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员之死

潮湿的梦 收藏 1 1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送货员之死


作者 施泽会


“老大,快开门,老大,快开门。”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是谁这么早呀?凌晨三点钟就来敲门。我从床上爬起来,摸黑打开电灯开关,电灯一亮,我推开窗户一看,是电镀厂的送货员老黄。

我一边走,一边说,来了,来了,怎么这么早呀?黄师傅。

“你不知道,我已经送了十多家了。你这里是十六家了。我们电镀厂就是这个样子,晚上12点钟之前员工们把货做出来,我就晚上把货一一送到客户手中,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我都不敢接电话了。都是急货呀,都是急货呀。我说,我也急呀,你们皇帝不急太监急。一个晚上要送到天亮。地点是从工厂出发,用两个多小时到达东莞的凤岗,长安,塘厦,樟木头,厚街,大岭山等等地方,转了一个大圈,又到深圳横岗的工厂,来到横岗大家都睡觉了,有的工厂有门卫可以签收,有的工厂没有门卫,就很麻烦,有的工厂有门卫也不签收,他们怕担当责任,货弄错了不负责任,一言难尽。”黄师傅唉声叹气的。

我急忙把电镀送货单签了字,让他把要电镀的货拿走。他也顺手把货包装一下,提着就走了。我看见他的背影已经在冰冷的灯光下渐渐消失了。黄师傅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黄师傅是一名退伍军人,做事雷厉风行。他有1.82米的个子,身材魁梧。是广东梅州人,来深圳有15年了。自己买了一辆长安之星的车子,自己装货卸货拉客做起了运输生意。由于客人不稳定,后来经人介绍就到一个电镀厂送货。说起是当兵的,我就格外亲切,因为我也是当兵的。我们都说自己当兵的时间,我比他早入伍两年。他说我算老兵,他算新兵。我说什么老兵新兵哟,都把那一身黄皮皮脱掉了,也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了,一个打工者了。何必这么客气呢?他说部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不能丢,丢了就不是退伍军人了。我说那是那是,部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是我们的传家宝要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他到一个工厂送货很少有时间玩耍,我和他说上几句话,他就赶紧催电镀跟单员动作快点,赶快开单,要是在部队你这么慢腾腾的,早被连长指导员批评了。看着他夏天满头大汗的样子,我觉得他确实很辛苦。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开车上的空调。我问他是不是没有开空调?他说,你以为开空调不要油费呢?为了节约油费只有不开空调,我的油费自己给,每一个月规定死了的就那么多油钱,多出来的自己贴,所以我就没有开空调,到太阳的确很多大的时候才开一下。

每一次送货的时间都是凌晨3点钟左右,我说,你要是再这个时间来送货我就不收货了,你不睡觉我要睡觉,白天我还要上班呢。他说,你不收货到时候不要说没有货哟?我也没有办法,我是整个晚上都不能睡觉,知道吗,我容易吗?

有一次,他匆匆忙忙把货拿走,拿到电镀厂,电镀厂跟单员打开一看,怎么把镜片也拿回来了呢?跟单员说,黄师傅,你把人家的镜片都拿回来了。他说怪不得怎么这么重的电镀架子?第二天早晨,我一看,怎么两箱镜片不见了呢?我一想,就知道是黄师傅拿错了。我急忙打电话给他,他说在车上,我马上给你送过来。送来之后,我说你都不看看是不是电镀的东西,你拿起就走,仿佛在打仗一样,他说我就是像打仗一样。我说你不知道打仗的滋味,我才知道,因为我们参加过老山战斗,来不得半点虚假的动作,动作慢了就会掉脑袋。其实,他拿货不是打仗胜似打仗,真正体现了一个退伍军人的作风。

快到过春节的时候,工厂的货也多起来了。黄师傅送货的时间也相对的要延长,白天休息,晚上上班。有时候白天工厂有急货一个电话打给他,他还得从床上爬起来,揉揉双眼开着车子送货。来到工厂牢骚满腹,你们是怎么搞的?我刚躺在床上,你们又来电话,你们怎么这么折腾人,我这条老命都要被你们折腾而死。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知道他的苦衷。一个打工者不容易呀!上有老下有小,真正赚钱的人不是工厂,不是工人,而是贸易公司。贸易公司什么都算在工厂的头上,要是客人退货,工厂就是被宰的对象。运费,什么客供材料费,误工费等等都找工厂出血。

