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尺寸太大,做一次就要给老婆10工分

司马轻舢 收藏 18 30342

上小学的时候,正处在文化大革命那些年。因为家里房子少,就跟老爸住学校。学校里有个老教师,是老东乡的。村里的教师都是拿工分,每月公家给一块五毛钱的补助。也就只有这个老东乡的古老师是按月拿工资的公办教师。公办教师流动性大,自然到过的地方就多。到过的地方多,听说的奇闻异事自然不会少。那年月,学生没得学、老师也没得教。更别提作业什么的,从高年级到低年级的学生,每天背完最新、最高指示,量完粪堆土堆、学完工、学完农、学完军、批判完资产阶级就可以逍遥自在。哪像现在的孩子们有做不完的功课、上不完的补习班、特长班、提高班外加负责任老师的小灶?老师们没事可干、没作业可以批改,但是还要每晚上在学校里守着。一来是臭老九们不得乱说乱动,再一个就是为了每晚加班混两个工分的加班分。没事干就在一起侃大山,自然不能说三皇五帝、更不能说秦汉三国、唐宋元明之类的。至于红楼西厢,更是提也没人敢提。有人敢于斗胆,第二天就会挨批斗。谁会去碰那个钉子呢?所以,老师们就聚在一起说些荤的素的。但是,有时候碍于严菊老师和司马这个学生在,还要顾及师长的脸面,尽量不说那些过于出格儿的东西。古老师是个文明的老教师,从来不讲不文明的故事。有一次讲到他们老家那个公社所在地有一个大个子。人有两米多高,走路却是慢腾腾的。他说,这个大个子跑老日的时候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鬼子的飞机来袭,所有人都躲到交通沟里。交通沟有五尺来深,不管大个子小个子,躲沟里多少弯点儿腰,就没目标了,也就自然安全了。可是这个大个子不行,目标大,鬼子的飞机上的机枪一溜火就冲他扫射过来。那时候鬼子精得很——飞机打哪儿,鬼子的马队就往哪儿追。据说是鬼子以为那里就有八路军或者是冯玉祥的队伍。大个子一看,自己连累了街上的老少爷儿们,急了,四肢着地就在交通沟里爬了起来。据说是爬了三四里,鬼子的马队愣是没追上。古老师得出的结论是:人在急了的时候,能量的发挥是不可估量的。小连老师却发出了独出心裁的疑问:那家伙个子恁么大,家伙什儿一定不小吧?古老师回答不知道。所有的老师都笑,就连当时还是大姑娘的严菊老师也趴在办公桌上埋头偷笑。。。转眼许多年过去,司马终于在老东乡那个镇子上一干就是将近十年。十年里,第一年司马经历了古老师退休后偏瘫在床三年没报销医药费。因为是乡镇财政包干,医药费基本没保障,更别提退休老教师。得知是司马当书记,古老师托村里的支部书记传过话来。当主抓教育的副乡长、教办室主任、乡一中校长我们一起把三年医药费的百分之七十亲自送到古老师病床前的时候,古老师老泪众横。司马想说些轻松的,就问:古老师,您说的那个老东乡的大个子,现在还在吗?古老师笑了:他呀,比我活得结实。怎么,来咱乡了几个月,还没见到大个子呢?亏你还记得几十年前老师说的事儿!说起大个子,大家都有了话题。教办室主任就是本乡人,和大个子同村而且是一个生产队的(现在叫村民小组)。司马说到了当年古老师讲完大个子的故事小连老师的提问。教办室主任说:这事我还真知道,大个子的家伙什儿还真大。宋副乡长问:你见过?田主任说:见倒是没见过,但是我知道。生产队的时候,俺大哥当记工员,每过几天,大个子老婆就会拉大个子一起到我大哥那儿,让俺大哥把大个子的工分给他老婆记上10分。司马问:两口子工分还分这么清是怎么说?田主任卖关子说:领导们有所不知,这两口子分家了,据说是因为大个子家伙儿太大,他老婆受不了。好像是每次办完事儿他老婆要有好多天裆里难受,所以就分家了。但是男人不能不干那事儿啊,他老婆就提出要求——干一次10分。所以每隔几天,他两口子就会找我大哥拨分。谁要是不信,可以到俺村问问,上点儿年纪的都知道。稍后赶来的支部书记村主任文书都说听说过这件事儿。后来司马到田主任他们村,问他村的支部书记,还真有这么档子事儿!司马在那个乡将近十年,没有解决好在职干部的医疗问题,那时候全县都一样,司马无能为力。但是,离休干部教师医药费乡里解决百分之九十,退休干部教师解决百分之七十,司马一直坚持到实行医疗保险制度健全,从没拖欠过一分钱——不管乡财政有多困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