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警车“买妻”

狐狼001 收藏 0 538
导读:前段时间,“越南新娘”的话题沸沸扬扬,花巨资买来的爱情最后发现被骗上当。合法的跨国婚恋原本是平常事,但公安部近日也发出提醒,涉嫌金钱交易的跨国婚恋有买卖人口之嫌。随着法网收紧,“跨国相亲”逐渐由公开转为秘密,地上变为地下,由出国相亲变为让外籍妇女进入中国供挑选。根据记者调查,在江西鄱阳县凰岗镇,这个七万人口的小镇成为买卖外籍妇女“集散中心”,更为荒唐的是明码标价买卖外籍妇女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买卖过程甚至有自称民警充当“掮客”,开着警车直接参与…… 位于江西省东北部的鄱阳县,是江西省


开着警车“买妻”


前段时间,“越南新娘”的话题沸沸扬扬,花巨资买来的爱情最后发现被骗上当。合法的跨国婚恋原本是平常事,但公安部近日也发出提醒,涉嫌金钱交易的跨国婚恋有买卖人口之嫌。随着法网收紧,“跨国相亲”逐渐由公开转为秘密,地上变为地下,由出国相亲变为让外籍妇女进入中国供挑选。根据记者调查,在江西鄱阳县凰岗镇,这个七万人口的小镇成为买卖外籍妇女“集散中心”,更为荒唐的是明码标价买卖外籍妇女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买卖过程甚至有自称民警充当“掮客”,开着警车直接参与……

开着警车“买妻”


位于江西省东北部的鄱阳县,是江西省面积第二大县也是人口最多的县,凰岗镇是其辖区的一个重要村镇。11月16日上午9时,记者根据线索,从景德镇长途汽车站门口打上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假意声称“去鄱阳县某镇替表弟去找越南媳妇”,没想到这名姓金的青年司机听说“相亲”后立刻来了精神,主动说他可以帮着给联系有卖外籍妇女的亲戚促成这件事。图为江西省鄱阳县凰岗镇街道上,遍布着许多贩卖外籍女孩的窝点。

开着警车“买妻”


出租车一路驶入凰岗镇的一条街道,在一个民办家庭幼儿园门口停下了车,而幼儿园门外有人望风把守,看护外籍女孩的人看到有外人经过显得异常紧张。门内两男两女从屋内走出来左顾右盼一番后,将记者领进了屋内大厅,透过右边无框的门洞能清楚地看见里面坐着一个面容清秀的青年女子。“她叫玛丽(音),今年22岁,是柬埔寨人。我们要价9万8千元,你看好就可以领走。”一名自称姓张的男青年,向记者说出了贩卖女孩的价格。

开着警车“买妻”

这些人所言称的女孩大多数来自越南和柬埔寨,根据每个人的长相和年龄不同,其身价也分为三六九等,当地人直接用“卖和买”当着不懂汉语的女孩面与顾客做交易,让人感觉这个买卖很夸张。“里面的黑幕很惊人,买卖人口的生意黑幕也很深……”一名参与过在凰岗镇“买妻”的山东男子说。图为由于外籍女孩听不懂汉语,见到看护她的人时露出讨好的笑容。

开着警车“买妻”


看到记者走进屋内,女孩有礼貌地站起身来,并讨好地露出了脸上的笑容,但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其始终在瞄向看管她的几名男女,并根据他们的指令转动身体、拍照等,动作显得十分机械和僵硬。记者随后以“考虑再说”,离开了这家令人生疑的幼儿园,图为女孩在看护人的监视下平时学习幼儿汉语。

开着警车“买妻”

“一家民办幼儿园怎能成为贩卖外籍女孩的窝点?”当记者离开该幼儿园后,辗转来到凰岗派出所准备报案。而更让记者惊讶的事情还在后边。图为鄱阳县公安局设在凰岗派出所的外国人管理服务站。

开着警车“买妻”


图为凰岗派出所外国人管理服务站外,张贴有“预防柬埔寨禽流感传入我国”的提示,从一个农村乡镇派出所设立“外国人管理服务站”和墙上张贴的通知及温馨提示来看,凰岗的外籍人口“应该不是少数”。

开着警车“买妻”


