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鱼塘

潮湿的梦 收藏 2 94


父亲与鱼塘


作者 施泽会


农村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生产队的鱼塘也开始了承包。二弟在鱼塘承包中中标。

一个之前生产队集体管理的鱼塘现在成了私人管理的鱼塘,父亲心里无比激动,父亲说,这个鱼塘有什么变化没有,又不要像之前的自留地那样,自己种一棵树,栽种几笼竹子就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二弟说,现在是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我合同协议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大队生产队乡上的干部都签字盖了章的,我是交了承包费的。承包时间是50年,如果时间到了还可以续包,哪个敢变卦?二弟这么一说,父亲的担心已经没有了。

二弟开始到市场上去买鱼苗。什么鲤鱼,草鱼,鲫鱼,白鲢鱼,乌鱼,鲶鱼等等都买了一些放在鱼塘里喂养。父亲就负责看管鱼塘,有时候自己背一个草背篼去割鱼草,因为父亲小时候都会割草,八岁的时候就帮地地主放牛割草,现在感觉自己上了岁数割草的劲头还没有减去。每天早晨父亲起来,把镰刀磨得亮亮的,来到山坡上挑那些嫩嫩的青草割,嫩嫩的青草让鱼儿肯吃会长。父亲背着满满的一背青草,在鱼塘的周围抛撒,那些小小的鱼儿就会浮出水面,一群一群的游动,在找自己喜欢的饲料。父亲看见鱼儿游动的样子,心里特高兴,仿佛自己喂养的儿子一样,他想用手去抚摸,去接触鱼儿,父亲往往手还没有接触到水面,鱼儿已经游走了。父亲心里想,这鱼儿还挺狡猾呢,怎么一个鱼儿都抓不到它?父亲在自言自语。

鱼儿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长势良好,到了稻谷抽穗扬花的时候,那些鱼儿就有三指那么大了。稻谷飘香的季节,正是鱼儿生长的时候,水温刚好,不冷不热。鱼儿在水底下自由自在的,无忧无虑的游来游去。饿了有父亲给它们喂草料,没有氧气了,父亲从秧田里放水换水,保持鱼儿的正常水域。到了夜晚,鱼塘边是最热闹的地方,鱼塘里的青蛙开始鸣叫,咕咕咕的叫着,两个腮帮子像鼓一样。草丛里的蛐蛐也在叽叽喳喳的叫着,一些螳螂在周围的草丛里爬来爬去。父亲借着月光,在鱼塘的周围观察,管理,看看哪里的草料没有了,看看哪里的水域出了问题。细心的父亲,仿佛把鱼塘作为了一个改变家庭经济的法宝。

到了夏天,遇到下雨天,父亲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去鱼塘看看山洪是不是把鱼塘的田坎冲垮了。鱼儿是不是被洪水冲走了。父亲的担心是正确的。如果遇到山洪暴发,没有打开鱼塘的放水缺口,那些鱼儿一定会被洪水冲出鱼塘。每一次暴雨来临,父亲都要打开缺口排水。用一张比较密的网在缺口处拦住,不让鱼儿跑出去。父亲的认真态度令村里人赞叹,父亲巴不得到春节的时候多卖一些钱,能够减轻一些家庭的经济负担。

夏天遇到干旱,雨水很少,气温很高,那些鱼儿就会浮出水面,因为水里缺氧,鱼儿生活的环境就很差,父亲担心鱼儿会死亡。就让二弟用电动抽水机抽水循环,增加给鱼儿供氧。这样能够减少鱼儿死亡的几率。父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他的实践经验很丰富。很多自己经历过的,他都总结了一套经验。

那些好吃懒做的二杆子二娃儿,心里就不安逸二弟承包喂养的鱼塘,想方设法来找些问题,比如晚上捉青蛙,捉黄鳝等等,都想在鱼塘边转来转去,想抓几条鱼。农村的俗话说的,不想吃锅巴怎么会在锅边转呢?父亲一听到狗叫,就从床上爬来,打着一个手电筒去看看,要是那些二杆子二娃儿还不走。父亲就说,我们家里哪里对不起你们,你们这样做怎么对得起我们,我的儿子难道给你们添了麻烦吗?现在他们在深圳打工,你们是不是看在我一个老头子没有能力的份上了,你们就想欺负我?他们听父亲这么一说,那些二杆子娃儿就走了。

因为光靠一个鱼塘实在不能支撑一个大家庭的经济开支。我们不得不离开家乡,漂泊流浪,来到深圳打工。父亲说,鱼塘你们不要呀?二弟说,爸爸,你走路不方便就不要去管鱼塘了,那些二杆子娃儿没有什么好偷的,我们把鱼塘水里都布满了木桩,要是能用渔网打鱼,他们的渔网就会拉不起来。要是他们去钓鱼,他们也钓不了多少鱼,你就不要操这个心了。

父亲不听,还是背着背篼,割着青草,喂养鱼儿。当着自己锻炼身体,始终闲不住。农民的本色始终要劳动,要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价值。三弟说,父亲挖了一辈子的锄头还是没有挖够,也没有挖出金娃娃,现在家庭条件好了,你们两个老人的社保也买了,你们该想想清福了。父亲还是不听。前几年,父亲还要种玉米,问他种玉米来干什么?他说自己吃嫩包谷,老包谷就可以用来喂养鱼儿,用包谷喂的鱼儿,味道鲜美,比起那些用饲料喂养的鱼儿好吃多了。你们春节回来自己到鱼塘去抓几条起来,煮一次酸菜鱼吃了还想吃。

有一次父亲在夜里11点多钟打来电话说,鱼塘周围又有几朵火光,又是有人在打鱼塘的主义。我们说,不要管他们,让他们去弄吧,真的你自己有什么问题,多的事情都出来了。父亲还是不听,自己拿着一个手电筒到鱼塘去查看。由于是初冬,夜里天气很凉,父亲穿着棉衣一直守到天亮。我们说何必自己折磨自己呢?父亲说,你们现在在深圳打工,不知道家里的物价有多高,家里的物价比深圳还高。因为大家都外出打工去了,有的农田荒芜了,蔬菜也没有多少人种了。一个村庄就只有老人和小孩,你们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我把鱼塘看好,也能可以减轻一些经济负担。

我们都担心父亲的身体,何必非要去照看鱼塘,那些二杆子娃儿也没有那么坏吧?自己应该知道偷别人的东西是违法的。父亲说,那你们今年春节回家把鱼塘处理掉,我也不看鱼塘了。二弟说,要得要得,今年春节一定把鱼塘处理掉,以免成了你心中的一块心病。

父亲与鱼塘的感情,仿佛父亲与儿子的感情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