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蒙独立内幕:斯大林的狠手段[铁血档案馆 第38期]

圣方济各 收藏 169 68262
导读:本帖摘自《书摘》,详细的记录了外蒙古被强行分裂出中国的史实经过。 在谈判桌上,斯大林摆出了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且表情粗鲁。他以主宰一切的口气说:“中国必须承认外蒙古独立,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宋子文也不肯示弱,毫不含糊地表达了中国的立场,他说:“中国政府不能宣布放弃它的一部分领土,否则它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地位将会发生动摇。”蒋介石很清楚,斯大林以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作为苏联出兵的政治条件。杜鲁门总统在回忆录中写道:俄国参加战争,“大半取决于斯大林和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间协商的结果”。看来,中苏之间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帖摘自《书摘》,详细的记录了外蒙古被强行分裂出中国的史实经过。

在谈判桌上,斯大林摆出了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且表情粗鲁。他以主宰一切的口气说:“中国必须承认外蒙古独立,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宋子文也不肯示弱,毫不含糊地表达了中国的立场,他说:“中国政府不能宣布放弃它的一部分领土,否则它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地位将会发生动摇。”蒋介石很清楚,斯大林以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作为苏联出兵的政治条件。杜鲁门总统在回忆录中写道:俄国参加战争,“大半取决于斯大林和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间协商的结果”。看来,中苏之间的谈判,对美国有重大的利害关系。所以,华盛顿对谈判极为关注。杜鲁门总统叮嘱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要随时向他报告“关于蒋在莫斯科举行的会议进展情况”。实际上,华盛顿直接插手了重庆同莫斯科的谈判。6月15日,杜鲁门致电斯大林:“宋子文今日动身经重庆赴莫斯科,他将于7月1日前到达莫斯科,就苏中协定进行具体讨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前,蒋介石和杜鲁门就中苏谈判问题进行了多次磋商。三巨头在雅尔塔会晤时,蒋介石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连忙指令中国驻美大使魏道明打探会议内容。罗斯福从雅尔塔回到华盛顿后,魏道明就紧紧盯着他,向罗斯福询问雅尔塔的情况。3月12日,罗斯福会见了魏道明,向他透露:在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对远东问题提出了三点要求:维持外蒙古现状;中东铁路由中苏共管;苏联要在大连及其附近地区取得一个不冻港。但是,罗斯福闭口不提协定一事。杜鲁门上台后,仍然对《雅尔塔协定》守口如瓶。5月10日,赫尔利从重庆致电杜鲁门,建议他同斯大林通气后,将协定的全部内容告诉蒋介石。但是,杜鲁门很快否定了赫尔利的建议,并对赫尔利说:“目前由你来向中国政府提供任何消息,都是不适宜的。”6月9日,杜鲁门在白宫会见了宋子文,亲自向他通报了《雅尔塔协定》的内容。杜鲁门显然知道,这个协定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利益,但是,他仍然说:“一旦苏联参加对日作战,那么美国政府对于《雅尔塔协定》不能不给予支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宋子文听后感到非常震惊,当场作出了强烈反应。他说:“中国政府绝对不会同意苏联按照雅尔塔协定的规定,在东北行使这种控制权。”但是,杜鲁门不露声色。