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所知道的共和国通信兵部队趣闻

龙之怒吼AAA 收藏 45 165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职业是通信,主要从事通信方面工作经常性的碰见形形色色的人,最近碰见一位69年的老通信兵。上门为其更换光缆时得知我从事通信行业近六年之久,便亲切的说我们算是同行,我是69年的通信兵,当时隶属于通信部。(已改为总参信息化部)

为其更换光缆时老通信兵对这种新的通信传输方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我为其解答老兵心中的疑问,我便打开话匣子说现在的电话和网络使用的电话线和网线会在今后三到五年之内全部更换为光缆,之前的这些线路(指的是电话线)都是你们当年使用了几十年的技术该淘汰了。而且现在大部分线路大都使用的时间很长了,内部腐蚀老化严重,制约今后的通信发展。民用的线路寿命最多十年,你们的估计得二十年。老通信兵表示当年在秦岭铺设这些线路的时候很哭,都是采用人工挖沟深埋的方式所以秦岭铺设的线路用二十年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到现在也有些还能用。

于是当即同我聊起了当年当通信兵时的一些事。

老通信兵说当年中苏珍宝岛自卫反击的时候在秦岭就是专门干这个的,当时部队是一小时军事训练,一小时掌握通信器材,剩下的时间就是挖坑道。

(当年为了对坑苏联当时提出的口号是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我问是类似于那种核生化的三防设施吗?老通信兵摇头说那只是普通坑道,二炮那种的地下机动坑道有专门的工程兵部队负责施工,主要为弹道导弹提供机动和有效保护。

我将我的结论说出,也就是说只是表示一个态度,他点头。

老通信兵说当时使用的通信设备主要是从东德购买的通信设备,一辆解放汽车就能装下,可以保证从北京到上海距离的通信,还有自朝鲜战争缴获美军的,类似于打字机的设备和手摇式发电机。

我问当年对阵苏联你们压力一定很大吧,老通讯兵很肯定的承认当时部队压力很大。对面部署了两万多辆坦克,150万大军,中央已经打算一旦两国交战放弃东北、华北、首都甚至是黄河以北的所有国土,当时的军事思想还是毛主席主张的把敌人放进来打。(当时听到这句我就想放进来在自家打,把几十年建设成果都打烂,努力憋在心里没说出那句骂人的话。)

老通信兵在此还特意举了个生动的例子,说当年在军校他有一个同学主张御敌于国门之外,跟当时的国防部长林彪所主张的一样,为此还差点被学校开除。(这里又差点想骂人)

八十年代末期之后就不这么想了,军队思想改革,国家军事战略改成:积极防御,主动进攻,御敌于国门之外。(听到这里我内心欢呼了起来,主动进攻,御敌于国门之外已经深深的扎根在我们的基因里了。)

老通信兵又接着说苏联的监听很厉害,以前我们的通信线路都是架在电线杆子上,他们只要放置一个监听设备不用搭线方圆几十米内的电线杆上的线路通信都会被侦听到,后来改成地下深埋的方式也还是不行。我这就不太理解了,有线通信也能被无线设备监听?老通信表示确实能够,事实也就是这么回事。最后他也没说这方面解决是没解决,解决了又是怎么解决的。

接着聊到了中越自卫反击战,当时部队南下主要监听我军各部队的通信内容,理由是防止他们指挥和战术出现疏漏。(这理由牵强点)

我将我的疑问提了出来,你们不负责监听敌方吗?

老通信兵表示那是另外一部负责的。而且现在所有的政府单位人员的电话都在被监听着。

我表示政府单位所有的固定电话?

老通信兵很肯定的表示所有的!

