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老兵忆:想俘虏一千日军展览 结果一个没抓到

狐狼001 收藏 0 956
导读:核心提示:时任686团组织股股长的欧阳文曾回忆道:“战前我们给战士作动员,说是要优待俘虏,我们准备要抓1000个俘虏好送到全国各地去作展览。结果一个也没抓到,这时的鬼子还真有点‘武士道’精神,到死都不投降。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2013年11月20日第9版,作者:李涛,原题:《广阳伏击战:陈士榘活捉鬼子兵》 1937年10月,沿平汉铁路进攻的日军占领石家庄后,以第20、第109师团沿正太铁路西犯,企图配合沿同蒲铁路南犯的日军会攻太原。下旬,日军进逼娘子关,晋东告急。 由于此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时任686团组织股股长的欧阳文曾回忆道:“战前我们给战士作动员,说是要优待俘虏,我们准备要抓1000个俘虏好送到全国各地去作展览。结果一个也没抓到,这时的鬼子还真有点‘武士道’精神,到死都不投降。

八路军老兵忆:想俘虏一千日军展览 结果一个没抓到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2013年11月20日第9版,作者:李涛,原题:《广阳伏击战:陈士榘活捉鬼子兵》

1937年10月,沿平汉铁路进攻的日军占领石家庄后,以第20、第109师团沿正太铁路西犯,企图配合沿同蒲铁路南犯的日军会攻太原。下旬,日军进逼娘子关,晋东告急。

由于此前国民党当局未接受毛泽东的建议预置重兵加强娘子关、九龙关的防守,直至日军逼近时,才令第26、第27路军和第3军等部进至娘子关仓促组织防御。

为配合国民党军保卫太原,八路军总部命令115师师部率343旅于25日夜由五台山南下,驰援娘子关,协同在正太铁路以南作战的八路军129师侧击西犯日军。但当26日赶到平定时,娘子关已失守。

西进日军左翼第20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是个日本皇族,**跋扈,生怕第5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抢头功,先占太原,便命令第40旅团旅团长山下奉文率部沿平定、昔阳向榆次、太原进攻。川岸的第20师团虽不如坂垣的第5师团名气大,但同样是支精锐部队,特别是山下奉文和他的第40旅团,在日军中也属“王牌”——几年后,正是这个山下奉文在太平洋战争中大出风头,率两万人马横扫整个东南亚,迫使10万英军在新加坡投降。

为继续阻击和迟滞日军,343旅于30日进至昔阳以西之沾尚镇地区,待机打击西犯日军。11月2日,日军第40旅团先头部队第79联队主力逼近昔阳城西马道岭。343旅686团2营节节抗击,迟滞、疲惫日军。受到八路军顽强阻击的日军前进缓慢,一天下来才走了14里,进占平定及其以南的白家掌一带。3日,日军由沾尚向广阳开来。广阳是一个不到200户人家的小村镇,地处沾尚镇至松塔镇之间。从沾尚经松塔至榆林的公路从村边经过。这条路由于年久失修,加上山洪暴发、沙石冲击,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似路非路,似河非河,不便于机械化部队运动。村子四周山峦重叠,沟壑纵横,不仅地形复杂,又有疏落的树木,正是打伏击的好地方。

当晚,343旅主力迅速占领广阳及其以东道路南侧的有利地形,完成了兵力部署:李天佑任团长的686团1营、3营为主要突击部队进入广阳以南瑶村、前小寨以北高地;杨得志任团长的685团3营由狼窝沟北山出击,协同686团歼灭进入伏击地区之日军;其余部队占领有利阵地,准备打击回援之日军。4日下午1时许,日军先头两个联队4000余人通过伏击区进至松塔。八路军预伏部队采取避强击弱的战法,放过其先头主力。

两个小时后,日军前锋已到松塔镇,而后卫辎重部队还在广阳附近,最佳的出击时机到了。随着一声信号枪响,685团、686团的各路伏兵从山间林中突然杀出,将日军队形分割成两段。一时间,喊杀声、枪炮声响成一片,震撼山谷。八路军将士乘势杀入敌阵,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

战至夜幕降临,谷地里的枪声渐渐稀疏下来。343旅参谋长陈士榘向师部报告战果:“686团已全歼被围之敌,初步统计歼敌在500人以上。685团也歼敌近500人……”