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中国说了都不算数,最终还得看他杜鲁门和斯大林的脸色。6月,素有火炉之称的重庆,已经进入烈日炎炎的夏天了。月初,苏联新任驻华大使彼得罗夫到达重庆。第二天,蒋介石在官邸会见了彼得罗夫,正式向他提议举行中苏会谈。“联俄,这是孙中山先生早就定了的。苏联参加对日作战,这很好,我们欢迎。不过,苏联对中国应该采取明智的态度,这样一来,中苏合作就有了基础。”“那是!那是!”彼得罗夫连声附和。蒋介石向彼得罗夫保证:“如果苏联出兵东北,帮助中国恢复满洲铁路,中国愿意为苏联提供满洲铁路和商业港口的使用权,还可以共同使用那里的空军基地。”几天后,彼得罗夫向蒋介石提出了中苏在谈判中需要解决的有关问题:大连、旅顺;满洲铁路;外蒙古;千岛群岛和库页岛等。彼得罗夫告诉蒋介石,中国只有同意解决上述问题,苏联才会同中国谈判,签订友好条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月17日,宋子文从旧金山回到重庆。见到蒋介石后,宋子文报告了他同杜鲁门的会谈情况。宋子文气愤地说:“杜鲁门只向我透露了《雅尔塔协定》的内容,除此以外,什么也没说。”听了宋子文的话,蒋介石说道:“看来,不能指望美国人了,我打算派你到莫斯科去,同斯大林签订一项条约。”6月30日下午3时,宋子文携带蒋介石写给斯大林的亲笔信,与外交部副部长胡世泽、满洲事务专家沈鸿烈、钱昌照、蒋经国、张福运、卜道明、刘泽荣,乘坐一架美国飞机从重庆飞抵莫斯科。在机场,宋子文一行受到莫洛托夫、彼得罗夫以及其他部长的热烈欢迎。当天晚上6时30分,双方举行了初步会谈。这是一次简短的会谈,整个谈话只用了15分钟时间。苏方参加会谈的有:斯大林、莫洛托夫、副外交人民委员洛索夫斯基、彼得罗夫和翻译巴甫洛夫。中方参加会谈的有:宋子文、蒋经国、胡世泽、中国驻苏大使傅秉章。宋子文向斯大林递交了蒋介石的亲笔信,并表示:“孙中山先生留下遗嘱,中国革命欲要成功,必须联合苏联共同奋斗。因此,我希望会谈能为中苏之间建立友好、紧密和长期的合作关系打下基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斯大林回答说:“从前沙俄政府企图瓜分中国,现在,在俄国掌权的是尊重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的新人。我相信,双方一定能够互相理解,达成一致。”根据斯大林的习惯,谈判大都安排在晚上进行。7月2日,莫斯科时间晚上8时,中苏双方举行第二次会谈。会议大厅里,灯火通明,显得威严而又肃穆。双方代表陆续进场,大家就座后,斯大林却站了起来,他今晚的态度并不友好,摆开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且表情粗鲁。斯大林把厚厚一叠文件往宋子文面前一推,“你知道这个吗?如果你看过,就请发表自己的意见,但要在罗斯福总统签字的文件基础上进行。”宋子文低头扫了一下文件,原来是《雅尔塔协定》。上面,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的签字清晰可见。“当然知道,杜鲁门总统告诉过我,赫尔利先生已于6月15日将协定全文转交给了蒋总统。我这次到莫斯科来,准备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说完后,身为四大国之一的外交部长,宋子文似乎料到了斯大林会来这么一手,也就毫不客气地拿出5月28日斯大林与美国总统特别顾问霍普金斯会谈的备忘录,交给斯大林,不卑不亢地说道:“这份备忘录是杜鲁门总统亲自交给中国政府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来,杜鲁门派霍普金斯于5月26日到莫斯科同斯大林进行会谈,双方达成协定:宋子文将于7月到达莫斯科,由苏联政府直接将《雅尔塔协定》的内容告诉宋子文;然后,赫尔利在重庆将协定内容正式通知蒋介石。斯大林没料到宋子文也敢来这一手,便摆出一副主宰一切的架势说:“那好,我们现在就开始讨论吧。”宋子文禀照蒋介石的旨意,首先回避外蒙古问题:“6月12日蒋总统已经同彼得罗夫大使谈过,现在不能解决外蒙古问题。我想,我们应该把这个问题暂时搁置起来。”斯大林一听就火了,立即反驳宋子文,以十分坚定的口气说:“中国必须承认外蒙古独立,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宋子文见斯大林的态度如此强硬,顿感这是一道坏菜。