之后老通信兵表示我们的通信兵在密码破译和密码防范方面很厉害,我们的通信密码往往很难被破译(不是不能)。在当时我们除了美军的通信密码没法破译之外,其他国家的全都没问题。在此又举了一个例子,说当时中苏交恶时期黑龙江边防部队发现对岸苏联军队气势汹汹的大举调动,急忙向上级汇报,说对面是不是要打过来了。上级回复说放心,没事。他们那边一个团长失踪了,正找着呢。事后才得知是那团长出车祸了。苏联那边负责监听的一听,他们都还没知道这事呢,你们比他们自己知道的都早。

老通信兵说自从银河超级计算机出来之后全世界的密码通信我们就都能破译了(包括美军)。

我笑着说那岂不是说中国周边国家的军事通信对我们来说毫无秘密可言?老通信兵表示是这样。嗯,估计也是一个双向透明吧,美国也有超级计算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楼 龙之怒吼AAA
我的职业是通信,主要从事通信方面工作经常性的碰见形形色色的人,最近碰见一位69年的老通信兵。上门为其更换光缆时得知我从事通信行业近六年之久,便亲切的说我们算是同行,我是69年的通信兵,当时隶属于通信部。(已改为总参信息化部)

为其更换光缆时老通信兵对这种新的通信传输方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我为其解答老兵心中的疑问,我便打开话匣子说现在的电话和网络使用的电话线和网线会在今后三到五年之内全部更换为光缆,之前的这些线路(指的是电话线)都是你们当年使用了几十年的技术该淘汰了。而且现在大部分线路大都使用的时间很长了,内部腐蚀老化严重,制约今后的通信发展。民用的线路寿命最多十年,你们的估计得二十年。老通信兵表示当年在秦岭铺设这些线路的时候很哭,都是采用人工挖沟深埋的方式所以秦岭铺设的线路用二十年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到现在也有些还能用。

于是当即同我聊起了当年当通信兵时的一些事。

老通信兵说当年中苏珍宝岛自卫反击的时候在秦岭就是专门干这个的,当时部队是一小时军事训练,一小时掌握通信器材,剩下的时间就是挖坑道。

(当年为了对坑苏联当时提出的口号是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我问是类似于那种核生化的三防设施吗?老通信兵摇头说那只是普通坑道,二炮那种的地下机动坑道有专门的工程兵部队负责施工,主要为弹道导弹提供机动和有效保护。

我将我的结论说出,也就是说只是表示一个态度,他点头。

老通信兵说当时使用的通信设备主要是从东德购买的通信设备,一辆解放汽车就能装下,可以保证从北京到上海距离的通信,还有自朝鲜战争缴获美军的,类似于打字机的设备和手摇式发电机。

我问当年对阵苏联你们压力一定很大吧,老通讯兵很肯定的承认当时部队压力很大。对面部署了两万多辆坦克,150万大军,中央已经打算一旦两国交战放弃东北、华北、首都甚至是黄河以北的所有国土,当时的军事思想还是毛主席主张的把敌人放进来打。(当时听到这句我就想放进来在自家打,把几十年建设成果都打烂,努力憋在心里没说出那句骂人的话。)

老通信兵在此还特意举了个生动的例子,说当年在军校他有一个同学主张御敌于国门之外,跟当时的国防部长林彪所主张的一样,为此还差点被学校开除。(这里又差点想骂人)

八十年代末期之后就不这么想了,军队思想改革,国家军事战略改成:积极防御,主动进攻,御敌于国门之外。(听到这里我内心欢呼了起来,主动进攻,御敌于国门之外已经深深的扎根在我们的基因里了。)

老通信兵又接着说苏联的监听很厉害,以前我们的通信线路都是架在电线杆子上,他们只要放置一个监听设备不用搭线方圆几十米内的电线杆上的线路通信都会被侦听到,后来改成地下深埋的方式也还是不行。我这就不太理解了,有线通信也能被无线设备监听?老通信表示确实能够,事实也就是这么回事。最后他也没说这方面解决是没解决,解决了又是怎么解决的。

接着聊到了中越自卫反击战,当时部队南下主要监听我军各部队的通信内容,理由是防止他们指挥和战术出现疏漏。(这理由牵强点)

我将我的疑问提了出来,你们不负责监听敌方吗?