陈士榘还没有放下电话,686团3营通信员就跑过来报告:部队已进入广阳镇,除有极少数散兵负隅顽抗外,包围圈内再没有日军的踪迹了。当陈士榘和李天佑走进广阳镇时,天已完全黑了。街上有两处房子还被几个日军占据着,不时传出几声枪响。待陈士榘等人走近时,战士们已经用手榴弹消灭了房子里的日军,只剩下一个日本兵躲在一个小院子里,不时向外打枪。

有人主张用手榴弹炸死他算了,陈士榘马上制止:“不能炸死,要抓活的。现在要消灭他很容易,一颗手榴弹或几粒子弹就够了,可是上级一再要求我们最好能抓到俘虏。”当时,抗日战争已进行了一段时间,上万名日军战死,居然无一被俘。平型关一战,八路军115师歼灭日军千余人,也没有抓到一个俘虏。时任686团组织股股长的欧阳文曾回忆道:“战前我们给战士作动员,说是要优待俘虏,我们准备要抓1000个俘虏好送到全国各地去作展览。结果一个也没抓到,这时的鬼子还真有点‘武士道’精神,到死都不投降。我亲眼看着我们团的一个副营长背起一个鬼子的伤员往后走,结果被鬼子把耳朵给咬下来了,气得旁边的一个排长一刀把那个鬼子的脑袋给砍下来了。”

日本兵宁死也不缴枪的原因,一是受“武士道”精神的毒害,二是因他们对中国军民太残暴,生怕被俘后遭到报复。陈士榘的儿子陈人康在《一生紧随毛泽东——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一书中披露:“当时,我父亲有捉俘虏的念头,就学日语在战场喊话,别人都没太当回事,但父亲很用心,暗中把敦促日军投降的日本话背得滚瓜烂熟。”

于是,陈士榘对李天佑说:“我还能说几句日语,让我带上几个人去看看。”说完就带上师侦察科科长苏静等人冲进了院子里。那个日本兵躲藏在小院子里南房的里间屋。陈士榘让战士们先将小房子团团围住,然后自己利用夜幕掩护,悄悄地移到了窗口,用不久前才学会的几句日语向里面喊道:“缴枪不杀,宽待俘虏!”可那个日本兵仍不肯出来,继续向外打枪。陈士榘又耐心喊了一阵子,那个日本兵才不再开枪了。过了好大一会儿,只听见里面传出了几句生硬的中国话:“明白,明白。”

可又等了一会儿,仍不见他出来。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陈士榘一挥手,率领战士们猛地冲进屋去。原来那个日本兵蹲在老乡的粮食筐里,欲动不能,挣扎无用。见八路军战士冲进来,吓得浑身发抖,两腿打颤。陈士榘想给他再解释解释,可除了“缴枪不杀,宽待俘虏”“不要为日本军国主义卖命”等几句话以外,别的日语就不会说了。

许多年之后,陈士榘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记下了这有趣的一幕:“正当着急之时,我突然想起汉文和日文中有许多字形字意是相同的,马上掏出一个笔记本,借着灯光在上面写了‘你不要怕,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宽待俘虏’‘只要你放下武器就不伤害你’几个汉字。他看了之后,也连忙写出‘理解’。我一看他不仅认识汉字,而且写得不错,心里头很高兴,又写字问他是哪个部队的,叫什么名字?这回我连本子带笔一起给了他。他看看字,又抬头看看我,然后拿起笔在本子上写下‘第79联队辎重兵军曹加滕幸夫’。他的汉字写得很好,看来文化程度不低。”

通过笔谈,陈士榘了解到日军第20师团大多数是朝鲜人,还有很多东北人,日本人只占三分之一。陈士榘又向加滕幸夫宣传我军的俘虏政策,他不住地点头表示信任。见陈士榘带了个活的日本兵来,李天佑高兴地说:“好啊,你到底抓了个活的回来了。你走了以后,师里打电话找你,我说你抓俘虏去了,师里还说你是个‘冒失鬼’,让我告诉你注意安全。”“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不冒险,能抓到俘虏?”陈士榘笑着回答。

7日,八路军第129师第386旅旅长陈赓指挥所部及第385旅第769团,在第115师第343旅的配合下,又于广阳以东地区设伏。17时许,当由沾尚镇西进的日军先头部队进至大寒口、中山村、户封村伏击区时,设伏部队迅即发起攻击。日军据村顽抗,八路军英勇冲杀,经1小时激战,歼日军250余人。两次战斗,八路军歼日军1000余人,缴获骡马700余匹、步枪300余支以及大批军需物资,取得了自平型关战斗以来的又一个重大胜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