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8世纪开始,英国借助工业革命迅速发展。煤炭的广泛应用,导致了英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大气污染时期。煤在燃烧时释放出的含有二氧化硫等有害物质的滚滚浓烟,成为了人们脑海中工业革命的象征。图为1866年,英国中部城市伍尔弗汉普顿,密密麻麻的烟囱不断排放着黑烟(绘画作品)。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世纪初的伦敦是一座黑色的工业之都,辉煌却又灰蒙蒙。由煤炭支撑的工业革命让伦敦城内遍布工厂,家庭也烧煤取暖,煤烟排放量急剧增加。烟尘与雾混合变成黄黑色,经常在城市上空笼罩,多天不散。图为1937年2月12日,著名的巴特西发电厂浓烟滚滚,高耸烟囱也成为了伦敦地标之一。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狄更斯笔下的《雾都孤儿》,柯南·道尔书中的福尔摩斯,“雾都”的朦胧景色令人神往。但事实上,身处书中年代的伦敦人对此却深感困扰,浓雾会妨碍交通,高浓度的二氧化硫和烟雾颗粒更会危害居民健康。图为1928年10月,伦敦塔桥附近的泰晤士河边,几位市民在大雾中给天鹅喂食。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英国早在1875年就曾通过公共卫生法案尝试治污。到了20世纪20年代,由于政府对工业加强管理,煤在工业燃料中所占的比例下降,煤烟污染有所减轻,但并无质的改观。彼时汽车开始普及,排放的尾气让伦敦脆弱的空气雪上加霜。图为1930年,一场汽车比赛在伦敦举行。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在当时,伦敦的雾天一年可达七八十日。曾经客居伦敦的老舍先生将其描绘为“乌黑的、浑黄的、绛紫的,以致辛辣的、呛人的”伦敦雾霭。图为1930年3月29日,伦敦卡农街车站大楼的屋顶上,几名工人清理厚厚的灰尘。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937年12月20日,伦敦街头,交警点燃作为路标的煤气灯,在大雾中指挥交通。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938年10月25日,伦敦摄政公园附近,大雾之下能见度极低,一名女子拿着手电筒为汽车引路。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937年12月6日,英国足总杯半决赛,米尔沃尔队门将皮尔森透过浓雾寻找对手。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伦敦寒冷漫长的冬季使得居民需要大量烧煤进行取暖,加之地理和气象因素,冬日的伦敦经常大雾弥漫,数日不散。图为1952年冬天,伦敦东区一家工厂在浓雾中继续排放着烟尘。而随后不久,一场史无前例的毒雾之灾降临伦敦。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952年12月5日开始,逆温层笼罩伦敦,城市处于高气压中心位置,连续数日空气寂静无风。煤炭燃烧产生的气体与污染物在城市上空蓄积,引发连续数日的大雾天气。当时一场农牧业展览会上,参展的动物首先对烟雾产生反应,1头当场死亡。图为1952年12月一头来自美国的参展绵羊发起高烧。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不久,伦敦市民也对毒雾产生了反应,许多人感觉不适,发生哮喘、咳嗽等呼吸道症状的病人明显增多。据统计,伦敦地区在烟雾期间共有4703人死亡。在此后两个月内,又有近8000人死于呼吸系统疾病,据称当时全伦敦的公墓和棺材都被用完。图为1952年12月,交警在大雾中指挥交通。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烟雾事件发生后,英国上下舆论大哗,政府任命专门委员会对烟雾受害者情况进行调查。幸存者们的生活也从此改变,成千上万的人患上了支气管炎、冠心病、肺结核等各种疾病。“雾都”往事成为英国人心里不可磨灭的伤疤。图为1953年,一对情侣戴着口罩在户外约会。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953年,一位妇女为自己宠物狗戴上口罩。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953年1月,市民在一家商铺抢购口罩。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这场悲剧终于使英国人痛下决心整治环境。1956年,英国政府颁布了《清洁空气法案》,大规模改造城市居民的传统炉灶,减少煤炭用量,冬季采取集中供暖;在城市里设立无烟区,无烟区内禁止使用产生烟雾的燃料;发电厂和重工业被迁到郊区。图为伦敦市区一座烟囱被拆除。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968年,英国又一次颁布法案,要求工业企业建造更高的烟囱,以利于污染物的疏散。1974年的《控制公害法》囊括了从空气到土地和水域的保护条款,添加了控制噪音的条款。图为1954年11月16日,一名技术人员监测空气质量。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治污远非一日之功,1957年到1962年伦敦又连续发生了多达12次严重的烟雾事件。但随着相继颁布的法令更加繁多和详尽,这些被严格执行的法案成为“雾都”新生的保证。直到1965年后,有毒烟雾才从伦敦消声匿迹。图为1958年10月,交警在浓雾中指挥交通。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最开始,伦敦治污的法案和措施主要是针对燃煤的控制。20世纪80年代前后,汽车数量开始爆炸性增长,大量的尾气取代燃煤成为主要的大气污染源。伦敦治理空气污染也做出相应转向,开始控制市区汽车数量和尾气排放。图为1973年10月16日,环保组织集会,要求政府遏制汽车尾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起初人们主要关注汽油的铅污染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无铅汽油逐渐受到重视。图左为1978年10月18日,一名小女孩在英国首相府门前抗议汽车尾气污染。图右为1979年6月15日,发明家艾尔沃斯展示一台使用氢气作为燃料的清洁发动机。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历史总是这样善于总结与发问,上世纪初伦敦也曾有过与我们今天同样的“仙境”,那时景况是怎么样的呢?看一下照片就知道了。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远看烟雾弥漫的市区,工厂的烟雾正在往空气中排放。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地铁口带着口罩的行人正在向警察问路。