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单 处 长” —从警生涯31

lsjtz 收藏 2 863
导读:“单处长”是我的一个老熟人。他本是林场的技术人员,大号单出章,“单处长”是酒友们取其谐音而送的“尊雅”。说起这“尊雅”还闹出一场大笑话差点断送了“单处长”的前程。一次“单处长”在农场喝酒,由于“酒逢知己千杯少”,那天几个人那喝的是天昏地暗。恰好那天军座莅临农场视察而且到达时间突然提前。众人闻知忙不迭地收拾摊张同时赶快打发几位壮劳力把正在桌子底下满嘴冒泡的“啥子军座?算老几。有我‘单处长’在,你们怕个球!”的“单处长”架上华沙牌小卧车送走呀。谁也知道这场景让军座看见听见那还了得!可天下的事偏偏就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单处长”是我的一个老熟人。他本是林场的技术人员,大号单出章,“单处长”是酒友们取其谐音而送的“尊雅”。说起这“尊雅”还闹出一场大笑话差点断送了“单处长”的前程。一次“单处长”在农场喝酒,由于“酒逢知己千杯少”,那天几个人那喝的是天昏地暗。恰好那天军座莅临农场视察而且到达时间突然提前。众人闻知忙不迭地收拾摊张同时赶快打发几位壮劳力把正在桌子底下满嘴冒泡的“啥子军座?算老几。有我‘单处长’在,你们怕个球!”的“单处长”架上华沙牌小卧车送走呀。谁也知道这场景让军座看见听见那还了得!可天下的事偏偏就这么寸!农场首长好不容易把“单处长”塞进卧车关好门一声“单处长,再见”紧忙挥手示意司机开车走人时,军座的212这就进了场部院子。军座别的没有听见,就是场长一口一个“单处长再见”的欢送乘坐在华沙卧车里的“单处长”的声音听见了。军座别的没有看见,就是在华沙卧车里还抬手扬臂骂狗吼猫的“单处长”的醉意尊容可看见了。

军座紧绷着个脸倒是没有发脾气,但与场首长握手的同时发问“刚才的那位‘单处长’是哪个单位的呀?日他个亲妈的,咋接喝成这个样子,咹!”场首长哪敢实说实说就含糊地说了句“啊,林业部门的。军座一路辛苦辛苦,快进屋”打岔混过去了。

可是场长就没有想想军座是谁?军座那么好糊弄?军座回到城里后,在直属机关领导干部大会上严厉批评林业部门“不干正事,你们的那个什么‘单处长’到农场喝酒喝成个醉狗,日他个亲妈的,这号干部,撤职!”吓得林业部门回来赶紧查呀,查来查去就是查不到谁是个“单处长”。后来通过地方了解才得知事情的由来。林业部门这才松了一口气整了个哭笑不得。想去给军座说明吧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不说吧又憋屈的慌。震怒之下要求地方严厉惩办“单处长”。地方领导得了“圣旨”组织有关部门狠狠地批判了“单处长”一顿,强调如果军座再有话,那么“你就打铺盖卷回家吧”。打那以后“单处长”不但不敢喝酒了而且胆子也变得小了,干什么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树叶掉下来打烂了脑袋。不过军座那么大的官管事多忘性大也不再追究结果,也就是出席个整顿机关作风神马的大会想起再骂上几句,林业部门的领导就当没有听见也不敢言传时间一长也就过去了。