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将嘴里的话说了出来:“中国任何政府如果丧失土地完整,必为国人不谅。”“苏联政府不能接受你们的意见。否则,一旦敌国从外蒙古进攻西伯利亚,比如日本打算这么做,那么苏联远东的利益就会陷入严重的孤立状态。日本是一个富有侵略性的国家,即使日本现在战败了,又有谁能保证它不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那样,经过10年、15年东山再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斯大林边说,眼睛边盯着宋子文,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也许就在这一刹那间,斯大林从宋子文的表情上捕捉到了什么。见宋子文没有马上表态,斯大林继续往下说:“所以,苏联必须保卫外蒙古。这不仅对外蒙古有利,而且对中国也有利。”宋子文也不肯示弱,毫不含糊地表达了中国的立场,他说:“中国政府不能宣布放弃它的一部分领土,否则它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地位将会发生动摇。”接着,斯大林又振振有词地说了一大通,甚至使出杀手锏:“中国是否承认外蒙古独立,这显然关系到苏联在满洲和中共问题上是否接受中国的要求。”斯大林的用意很明确,如果重庆不同意外蒙古独立,苏联就不会出兵东北,帮助中国消灭日本关东军。可是,宋子文根本不理会斯大林这一套。他说:“我本人无权决定这个问题,在得到中国政府的指示之前,我不能同意。”7月3日,宋子文将第二次会谈情况电告了蒋介石。接到电报后,蒋介石急忙从西安飞回重庆。宋子文在电报中提出解决外蒙古问题的三条方案:“第一,同苏联签订条约,在结盟期间,允许其在外蒙古驻军;第二,外蒙古实行高度自治,并允许苏联驻军;第三,外蒙古军事、内政和外交自主,但与苏联各苏维埃加盟共和国及英自治领地的性质不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蒋介石很清楚,斯大林以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作为苏联出兵的政治条件。况且,斯大林还说过,苏联可能不支持中国共产党。想到这里,蒋介石毫不犹豫地给宋子文发去一封电报。7月4日,美国新任国务卿贝尔纳斯奉杜鲁门之命电告哈里曼,让他非正式地转告宋子文:就美国方面而言,《雅尔塔协定》中关于外蒙古地位所用字句的解释,未经任何讨论。电报还说:美国对外蒙古现状的理解是,“虽然在法律上外蒙古的主权至今属于中国,但事实上这个主权未被行使。”两天后,华盛顿告诉莫斯科和重庆,美国政府作为《雅尔塔协定》的一方,它希望在中苏之间达成最后协议之前,有提出意见的机会。7月7日晚11时,双方举行第三次会谈。斯大林一开口就直入主题:“如果外蒙古问题得不到解决,也就不可能讨论中苏条约的问题。”宋子文依据《雅尔塔协定》关于“外蒙古之现状,应加以保存”的字句,对维持现状作了与斯大林截然相反的解释,并说道:“中国不能承认外蒙古独立。”宋子文几乎是在哀求斯大林:“如果一个中国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没有不垮台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可是,斯大林管不了这么多,大声嚷道:“我们绝不能同意。苏联政府出兵参战,自然是为了拯救苦难的中国人民。但我们决不能白干,是要报酬的!”对此,宋子文仍然以尚未接到中国政府的意见、本人无权决定为托辞,没有答应。“你不能作主,那你来干什么?”斯大林一脸的不高兴。面对斯大林咄咄逼人的气势,宋子文只好以试探性的口气说:“我们代表团的意见是让外蒙古实行高度自治……”斯大林立即打断宋子文的话,问道:“什么叫高度自治?”“军事、内政和外交权归外蒙古,苏联政府可以派军队去。”宋子文小心翼翼地向斯大林解释说。斯大林要得到的并不是外蒙古的高度自治,他接着提出了四个协定草案:一、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的协定;二、旅顺口和大连的协定;三、中苏和平友好协定;四、外蒙古独立的声明。宋子文看了这些草案后,不敢接受,当场就退还给莫洛托夫。不料,莫洛托夫的语气也很强硬,满脸怒容地对宋子文说:“你最好把它们收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鉴于宋子文当晚的态度,斯大林意识到再僵持下去已毫无意义,但在临近结束的时候,他还忘不了说一句威胁的话:“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将什么也谈不成!”