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幻象--韩国小国国民为何会有“大国心态”

防蛋背心 收藏 2 1044
导读:韩国历史学家公开发表的唐代疆域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国幻象--韩国小国国民为何会有“大国心态”



大国幻象--韩国小国国民为何会有“大国心态”


韩国历史学家公开发表的唐代疆域图

环球时报前主笔、现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日前在自己的新书《大国的幻象》中提出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韩国人爱讲“世界之最”?

我出国采访,通常是头一天上夜班至24点,然后选择乘坐午夜或第二天清晨的航班。上飞机,我一般会小睡,再写点东西。但去汉城的航班上,我不敢睡觉,怕一睡就到目的地了。于是我开始想,该写点什么“机上感言”。

空姐行色匆匆,动作麻利,一边端茶倒水送餐,一边与同伴感叹“太紧张了”“时间不够”等。这趟航班经常满员,整架飞机都挤挤的。客乘们要在两个小时的行程中,服务完“国际化标准”的餐点以及饮料,的确是有点难为人了,以至于到后十几排,连飞机副驾驶员都来帮忙服务了。

除了这些匆忙外,好像没有一点出国的感觉。前些天,朋友羡慕道:哟,又要出国了。但我却一点没有感觉。我家在望京,北京东北四环外的韩国人聚居区。在望京,许多餐厅、地名甚至小区楼道里都用韩文,在一些特别的街角,我经常会有种“国别错乱感”。在我住的小区,近一半都是韩国人,他们的小孩子很闹,大冬天仍在小区空地上踢球;他们说话大声,迎面走过来,远远就听到“司密达”的声音;他们喜欢扎堆,都是三两成群地行走;他们特别喜欢吃韩国料理、开现代车、公司同事之间老点头哈腰,虽然哈腰的度……

所以,至少对于很多在北京长住的人来说,去韩国,更像去一趟山东或江苏,太近。整架飞机上几乎都是东亚面孔,以至于乘务员送出入境卡时问,有不是韩国人的吗?

刚用完餐,飞机就开始下降。

韩国,国土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世界排名第106位;人口约5000万,世界排名第25位。从全球比较看,韩国肯定算不上大国。但韩国人为何总是要装大国范儿呢?这个国家有哪些东西让那么多中国人心里有点不待见呢?韩国是不是真有种悲情所在呢?它为什么就不能原谅自己北边那个兄弟国家呢?这次旅行我会去汉城采访韩国外交通商部、国家品牌委员会等多名官员,参观正在韩国南部丽水市举办的世博会,希望能够找到一些答案。

在汉城仁川机场,一走出机舱,我很快就发现许多“世界之最”式的宣传标语,比如,在墙上的电视屏幕反复闪现着“仁川:世界最好的机场、最便捷的机场”;在韩国料理的大幅宣传画上,赫然写着“世界最美味的食物”,连机场手推车的内裤广告词也是“最好的内裤”。

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前,我问汉城市的陪同官员,“青瓦台用英文怎么说?”对方立刻回答:“Blue House(蓝宫)。”再问:“为什么这么翻译,而不直译?”这位官员很骄傲地说:“因为美国是White House(白宫),韩国当然是蓝宫啊。”

喜欢与世界强国比较,或贴上世界级标签,仿佛是韩国官员的口头禅。在青瓦台前一个叫“舍廊房”的韩国全貌展览厅,汉城官员介绍道,“汉城是拥有最前卫、最美建筑的城市”,“韩国传统新娘的服饰是最漂亮的装扮”……这些“最”说多了,有时连随行的中文翻译都觉得难为情了。当韩国官员讲到“济州岛是世界七大自然遗产之一”时,一同参观的中国记者团里发出疑虑的嘘声,中文翻译连忙说,不好意思啊,这个“七大”是骗人的。追问后,翻译透露,可能是某个国际组织为了迎合韩国人的“大国”心理,在评比“七大自然遗产”前,要济州岛地方政府的钱,然后给了济州岛这个“美丽的头衔”。