老通信兵表示那是另外一部负责的。而且现在所有的政府单位人员的电话都在被监听着。

我表示政府单位所有的固定电话?

老通信兵很肯定的表示所有的!

之后老通信兵表示我们的通信兵在密码破译和密码防范方面很厉害,我们的通信密码往往很难被破译(不是不能)。在当时我们除了美军的通信密码没法破译之外,其他国家的全都没问题。在此又举了一个例子,说当时中苏交恶时期黑龙江边防部队发现对岸苏联军队气势汹汹的大举调动,急忙向上级汇报,说对面是不是要打过来了。上级回复说放心,没事。他们那边一个团长失踪了,正找着呢。事后才得知是那团长出车祸了。苏联那边负责监听的一听,他们都还没知道这事呢,你们比他们自己知道的都早。

老通信兵说自从银河超级计算机出来之后全世界的密码通信我们就都能破译了(包括美军)。

我笑着说那岂不是说中国周边国家的军事通信对我们来说毫无秘密可言?老通信兵表示是这样。嗯,估计也是一个双向透明吧,美国也有超级计算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东拼西凑,道听途说,写出这烂文.前面的我不知道,后面一段你从哪听来的,听也不听全.

网上搜的:中国的眼睛──章照止

文:萨苏

章先生有一子一女﹐当年就住在我家的对门。

章先生是老一辈数学家﹐然而﹐在数学圈子以外﹐他的名字并不太响亮。

因为他的研究方向带有一丝神秘。

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国际上一直认为﹐中国有一个神秘的人物﹐在他的面前﹐设计多么巧妙的密码都如同草芥。他们把他叫做﹐“中国的眼睛”。

中美建交的时候﹐双方曾经互赠礼物。

美国赠送给中国的﹐是日本“宝船”阿波丸号的沉没地点﹐中国后来组织力量打捞﹐获得大量战略物资。

中国赠送给美国的﹐是一本小小的册子。

那就是中国方面破译的苏军最新军区级军用密码。

这套密码之准确﹐几乎让美军的情报人员吐血﹐他们马上就意识到了﹐这肯定来自“中国的眼睛”。

中国的眼睛﹐唯一的一次失手﹐是没有预先发现苏联在新疆对中国边防军进行的报复性袭击﹐事后我们知道﹐那一次﹐苏军前线完全采用了手工的用摩托车传递命令的方式﹐在一线部队的通信中﹐没有关于这次袭击的消息。

能够迫使世界最强大的陆军放弃它庞大的通信系统﹐还原于一战的通讯方式﹐或许﹐只有中国的眼睛有这样的骄傲。

其实﹐中国的眼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小组﹐如果一定要把它聚焦在一个人的身上﹐那就是章照止先生。中国科学院系统所研究员章照止先生﹐是我国最出色的密码算法专家。

大家一定认为中国最出色的密码算法专家﹐一定有非常隐蔽的住所﹐强力的保安﹐等等等等吧。

然而﹐章先生就住在数学所平房﹐上班来﹐下班走﹐和一个普通研究人员毫无二致﹐他的门前和每家一样搭起一个油毡的小棚﹐那里面放的是他家过冬烧得蜂窝煤。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章先生只根据截获的密码提供算法﹐至于解出来的东西是苏军的摩托化师驻扎地点还是三个月的菜谱﹐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要写论文﹐要教学生。事实上知道章先生是“中国的眼睛”﹐还是数学所老所长关肇直的追悼会后。那一次﹐周龙骧研究员非常悲痛﹐下来说起关老﹐提到因为他的名字发音和章照止先生相似﹐苏联人在得到有关情报后﹐很长时间把“章照止”当作关肇直先生的化名﹐认为他就是中国的眼睛。。。