“单处长”在林场负责出材场工作。林场出售的木材,哪根都得经“单处长”测量即检尺,划上标识后才能够装车运走。所以这份工作在林场那可是非常的吃香。随着“小股快流”造成的社会道德滑坡,“单处长”的工作岗位越来越显得重要。多少人为了先富起来总想着掏100元的钱买出1万元的木材这样一倒手9900元就成了私产享受保护呢嘛。而买这样价格的木材,“单处长”那关是必须“拿下”的否则你100元只能买100元的木材无法先富起来的啦。“单处长”虽然爱喝酒爱打牌爱那个,手中的尺子却把的很紧,测量时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一点打折的余地都没有。谁想要借助他先富起来那可是难上难的很!而且“单处长”这人还是个来者不拒,谁要是请他喝个酒吃个饭洗个什么的,他都敢去。但就是不给你办事。有的才子在背后还给他编了首顺口溜“饭吃着,酒喝着,某操着,尺检着!”当然,“单处长”的做法肯定要被一些人认定为不识时务,也给他带来了一些麻烦。那年组织部门正在考察“单处长”拟给予一定任用时,有关部门收到了一封举报信,称“单处长”收了某某单位的1000元钱。1000元,那个时候可是个大数目,更是受贿贪污的刑事起点。有关部门来人查办。

来人还是很认真的,他们先到某单位调查对方一口否认有这事。闻知后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觉得只要再找“单处长”录份口供就算了事了。谁能想“单处长”竟然马失前蹄了呢?

其实在来人找“单处长”之前,林场书记已经找他谈过话了。而且“单处长”听了这件事后很气愤“哪有这事嘛。这不是冤枉人呢。”书记还告知他这件事“组织上已经调查清楚了,你的确没有拿过黑钱。人家也没有给你送个黑钱。”“单处长”当然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绝对没有拿过的领导也就放心了。

当来人找“单处长”问话时。肯定要按照程序进行一番政策教育,态度也很严厉。结果“单处长”不知怎么的害了怕说起话躲躲单单的。而当人家问他拿了黑钱没有,在场的我们都以为他回答没有。我还瞟了一眼看见人家记录员把“没有”两个字都给写上了。谁想“单处长”却结结巴巴的“拿、拿、没、没、没,拿、拿、拿........”的语无伦次的回答不了一句囫囵话!

“单处长”的反常引起了来人的注意,人家当即请我和书记先出去一下。以后咋接问的我们就不知道了。等调查结束后,来人给我们看了那份笔录。按有“单处长”手印的笔录记得很清楚,“单处长”承认拿了某单位的1000元钱。当我们怀着沉重的心情看完这份笔录后,书记气的直拍桌子大骂“单处长”是个“大哈孙!”、“有这份狗胆做下了你就等着法绳吧。”

当然案件最终还是没有成立,人家经过反复调查,因为某单位一直不承认,该单位与林场与“单处长”作也没有任何工作或者其他方面的联系。“单处长”呢也翻了供称他“确实没有拿过。都是是害怕所以才......”。调查人员又通过特殊手段找到举报人,举报人根本不承认写过举报信,笔迹鉴定也证实他没有说谎!所以“单处长”的受贿问题也就不了了之。当然“单处长”的任用那就没有任何希望了,连检尺的岗位都呆不住了,被发配到边远山区护林去了!

有一年冬季我率领民警巡查到此地。晚上同“单处长”喝酒谝闲传时,趁着“单处长”的酒意正浓之时,我直截了当地问起他当初为什么承认拿了人家的黑钱。已经喝的眼睛通红通红的他“唉”了一声低下头“呜呜呜”地如同孩子般的哭了一气。然后抬起头硬夺过我手中的酒瓶,扬起脖子美美的灌了一大口,紧握着酒瓶抬起另一只手搽了搽嘴边胡茬上的酒迹说反正我也一把年纪了也不想升官发财了。今天晚上我就给你们说了吧。原来当时“单处长”与一位乡姑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事。当查他的所谓受贿问题时,他生怕三追两查的再把这件事给牵扯出来“败坏了人家的名誉”所以就违心的承认下来想整个态度好“从轻发落”。我们听了都说“单处长”“你真是糊孬孙。再咋接整你也不能给自己扣屎盆子嘛”。“单处长”当即回了句“扣屎盆子?如果她还在世的话,老爷今黑地(夜)还不提这事呢”说罢酒瓶子往桌面“砰”的一顿“呜呜呜,哇哇哇”嚎啕大哭了起来。原来如此,我们听了啥也说不出来了。

值得庆幸的是人家办案重证据不轻信口供,否则 “单处长”非上了法绳不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