第二天,蒋经国以其父的“非正式代表”身份去找斯大林讲理。蒋经国当时任三青团干部学校的教育长,他长期在苏联留学,熟悉苏联的情况。在留苏期间,蒋经国还娶了个苏联姑娘为妻,后来取中国名字叫蒋方良。斯大林对他们很关心,还送给蒋经国儿子蒋孝文一支俄国造的步枪。有了这样一层关系,蒋经国满以为斯大林会给他一点面子。不出所料,见面后,斯大林果然很客气,询问了他们一家人的情况,蒋经国一一作答。一阵寒暄之后,蒋经国怀着一腔热血向斯大林叙述道:“您应当理解,中国七年抗战,为的就是要收回失地。现在,日本人还没有赶走,东北、台湾尚未收回,大片国土还在侵略者手里,如果再将这一大块土地割让出去,岂不违背了抗战之本意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蒋经国说的句句有理,可是,斯大林根本不吃这一套,脸上露出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蒋经国觉得很不自在,仿佛斯大林在讥笑他无知。“你必须明白,今天是你们需要我们的援助,不是我们需要你们的援助。”斯大林俨然一副救世主的姿态。苏联需要外蒙古独立,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对此,斯大林毫不掩饰地说:“假如一支军队从外蒙古进攻苏联,拦腰切断西伯利亚铁路,那么,苏联就完了。”蒋经国听不明白斯大林的意思,日本眼看就要完蛋了,它显然已没有能力进攻苏联。难道斯大林说中国?想到这儿,蒋经国身上冒出一股冷汗来。“你是指哪个国家的军队?”蒋经国不解地问道。“除了中国和日本,难道就没有别的国家?”“你说的是美国吗?”斯大林会意地点点头。之后,蒋经国又同彼得罗夫举行了会谈。作为驻重庆的大使,彼得罗夫明知蒋介石不会承认外蒙古独立,所以他说:“外蒙古实际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中国接受苏联政府提出的声明,只不过是承认既成事实而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听了彼得罗夫的话,蒋经国叹了一口气,“要是没有外蒙古问题,那就好办了。”彼得罗夫看了蒋经国一眼,提醒说:“如果中国代表团不声明外蒙古独立,谈判就难以走出死胡同。”在中国代表团驻地,宋子文急得团团转。谈判在外蒙古问题上卡住了,斯大林一点也没有松口的迹象,这如何是好!情急之中,宋子文搬出了美国驻苏联大使哈里曼,请他征询美国政府的意见。尽管美国提出要在中苏达成协议前发表意见,但实际上,华盛顿同时又宣称:美国在莫斯科的讨论中“不愿对《雅尔塔协定》中的任何一点充任解释者。”看来,宋子文的最后一线希望也落空了。正当宋子文处于山穷水尽的时候,蒋介石的电报到了莫斯科。7月9日,双方举行第四次会谈。由于斯大林的强硬态度,加之美国不愿干涉,蒋介石只好妥协。在同幕僚们长时间商谈后,蒋介石发了上述电报。至此,外蒙古问题才有了突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外蒙独立时的蒙古统治者)会谈中,宋子文公布了蒋介石的电报:“中国政府今愿以最大牺牲与诚意,寻求中苏关系根本之解决,扫除今后一切可能之纠纷与不快,藉获两国彻底之合作,以完成孙中山总理生前与苏联合作之遗志。中国最大之需要为求领土主权行政之完整,与国内真正之统一,于此有三项问题切盼苏联政府予以充分之同情与援助,并且给以具体而有决心之答复。”蒋介石所说的三个问题是:第一,保证东北领土主权及行政之完整。中国准备和苏联共同使用旅顺港,大连港辟为自由港,期限均为20年。但旅顺的管辖权属于中国,以期中国在东北之主权行政真正能够完整。中东南路干线由中苏共管,利润均分。铁路所有权归中国,铁路支线及铁路本身以外的事业,均不包括在共同经营范围之内,期限均为20年。第二,阿尔泰山脉原属于新疆,应仍为新疆之一部。第三,中国共产党有单独的军事及行政组织,以至军令政令未能完全统一,深盼苏联只对中央政府予以所有精神上与物质上的援助,苏联政府对中国之一切援助,应以中央政府为限。电报还说,外蒙古问题系中苏两国关系的症结所在,为了中苏共同利益与永久和平计,中国政府愿在击败日本及上述各项由苏联政府接受后,同意外蒙古独立。为了避免将来发生纠纷,蒋介石想出一招,在电报中告诉宋子文,可以采取投票的方式,在投票结束后,他将宣布外蒙古独立。既然蒋介石在外蒙古问题上作了重大让步,斯大林也就同意在其他问题上作些承诺。

