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大意失荆州的是谁?刘备应负主要责任

梦大师 收藏 17 12792
导读: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发动襄樊战役,孙权乘机夺取荆州。为了夺回荆州,刘备发动了章武元年至二年(221——222年)的彝陵之战,结果大败,从此,刘备永远地失去了荆州。失荆州的责任应该由谁来负?传统的说法是关羽大意失荆州。笔者认为,这种看法不够全面,冤枉了关羽。失掉荆州,关羽应负一定责任,刘备应负主要责任。刘备对荆州问题的严重性认识不足,对孙权觊觎荆州的领土野心反应迟钝,对孙权可能发动的突然袭击缺乏警惕,导致了荆州的失去。 “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三国志。诸葛


转——大意失荆州的是谁?刘备应负主要责任


转——大意失荆州的是谁?刘备应负主要责任



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发动襄樊战役,孙权乘机夺取荆州。为了夺回荆州,刘备发动了章武元年至二年(221——222年)的彝陵之战,结果大败,从此,刘备永远地失去了荆州。失荆州的责任应该由谁来负?传统的说法是关羽大意失荆州。笔者认为,这种看法不够全面,冤枉了关羽。失掉荆州,关羽应负一定责任,刘备应负主要责任。刘备对荆州问题的严重性认识不足,对孙权觊觎荆州的领土野心反应迟钝,对孙权可能发动的突然袭击缺乏警惕,导致了荆州的失去。

“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三国志。诸葛亮传》),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早在孙策渡江之前,张竑就向他指出:“若投丹阳,收兵吴会,则荆、扬可一”,建议他“据长江,奋威德,诛除群秽,匡扶汉室”。(《三国志。孙策传》注引《吴历》)后来鲁肃又建议孙权“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之极,据而有之”。(《三国志。鲁肃传》)后甘宁归吴,也向孙权指出:“南荆之地,山岭形变,江川流通,诚是国之西势”,建议早图刘表,先破黄祖,“鼓行而西,西据楚关,。。。。。。渐规巴蜀。”(《三国志。甘宁传》)。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则建议其“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军出于秦川,。。。。。。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三国志。诸葛亮传》)。 这就决定了孙刘两家,一方面共同抗曹的利益需要联合,另方面争夺荆州又存在矛盾和斗争。

赤壁之战后,荆州被三家瓜分。曹操占有荆州北部的南阳郡、章陵郡、襄阳郡(分南郡置)、南乡郡(分南阳置)、江夏郡的北部。刘备占有江南四郡(长沙、桂阳、零陵、武陵)。孙权占有了南郡和江夏郡南部。曹操虽然战败,但据有荆州北部重镇襄阳,襄阳“跨连荆、豫,控扼南北,三国以来,尝为天下重地。”(《读史方舆纪要》 卷七十九 湖广五、襄阳府)“夫襄阳者,天下之腰膂也。中原有之,可以并东南。东南得之,亦可以图西北者也。”( 湖广方舆纪要序 《读史方舆》)孙权则据有贯通全境的长江水道,西可通巴蜀,东可捍吴会。刘备虽然取得南四郡,但是,没有控制西进益州的通道,无法实现跨有荆益的战略目标。因此,刘备便以“地少,不足以安民”(《三国志。蜀先主传》)为理由,“诣京见权,求都督荆州。”(《三国志。鲁肃传》)。注意,这里的“都督”不是官名,是“统领、总领”的意思,即要求将荆州都管起来(包括孙权的南郡等地)。周瑜坚决反对。但不久周瑜死去,鲁肃接替周瑜主持荆州军事。他认为孙权“虽神武命世,然曹公威力实重,初临荆州,恩信未洽,宜以借备,使抚按之。多操之敌,而自为树党,计之上也。”(《三国志。鲁肃传》注引《汉晋春秋》)孙权听从了鲁肃的意见,将南郡交给了刘备,同时从长沙郡分置汉昌郡作为给孙权的补偿。这样,在荆州便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从形式上看,刘备分担了部分曹操的压力,但他却取得了西进益州的通路,而孙权全据长江的战略目标却永远的泡汤了。不仅如此,“荆州(即江陵)为江左之头目”,“国之安危,系于上流”(《读史方舆纪要》卷七十五 湖广一)。东南无四川尚可立国,若无湖北,则东南不可以立国。失去南郡,对孙权的安全极为不利。孙权方面本来就有人散布“刘备威胁论”,周瑜在临终前提醒孙权,“刘备寄寓,有似养虎”;(《三国志。鲁肃传》注引《江表传》)吕蒙也曾提醒鲁肃,“关羽实雄虎也”,要“备不虞”。(《三国志。吕蒙传》)建安十九年,刘备消灭刘璋,夺占了益州后,力量更加壮大,这是孙权所不能容忍的,便乘机提出了归还荆州的问题。刘备既不否认借过荆州,又不答应归还,采取拖延办法,孙权决定以武力解决。

建二十年,孙权向南三郡派遣郡守,欲强行接管,被关羽驱赶。孙权乃命吕蒙率军二万袭夺南三郡,鲁肃以万人屯巴丘御关羽,权驻陆口为诸军节度。刘备以兵五万下公安,使关羽将三万兵至宜阳。孙刘大战一触即发,会曹操进击汉中,备惧失益州,使使求和;权亦欲乘机攻取合肥,遣诸葛瑾回访,两家遂议和瓜分荆州。