记者假意亲戚找了个“外籍媳妇”来咨询居留国内与落户口之事,走进凰岗镇派出所的办公室,几名穿制服的民警正围坐电脑前看节目,随后其中一着警服男子询问了记者亲戚买外籍女孩的价格,得知96000元买到后,另一个人说道:“你买贵了,我们这里8万块钱就能拿下(买下)来。”由于谈到了外籍女孩的买卖价格,记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报警,便以去趟卫生间当借口临时退出办公室想办法,没想到一名身穿警察作训服的人紧跟着记者走了出来,这名男子自称“老虞”,声称可以帮记者“找到更便宜的”,看记者犹豫,主动留下手机号码。11月17日早晨,老虞多次给记者打来电话,询问是否有意去看“货”,他当天可以带着至少看7个外籍妇女,并称“一起(打包)买的话价格可以商谈。图为老虞开着警车带记者到鄱阳湖乡村大酒店相看外籍妇女。

开着警车“买妻”

在寒暄了几句客套话后,老虞直奔买卖外籍妇女的主题:“我这次带你看的7个人都是柬埔寨籍,越南籍妇女现在不好卖。”他紧接着给记者分析,越南籍妇女不好卖的原因有三个:一是越南妇女的文化水品要比柬埔寨的高,她们的思路较聪明敏捷,言外之意是不好调教;二是越南妇女来华结婚的目的不纯,嫁得好就留下,嫁的不好就开溜,造成买主来找着要人或退钱,容易惹麻烦;三是越南妇女不如柬埔寨妇女纯朴老实,与买主产生家庭矛盾的几率相对较高。他告诉记者,凰岗有很多卖外籍女孩的人都是骗人的,“但你可以相信我这个民警不会骗你 ,我包你每次挣个四五十万不成问题。”老虞进一步解释说,他介绍的每个外籍女孩价格8万元左右,“你带到山东卖12万,每个人都净挣4万。”看记者一直在犹豫,他主动留下了手机号。图为开着警车的老虞带着记者到鄱阳湖乡村大酒店看“货”。

开着警车“买妻”


老虞带着记者走进了鄱阳湖乡村大酒店大厅,指着坐在大厅沙发上的两名中年妇女说道:“这两个人是从柬埔寨带来的,‘货’是旁边两个男青年的,价格可以与他们商谈。”图为在老虞带领下,记者在鄱阳湖乡村大酒店大厅,两个本地男子很神秘地带着两个外籍女子给记者相亲

开着警车“买妻”

“这两个人,我们全都是要9万元。”男青年见记者对两名妇女的年龄有些犹豫,就说“你有心要的话,年龄稍大点的,可以降下5000块钱,这也是看老虞的面子,价格不能再低了。”当记者表示再考虑一下,坐上老虞开的警车时,老虞便开导说“中年妇女沉稳、能吃苦,结婚后更有稳定感,至少可以保证不会跑掉。”图为两名青年男子当着外籍妇女的面与记者侃价买卖。

开着警车“买妻”


图为老虞给记者看的外籍妇女,这两个外籍妇女的价格分别是9万和8万5,如果按中国多处农村的习俗,正常娶媳妇的花销要在20万左右。

开着警车“买妻”


老虞见记者只想“给表弟找个年轻的”,便说“我带你去看另外5个女孩,你肯定会有满意的。”说完,便发动停在酒店门口的警车,拉着记者向一处村庄驶去。随后老虞就将警车开到一处楼房的后院停住。这座二层的楼房,楼下是个制作金属门窗的门头房,与旁边其它的门头网点房连成一片。“这里叫九井村(音),这些门头房都在做这个(买卖外籍妇女)生意,我和他们都很熟悉。”老虞说。图为老虞开车带记者看的第二个地点,这座藏匿柬埔寨女孩的楼,一层是个金属门窗加工门头房。

开着警车“买妻”


记者在老虞带领上楼,客厅沙发上分别坐着4名女性。“她们都是柬埔寨人,年龄差不多也都是20多岁,刚入境带回来时间不长。”屋里的几个男女介绍说,无论看好哪一个女孩,价格都是9万元没有商量的余地。一个男子将记者带到一边说道:“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9万元价格是很便宜了。”据介绍,每名女孩9万元的价格包括:提供其个人有效护照、在柬埔寨的独身证明、柬埔寨驻华使馆认证书等。并保证每名女孩有“质保期”,即在6个月内,女孩跑了可免费再介绍一名女孩抵顶,或做部分退款处理。图为老虞带着记者在二层相看4名外籍妇女

