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有失理性的炮二平五先生

河边卒a 收藏 71 1113

短短的一个满嘴胡话的跟帖包括刷屏,“脑残、白痴”等等骂了近三十遍,倘若不是被鄙人打中了要害,能够如此么?由此可见,一个宣称“我跟他们辩论比跟极右辩论心情要舒服很多”的角色的“舒服”,显然是来自于泼妇骂街而带来的”舒服“,这是既想当婊子又想树牌坊的典型特征!在此鄙人并不打算就如此下三滥的“特征”追究其是否现实生活带来的职业病所致,只需打烂这种处心积虑竖起的“伪民主”的“贞洁牌坊”,“特征”下的真实嘴脸自然暴露——

一、任何一种民主形式都必须依附于国家政治体系而存在,也就是说,必须存在于某种社会形态之中;离开了某种社会制度,民主必然沦为空谈!那么,美国社会的政治制度本身就是有别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社会制度,这就是说,不同的社会制度下的“民主”,内涵必然不同,哪儿来的狗屁“普世”?事实也是如此——在美国佬的所谓民主制度下,仰仗着强大的军事力量满世界地挑起战火,寻找各种借口侵略干涉同样是自称“民主”的国家,谈何“民主是普世的”?想必在炮二先生的“民主”概念中,只有其主子的“民主是普世的”。不过炮二先生还能够稍许获得安慰的是,安倍晋三也能够成为自己的“知音”——早在2006年7月安倍就鼓吹过“普世价值”,宣称自己的外交理念就是重视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这四种“普世价值”,并将加强与共享自由和民主普世价值观的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合作,以亚洲为中心积极扩大这种价值观。2013年1月,安倍在雅加达发表了围堵中国的“东南亚外交新五原则”,其中第一项就是“巩固和普及自由民主、基本人权等普世价值”。因此,有了美国主子的炮二先生又多了一个日本主子,“可喜可贺”!

二、对于反毛急先锋炮二先生颇费心机找来的所谓毛论美国民主,姑且不去辨别其真伪,只要分清毛的谈话内容产生在什么样的历史条件下,就可以让炮二先生的诡辩无处遁形——知道当时美国政府是怎样以调停人的面目出现的么?知道当时美军观察组信誓旦旦的承诺么?毛的有关谈话正是在此基础上,表达了对美国佬高唱“民主”的期许,如同当年老师对带着红领巾的炮二的期许一样!当小炮二气喘吁吁地把捡到的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后,获得赞许当然是应该的。然而,美国佬背信弃义,撕下了所谓“民主”的伪装,悍然支持老蒋打内战,难道不该去揭露它的虚伪民主?如同当初上交一分钱的小炮二后来屡屡作奸犯科,被押上审判席后,居然搬出当年老师对自己的溢美之词当作救命稻草,是不是既滑稽又可怜?

三、炮二先生声称:“有知识不等于有智慧,有知识不等于有文化,甚至有知识却不等于有常识”;在遭到鄙人的拦头棒喝后,手忙脚乱地愈发鬼打昏了头,居然狡辩出“不管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会有越来越多新的认识和新的成果”。试问,你抛出的“有知识”指得都是些陈旧的“知识”么?“知识”的概念本身就包括过去的知识、现在的知识和必将产生的新知识,怎么到你“炮二词典”里就变了味?

四、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是认识世界、剖析社会最科学的方法,就连马克思主义的敌人也对这种方法论心悦诚服!如果炮二先生表示怀疑可以随便出题,看看鄙人能否运用这种思维方法让你只剩下“皇帝的新衣”和一阵阵“死抱着本本不放”的干嚎

五、炮二先生忿忿不平地指责鄙人“污蔑美国民主”?如上所述,美国佬“看上去很美”的“民主”恰恰就是美国佬自己污蔑的;动辄就以航母战斗群对其他民主国家从威胁到动武即是最鲜明的例证!何须鄙人多费口舌?真难为了你炮二的一番“赤诚之心”!许久以来,普世派和带路党们总是天真地以为,当今自然科学领域里的突飞猛进必然会带来世界观的彻底颠覆。然而事实是,物质上的增长恰恰导致了精神世界的沉沦。跨世纪后,人们并未见到任何能够影响世界的思想理论体系,支离破碎的浮躁杂音倒是遍地开花。所谓的“中产阶级”这种极为模糊的概念,就是资本权贵炮制出来的诱惑底层大众挤身于富裕阶层进而维持资本统治的迷魂汤!那种“橄榄形结构”就是彻头彻尾反人类良知的反动理论!为什么这个橄榄的两头如此分化——富得冒油和食不果腹?这就是炮二先生崇尚的“民主”么?再者,从全球社会财富总量来衡量,一部分人的富裕必然导致大部分人的相对贫穷。美国的所谓中产阶级,相对于资本门阀和金融寡头等剥削阶层来讲,就是劳动阶层。他们所应承受的压力无非是让美国政府这个超级强盗转嫁到了其它国家人民的头上!严格地说,所谓“中产阶级”仅仅是参与了分赃的结果;换言之,倘若美国佬失去了军事暴力支撑下的对外掠夺,这些所谓的中产阶级的日子恐怕连中国的农民工都不如,炮二先生信否?!

六、是滴,在炮二先生的脑袋里,“有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争先恐后移民美国”就等于是说“有几百万”,或者直接说,二百多万就等于“千千万万”,这种夸张的手法当然是危言耸听之需要!即便如此,在十四亿人口中,这个数量依然是微不足道。况且,这些移民还囊括了五十多年来从第三方转进美国的人数,这能说明什么问题?至于炮二先生描绘的“争先恐后”纯属意淫,因为“限制移民数量”与“争先恐后”并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不过,这倒反忖出一种怪相——正是在诸如炮二先生之类带路党的“美国是民主的天堂”的鼓噪下,贪官污吏确实做到了“争先恐后”;为此,人们是否该为卖力兜售美式民主的二道贩子炮二先生喝彩呢?!

仅仅编辑删除了潜版添加的“原创”两字,此注


本文内容于 2013/11/26 18:00:23 被河边卒a编辑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