不久,我们工厂搬厂了,来到一个私人工业园里。之前我住在厂里,收货发货方便。到了工业园里,工厂里的安检抓得严格,不能在工厂里有床板,发现了罚款不说,那就关门大吉了。黄师傅送货就不方便了。工业园的大门到晚上一点钟就锁门。他凌晨三点钟就不能进工厂了。怎么办?他说让门卫签收,做了几次,门卫就不干了。门卫说,我们不是真正的门卫,我们是物业管理员,是帮工业园看看电表,抄抄水费的。你们要是把货都放到门卫室,整个工业园的工厂有四十多家,我们管得过来嘛?货物丢失了你们自己负责。他们说的也有他们的道理。

一天夜里两点多钟,黄师傅送货来了。让工业园门卫开门,门卫不开。黄师傅和门卫大吵一架,结果黄师傅翻铁门进来了。把我放在四楼车片房上通宵的员工处的电镀货才拿走。门卫说,老大,你们厂的送货司机很霸道,翻铁门而入。我想报警,看在你经常和我们打招呼的份上,结果就没有报警。下不为例哟,要是还是这个样子,我们就不客气了。我说,好说好说,都是兄弟,帮帮忙,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都不容易。我知道你们的处境。老板看见了你们也不好交差。

没有办法,我只好把货放到四楼车片房,让他们帮忙拿到工业园后门,从后门给黄师傅递货。送了几次,四楼的员工也不干了,他们说深更半夜的,谁白送哟。我说,喝饮料算我的,其实没有多少时间了,快过春节了。帮帮忙,都是兄弟,下来吃酒喝茶算我的。

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黄师傅突然不送货了,由黄师傅的弟弟代替送货。我问黄师傅到底怎么了?他弟弟说,哥哥回家了,大儿子结婚了。他回去给儿子办结婚酒席。黄师傅就这样消失了两个多月。

过完春节,深圳的工厂陆陆续续开工了。二月份的时间实际上是混过去的。工厂没有出多少电镀的眼镜架子。黄师傅突然来到工厂,我一看,他的身体比起之前已经判若两人。脸上没有光泽,灰暗,体重至少减少了50斤以上,真的像皮包骨了,皮肤带着土颜色。我在心里想,家乡的老人经常对我说,人的长相真的带土颜色的话,活命的时间不长了。我已经看见故乡老人去世的脸色,我只是在心里没有说出来,怕加剧黄师傅的心理负担。我问黄师傅,身体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他说,他生了一场大病,走路都成为问题了。之前说话器宇轩昂的气场没有了,仿佛有气无力的样子,大家都认不出他了。

过了一段时间,再也没有看到黄师傅来送货了。还是他的弟弟替他送货。我问黄师傅呢,他咋不送货了呢?他弟弟说,我哥哥还在调养,估计一时半会送不了货了。不知道他的身体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他感冒药都很少吃过,真正的国防身体,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都有点替他担心。

又过了一个月,他弟弟的眼睛红肿了。我问出什么事情了?他哽咽着说,哥哥离开人世了。就是没有休息好的原因,晚上送货送一个通宵,白天又休息不好,铁打的身体也不行呀!才50多岁就离开了人世,你说一个人生命怎么这么脆弱呢?看着哥哥的身体这个样子,我们家里人非常难过。

我在心里想,健康的身体是工作的本钱,没有了身体怎么工作呢?所以在打工的环境中,必须自己保护自己,经常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开朗乐观,经常参加锻炼,完善自己的生命路程才是最最重要的。

送货员老黄离开了人间,我每当看见其他人来送货时,眼前就会浮现黄师傅的身影,高大,伟岸,身材魁梧,说话语速很快,雷厉风行的作风,张扬的个性,退伍军人的形象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