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江西警察参与倒卖越南媳妇 警车开道“说亲”(图)

开心老宝宝 收藏 0 362
导读:2013年11月16日,江西省鄱阳县,外籍女孩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严格监视。 2013年11月22日,江西省鄱阳县,“不贪、不懒、不随便、不高傲、不拜金,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勤劳贤惠,关键是听话!”继今年双十一前夕国内某网站推出团购越南新娘之后,青岛平度市民毕先生向记者爆料称,他被熟人带到江西与越南女孩相亲,所见所闻却并非那么简单,所谓“相亲”背后多隐藏着金钱交易。11月16日,记者就此来到毕先生所说的江西鄱阳县,通过深入采访发现,用数万元不等的价格换回外籍妇女做老婆在当地几乎人人皆知,做这个“生


曝江西警察参与倒卖越南媳妇 警车开道“说亲”(图)

2013年11月16日,江西省鄱阳县,外籍女孩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严格监视。

2013年11月22日,江西省鄱阳县,“不贪、不懒、不随便、不高傲、不拜金,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勤劳贤惠,关键是听话!”继今年双十一前夕国内某网站推出团购越南新娘之后,青岛平度市民毕先生向记者爆料称,他被熟人带到江西与越南女孩相亲,所见所闻却并非那么简单,所谓“相亲”背后多隐藏着金钱交易。11月16日,记者就此来到毕先生所说的江西鄱阳县,通过深入采访发现,用数万元不等的价格换回外籍妇女做老婆在当地几乎人人皆知,做这个“生意”的人也乐此不疲,甚至还有公安民警参与其中。


曝江西警察参与倒卖越南媳妇 警车开道“说亲”(图)

2013年11月17日,江西省鄱阳县,开着警车的民警老虞带着记者满大街相看外籍妇女。

民警当掮客,警车开道去“说亲”开价8万

走进凰岗派出所大院,有一块“鄱阳县公安局凰岗外国人管理服务站”的提示牌非常醒目,墙上还张贴着一张通知:“接上级通知,2013年进入凰岗镇的外国新娘,到鄱阳县人民医院接受体检。”另一张鄱阳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的“温馨提示”则提醒,2013年1月柬埔寨确诊5例禽流感(H5N1)病例,要大家注意防范。从这通知及提示来看,凰岗的外籍人口应该不少。

“别人给我家表弟在凰岗找了个外籍女孩,应该怎么给她办理居留国内和结婚后的户口手续?”记者走进办公室,向正围坐电脑前的民警询问道。

“凰岗的外籍女孩都卖到你们山东了?你花了多少钱?”民警问。当听说记者是以“96000元成交的”后,一民警说道:“你买贵了,我们这里8万块钱就能拿下来。”

民警紧接着答复咨询说,如果与外籍女孩结婚后,要拿着她的护照和个人单身证明、使馆认证书等到民政部门办理结婚证,具体落户手续要到当地公安部门办理。

问询清楚后,记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如实表明真实身份,便以去趟卫生间为借口临时退出办公室。没想到一名身穿公安作训服的人紧跟着走了出来。

“你买的外籍女孩贵了,我可以给你介绍,让你看几个便宜的。”这名男子自我介绍:“我是派出所的老虞,看你是真心想买外籍女孩,我愿和你做这个生意。”他告诉记者,凰岗有很多卖外籍女孩的人都是骗人的,“但你可以相信我这个民警不会骗你 ,我包你每次挣个四五十万不成问题。”老虞进一步解释说,他介绍的每个外籍女孩价格8万元左右,“你带到山东卖12万,每个人都净挣4万。”看记者一直在犹豫,他主动留下了手机号。


曝江西警察参与倒卖越南媳妇 警车开道“说亲”(图)

