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 浴场 坟地

逐客令588 收藏 1 711
导读: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但很不幸,我是近视眼,400度;更不幸的是我患有严重的结膜炎,所以不能戴隐形眼镜。其实还有其他的补救方法——比如,可以去作近视较正手术,但偏偏我既怕疼又怕花钱麻烦。所以,我就凑合着过。 我凑合的方法是:平时走路、坐车、逛街、谈话等等时候,不戴眼镜,只有上班,尤其是操作电脑时才戴。近视不戴眼镜,当然看不清,好在我已习惯。其实这样也有很多好处:因为看不清地上的垃圾杂物、墙上的污渍,我觉得周围的环境很干净;因为看不清女人脸上的皱纹儿、雀斑、青春豆,我觉得她们很美丽。至于,戴眼镜呢

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但很不幸,我是近视眼,400度;更不幸的是我患有严重的结膜炎,所以不能戴隐形眼镜。其实还有其他的补救方法——比如,可以去作近视较正手术,但偏偏我既怕疼又怕花钱麻烦。所以,我就凑合着过。

我凑合的方法是:平时走路、坐车、逛街、谈话等等时候,不戴眼镜,只有上班,尤其是操作电脑时才戴。近视不戴眼镜,当然看不清,好在我已习惯。其实这样也有很多好处:因为看不清地上的垃圾杂物、墙上的污渍,我觉得周围的环境很干净;因为看不清女人脸上的皱纹儿、雀斑、青春豆,我觉得她们很美丽。至于,戴眼镜呢,也有它的好处,可以使我看起来更专业,更像一个CREAR WOMAN。 更何况,我刚得到一副非常与众不同的眼镜。它是超薄型的,薄得像肉膜,镶着银色的细框,看上去像一副蝴蝶的翅膀;镜片上染着一层几乎看不出的紫色,像晨雾一样。戴上这样的眼镜,我的办公室形象一定会无懈可击。

我居然能透过外衣,看到人的内衣……

一路上我都按捺着冲动,不去碰那副眼镜,直到我走进了公司的大门。

我坐下来,迅速地戴上眼镜,一边若无其事地喝咖啡,一边环顾四周,和大家打着招呼。 这时,唐飞来了。他是我们部门的头儿,一个标准的白领男士,永远西服革履,一丝不苟,即使夏天也不例外。今天他穿得很PROFETIONAL,领带颜色有些保守,但与衬衫式样很相配,而且系了一条新皮带,还穿了一条CK的内裤,看来他真是时尚中人。可是,我怎么会看见他的内裤呢?奇怪! 我正在胡思乱想,却发现同事们纷纷低头做刻苦工作状——不用问,老板来了。我们的总裁永远不拘言笑,扳着脸走路,旁若无人。今天他仍然穿着铁灰色的名牌西装,皮鞋锃亮。但我分明看见他的腰上系着一条红格大裤头!宽大、土气,二十年前农民穿的那种。大红裤衩套在苍老、松懈的身上,与他那张威严的脸相配,不仅仅是品位低劣,而且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我不禁笑出了声。他莫名其妙地瞟了我一眼,啪地一声关上了总裁室的门。

我开始感到今天是个怪日子,我居然能透过外衣,看到人的内衣! 你根本想不到公司里最漂亮的小姐AMY,会穿那么脏的内衣!她像模特一样每天变换着装束,可她的内衣看来从来没有洗过,已经发灰。 还有那位半老徐娘的一平,她年届不惑却能保持身材的奥秘,原来是因为穿了一身铠甲。她从上到下被紧身衣、腹带、高弹连裤袜包裹起来,从而维持三围的曲线,想想看,她每天披挂这身铠甲十来个小时,连喘气的机会也没有,真值得同情! 至于男士们就更禁不住推敲。我发现从内到外的时尚男士只有唐飞一人,其余全是冒牌货。没想到平时看上去都挺体面,仅是两层衣服之间,就有了如此大的不同。

突然,一个想法划过我的脑海,既然我能看穿人的外衣,那么也应该看穿人的内衣。两者之间没有本质的不同,技术上是可行的。当然,这个想法既阴暗又龌龊,但关键是如果技术上可行,那道德上的问题就不值得考虑。

办公室变成天然浴场……

我果然作到了。就是说,我能穿透人们的内衣,看清他们的整个身体。我相信,为此会有很多人(多半是男人)羡慕我艳福不浅,可是如果你曾经亲眼看到过那么多赤条条一丝不挂的人把办公室变成天然浴场的话,你一定会同意以下我的感受。 我对人体(准确地说是裸体)的认识,主要来自美术史上的雕塑图片,但当我有机会目睹了办公室里的天体浴,我才痛感到“艺术高于生活”是条真理。我并不指望每位男士的身体都像大卫一样,但至少我也没料到,我会看到那么多扇根根可数的排骨和那么多堆在腰间的肥肉。我真的不想诋毁我的男同事们,我只是很同情他们:这些白领,专业人士、主管们正在为他们的办公室生涯付出代价。不过,他们的头脑是如此聪明,所以他们有理由无视肉体的退化(只要他们有智慧、有钱、有地位就足够了,肌肉之类的东西太低级)。好在他们有办法用体面的衣服把自己“包装”起来,不让人看着恶心。这真是一件很慈悲的事!