前两年罗干去看章先生﹐宣传了一下﹐意思是给这些当年隐姓埋名的无名英雄们做一点补偿。当时还有解放军的人去﹐军事科学院的﹐说他们正在整理材料﹐准备写中苏密码战。写作班子的人说了一个情节﹐他们去苏联查资料﹐有个原来阿穆尔军区情报军官很配合帮忙﹐后来请他来中国旅游﹐他说了一件事。

珍宝岛战斗后一年多﹐这个军官调到阿穆尔军区﹐他所在的师在黑龙江以北﹐是前线部队﹐和中国军队隔江对峙﹐一有风吹草动双方都很紧张。他上任第二天有一个苏军团长请假外出失踪﹐苏军担心被人劫持﹐出动直升飞机和军车搜索。

这时候﹐此军官还在熟悉工作﹐情报部门利用掌握的一条中国有线电话截获了中国前线一个步兵连和后方的通信﹙中国境内的有线电话怎么截获和掌握的呢﹖看来苏联人也有绝活﹚。他们就听到大致下面内容的对话﹕

前线连﹕“X部X部﹐对面直升机飞我头顶了﹐是不是进入阵地﹖”

后方﹕“不要不要﹐没事。”

前线连﹕“是不是有情况﹖”

后方﹕“没有没有﹐休息。”

。。。。

最后后方突然补充了一句﹕“没事﹐他们丢了一个团长﹐已经找到了﹐死了。没事了。”

正在这时﹐苏军这边拿到搜索部队的密码电报--那个团长已经找到﹐翻车掉到了沟里﹐因为下大雪被埋住所以开始没有发现﹐人﹐已经死了。

这个军官当时就倒抽了一口冷气--中国人比我们还先知道阿﹗这是什么样的对手阿﹗

因为他刚刚到远东前线﹐这件事让他印象极深。他说以后每次有重要的事情发密码电报﹐都有一种被脱光了在人面前走的感觉。

那时候中国人有专门的破译中心这件事苏联人已经知道﹐他们工作的办公室墙上就贴着标语--“警惕中国的眼睛”。

那时候的中国知识分子﹐好像没有对待遇的概念。

应该说这是一个优秀的质量﹐但也是一个令人痛心的质量﹐其结果就是在八十年代﹐这批任劳任怨的知识分子在八十年代纷纷早逝﹐如陨落的杏花﹐在最美丽的年华凋谢。

当然﹐苏联人的情报肯定不够完全﹐如果苏联人知道这些事情是章先生干的﹐而且他就大摇大摆的住在数学所平房﹐每天和大伙一样排队买菜﹐我猜勃烈日涅夫肯定会派个自杀性的特工到北京来把章先生干掉﹐因为他的价值太高了﹐老勃是军人出身﹐知道对这样的目标该怎么办。

有一次﹐一个美国海军的专家访问中国﹐一定要见一见“中国的眼睛”。

章先生住的是一间半的房子﹐一间和我家相同的正房﹐另有一间很小的房间。他能够享受这个待遇不是自己的能耐﹐而是章夫人的能耐﹐因为她生下的孩子一男一女﹐属于异性子女﹐可以多分一间房。

这房子并不好﹐红砖墙的一排房子而已﹐顶上是水泥瓦﹐今天大家会以为是民工住的。我们家在章先生家对面﹐隔了一条甬道﹐只有一间﹐因为萨爹和旁边的郑朝周研究员都不争气﹐生了两个秃小子﹐而且吃嘛嘛香﹐健康傻长。不过我们是北房﹐采光要好得多。

所以﹐面对美国专家的要求﹐中国方面十分为难。但是盛情难却﹐最后﹐所里提出一个无奈的方案﹐请一位院领导暂时搬家﹐让章先生住进去﹐先应付了客人再说。

就这样章先生和美国人见了面。

见面十分愉快﹐美国专家惊讶的发现章先生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密码专家﹐他不是军人﹐就是个普通的儒雅的中国知识分子﹐他有很出色的数学论文﹐双方的交流融洽而和谐。唯一让美国专家觉得有些别扭的是﹐在场有一个翻译无所事事却不肯走﹐章先生能够讲流利的英语﹐根本用不到他﹐他所能做的﹐也就是帮章先生把论文拿来﹐或者扶章先生坐到椅子上之类的事情。

