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辈子难忘的记忆

骑马啸西风 收藏 17 4276
导读:今天在网上和战友聊天,提到了98抗洪,不禁唏嘘不已。聊完后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在网上收看了挥师三江和惊涛骇浪两部影片,看完后两眼早已含满热泪,内心的情感就犹如大海的波涛一样久久不能平静。98抗洪的经历在记忆深处像影片一样形成一幅幅鲜明的图画,像电影般的在脑海中闪过 98年的大抗洪给了我军旅生涯的生死考验同样也是个难忘的。在此,我就有了把这种回忆写出来的冲动。98年,那年我当兵第三年还不记得什么时候了,反正就知道,长江发洪水了。每天,部队都组织看新闻,关注这一事态的发展。我部是驻浙江沿海的一支

今天在网上和战友聊天,提到了98抗洪,不禁唏嘘不已。聊完后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在网上收看了挥师三江和惊涛骇浪两部影片,看完后两眼早已含满热泪,内心的情感就犹如大海的波涛一样久久不能平静。98抗洪的经历在记忆深处像影片一样形成一幅幅鲜明的图画,像电影般的在脑海中闪过

98年的大抗洪给了我军旅生涯的生死考验同样也是个难忘的。在此,我就有了把这种回忆写出来的冲动。98年,那年我当兵第三年还不记得什么时候了,反正就知道,长江发洪水了。每天,部队都组织看新闻,关注这一事态的发展。我部是驻浙江沿海的一支部队,因为那几年,台海关系一直比较紧张。作为战斗在第一线的部队来说,工作的重点,是放在对台斗争上。可进入6月份的时候,形势是越来越紧张。我师1团2团都去前线参加抗洪了。我们知道抗洪形式似乎越来越难以加控制了。这时候,我们部队也已经进入高度戒备状态。

紧急集合: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大约是7月吧,部队正在训练,突然接到紧急命令,限我部立即奔赴赶到江西九江,进行抗洪抢险。随着刺耳的警报,我团各连收拢建制,清点人数,安排留守人员,忙忙碌碌半天,到了晚上背上背包,还特别带了铁锹、镐头、大锤、钢钎等工兵用具,一阵忙乱之后,领导正式宣布,准备等车,前往灾区进行抗洪抢险。令人难忘得98抗洪正式拉开序幕。

长长的车队:

全团2000余名官兵乘坐141军车在夜幕里穿行,无垠的旷野,打开的车灯在黑夜里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火龙,在蜿蜒的公路上前行。我们坐在车里,虽然是午夜,但是不想睡觉,大约晚上10点多吧,我们车队到了火车站开始组织蹬车上火车。火车蹬车完毕后火车一路飞驰全程不停不靠,直奔江西九江。当时没感觉到什么紧张,为能参加大行动感觉很兴奋,没有人睡觉,都在议论抗洪的事情。到达九江我们又换乘141去集结地,路上实行交通管制,地方的车不允许乱开,我们的车直接开到了一所学校,想想挺自豪的有一种英雄的感觉。

抗洪抢险:

当我们在集结地就是所学校准备安放行李时,就听连长要求我们全部被囊原地放下,立即跑步前进上大堤。跑了没几分钟,就看到倒塌的房屋,这段树干、垃圾随处可见,到处是水。还好,大堤的后面,还有前期部队,构筑的第二道防洪堤。挡住了洪水的势头。等我们跑到大堤上时,我们浑身早就成泥人了。抬起头来看着一片浊浪涛天的江水,吸了一口冷气,现在摆在我眼前的长江,根本就看不到对岸。我是苏北人,还是个旱鸭子这时就有点怕。很多兄弟部队部队从我们身边跑过,大堤上插满了红旗和张贴的口号标语。整个大堤到处是穿这橘红色救生衣的战士,到处是麻袋,又成捆的崭新的,也有装满土的,每个连队的旗帜都插在堤坝上,迎风飞舞。人山人海,看着心里就激动起来了。接着,我们分配到了任务。就是从船上卸沙包,沙包大约60斤吃不消了。当时有个要求,军官将一级使用,看着军官与我们一样的在抗沙包,也没人特懒,当时的情形也不会偷懒,所有人都比这震撼的场面所感染。跑到最后,差不多一趟就要喝一瓶水,因为水分补充不上。流失的太快。其实抗沙包还算是比较轻点的活,最累的是抗石头。 后来,抬沙包,基本就成了机械运动,只知道过去,人家把沙包放你肩上,然后就是跑。到了地方,肩一斜就把沙包扔到水里。。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也听不清别人喊什么了,体力已经严重透支,超过极限后,身体机能就成了机械的了,感觉不到什么东西了。为了堵住缺口,我们连续奋战5天5夜没合眼。现在有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好几个战友有晕过去的。但是留在心里面的,是抢险时高亢的口号声,常常在耳边回响!

班师回朝:

当我们撤出九江时,九江人民满怀深情厚谊来送我们,可以说万人空巷,老人、孩子、学生、工人全部来了!他们站满了街道两边,满含热泪的欢送着我们,鸡蛋、包子、桔子、苹果什么吃的都往车子上送。那个热情让我们很感动!我们能做的就是敬礼!

15年过去了,现在想起还很激动,苦于水平有限不能写出当时的场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我当年是在湖南岳阳云溪一带抗洪,看到楼主的文章深有感触.我们是八月五号出发,直到九月十二号才撤回,那时我们天天在长江大堤上从船上卸石头护堤,,有的运沙石的船没传送带我们就将其一袋袋背下来,大堤上烈日炎炎,不少人中暑了都还接着干。遇到洪峰来了我们就修子堤,当地老百姓和我们一起战洪魔保家园,那场景永生难忘。退水时部队晚上全部在大堤上值守。等到洪水退到安全线以下我们才和当地百姓依依惜别。时间一晃十五年过去了,如今想起来也算是人生中一大闪光点吧,值此向全体参加过九八抗洪的战友致敬.


引述:“班师回朝:

当我们撤出九江时,九江人民满怀深情厚谊来送我们,可以说万人空巷,老人、孩子、学生、工人全部来了!他们站满了街道两边,满含热泪的欢送着我们,鸡蛋、包子、桔子、苹果什么吃的都往车子上送。那个热情让我们很感动!我们能做的就是敬礼!”

我当年也参加了。

当时许多军车上的战士都哭了!

自豪、不舍!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