,但吴海燕却不肯放弃。他借助脚蹼,穿越层层浪涛。经过8个多小时的艰苦拼搏,穿越26公里的距离,打破了保持40多年的训练营纪录。

留学期间,吴海燕最终揽下了北约特种部队“海峡雄鹰低空跳伞”和“水下蛙人”两枚荣誉勋章。

这些年,该团先后150多名官兵出国留学、支教、比武、集训,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面对多么艰苦的环境、多么强大的对手,他们都毫不畏惧,一次又一次在国际同行面前,展示了中国军人的铁血风采。

鹰击长空的血性:

为了胜利一无所惜

2013年4月的一天,中原某训练基地,一场实兵对抗演练激战正酣。红方指挥员对参加演习的该团特战分队下达了对“蓝军”指挥所实施“斩首行动”的命令。

接到命令后,带队参加演习的特侦营副营长张文峰根据先前高空无人机侦察情况和收集到的情报信息,准确判定蓝军指挥所位置后,派出小分队准备实施伞降,直捣蓝军指挥部。

这时,风力突变,已经远远超出了低空跳伞的气象条件。但特战队员们没有丝毫畏惧,“跳!”6名官兵纵身一跳,准确进入预定蓝军指挥所附近地域,悄无声息地“消灭”指挥所警戒人员后,鱼贯进入指挥所。

“你们被俘了,全部举起手来!”第一个突入指挥所的战士李祥龙,一步跳到作业桌上,“斩获”一脸茫然的蓝军指挥员。

“指挥所周围山高坡陡、树高林密,这么大的风你们也敢跳,不怕出人命吗?”事后,蓝军指挥员对败在“雄鹰”特战团手中很是服气。

雄鹰凶猛,最爱沥风雨战长空;“雄鹰”特战团也从不畏惧打赢路上的艰险,为了完成任务,哪怕是刀山也敢走、火海也敢闯。

2009年的大年初一,远在土耳其参加国际特种兵集训的该团13名官兵,在团长李建军带领下,冒着零下27摄氏度的严寒,钻进原始森林里接受潜伏、侦察、射击、行军等毕业考核。

饥饿、严寒、险阻,数倍于己的假设敌层层设阻,步步追杀。队员们经过四天三夜的连续行军作战,在耗尽所有给养后,终于准时到达了登机点。

土耳其教官突然宣布:登机点暴露,向20公里之外的临时登机点转移。

渴了抓一把雪含在嘴里,饿了只能咬牙忍着,他们在原始森林中一步一步攀爬着、走着,可就在离临时登机点还剩3公里的时候,一条冰河横在了他们面前。

仔细侦察发现,上游下游都没有可以渡河的桥。不立刻渡河就无法准时到达登机点,考核就通不过。李建军命令:泅渡过河。

闯过冰河,13名官兵披着一身的冰甲,向终点拼命冲去。

“在你们之前,所有人都在这里停了下来。你们是唯一一支敢趟冰河完成全部考核的队伍!”土军教官对这些中国军人心生敬佩。

靠着这种不怕死的精神,特战团先后完成中俄联演、中印尼联训等40余项重大任务,次次圆满顺利、次次最高标准,用行动回答了习主席能打仗、打胜仗的时代要求。

鹰换新羽的魄力:

挺立潮头方能抢占先机

11月初,中原某训练基地,临近深夜特战团临时营区的指挥所仍然灯火通明。

“我们对敌情的设想还是太简单,怎么保证人质的安全?”副团长刘晓东与几名指挥员加班加点研究新的城市反恐课目演练方案。

“城市反恐是一个全新课题。”李建军告诉记者,未来特种兵不仅要担负敌后渗透、破袭等传统任务,还要担负反恐等新的使命。虽然一个月前,作为唯一的基层部队课目,他们已经在“砺剑—2013”全军信息化条件下战法创新集训观摩活动上作了演示。但特战团的官兵仍然不满足,他们追求更加完善。

其实,不仅是这次演示,谋求创新、追求完美已经成为“雄鹰”特战团的品牌。

李建军说,“面对新的使命任务,停滞不前只能面临淘汰。只有不断创新提高,才能在未来复杂多变的战场上应对自如。”

为了练就“人无我有,人有我精”的超凡本领,特战团还勇闯军事训练“禁区”,不断寻求新的战斗力增长点。

仅伞降训练一个课目,他们先后创造和刷新了多项全军纪录:

直升机跳伞,由于侧门相对狭小、并有油箱形成障碍等原因,2009年以前,军内无人尝试。我军过去一直沿用直升机尾门作为跳伞通道,但这种伞降方法速度慢、效率低,不利于实战。

没有特种兵迈不过去的坎。该团官兵决定对侧门离机跳伞进行大胆研究探索,借鉴国外伞降技术和经验,专门进行模拟训练。

经过反复研究演练,15名骨干率先熟练掌握了直升机离机技能,成为当时全军第一支能够从直升机侧门跳伞的部队。后来,15名骨干发挥酵母作用,很快全团特战队员都掌握了这一技能。

2009年4月29日上午9时,和风习习,万里无云,该团官兵身背伞包依次登机,向全军首次直升机侧门离机跳伞发起冲击。

“跳!”直升机盘旋上升到千米高空后,特战队员们镇定地从侧门依次快速跃出。

随着一朵朵伞花安全降落在指定地域,整个伞降场欢声雷动。就是这一跳,填补了我军伞降训练的一项空白。

动力三角翼低空跳伞,开创特种部队使用建制内飞行器跳伞的先例,取得空中渗透作战的新突破。

原副团长徐春挑战直升机高空延时手拉开伞,开创我军伞降先河。

本文内容于 2013/11/24 8:49:02 被huazhiqiao编辑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