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分家

雄州博忘轩主

河北省雄县张庄朱氏,本为明皇室后裔。因为清朝入关追杀明皇室而逃亡。逃到京东通州后,不得已其祖上弟兄八人把一杆龙旗撕裂成八份,各自保存一块,分散逃命。互不通消息,为的是避免被清政府查到一个后而祸及其他,免遭灭门之祸。有一支逃到了雄县。在一铺南落脚。后代有一支迁徙到刘姓妻子的娘家来张庄生活。

到了朱巨元时,其父为霸州知州。朱巨元与弟弟朱汉元在家务农。朱巨元生于清末,卒于解放初期,为村里的大管事的,在附近十里八乡的村庄很有威望。

解放前。文安县史各庄村(解放前史各庄属于雄县管辖)有一户大地主,良田万亩,家大业大。老人去世后,弟兄两个因为闹意见,家分不开。上了多少次管事的,都没有分成,最后经人指点,到张庄找到了朱巨元。朱巨元听了大概的情况后,就随接他的人去了史各庄。

到了史各庄主人招待过后,朱巨元就与主家说出去走走。朱走访了以前给他们哥俩分家的所有参与过的人,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哥俩因为从意见出发,主张一个整砖砸成两半,一条檩锯成两截。了解清楚后,朱巨元就对哥俩说;召集人去吧,分家吧。

等召集了为这次分家的人员后,朱巨元就说了;我先给你们说一个故事,我们张庄村(说其他的村怕是得罪人,就编了一个本村的故事)有一个人,半夜走了30里地到了雄县城,挖开城墙,偷了钟楼几百斤重的大铁钟。遇中途到了巡城的追赶,他就跑,最后实在没有地方藏身,就跳入了茅坑藏身了。被巡城的追上来抓获了,带到了衙门。

县官升堂后审理此案。审后县官说;衙役们,放了他吧。衙役们不解,就问县太爷;为什么逮到了不惩罚就放了哪?县太爷就说了;他从张庄跑到县城,不知道远近、挖开城墙,不知道厚薄、偷铁钟不知道轻重、跑到茅坑藏身,不知道香臭。这还够人吗?搭理他干什么?

弟兄二人听后这个比喻,羞的面红耳赤。对朱巨元说;我们哥俩同意分家了,您分吧。朱说;我不是为分家来的,只是给你们讲个笑话。经弟兄二人再三诚恳的请求分家。朱就说了;要是分家也行,我有一个条件,把给你们哥俩管过此事的人员都请到了,向他们道歉,然后再分家。哥俩很痛快的就答应下来。马上出去请那些人了。

最后家分的很顺利。

这个真实的事情也就流传了下了。教育了好几代人。(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朱巨元是我祖父的姥爷的亲戚)


本文内容于 2013/11/24 12:00:36 被博忘轩主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