开着警车“买妻”


记者以确定女孩是否非法入境为由,表示要查看她们的个人入境护照和签证,屋内的人都面露难色,表示护照被“老板拿走了”。看到记者一定坚持要看护照,其中一男子为了保证做成“这单生意”便表示,“可以拿一个她们(指女孩),同一批入境中的另一个人护照来看看。”老虞从专业角度给记者看外籍女孩的护照“是真的”,柬埔寨女孩所持中国L(旅游)签证许可入境时间为30天,其签证从入境时间看已经属于“超期滞留”。图为老虞向记者展示的护照。

开着警车“买妻”



老虞似乎对贩卖外籍妇女的事很热心,老虞一直声称“有5个女孩可看”,但记者在此处只是见到了4个,直到要离开时,才在楼下的厨房见到一名身穿黄色外衣的女性。“她是女孩子们的老板,是她把她们(女孩)带过来的,你只能看看她的样子,但她给多少钱我们也不卖。”有人向记者解释说。被称为“老板”的女人是个嫁到中国的柬埔寨妇女

开着警车“买妻”


图为外籍妇女被站成一排,供记者挑选看人论价。

开着警车“买妻”


通过记者在当地几天的采访经历看,花尽一家人积蓄买来的外籍媳妇逃跑的案例比比皆是。有知情人告诉记者,有些花钱买来的新娘极其“不靠谱”,这些不是以结婚成家为目的的人,许多都会自己偷偷地吃避孕药防止怀孕,目的就是寻找合适的机会逃跑。一旦逃跑,因为“卖家”对外籍女孩信息保密,国外住址都没告诉“买家”,往往无法追回“逃跑新娘”。图为刚娶了一名外籍女孩的张某,家里的房屋很是破旧。

开着警车“买妻”


图为刚结婚没几个月的小张的新娘,因嫌他家境不好,天天跑到别人家里做活而不说话

开着警车“买妻”

凰岗村27岁的小彭花8万元买回家的新娘阮淑兰(音),刚生下女儿4个月,对自己来自柬埔寨的家属于哪个省都搞不懂的她,由于“嫁”到中国前曾在马来西亚的华人餐厅打过工,能简单听懂一点汉语,她对记者说“很想家”。图为记者进入到凰岗村彭家采访,刚生过小孩的柬埔寨新娘阮淑兰见到生人进门很拘束。

开着警车“买妻”


许多外籍女孩嫁到中国人家的主要作用就是“传宗接代”,而她们生下的孩子也许是她们唯一能够眷恋的,也就不舍得走

开着警车“买妻”


记者在江西凰岗、乐平等地采访时,曾多次询问贩卖外籍女孩的“货源”问题,但每当遇到这些问话,对方总是讳莫如深的避开敏感话题。据一名知情人介绍,这些人在广州、广西、云南等地都有上线,通常是有人在柬埔寨、越南等国家,以大约5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当彩礼,在一些不发达地区上门给女孩的父母“提亲”,声称能介绍到中国嫁人享福,女孩所有的个人证件和机票路费等都可以免费代办和提供。把女孩接到手之后,便以组织旅游的名义分别从广州、广西、云南等地进入中国口岸,交给在当地的接应人员进行“批发”。来自国外的人所承担的风险是,在国外寻找目标、办理好有关手续,顺利带领女孩进入中国海关口岸。作为第二级“批发商”,在口岸接应的人会迅速分散给内地的各个下家,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通常会把来自同一个地区的外籍女孩进行分散,给下家的“批发价”也会根据不同长相而涨价。第三级“批发商”才是真正面对买家,即客户。还是根据长相不同,每名外籍女孩的对外价格也就上涨到8万元左右。这些人所承担的风险,是要以“婚姻”介绍为幌子,到处寻找客源完成整个“产业链”的交易过程。而娶个外籍女孩当新娘究竟是好不好,可能只有新郎一个人会知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