本栏目相关聚合页已经正式上线,如想看更多本栏目往期内容请登录铁血视角


本文内容于 2013/11/18 16:06:26 被圣方济各编辑

5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念奴娇笳》:

砉然长啸,带边气,孤奏荒茫无拍。

坐起徘徊,声过处,愁数南冠晨夕。

夜月吹寒,疏风破晓,断梦休重觅。

雄鸡遥动,此时天下将白。

遥想中夜哀歌,唾壶敲缺,剩怨填胸臆。

空外流音,才睡浓,胡遽呜呜惊逼。

商妇琵琶,阳陶篥,万感真横。

戈推枕,问君今日何日?

此词为徐树铮当年收复外蒙时所做,彼时徐树铮意气风发,堪称塞上长城,可惜的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外蒙之独立,也是因为当年北洋政府的政策所致。

不得不说外蒙之独立有内因亦有外因,先讲内因:内因是外蒙古对对汉人的仇视,外蒙至今仍仇视中国,把中国人看成是侵略者,吸血鬼i,都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很,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很多人常常会忽略一个问题,那就是:清末民初的外蒙古为什么有独立思潮,为什么有如此大的离心倾向,这绝不是沙俄挑拨那么简单,真是的答案就是——晋商的盘剥:

当年西北及外蒙的商路被晋商垄断,《乔家大院》里就有一集是乔致庸带领商队历尽艰辛,穿越沙漠到蒙古开拓商路,后来晋商垄断了外蒙与内地的贸易。外蒙闹独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被晋商的高利贷压得喘不过气,想造反赖账,而不是争取什么民族独立,当时仅私人债务,外蒙平均每人欠山西商人的高利贷就高达近1000两白银,仅晋商太谷大盛魁一家,每年在外蒙债务利息的收入,就有羊50万只、马7万匹。这才是外蒙古造反的原因,也是被历史忽略的真相。所以外蒙古才说中国剥削,压迫他们。因为那种高利贷根本没法拿出来说,太丧心病狂了,无论按照清朝还是后来民国,共和国的法律,晋商在外蒙的高利贷都是非法的,不受法律保护,要说是民族压迫也不为过,故而外蒙古的大小王公才会借沙俄之力,搞独立,说穿了就是蒙古人想赖账,这也是外蒙仇视中国人的根源所在。