2013年11月17日,江西省鄱阳县,民警老虞带着记者到一处二层楼上相看4名外籍妇女。

柬埔寨新娘,9.6万一个

11月16日上午9时,记者根据毕先生及有关线人提供的“鄱阳县凰岗镇是个买卖外籍妇女‘集散中心’”的线索,从景德镇长途汽车站门口打上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假意声称“去鄱阳县替表弟找越南媳妇”。没想到这名姓金的青年司机听说“相亲”后立刻来了精神,主动说他可以帮着联系手头有外籍妇女的亲戚促成这件事。

“我亲戚手里的女孩来自越南或柬埔寨,是他们刚从境外买过来的,带到凰岗镇转手卖给有需求的人做媳妇。”为了表示外籍女孩“质量”好,金姓司机一直声称“是刚带回来的新人,还没有人登门看过”。也许是怕跑了这单生意,他通过电话用当地口音反复联络,并始终游说记者,“你现在就去看吧,女孩现在就在我亲戚家里等着。”

出租车一路驶入凰岗镇的一条街道,在临近加油站一个门头上写着“凤佳育婴幼儿园”门口停下,门内两男两女从屋里走出来左顾右盼一番后,将记者领进了屋内大厅。透过右边无框的门洞,能清楚地看见里面坐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

“她叫玛丽(音译),今年22岁,是柬埔寨人。我们出价9万8千元,你看好就可以领走。”一名自称姓张的男青年向记者开价说。

“她的身材和生理都没问题,看起来也绝对精明能干,虽然不能说中国话,但凭她的聪明程度过不了多久就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你想要的话可以再便宜2000块,9万6千元,这个价格不能再低了。”张姓男青年说,女孩的各种有效证件都有,他们可以负责给办理结婚所需要的手续,但在山东当地落户需要自己办理。

看到记者走进屋内,女孩礼貌地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但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其始终在瞄向看管她的几名男女,并根据他们的指令转动身体拍照,动作显得十分机械。记者随后以“考虑后再说”为由,离开了这家令人生疑的幼儿园。


曝江西警察参与倒卖越南媳妇 警车开道“说亲”(图)

2013年11月17日,江西省鄱阳县,民警老虞从专业角度给记者看外籍女孩的护照“是真的”。

谈越南女友半月赔4万

在鄱阳县采访的几天时间内,记者随处可以碰到与外籍新娘有纠葛的当地人。

11月18日上午,记者从鄱阳县鲇鱼山镇打车外出采访,巧遇一名自称“倒霉透顶”的青年男子张军青(化名),他要到凰岗去找人理论自己“买媳妇感情不和”的说法。经过张军青允许,记者以其表哥身份陪同前往。在路上,张军青向记者述说了他的遭遇。

今年27岁的张军青性格内向,身材矮小,家境也十分贫寒,到了结婚年龄没积蓄置办彩礼,许多前来说亲的人上门后都摇着头走了 。张军青及其父母心急如焚,看到当地许多人买来了外籍女孩做老婆,家里人便凑钱找人买回了一个柬埔寨籍女孩。

“买这个女孩要花8万元,这是我们当地人的‘统一’价。”张军青说,当时和对方商量好的是,可以先和女孩合住半个月“谈谈感情”,如果感情合不来可以再免费换新人。于是,在交了6万元的押金后,全家人满心欢喜地把女孩领回了家,“余下的2万元说好是办理各种结婚手续的费用。”

让张军青全家人没想到的是,该女子进入家门后,除了语言无法交流外,生活习惯也与家人格格不入,本想时间久了会逐渐好点,但女子的脾气十分火暴,一点小事就会让全家人不得安宁。做父母的渐渐看不下去了,老实巴交的张军青也有些怕了。“退货吧,换个新的女孩。这是在半个月‘质保期’之内的,根据约定应该没问题。”

“女孩在前一天就退回去了,今天是要见新人接回家。”张军青说。

记者跟着张军青走进凰岗一所房屋门厅,只见两名男女正铁青着脸在等着。他们一看见张军青和记者进门就吼道:“你不能 再换新人了,钱已经扣除不够用了 !”看见张军青满脸狐疑,对方直接把一个外籍女子叫了出来。

