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击落日本海军“轰炸之王”

陈继承 收藏 8 6609
导读:1939年11月4日,中国空军29中队副中队长邓从凯驾机冲入日军轰炸机的密集火网,击落敌领队长机,自己也在此战中壮烈殉国。事后,中方在一架日军轰炸机残骸中发现日本海军大佐奥田喜久司刻有“轰炸之王”字样的短剑等遗物。这个日军大佐后来被追晋少将,成为抗战期间被中国空军击毙的日本海军航空队军阶军职最高者。    “轰炸之王”由来   假如邓从凯知道自己击落的这个大佐,不但是日本海军的“轰炸之王”,而且是日本派驻国联的特别代表,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想。奥田喜久司,日本兵库县人,1894年出生于一个军


1939年11月4日,中国空军29中队副中队长邓从凯驾机冲入日军轰炸机的密集火网,击落敌领队长机,自己也在此战中壮烈殉国。事后,中方在一架日军轰炸机残骸中发现日本海军大佐奥田喜久司刻有“轰炸之王”字样的短剑等遗物。这个日军大佐后来被追晋少将,成为抗战期间被中国空军击毙的日本海军航空队军阶军职最高者。


“轰炸之王”由来

假如邓从凯知道自己击落的这个大佐,不但是日本海军的“轰炸之王”,而且是日本派驻国联的特别代表,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想。奥田喜久司,日本兵库县人,1894年出生于一个军人世家,1914年海军兵学校42期毕业,1922年被派到美国留学,1923年进入海军大学高级研修班学习。他在海军大学的毕业论文中就大力提倡战略轰炸,成为日本海军早期轰炸机部队的领军人物。在日本的记录中,奥田与很多高官关系密切,更像是一个政治人物,而不像个一线军官。

1925年,奥田喜久司进入日本海军航空兵的摇篮——霞浦航空队担任教务副官和轰炸教官。所谓的“轰炸之王”称号就是此时得到的。当时,他在一次演习中将炸弹直接投进了靶舰的烟囱,因此获得了刻有“轰炸之王”字样的短剑。奥田对这口短剑十分珍视,一直带在身边。1926年,奥田被提升为海军少佐,并转任海军大学航空兵轰炸教官。

“九一八事变”时,奥田在日本军令部任职,正准备以“天皇侍从武官”的身份参加12月份在日内瓦召开的国联裁军会议。当时,正值伦敦裁军条约签署一周年,这个条约规定了美国、英国、日本的战舰吨位比例。列强对这个暂时性的限制条款并不满意,因此刚刚签约,就展开了有关修改条约的讨论。

从1931年到1933年,各国在日内瓦进行了长达三年的拉锯谈判。奥田就是日本代表团的代表之一,职位也在三年里从随员一直提升到全权领队。这个马拉松谈判,终因日本贪心太甚而破产。

1934年,奥田回国,继续鼓吹战略轰炸理论,俨然是“轰炸专家”。1935年,奥田晋升大佐,在“神威”号水上飞机母舰任舰长。不久后,升任联合舰队航空本部总务课长。


“专家”来华“镀金”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日本海军以鹿屋、木更津两个航空队编成第一联合战队,负责战略轰炸;以第12航空队和第13航空队编成第二联合战队,负责制空战斗。随着武汉战役的结束,日军航空兵承担的轰炸任务明显增加,因此将大量轰炸机配属给第二联合战队。1938年12月,奥田喜久司调任第13航空队司令。派遣“轰炸专家”领导第13航空队一方面表示该部队将偏重轰炸,另一方面也带有一点让长期脱离战场的奥田“镀金”以便提升的意味。

在奥田的指挥下,日军第13航空队多次对重庆实施轰炸。1939年11月4日,日军又试图对成都发动罕见的大规模轰炸。出动的航空兵力包括第13航空队的36架G3M轰炸机、鹿屋航空队的18架轰炸机和木更津航空队的18架轰炸机。负责指挥这次大规模轰炸行动的日军指挥官,便是奥田喜久司。

其实,日军组织这次大规模轰炸的原因是为了报复同年10月2日中国空军和苏联志愿航空队对汉口机场的奇袭。那次突袭不但击毁击伤160余架日军飞机,而且重创了日军航空兵在华的指挥机关,日军第一联合航空战队司令官和鹿屋航空队司令官重伤,木更津航空队副司令官丧命,日军在武汉的航空兵司令级别军官只剩奥田喜久司。因此,自然由奥田指挥战斗。

不过,考虑到部队的统属问题,奥田把出击兵力分为两个方阵,第一方阵是他亲率的第13航空队36架G3M轰炸机,第二方阵则是鹿屋航空队和木更津航空队的36架轰炸机。第二方阵的具体指挥仍由鹿屋和木更津航空队的军官承担。

由于日军当时装备的九七式战斗机航程不够,无法为远距离轰炸护航,奥田采用将轰炸机密集编队,依靠轰炸机自身配备的机枪和机炮相互配合组成火网来进行防御(每架G3M轰炸机上有1门20毫米机炮和3座机枪塔)。这种做法,在美军B-24、B-17轰炸机对德国和日本的战略轰炸中也经常采用。


空战以少胜多

应该说,虽然当时日军在华空中力量占有绝对优势,但其急于报复的心理使这次轰炸的准备并不充分。由于日军飞机多为刚修复的飞机或尚未磨合的新机,飞行途中先后有18架飞机因故障返航,抵达战场的只有54架轰炸机。

中国空军的迎战部队是整个第5大队(包括26中队、27中队、29中队),其中,26中队装备6架苏制伊-16战斗机,中队长段文郁;27中队装备7架法制D510战斗机、7架苏制伊-15战斗机,中队长谢荃和;29中队,装备9架苏制伊-15战斗机,邓从凯任副中队长。虽然中国空军的飞机数量较少,但由于中国空军的战斗机更加灵活,装备有高空作战所需的氧气面罩,特别是邓从凯等人无畏的突击冲散了日军轰炸机的防卫阵形,最终取得了此战的胜利,并把日本海军的“轰炸之王”永远留在了这块土地上。

此战,中国空军邓从凯和段文郁战死,日方除了奥田的轰炸机,还有其他3架轰炸机被击落,日方死亡15人。“轰炸之王”丧命对日军震动很大。后来担任大凤号航母航空指挥官的入佐俊佳听说此事后,黯然摘下自己的军衔章,说道:“我出击时就不带任何表明身份的东西了,死了,就无名地死掉吧。”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