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夜晚街头的霓虹灯穿透烟雾隐约让人能看见,街头正在卖报的小贩看着摄影师的镜头。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烟雾比较浓密时能见度很差,只能大概看见人的身影轮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浓雾中的菜市场,对于这些小贩来说,他们一天都要暴露在这浓雾之中。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伦敦街头大雾弥漫,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远处的烟囱正不断往空气中排放污染气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一位女士正给她的爱犬戴上口罩,他们身后的商店和行人淹没在浓雾之中。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伦敦街头,远处大楼的灯光透过大雾。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大雾中的伦敦桥和泰晤士河,画面中依然出现了排放着气体的烟囱。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雾天公交开灯来照亮前面的路和提醒前方的行人车辆。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街头的广场,远处的广告灯隐隐约约的透过浓雾照射过来。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夜晚街头商店和路边摊,在烟雾中只能看见灯光。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浓雾中交警正在指挥街头的车辆。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站在浓雾中的交警点着火把以提醒过往的车辆。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05年12月11日,烟尘笼罩中的德黑兰。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09年12月10日,印度班加罗尔,工人焚烧轮胎熔解沥青。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09年9月5日,美国洛杉矶,山火造成空气污染严重。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09年11月7日,印度新德里,学生在大雾中排队参观德里红堡。印度大力兴建2010年英联邦运动会场馆给周边地区带来严重空气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09年12月4日,墨西哥San Luis Potosi,砖窑厂排放出的尾气。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10年5月11日,澳大利亚悉尼,悉尼海港大桥上浓烟滚滚。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12年5月22日,伊拉克巴格达,一名妇女走在黄沙飞舞的大街上。伊拉克遭遇特大沙尘暴,首都机场被迫关闭。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13年1月11日,河北省气象台继续发布大雾橙色预警,廊坊、石家庄、衡水、唐山南部、秦皇岛南部、保定东部、邢台大部、邯郸大部有雾,部分地区能见度小于200米。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13年1月13日,吉林市松花江畔的楼盘在雾霾中如隐若现。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13年1月13日上午,长春市一位路人掩面出行。当天,长春市出现大雾,据环保部门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当天长春环境空气质量为严重污染程度,该污染程度已连续多日。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2012年11月27日,安徽省毫州市涡阳县曹市镇,车辆在雾中行驶。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月29日,天安门广场,北京深陷雾霾包围,这已经是1月以来雾霾第四次侵扰京城。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月16日,北京,被薄雾覆盖的故宫博物院。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月29日,北京发布大雾黄色预警,图为大雾下降落的航班。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月29日,北京,国贸桥被雾霾笼罩。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月29日,北京,天安门被浓重雾霾笼罩。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月29日,北京西站若隐若现。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月29日,北京央视大楼被雾霾笼罩。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月28日,石家庄火车站,几名旅客等待上车。当日,15时30分,石家庄市气象台发布了大雾和霾橙色预警信号,预计今天省会雾霾天气仍将持续,东部县(市)的部分路段能见度不足200米。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雾霾中的上海浦东。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0月8日,郑州市遮挡口鼻骑行。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1月12日,笼罩京城的雾霾仍在继续,北京PM2.5指数濒临“爆表”,空气质量持续六级严重污染。


自强不“吸”: 看昔日雾都伦敦及世界各国大气污染

6月11日,武汉城区笼罩在一片黄色阴霾中,部分地区出现了能见度低于1千米的雾霾天气。由于污染物颗粒较多,形成遮阳层,阳光在污染物中多次折射和反射,导致天空呈现土黄色,空气略感刺鼻。图为一对情侣在被雾霾的武汉长江大桥江边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