只见该女子指着张军青大声喊道:“他睡了我(指发生关系)!”顿时,屋里的空气凝固了,无论谁都不说话。

“没办法,我们要扣除你4万元押金,作为对她的补偿。”屋里的男子愤愤不平地说。

张军青无语了,低头细声细语道:“你们也没说不能动她啊,这是我买回家的媳妇,怎么就不能动了呢?再说,也不能这么贵啊。”没等张军青解释完,屋里的男子就将张军青和记者赶出了门,说“回家考虑去吧”。

回家的路上,张军青哭了。他哭得很伤心,他说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向父母解释。他也不明白,原本不懂中国话的女子,怎么就突然开口说汉语了呢?


曝江西警察参与倒卖越南媳妇 警车开道“说亲”(图)

2013年11月17日,江西省鄱阳县,民警老虞在凰岗派出所院内向记者做起了买卖外籍妇女的生意。

借口回国探亲新娘失踪

记者在采访中不时听到有买来的新娘跑了的爆料,这些花钱“娶”来的新娘为何跑路呢?

凤岗是景德镇市郊一个居住有八百户人家的村落,离凰岗约两小时车程,记者同样在那里进行了采访。据村民说,这个村中有4户人家近一年来都花钱“娶”回了外籍新娘,但是其中一户张姓人家的新娘跑了。记者来到凤岗采访时,在村委会房屋后面很容易就找到了小张的家。这是一处三层楼的大瓦房,楼下还开着一家生意不错的理发店,虽然事主小张不在家,但村里人对他花钱买媳妇的事一点也不歧视,邻居们坐在小张家的理发店内就跟记者聊开了。

据邻居们介绍,在4户花钱买新娘的人家中 ,小张的家境是比较好的。去年他花了 8万元买回柬埔寨新娘,居家过日子一直都很好,可眼看着其他三户买来的新娘都怀孕了,甚至有两个生下孩子,而小张媳妇的肚子却始终不见动静,家人就急了。在比划着询问了媳妇几句原因后,对方却不高兴了 。

几个月前,柬埔寨新娘突然说家人“有病”要回去看看,毫无戒心的小张就把她送到机场买票让其返回了老家,可是人去后再也没有踪影和音信,新娘的家究竟在柬埔寨什么地方,到现在大家也没弄明白。


曝江西警察参与倒卖越南媳妇 警车开道“说亲”(图)

2013年11月17日,江西省鄱阳县,外籍妇女被站成一排,供记者挑选看人论价。

为逃跑有人悄悄避孕

无独有偶,鄱阳县古县渡镇南滨桥村的陈鹏(化名)买来的越南媳妇也跑了 。陈鹏的婶婶告诉记者,他家是花7万元从当地的越南中间人买来的新娘,结婚一年多来,新娘一直没怀孕生子。一个月前 ,两个自称是新娘妈妈和姐姐的女人来到南滨桥村看望陈鹏媳妇,当夫妻两人去机场送自称新娘妈妈和姐姐的女人离开时,陈鹏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媳妇给“丢了”,一个多月来,家人到处寻找丢失的新娘未果,至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花钱买来的新娘离奇失踪,还发生在江西省乐平市的双田镇。据介绍,今年上半年,双田镇朱家村有个村民带回来一位来自越南的“女友”,该越南女友不久又带来3个越南姑娘,经人牵线搭桥后分别“嫁”到了当地三个人家做媳妇,每个人都花费了3~5万元不等的高价。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今年6月底,这些越南新娘突然都不见了踪影,有户人家甚至连新娘的照片都没留下,只知道新娘名字叫“黎风”。双田镇派出所民警介绍说,该镇共有8名受害者陆续报案,他们遭遇基本相似,应该是同一团伙作案。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有些花钱买来的新娘确实“不靠谱”,这些不是以结婚成家为目的的人,许多都会自己偷偷地吃避孕药防止怀孕,目的就是寻找合适的机会逃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