美国人大概想他是不是监视的特务人员阿。

其实﹐那个人就是萨爹﹗因为他的英语比较好﹐而且是数学的专业人员﹐所以派他当翻译。看看今天希望出版社那些专门作翻译工作的人员把Java语言翻译成什么鬼样子就知道这个安排非常有道理了。另外﹐萨爹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照顾章先生。

于是﹐美国人就用英语问了–章先生﹐我们能不能单独谈呢﹖我们不需要翻译。

章先生说不行﹐他不是翻译﹐他是我的朋友﹐而且﹐我新搬来这里﹐他不帮我﹐我找不到论文在哪里﹐也找不到椅子。

美国专家不解﹐问﹕为什么呢﹖

章先生说﹕因为我看不见。

您。。。看不见﹖

“是的﹐”章先生慢慢的说﹐“我天生就几乎是个瞎子。”

美国人想不到﹐“中国的眼睛”章照止先生﹐是一个先天视力障碍的半盲人。

萨爹没有说美国人是怎样走的﹐他只是说这之后美国人的谦恭就如同小学生一样﹐虽然﹐在专业上﹐也许他们的水平并不比章先生差。

章照止先生的眼睛基本看不到东西﹐而且﹐是从幼年就这样了﹐属于遗传。我放学回来﹐常看到他在家门外坐着工作﹐小桌﹐板凳﹐章先生弯成弓一样的身子﹐很厚很厚的镜片﹐紧紧的贴在书页上。他在外面看书﹐因为有阳光﹐光线好。

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半盲人﹐怎样在数学的世界里摸索﹐而且走得那样精彩。用半盲的双目擦亮“中国的眼睛”﹐在数学的世界里﹐章先生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

-大-英-雄-八-面-威-风。

我少年的记忆里﹐对买大白菜都要请人帮忙的章先生只有同情﹐我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了不起。当我知道了的时候﹐我忽然为自己的两只眼睛感到惭愧。

章先生送走了美国人﹐还是回到自己的一间半﹐他也没有什么意见﹐觉得挺正常。

但这件事后来被新华社的一位正直记者写成了内参﹐在上下引起相当大的震动。

因为这件事﹐xxx在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谈到知识分子待遇的时候﹐说﹕“我很惭愧。”

事情是不好办的﹐有人惭愧完了也就完了﹐但是xxx惭愧完了﹐就派人到科学院﹐把新建的一批楼封了。

这批楼质量非常好﹐在门厅里都留有专门放洗衣机的凹槽﹐本来是“解决科学院处级以上干部的住房问题”。

xxx越级下令–“行政干部一个也不许住进来﹐全部分给科技人员”。

xxx去世的时候﹐有横幅写道胡是“知识分子的朋友”﹐有人以为煽情﹐其实他们不知道这说的是实话。

作了好事﹐总是有人记得的。

破译所有密码这真是吹牛不打草稿了。实际上有种最简单的密码就是无法破解的。通信双方各拿一本同一版本、同一批次的书籍,然后从里面挑选需要的字。编写文件的时候,就用页码-行号-第几个字这样一串数字代表每一个字。这种密码,除非监听者明确的知道对方用的是哪本书(而且要精确到对应的版本、出版社、批号),否则根本就是无法破译的。古往今来那么多种书籍,那些经典作品可能同一本书就有几十上百种不同的版本,根本没有任何一种计算机能储存人类历史上的所有书籍——就算储存了也没用,因为还可以自己专门印一本独一无二的书出来当密码本用。

放屁.这么机密的事情也是你能知道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中心思想不就是想说毛泽东不好吗.什么放进来大.滚蛋吧.毛主席的意思是.全民大换防.苏联进攻我们.我们全民皆兵进攻苏联...你不是美分党.就是投降派....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