在这次荆州危机中,刘备方处处表现了被动。在孙权派遣诸葛瑾去向刘备讨要荆州,遭到拒绝后,不见刘备有何措施;当孙权向南三郡派遣长吏后,关羽也只是“尽逐之”,并未采取任何防范措施;当孙权遣吕蒙率大军前去袭夺南三郡时,又不见关羽及时出兵援救,而是等到刘备领兵五万到公安后,才“令关羽如益阳”《三国志。刘备传》,而这时已经丢了长沙、桂阳二郡,零陵正在坚守。吕蒙受命前驻寻阳(今湖北黄梅县西南),关羽驻江陵,二人居长沙的距离不相上下,关羽如及时出兵,应该能赶到长沙与吕蒙一争,关羽为何眼瞪瞪看着南三郡被袭而按兵不动呢?这当然不能怪罪关羽。让我们看一下当时的形势,关羽驻守的南郡,北面是曹操的襄阳,东面是孙权的江夏。如果不等到刘备的援军来到关羽就妄动南下,襄阳或江夏有一方面出兵抄其后路,关羽就非常危险了。关羽正因为有后顾之忧,所以才不敢贸然出兵救援。这种情况说明,刘备在抽调诸葛亮、张飞、赵云率军入蜀后,荆州兵力严重不足,关羽一人也难以应付曹、孙两方面的压力。当时刘备手下有关、张、马、黄这些名将,还有赵云、魏延等,也应属于一流的武将,只把荆州交给关羽一人, 其他人都放在益州;当时刘备在益州的兵力不下七、八万,而关羽在荆州能动用的兵力却只有三万多,这种兵力部署和人员安排,显然很不合理。刘备为何如此部署、安排呢?笔者认为,理由不外是,第一,取得益州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全面考虑荆、益两州的兵力布署问题;第二,认为孙权是友邦,没想到他会动武。笔者认为,第一条不是主要的,第二条才是主要的。证据是,此后直到荆州失守,刘备始终没有增加荆州的兵力,也没作人员调整或充实,就是关羽一人两面对敌。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刘备对孙权必然全力争夺荆州,仍然毫无思想准备。

建安二十年,孙、刘双方虽然达成了协议,瓜分了荆州,但是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此后孙权集团与曹操的关系由紧张而缓和。建安二十年八月,孙权亲率十万大军进攻合肥,无功而返。建安二十二年二月,曹操率军进击濡须,三月,引军还。“权令都尉徐详诣曹公请降,公报使修好,誓重结婚(立誓重新结为姻亲)。”与此同时,反刘派吕蒙取代联刘派鲁肃主持荆州军事,夺取荆州成为孙权集团的主要目标。建安二十二年,鲁肃去世,吕蒙出任汉昌太守,统率原属鲁肃的军队一万多人驻扎在陆口。吕蒙一向认为关羽骁勇雄健,有兼并江东的野心,孙刘不可能长期友好。孙权集团完全有能力单独抗击曹操,不需要关羽的力量。他建议孙权夺取荆州,全据长江。孙权非常同意吕蒙的分析和建议。(见《三国志。吕蒙传》)吕蒙不仅会打仗,还会搞政治斗争,在他到陆口上任后,“外倍修恩厚,与羽结好。”(同上)暗中却寻找机会,夺取荆州。在这种情况下,刘备应对的方针应该是抗曹防孙,然而,刘备未能如此。他只注重抗曹,却忽视防孙。

庞统在刘备入蜀前曾说,“荆州荒残,人物殚尽,东有吴孙,北有曹氏,鼎足之计,难以得志。”(《三国志。庞统传》转引《九州春秋》)指出了两面对敌的艰巨性。从地里形势看,“荆州之址介于吴、蜀之间,而二国之所必争者也。自其势而言之,以吴而争荆,则近而顺,从蜀而争荆州,则远而艰。蜀之不能有荆,犹魏之不能有益州也。”(《何博士备论。蜀论》)这些都说明,刘备如果想保有荆州,必须把军事的重点放在荆州,而实际上正好相反,在取得益州之后,刘备始终把军事的重点放在益州。在建安二十年的荆州危机之后仍不接受教训,对荆州一不增兵,二不派将。有人说,关羽既忠于刘备,又威名赫赫,号称万人敌,守荆州就得用关羽,关羽是镇守荆州的最佳人选,关羽完全可以守住荆州。 且不说关羽狂妄高傲,缺乏政治头脑,即使他不存在这些问题,他一人能担当得起两面对敌的任务吗?朱大渭先生对关羽的评价是很高的,说他是“武将群中独一人”。但也认为,刘备、诸葛亮“把蜀汉两大战略据点之一的荆州重任,只交给关羽一人担当,以一人之智力,如何能对付魏、吴两大敌对强国。”(《武将群中独一人~~关羽人神辨析》)我们还可以比较一下建安二十年的荆州危机与二十四年的襄樊战役。在吕蒙出兵要武力夺取南三郡后,刘备的反应是率军赴荆,为什麽?怕曹操抄后路。在关羽发动襄樊战役后,刘备的反应是稳坐成都,又是为什麽?对关羽放心,对孙权也放心。他认为,关羽能够攻取襄、樊,孙权不会违盟出兵,在关羽背后捅刀子。结果,两个放心,换来的却是两个伤心,荆州丢掉了,关羽丧命了。所以说,荆州的失守,关羽的丧命,刘备的大意是主要原因,刘备应负主要责任。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