北洋徐树铮到外蒙后,却宣布蒙古人欠汉人的债务照旧,利息一分都不能少,激起外蒙极度不满,再加上沙俄的推波助澜,于是乎外蒙没了。徐树铮聪明的话就该宣布利息作废,只还本金,外蒙人肯定会感恩戴德,没几个人愿意去造反。高利贷本身就不合理,但徐树铮也确实有他的难处——他若是把利息作废了估计后院又该起火了,外蒙人会不会感恩戴德不好说,中原汉人骂他汉奸则是肯定的。所以说当年的外蒙古本来就是一本糊涂账,徐树铮收复外蒙不假,但因个人手腕欠妥未能保住外蒙,同样处理民族问题,徐树铮的水平比王震就差远了。两人都有很强的民族情感,但手腕完全不同。外蒙的丧失其实与徐树铮及北洋政府采取的政策有关。

其次是外因自然是新老沙皇的威逼利诱:外蒙独立,新疆”三区革命“都是斯大林一手策划的,而且苏联在1945年还染指内蒙和东北,再加上在苏联民族问题上的做法,对中国来说,斯大林跟东条英机区别真不大,中国人真正应该感激的是赫鲁晓夫,只有赫鲁晓夫在真正把中国当做同志加兄弟,虽然赫鲁晓夫的大国沙文主义也比较严重。赫鲁晓夫把最好的技术给中国,斯大林却给了不少破烂,把早就过时的武器卖给中国,逼得中国军方提出抗议。

斯大林绝对是个披着红色外衣的沙皇,对中国伤害极大,而且还对中国进行了疯狂的羞辱。1950年,毛主席和周恩来在苏联时,斯大林居然让中共这些高层领导观看芭蕾舞剧《红罂粟花》,主要内容是*后,苏联水手将很多的马列主义思想传授给中国妓女,接着中国的工人来嫖娼,这个妓女将马列主义思想传给了中国工人,再接着政党成立,最后中国革命成功,建立新政府而谢幕。毛周等高层领导极其震怒,进行了强烈抗议,但苏联方面置之不理,仍然继续公演该剧。纵观历史,毛主席实际上对苏联相当痛恨,前不久,CCTV1播出了电视剧《陈云》,其中一集讲陈云在苏联,看到苏联宣传画里的中国工农红军战士形象非常猥琐,陈云专门向斯大林抗议,指出”我们的敌人才把我们画成这样“。所以中国的黄俄分子真的是无可救药,老毛子一直是中国最大的敌人,与日本有国资而无不及。


6楼 一地狗毛
很快就会有一大堆高人来喷台湾 喷蒋了

别的不说 外蒙独立联合国投票 大部分国家投反对票 弃权的有几个 赞同的有几个 大陆就在其中 而且多次投票都是赞同 很积极

11楼 大款88
台湾至今不承认外蒙独立

本文内容于 2013/11/19 8:25:03 被小编a25编辑

是么?是马娘娘告诉你的还是蒋匪托梦告诉你的?台湾至今不承认外蒙独立?最烦的就是替蒋匪抹粉的。

行政院:外蒙古已非我国「固有之疆域」——根据宪法及外交部声明

有关外蒙古是否为中华民国领土问题说明新闻参考资料

日期:2012-05-21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101年5月21日

一、民国35年我国宪法制定公布时,蒙古(俗称外蒙古)独立已为我政府所承认,因此,当时蒙古已非我国宪法第4条所称的「固有之疆域」。外交部虽於民国42年提经立法院决议废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但并未完成宪法领土变更之程序。

二、民国91年1月30日行政院发布修正两岸条例施行细则第3条,将原条文「本条例第二条第二款所称大陆地区,包括中共控制之地区及外蒙古地区」,修正为「本条例第二条第二款之施行区域,指中共控制之地区」,已不包含外蒙古。

三、外交部在91年7月8日函示略以:「蒙古已为主权独立国家,且为联合国会员国之一。国际法上国家之承认,原则上属於『无条件与不可撤回的』,当时承认之相关要件迄今仍存在。」