与男人相比,办公室中的女同胞的身体要好看得多。但我发现,这里所有的女人都好像是苦大仇深,她们都对自己的身体心怀不满,想方设法和它过不去。 因为是女人看女人,所以我的目光特别锐利。我分别在两个女人的鼻梁下发现了硅胶。我还发现八个女孩的大肠蠕动特别剧烈——原因很简单,她们和我一样在服用减肥药!说起来,办公室的女士们不是明星,但也没有特别丑的,可问题是,各种“画报美女”时时向她们挑战,提示着她们的差距,刺激着她们不断去完善自我。“自我”是什么?自我首先是身体。为了生存与发展,包括我在内的女人们才变成了一群善意的骗子。

在那残垣断壁间,走动着一具具白闪闪的骷髅……

我在眼镜的帮助下,将穿透技术进一步完善:我不仅能穿透人的皮肤,还能穿透人的器官,直接看见骨骼。换句话说,办公室中的人在我眼里全变成了一具具骷髅!

当人一下子失去了血肉,变成了一具具白闪闪的骨架,我已无法辨认他们了。这时,我的耳边是办公室通常的各种声音:此起彼浮的电话铃,嗡嗡的人的说话声,传真机、复印机、电脑的声响……但我眼前这间巨大的办公室中,却聚集着一群白花花的骷髅!几个骷髅迅速地移动着,闪没在走廊里不见了。更多的骷髅则坐在座位上,被一列列灰色的办公桌分开,整齐而醒目。大办公室更像一座严谨有序的坟场。

但这座坟场却是如此喧闹,每个白闪闪的骷髅都摇头晃脑,发出各种声音,甚至是笑声。他们的笑声是那么熟悉,但我已无法判断他们是谁。他们身上的骨白色闪得我双眼生疼,我甚至闻到了一股阴森的尸骨气。

如果这时我还能泰然不动的话,那么我一定也是一具骨架。冷汗渗透了我的全身,胃火一般地疼痛,一股尸气从胃里反上来,我用手捂住嘴,才没有吐出来。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一个低沉的男声在我身后响起。回头看,一个高大的骷髅正在和我说话。我听出来了,那是我们的市场总监,一个高大英俊而儒雅的男人,办公室里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女孩都喜欢他。但现在,他变成了一副骨架,嘴巴一张一合,叫人毛骨悚然。尽管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在他的眼中,应该说是骷髅的眼中,有两束亮光,亮光中幻化出清晰的图象,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挺着大肚子,我知道那是他的意念。

这时,前台说总裁叫我去会议室。我花了几十秒钟穿越办公室,但这几十秒钟却像中世纪一样漫长!我相信没人能比我做得更好:在坟场中穿过,看着一个个骷髅眼里的鬼火,没被吓背过气去,相反还要和他们打招呼!

我终于走进了会议室。那里,总裁、副总裁正和一位公司的部门领导谈话。当然,我是通过声音辨别这些——我眼里看到的是三具骨质疏松的骷髅,张合着上下颌骨发出热烈、愉快的声音,并不时点头。在他们的“眼”里,我看到了许多奇怪的东西:合同文本、式样书、支票、拳头、宴会、一双手掐着一个人的脖子,一口浓痰……

我不知自己是如何结束汇报走出了会议室。我只记得我对前台两个接电话的骷髅点点头就冲出了电梯,冲出了大厦。 空气真好啊!尽管空气中弥漫着汽车废气的味道,但即使废气也比尸骨气要好!我抬头仰望天空,天空灰蒙蒙的,带着一缕淡淡的紫色。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仿佛又回到了人间。

无意间,我扭了一下头,看了一眼我工作的大厦。天!这座金碧辉煌的大厦,什么时候也变了模样!所有装饰——玻璃钢、大理石、茶色玻璃、地毯、壁纸全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座黑沉沉的钢铁和混凝土的骨架!又是一具骨架!黑灰色的骨架矗立在那里!在那残垣断壁间,走动着一具具白闪闪的骷髅……

我去做了近视矫正手术……

老板找我谈话。我去了,当然没戴眼镜,因为我不能和一具骷髅顺利完成交流。他没有骂我,只是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困难。他说最近大家反映我有些反常。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我们的办公室实际上不过是一座浴场或坟场。我只是说自己最近视力下降得很厉害,同时头也很疼。他点了点头,告诉我应该去医院,并且给了我一周假。我很感激他,看来这个穿大红裤衩的老头确实是个好人。一周后,我回到了办公室。同事们都说我气色不错,眼睛格外有光彩,简直是美目流盼。事实上,我去做了近视矫正手术。现在我的视力是1.0,在我的眼里,世界美好而清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