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熊衍菊是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二监区的一名警察,大家都习惯喊他“老熊”。老熊经常要上24小时的班,由管教成年犯到管教未成年犯,52岁的老熊已经有了20年的监狱带班工作。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早上8点,老熊接过交班干警的登记表,了解昨天服刑人员的表现状况后,戴上巡查牌,进入劳动习艺区,对学习劳动技艺的服刑人员进行安全巡查,一天的工作开始了。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安全巡查后,老熊带6名未成年服刑人员到医院看病。医生为一名耳朵发炎的未成年犯做检查,老熊在旁边观看。老熊说:“管成年犯是斗智,管未成年犯是操心”。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3名在劳动习艺区学习的未成年服刑人员发生争执,立即被老熊叫开,分别谈话。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午餐时间,未成年犯们吃午餐,老熊在现场看管。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下午,老熊带一批未成年犯到教学楼上课,小学和初中未毕业的未成年犯,在服刑期间,可自愿报名参加9年义务教育的课程学习。老熊警帽里夹带着印有新入监的未成年犯头像的复印件。为了熟记未成年犯的情况,他将服刑人员的名册复印带回家,一有空就背,晚上睡觉前也背。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上课期间,未成年犯阿国毒瘾发作,口吐白沫,要撞墙和咬舌头,被及时制止和送医院。阿国9月16日刚满16岁,来自江西苹乡市,因在广东省汕头市参与团伙抢劫电动车被判刑1年3个月。阿国虽然年龄小,但毒瘾发作起来处于疯狂状态,“如果咬断了舌头、撞破了头,就会被问责。”老熊说,阿国毒瘾发作时,虽然采取了措施,但如果措施不当,也会被追究。所以每次送拼命挣扎的阿国到医院,一路上都会不断提醒同行的未成年犯们保护阿国的脑袋。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有5名未成年犯有思想情绪,老熊对他们逐一谈话开导。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晚上,阿国毒瘾再次发作,老熊叫阿国自己要学会坚持,要用毅力控制自己。老熊与8名未成年犯一起抬着担架,跑步将毒瘾发作的阿国送往医院。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将安静下来的阿国抬回监区后,折腾了一天的老熊,警服已经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十分疲惫的他拿被子到监区办公室,准备在办工作桌上休息一下。老熊说,值班室也有铁架床,但半夜要起床,会影响到别的干警睡觉。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当服刑人员已经睡着的时候,老熊还要对监舍进行巡查。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凌晨3时,老熊准时坐到值班室的监控视频前,面对两个监控屏幕,他要目不转睛地看4个小时,对监舍内可疑画面还调出动态图像放大观察。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第二天天空渐露鱼肚白,老熊开始打扫值班室的卫生。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6点半,老熊打开监舍区的大门,未成年犯们开始洗漱和搞卫生。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送毒瘾发作的阿国去医院的路上,对讲机传出呼叫老熊的声音,一名未成年犯癫痫病发,也要送医院。


中国人的一天:狱警“老熊”

8点48分,已换穿便装的老熊,推着自行车,准备骑车回家。老熊说,自己十分珍惜和热爱本职工作,虽然离自己年轻时想当工程师的理想相差很远,比起没有离开岿美山务矿后来下岗的老同事,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