四、行政院92年4月16日第2834次会议院长提示:「(一)蒙古国早就是一个主权国家,并且是联合国的会员国,与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有正式外交关系,我国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自应尊重国际社会的共识。故「蒙古国」为我政府所承认之国家。」

五、内政部与外交部对有关蒙古是否为中华民国领土,这些过程已有完整说明,陆委会赖主委今(21)日於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就此问题所作说明,系依照内政部之资料。

www.mac.gov.tw/ct.asp?xItem=101987&ctNode=6409&mp=1udn.com/NEWS/NATIONAL/NATS2/7107152.shtml

这个是新闻原始官方链接,我翻墙找到的,自己去看吧,长时间以来,蒋粉一只吹嘘国民党的领土诉求,一个劲儿的叫嚣“蒋匪炮党政府爱国”“领土诉求多于中共。”“中共割地了”。。。靠着几本地摊文学和蒋公日记,蒋粉把民国意淫成了领土大国,其实一个并未真正统一的蒋家王朝能被蒋粉吹成大国,不得不说蒋粉该吃药了。台政府去年就已经正式放弃了对蒙古的领土诉求,再一次打了国内蒋粉的脸。你们不就是爱拿个外蒙古说事情吗?李敖早曝光的各项证据以及其他证据均表明了炮党政府出卖蒙古的事实,只有果粉还在掩耳盗铃,50年代之后,国民党不要脸的再次提出对蒙古的主权诉求,脑残的蒋粉甚至叫嚣道蒋公在日记里写了“乌拉尔山以东都是中国的,只是被出卖给了苏联”,蒋匪日记真是神器,蒋粉想让他怎么写,他就怎么写。。。


实力决定一切,你没实力谁会把你当人看?校长上台之后几十年也没搞出什么重大成果。毛主席建国后重大项目一大堆。别说什么其他因素,说的再有理,做不出就全部是放屁!

本文内容于 2013/11/18 18:07:58 被小编a28编辑

6楼 一地狗毛
很快就会有一大堆高人来喷台湾 喷蒋了

别的不说 外蒙独立联合国投票 大部分国家投反对票 弃权的有几个 赞同的有几个 大陆就在其中 而且多次投票都是赞同 很积极

11楼 大款88
台湾至今不承认外蒙独立

本文内容于 2013/11/19 8:25:03 被小编a25编辑

①1946年1月5日国民党政府公告承认外蒙独立,1946年2月13日与外蒙换文并建立外交关系,铸就了外蒙正式独立出去的无法改变的事实。

②1946年8月联合国代理秘书长索到列夫已改称蒙古人民共和国,国民党政府已改称蒙古人民共和国并希望到时全力支持其加入联合国。


③1961年国民党政府在联合国会议上放弃使用否决权,使外蒙古加入了联合国,这等于国民党政府更进一步确认了外蒙古的独立国地位。


④1949年前,中国大陆是国民党政府当政的时期;1971年第26届联大2758号决议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尚未进入联合国,台湾国民党政府在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内。

外蒙独立内幕:斯大林的狠手段[铁血档案馆下边的朋友听到了响声了没?


15楼 柏路柳红
《念奴娇笳》:

砉然长啸,带边气,孤奏荒茫无拍。

坐起徘徊,声过处,愁数南冠晨夕。

夜月吹寒,疏风破晓,断梦休重觅。

雄鸡遥动,此时天下将白。

遥想中夜哀歌,唾壶敲缺,剩怨填胸臆。

空外流音,才睡浓,胡遽呜呜惊逼。

商妇琵琶,阳陶篥,万感真横。

戈推枕,问君今日何日?

