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号.NO.04

一、基本资料:

1. 采访时间:2011.7.26. 上午9.05——10.30.

2. 采访地点:徐州三环办事处 圩子社区 东王庄村委会办公室

3. 采访对象:孙永华。身份证号:

4. 受访者的年龄、性别及出生年月:现年81岁、男、1931.11.

5. 入伍[工作]时间:1953.4. –57年复员。

于195.6.入党。[由当时山东籍的排长蔡珍介绍,后因故脱党。]

6. 职务[兵种]:

中国人民自愿军装甲兵第63军四团三营[0973部队]战士。

以上资料有关选自57.4.20徐州市人武部73换复220215号的《复员军人证明书》

7授奖概况:

于1954.2.在朝鲜南民县立三等功[应是一等功,下面详叙]一次。当时的63军的指挥排长山东一度籍的蔡珍及甘肃杜子贵清楚此事。

8.现实待遇:除了农村人一般享有的养老金外,每月地方民政补助500元。

9.联系方式:

10.采编整理:李文俊、李春民。

二、故事

1953.4.当时,我正在徐州新新理发店做学徒。其时,正是政府大力宣传抗美援朝的火红阶段。我呢?年轻气盛,于是,积极报名应征入伍了。那时,一起走的有寺堂巷的刘春堂、正干着商业的欧阳里等几个人。我们骑骏马、戴红花、在中山堂热热闹闹地会餐后,当即换上了志愿军的军装,被编入中国人民自愿军装甲兵四团三营第63军[傅作义代理军长]即刻赴朝。

1.酷寒中冻死哨岗

当时朝鲜雪花飘飘、零下40多度的天气寒冷异常。单从穿戴上,我们远远比不上美国兵。他们穿的是羽绒服、洋胶靴;我们呢?只是一般的军服。当时,我在缴获物中悄悄留下的作为纪念的一把汤匙,不久前我的小孙子作为玩物还有呢,——那几乎是纯银质的。二小时的一班岗,在我换班值岗的时候,只见我的战友李文忠[山东一度人]满身雪花蜷束那里一动不动。看着,我预感事情不好,一个箭步跑了过去:“小李,小李…….”我大声呼叫,拼命地摇晃。仔细一看,那僵硬的身体,早已停止了呼吸。领导、战友们闻讯赶来,个个眼含泪花,脱下军帽,向这位年仅20岁的战友默默告别。

。。。。。。

2.功变心不变:

在朝鲜的南民县,我一停数年。主要是骑着摩托车从事通讯联系工作。那时,敌特多、路艰险,稍有疏忽,就要出事。一天深夜,我带着军部的绝密材料,小心翼翼地骑着摩托车翻山越岭向团部奔去。突然,背后“啪--啪”二枪。我知道这是特务在盯梢追踪,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我当即熄灭了车灯、放慢了速度。时而左绕,时而右拐,车灯忽明忽暗。就这样,好不容易地把特务摔在了后边,终于顺利地将特级的绝密文件交到了团长的手里。当时,团长激动地握着我的手连声说:“好,好样的……”不久,我因此荣记“一等功”。复原后,在地方众人送喜报的过程中,因为一时的疏忽,有关材料不幸丢失,尽管有当事人一再证明[当时的王乐喜乡书记]可因为没有确凿的书面材料,只好以“三等功”弥补过失、中和下敷衍了事。尽管如此,我想,作为军人,能够活下来已经不错了,我还计较什么名誉?至今,虽然不少人还劝我追查此事。可你想,咱是军人嘛,那样做,多没有面子—— 一心跟党走,没错!

3.一时冲动,后悔莫及:

说实话,一个人的政治生命非常重要,可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动手揍人,结果关了警闭、开除了党籍……后悔莫及啊。我是1956.6.在部队排长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二年不到,那是56.7.因为一件小事,和班长闹了一些矛盾。当时班长找我个别谈话,于是,他借此找茬,私图报复。什么:“你要站正…..手放下…..态度……”我憋着一肚子气,本来就受委屈的我,此时,我再也忍不住了,不顾一切地伸手操起一根棍子,朝着他的腿部一下、二下……。这下,可闯了大祸:他的腿当即被打成粉碎性骨折,据说终身残废。当时部队纪律严明,要不是团长[山东人张—琪]亲自出面求情:“老战士嘛,不要….”看当时的架势,拉出去枪毙都有可能。最终呢?因此被开除了党籍、关闭三天。你看,什么事啊,当时忍一忍不就完了。可一时冲动,毁了他人、害了终身。复原后,部队主要领导虽然一再要求地方对我要“……特殊对待,继续培养…..”[此事,当时的乡干事甘荣明接待、清楚]但因为种种原因,我的组织问题至今仍没有得到解决。


本文内容于 2013/11/23 2:32:01 被tiantianzaici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