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伯康自序》

正五位上龙城守 收藏 0 48

孙公讳健,字伯康,辛未年二月初六日生人。祖籍山东登州府,春秋时,陈厉公幼子完,因事奔齐。改田姓,完之五世孙之次子书,为齐国大夫,有功。景公赐为孙氏,此为山东孙氏之祖也。其先于齐鲁之地,为郡望之家,清末为避战祸迁至三燕,繁衍至今。

公生之异常,始出生,竟不及黄鼠之重。太夫人时病,服药,其乳不可养,幸其姑母为之养。有人尝曰:孙氏子命不长也,然,其后公竟得以存世。 至于长大,其人乃自绝其口。

为人恶动好静,太夫人尝责其懒惰,公曰:吾非常人,奈何以常人待之?闻者皆惊而敬之。

公幼年体弱且瘦,及长,竟身高而体胖,公戏曰:心宽体胖矣,公之心态,可见一斑。

喜好极多,尤以金石为好。尝效仿齐、吴、赵之名家,时间日久,终自成一派。所治之印,尝以假乱真,世人皆为之惊。公以其专注之性情,终得之正果矣。

慕孔孟之道,常研读《论语》、《大学》、《孟子》之书。人尝曰:孙公此人,为人谨慎,心性坦荡,沉稳深刻,思维严密,对古风习俗语言历史之学探索之精神甚高,吾辈叹服矣!

性善,喜猫犬,爱至深。

亦喜扶桑之大河剧,曾自名为高田健一。高者,公自喻也,田者,佳人也,健者,公之名讳也,一者,公之家族排行也,常为世人不耻,或辱之,唯公不以为然,曰:夫扶桑之剧,重历史,重文化,每欲拍摄之,常令其方面之熟业者详考之,每每观之,令人以故治心,其文化,风俗,语言,服饰,背景俱令人叹服,所谓小邦蛮夷者,今已非矣。故吾朝之旧观,须改矣。

闲暇之时,常听郭某之相声。公曰:吾听郭公相声,犹如饮甘露,食灵芝。通体精神,卧立站走,皆清爽矣。吾已长矣,不然,欲往学之,然命之不逮,不如人意。

公尝有一红颜,然……,唉……。往事如烟,不提也罢,公曰:此生不复信妇人之言矣!

幼时即嗜学,但终未有大学之恶业。公常自忱:余之此生,枉生也。

公曰:贫时不为耻,富时不为伥。以己心度他心,感人之不逮,知人之所需,以己致力为所求。念太阁之成就,为己身之所欲,唯孙伯康者,谁人与归?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