在舍廊房,最热闹的莫过于G20会议的模拟会场。2010年韩国首次举办了二十国峰会,接着又在2012年举办了核安全峰会。世界最强国家的领导人第一次如此密集地在韩国聚首,这被李明博政府视为“历史性的伟大外交成就”。在模拟会场,大屏幕翻放着G20峰会现场的实况,许多孩子排队坐在各个首脑的座位合影留念。现场一位韩国小学生对我骄傲地说:“我以后也要成为大国领袖。”

我在汉城先后与十几位韩国媒体高层交流,发觉韩国同行们开始用“发达国家”来形容韩国。据韩国LG经济研究的研究成果,韩国于2012年6月正式跃入“全球七大20—50强国俱乐部”行列,即人均GDP超2万(英文是“20千”)、总人口超5000万(英文是“50百万”)的国家,这意味着韩国正式跻身七大发达国家之列。一位韩国报人说,这是韩国非凡的成就,人均收入与人口总量是综合衡量强国的通用标准,目前符合“20—50”标准的仅有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以及韩国。由于人口稀少,加拿大、澳大利亚进不了“20—50俱乐部”,中国、俄罗斯、印度的人均收入过低,也还没跻身“七大国”,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对此,韩国《东亚日报》5月29日曾发表社论称,韩国进入“20—50俱乐部”是发出了进入先进强国的信号,现在韩国的GDP为世界第15位,出口额世界第7位。此前,韩国总统李明博也在例行演说中提到,韩国即将加入发达国家行列。

曾在韩国工作10年的韩文《中国》杂志总编辑张忠义对我说,韩国人历史上一直期望自己是大国,所以有“大韩民国”、“大韩航空”等许多“大”的命名。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韩国发展迅猛,自认为向东虽比不上日本,但却比西边的所有亚洲诸国都强。

韩国的许多地理图标都有与其西部的亚洲大陆试比高、求均等的暗示。那些地理图案、图标都有意把朝鲜半岛画得很大,目测的面积足与中国大陆的面积相近。一位自称是韩国自由派的学者说,其实整个韩国面积与中国浙江省差不多,韩国政府却在给韩国老百姓“洗脑”,天天灌输他们韩国的“大”。高丽大学政治系教授金炳局也说,早在卢武铉政府时期,就一直想发挥韩国的东亚经济中心作用,而且想“驯化”崛起的中国,但这种“对意图和能力的误读导致韩国错误的角色身份”。

除了比“大”,韩国还志在“独立”。 在韩国的“故宫”景福宫内,许多参观者在世宗大王(1397—1450年)的研读殿前驻足。韩国龙仁大学中国学科教授金善雅说,在韩国,最受尊敬的人、唯一在姓名后加上“大王”的,就是世宗(原名:李祹)。一万韩币上的头像就是世宗。因为是世宗发明了韩文,仿制了韩式的“六礼”,是让朝鲜民族自主意识的象征,因此,世宗逝世后也被称为“海东禹舜”。

对于历史,韩国思想界、史学界使命似乎更紧迫。最近十多年,韩国最重大的研究课题就是,重写韩国史,勾勒韩国历史中的大国国运。2010年,高丽大学校韩国史研究室出版了权威的《新编韩国史》一书,其中第一章就是“什么是韩国史”,开篇就讲道:“要摆脱以统治者为中心的历史观和中华文化圈,尝试把韩国历史作为一个独立的单位进行研究”。因为韩国的古代史基本上被中华朝贡体系所笼罩,近代又被日本帝国所殖民,“韩国史”多数是被中国与日本所书写,现在,韩国学术界要从远古开始,将韩国历史视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比如,讲到冰川期,《新编韩国史》第二章写道:“随着黄海和大韩海峡的形成,中国大陆、日本列岛与韩半岛分离”,俨然将韩国视为东亚的中心。


请关注王文新书《大国的幻象》(《环球时报》前主笔对他国长短、本国圆缺突破性的思考与独到诠释。李肇星、房宁、丁刚,三位著名外交家、学者、报人作序推荐!)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