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60多岁的老牛吃30多岁的嫩草被老婆孩子捉奸在床

司马轻舢 收藏 7 29673

瞧这一家子(一)我这一家子邻居,可真够说道说道的。先说说这家家长吧:这家姓门,家长就叫门月水。挺不容易的哈,一家子8口人,老婆十年前得了乳腺癌,切除了一侧乳房。儿子十几年前出了车祸,高位截瘫。大女儿三十多岁至今未嫁(要说女孩子,三十多岁未嫁,在大城市里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可这里是农村,别说三十四五,就是二十四五的姑娘没嫁出去,也是要被村上的老少爷儿们人前人后闲言碎语的)。二女儿也三十岁了,去年生了一个儿子。生儿子前几个月,就在她家大门前贴上了大红囍字,从此再没有见到过女婿进家门。这一篇咱先说这门月水。 说起来,月水不是个笨人。打小时候起,就有使不完的心眼。先说两件小事儿:一件是听我二伯说的。说是月水小时候到外村上学。那时候我们村子小,没学校。月水就和所有的适学儿童一样,要到三里外的黎桥上学。黎桥在我们村西南,出村西一条土公路,一直正南就是黎桥了。偏偏這黎桥学校又在黎桥村西北,如果走大路,至少有四里多地。月水家在村东南,站他家门前的寨墙拐角就能看到学校的院子里,实际距离2里不到。别家的孩子走大路,唯独这月水抄近路。还真是,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似乎也不确切,因为即便是一个人走,走的次数多了,也会自然形成一条小路的。月水这条上学的路就是这么形成的。那时候还是生产队,地里的庄稼不到除草收割的时候,没人到地里去闲转转——除非你是队长。这条路还真被二队的队长给发现了,这队长也够精的哈,看脚印立马就想到了学生娃,而且断定就是月水。终于在一个早上上学的路上,月水被二队队长水路逮个正着。也许这队长水路是有意逗逗月水,或者是真的要和月水过不去。反正那时当队长的在老百姓眼里没几亇不装装赖种的,他就不让月水往前走,而且退回去也不行。等到终于放行以后,月水上学大大的迟到了,老师又罚月水在教室门外的太阳下站了大半节课的时间。月水那个恼啊!终于,在一次上学的路上,月水逮住扛着锄头的水路走在了月水生产队的地里。这回该月水得理不饶人了:水路被月水叫停,问他:水路哥,你为啥要走俺队的地里?水路脑筋转得快,回答说:兄弟,我错了。我拐回去中不中?月水说:哥,那不中,你拐回去也得在俺队的地里踩脚印不是?正在下不来台的时候,我二伯正好赶来了。这事说的是“四清”前。 四清的时候,水路已然是大队长了。月水家的成份一下子从中农变成了地主,接下来的文革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月水就成了运动员。我家就和月水一个生产队,我二伯几十年一直就是生产队长或者政治队长。在我刚回生产队当社员的那年,也就是十二三岁,和大人一样扛着锄头锄地。大人们都锄得快,我们这些“半劳力”赶不上,就只好草上飞,难免要受队长的批评。月水就教我们一招:在垄里锄浅点,下脚的地方,用锄锛个深脚窝儿,果然受到二伯的表扬。但是纸里包不住火,没锄掉的草还是让二伯发现了,又挨了批评。月水就教我们几个半大孩子,跟在二伯后边,发现他有哪棵草没锄掉,就插根棍子做个记号,然后在他批评我们的时候,就让我们之中成份好的那个给他指出来。二伯下不来台,明知是月水使的坏,苦于没证据,就只好不和我们几个半劳力一般见识,睁只眼闭只眼了。 七十年代初期,月水脑子活,在生产队里做汽车拖斗、保温材料,都是他跑前跑后进料销货。慢慢的,也就不再挨批斗了。改革开放以后,月水一直在外地做生意,据说有不少的风流韵事。他那个漂亮的小姨子跟他在东北做许多年保温材料生意,人们都说他那姨外甥就是他的种。后来他小姨子在东北煤气中毒再也没有醒过来。为此,月水再也不做生意了。十几年积攒的所有积蓄,给他大女儿办了一所幼儿园。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大女儿在市区又办了一所幼儿园到六年级的完全小学。月水就在小学门前的小卖部里卖个日杂百货文具糖果,时不时的问大女儿要个千儿八百的,大女儿也不问老爹干什么用的,要就给。终于有一天东窗事发,他老婆领着她的两个女儿,在一间出租屋里,把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和月水堵在了被窝儿里。。。

本文内容于 2013/11/25 22:53:50 被司马轻舢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司马老哥,分一下段落,看得好累,到处找头。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