此词为徐树铮当年收复外蒙时所做,彼时徐树铮意气风发,堪称塞上长城,可惜的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外蒙之独立,也是因为当年北洋政府的政策所致。

不得不说外蒙之独立有内因亦有外因,先讲内因:内因是外蒙古对对汉人的仇视,外蒙至今仍仇视中国,把中国人看成是侵略者,吸血鬼i,都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很,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很多人常常会忽略一个问题,那就是:清末民初的外蒙古为什么有独立思潮,为什么有如此大的离心倾向,这绝不是沙俄挑拨那么简单,真是的答案就是——晋商的盘剥:

当年西北及外蒙的商路被晋商垄断,《乔家大院》里就有一集是乔致庸带领商队历尽艰辛,穿越沙漠到蒙古开拓商路,后来晋商垄断了外蒙与内地的贸易。外蒙闹独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被晋商的高利贷压得喘不过气,想造反赖账,而不是争取什么民族独立,当时仅私人债务,外蒙平均每人欠山西商人的高利贷就高达近1000两白银,仅晋商太谷大盛魁一家,每年在外蒙债务利息的收入,就有羊50万只、马7万匹。这才是外蒙古造反的原因,也是被历史忽略的真相。所以外蒙古才说中国剥削,压迫他们。因为那种高利贷根本没法拿出来说,太丧心病狂了,无论按照清朝还是后来民国,共和国的法律,晋商在外蒙的高利贷都是非法的,不受法律保护,要说是民族压迫也不为过,故而外蒙古的大小王公才会借沙俄之力,搞独立,说穿了就是蒙古人想赖账,这也是外蒙仇视中国人的根源所在。

北洋徐树铮到外蒙后,却宣布蒙古人欠汉人的债务照旧,利息一分都不能少,激起外蒙极度不满,再加上沙俄的推波助澜,于是乎外蒙没了。徐树铮聪明的话就该宣布利息作废,只还本金,外蒙人肯定会感恩戴德,没几个人愿意去造反。高利贷本身就不合理,但徐树铮也确实有他的难处——他若是把利息作废了估计后院又该起火了,外蒙人会不会感恩戴德不好说,中原汉人骂他汉奸则是肯定的。所以说当年的外蒙古本来就是一本糊涂账,徐树铮收复外蒙不假,但因个人手腕欠妥未能保住外蒙,同样处理民族问题,徐树铮的水平比王震就差远了。两人都有很强的民族情感,但手腕完全不同。外蒙的丧失其实与徐树铮及北洋政府采取的政策有关。

其次是外因自然是新老沙皇的威逼利诱:外蒙独立,新疆”三区革命“都是斯大林一手策划的,而且苏联在1945年还染指内蒙和东北,再加上在苏联民族问题上的做法,对中国来说,斯大林跟东条英机区别真不大,中国人真正应该感激的是赫鲁晓夫,只有赫鲁晓夫在真正把中国当做同志加兄弟,虽然赫鲁晓夫的大国沙文主义也比较严重。赫鲁晓夫把最好的技术给中国,斯大林却给了不少破烂,把早就过时的武器卖给中国,逼得中国军方提出抗议。

斯大林绝对是个披着红色外衣的沙皇,对中国伤害极大,而且还对中国进行了疯狂的羞辱。1950年,毛主席和周恩来在苏联时,斯大林居然让中共这些高层领导观看芭蕾舞剧《红罂粟花》,主要内容是*后,苏联水手将很多的马列主义思想传授给中国妓女,接着中国的工人来嫖娼,这个妓女将马列主义思想传给了中国工人,再接着政党成立,最后中国革命成功,建立新政府而谢幕。毛周等高层领导极其震怒,进行了强烈抗议,但苏联方面置之不理,仍然继续公演该剧。纵观历史,毛主席实际上对苏联相当痛恨,前不久,CCTV1播出了电视剧《陈云》,其中一集讲陈云在苏联,看到苏联宣传画里的中国工农红军战士形象非常猥琐,陈云专门向斯大林抗议,指出”我们的敌人才把我们画成这样“。所以中国的黄俄分子真的是无可救药,老毛子一直是中国最大的敌人,与日本有国资而无不及。

这位老师说的真是一针见血

1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