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不能忘却的死敌

锦马超马孟起 收藏 0 147
导读:2002年11月1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例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中方已经要求日方召回窃取中方情报的驻华武官。孔泉说,   孔泉说,很显然,天野宽雅的行为触犯了中国有关国家安全、军事设施和出入境管理等多项法律,与他在中国的外交官身份严重不符。在这种情况下,中方要求日方把他召回,这一消息立即引起各方的密切关注。 日本防卫厅情报本部标志    如何闯入中国军事禁区   天野宽雅擅闯中国军事禁区被日本政府召回的消息成了日本媒体热追的焦点,颇有影响力的日本英文媒体《日本时报》15日

2002年11月1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例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中方已经要求日方召回窃取中方情报的驻华武官。孔泉说,日本驻华使馆武官天野宽雅于10月26日下午在中国浙江省擅自闯入中国军事禁区,并进行拍摄,窃取军事情报,被中方有关人员当场发现并且制止。他的行为触犯了中国法律,而且证据确凿。天野宽雅本人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

孔泉说,很显然,天野宽雅的行为触犯了中国有关国家安全、军事设施和出入境管理等多项法律,与他在中国的外交官身份严重不符。在这种情况下,中方要求日方把他召回,这一消息立即引起各方的密切关注。

日本:不能忘却的死敌

日本防卫厅情报本部标志


如何闯入中国军事禁区

天野宽雅擅闯中国军事禁区被日本政府召回的消息成了日本媒体热追的焦点,颇有影响力的日本英文媒体《日本时报》15日对此事进行了详尽报道———

“11月14日,日本外务省官员证实了日本一驻华武官由于擅闯中国浙江省宁波军事禁区被事实上驱逐的消息。13日,在北京方面要求该武官自动离境之后,日本政府将该武官召回。

日本防卫厅多位官员也证实说,被政府召回的是现年43岁的日本海上自卫队上校武官天野宽雅,是日本驻华使馆的第一武官,于2000年4月到北京述职。除了天野宽雅外,日本驻华使馆另有两名武官,他们分别是陆上自卫队武官和空中自卫队武官,但他们俩级别比天野宽雅低。

天野宽雅是10月26日在中国宁波军事禁区内被中国海军军官逮个正着的,对此日本防卫厅官员并不否认。当时,天野宽雅正在中国海军东海舰队的驻地宁波进行为期6天的“观光之旅”(inspection tour)。不过,防卫厅官员没说明天野宽雅为什么“观光”观到了中国军事禁区内,相反,日本防卫厅官员却刻意强调两点:一是天野宽雅声称,他不知道那里是军事禁区,因为他是乘出租汽车前往事发地点的;二是天野宽雅是在军事禁区的大门前被发现的,没能深入禁区内部。天野宽雅随即被带往当地一家旅馆,接受中国安全官员连续13个小时的询问,直到第二天早晨才结束,天野宽雅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录音机、数码像机的数据卡和摄像机也被中国方面没收。

日本驻华大使于11月1日向中国方面提出抗议,声称长时间拘禁外国武官违反了日内瓦公约。不过,日本政府于13日召回了天野宽雅,因为中国政府已经要求天野宽雅主动回国,而日本政府也认为他已经无法在中国继续履行其武官职责。”

新加坡媒体驻东京的记者也报道说,日本驻华大使馆一名武官日前因为私闯中国军事禁区而遭拘捕。在中国政府的要求下,这名军官已在上周三(11月13日)离开中国。据报道,现年43岁的天野宽雅10月26日到浙江宁波“出差”时,因为“乘坐的士闯入中国海军基地”而遭拘捕。日本驻华大使阿南惟茂曾两度针对中国将天野宽雅扣留问话长达13个小时而提出抗议,并指中方的做法违反了维也纳公约的规定。日本外务省坚称,有关武官无心闯入禁区,但由于中国政府在事件发生后已要求他自行离开,又考虑到他已难以留在中国继续执行任务,因此日本政府才决定把他调回国内。

尽管日本官员的说法和日本媒体的报道与中国外交官发言人的讲话不完全一致,但日方起码承认了以下事实:日本驻华武官擅闯了中国的军事禁区;闯军事禁区时日本武官身携多种侦录器材。

日本驻外武官搜集军事情报是公开的秘密

日本驻外武官因窃取他国军事情报被驱逐早有先例。据11月15日的《日本时报》报道说,天野宽雅是日本二战后第三个被逐回国的武官。1987年和1996年,日本驻莫斯科和北京的武官因窃取军事机密分别被苏联和中国驱逐出境。在1996年的那次事件中,一名美国武官和一名日本武官到中国海南省,企图搜集中国海军新型潜艇的情报,结果被中国安全机构逮了个正着,从两名武官的身上搜出了有关军事机密的照片和录像带,随后中国驱逐了这两名武官。

接连发生的事件颇让人们对日本驻外武官所扮演的角色感兴趣。那么,日本驻外武官究竟扮演一种什么样的角色呢?

这得从日本政府和军队各自的情报系统说起。日本政府的情报部门主要有内阁情报调查室、公安调查厅、警察厅、情报调查局等。内阁情报调查室是日本最高情报机关,简称“内调”。它是在美国中情局的授意下于1952年4月成立的,当时定名为“内阁调查室”,直属内阁官房长官领导,1987年7月1日改为现名。目前其主要任务是,搜集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情报,并综合其他政府情报机关提供的情报,整理后直接上报总理大臣,协助其制定外交和国防政策。它的情报既有来自军方渠道的秘密信息,又有来自新闻媒体、公开出版物等的公开资料。国际情报界专家指出,一些日本驻外机构人员、出境旅游者、参加国际会议的专家学者等,其中有人打着各种合法的旗号,为内阁情报调查室搜集机密情报。

有时,“内调”的情报搜集力度是很大的。据日本媒体报道,凡出国旅行后向“内调”提供“专题报告”的专家、学者,都将予以重奖。

日本驻外武官实际上是公开的情报官。在二战前,日本驻外武官简直就是驻外间谍总指挥。比如说臭名昭著的日本731细菌战部队的主要负责人,曾于1928年受日本陆军省军务局第一课课长永田铁山的派遗,以日本驻外武官的身份两次周游欧洲,搜集纳粹德国细菌战研究的绝密情报;除此之外,日本参谋本部第二部也指挥日本驻外武官搜集欧美各国对日俄战争的态度与动向。

二战结束后,日本驻外武官架构和体系都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其搜集情报的实质功能却没有任何变化。目前,日本的陆、海、空自卫队均有驻外武官。驻外武官也是外国军事情报的重要提供者。日本的驻外武官受双重管辖。外务省情报调查局向驻外武官提供经费,并起管理作用;防卫厅防卫局负责选派驻外武官,并指导、掌管其业务。但是,驻外武官搜集的外国军事情报不得直接上报防卫厅,而是由使馆统一上报外务省,尔后由外务省情报调查局根据情况再转发防卫厅。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情报的时效性,一些有价值的情报资料有时被扣留,影响了自卫队的情报工作。

外国间谍时刻“惦记”我东海舰队

令人警惕的是,天野宽雅此次闯的正是我海军东海舰队的基地。而东海舰队一直是外国间谍特别“惦记”的对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