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常州:一女子生下四胞胎 取名“龙凤呈祥”

122师广播员 收藏 1 501
导读:四个孩子从左到右依次是袁龙、袁凤、袁呈、袁祥。 “四小凤”已经长大了(资料图片) 来自山东的袁高峰一家,在常州靠卖菜为生,2011年,妻子生下四胞胎,分别取名为“龙凤呈祥”。目前,老大、老二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常州戚墅堰,老三、老四和父母生活在武进奔牛镇。长时间的两地分居,让兄妹四个彼此很陌生。所以,袁高峰一家有个心愿,希望明年全家人能够生活在一起,孩子们能一起上幼儿园。然而,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愿望很难实现。 近日,在现代快报记者的联系下,经过教育部门协调,4个孩子的入园问题终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江苏常州:一女子生下四胞胎 取名“龙凤呈祥”

四个孩子从左到右依次是袁龙、袁凤、袁呈、袁祥。

江苏常州:一女子生下四胞胎 取名“龙凤呈祥”

“四小凤”已经长大了(资料图片)

来自山东的袁高峰一家,在常州靠卖菜为生,2011年,妻子生下四胞胎,分别取名为“龙凤呈祥”。目前,老大、老二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常州戚墅堰,老三、老四和父母生活在武进奔牛镇。长时间的两地分居,让兄妹四个彼此很陌生。所以,袁高峰一家有个心愿,希望明年全家人能够生活在一起,孩子们能一起上幼儿园。然而,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愿望很难实现。

近日,在现代快报记者的联系下,经过教育部门协调,4个孩子的入园问题终于解决了,袁高峰心中的石头也终于落下了。

28岁的袁高峰和27岁的董梅兰,是在常州生活的外乡人。2011年4月,董梅兰在山东临沂老家生下了“龙凤呈祥”四胞胎,老大和老三是男孩,取名袁龙、袁呈;老二和老四是女孩,取名袁凤、袁祥。由于是早产儿,4个孩子出生后都被送进保温箱抢救,为此夫妇俩至今还欠着亲友10万元医疗费用。

孩子刚满月,袁高峰就带妻儿回到常州。董梅兰有语言障碍,找不到工作,只能在家带孩子。袁高峰以前是开三轮摩托车卖水果的,近年来这行生意不好做,几个月前转行卖生姜和大蒜头。每天凌晨,袁高峰都会骑上三轮车去凌家塘蔬菜批发市场进货,因为付不起摊位费,他只能骑着车到处跑,每个月两千多元收入,要维持全家的生活。

“孩子出生后,山东有家奶粉商给我们免费提供了1年零3个月的婴幼儿奶粉,之后就没吃过奶粉,我们吃什么孩子也吃什么。”董梅兰说,虽然他们家里是卖菜的,但他们几乎从来不吃蔬菜,主食是山东煎饼,每顿饭都是吃点煎饼、喝点水。偶尔有卖剩下的蔬菜,炒一下就算是改善伙食,有时候房东和邻居会送点吃的给孩子。

“孩子两岁多了,只喝过三次骨头汤、四次鱼汤。”董梅兰很心疼,但又很无奈。

由于营养跟不上,“龙凤呈祥”四个孩子比同龄的孩子矮小,邻居告诉记者,四个孩子从没穿过新衣服,衣服、鞋子都是好心人捐送的。

孩子两岁多了,只喝过三次骨头汤四次鱼汤

生活贫困

“孩子满月回常州后,老大、老二送到戚墅堰跟爷爷奶奶过日子,老三、老四和我们在奔牛。”袁高峰说,因为夫妻两人实在无法照顾四个孩子,所以只能两地分居。

袁高峰和妻子租住在奔牛镇史家村委南塘小组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里,这里不仅是他们的家,也是卖菜的仓库。

房东觉得他们可怜,把原本每月200元的房租降到150元,还免去他们的水电费。

“龙凤呈祥”的爷爷在戚墅堰区五一菜场租了个摊位卖菜,每月也只有两千多元的收入,奶奶在家带孩子。

由于长期分开生活,一年只能见个三四次,袁龙和袁凤对父母都非常陌生,至今还不肯喊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之间也非常陌生。昨天上午记者看到,“龙凤呈祥”四兄妹见面后,各玩各的,基本上没有交流,胆子较小的袁凤则一个人躲在角落里。

“四个孩子之间很生分,很少交流。”袁高峰担心,长期分开生活,会对孩子造成不良的影响。

兄妹四个见面后很陌生,基本没有交流

两地分居 最大心愿

渴望团聚,希望孩子能一起上幼儿园

明年,孩子就到上幼儿园的年龄了,但让袁高峰苦恼的是,孩子想要在常州入园非常困难。

“小孩的户口都在老家,想在常州上学,必须要提供一些材料,其中孩子父母的劳动合同或个体经营营业执照我提供不了。”袁高峰说,董梅兰有语言障碍,找不到工作,只能在家带孩子。他也考虑过到厂里打工,但苦于没文化、没技术,而且厂里上班时间固定,无法照顾家里而作罢。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没办法提供相关材料帮孩子办理入园。

袁高峰咨询过多家幼儿园,都卡在材料上,也有一些民办幼儿园愿意接收,但高额的学费难以承受。

“如果孩子能在一起上幼儿园,我们就可以考虑全家生活在一起了。”袁高峰说,这是他们全家现在最大的心愿。

好消息 孩子入园问题终于解决了!

近日,现代快报记者将袁高峰一家的情况向戚墅堰区教育文体局反映,希望能帮帮他们。局长贺国良非常重视,立即与区里的多所幼儿园园长联系、协调。最终,戚墅堰区小太阳幼儿园答应,明年9月份开学接收“龙凤呈祥”四兄妹入园。

“小太阳幼儿园虽然是一家民办幼儿园,但条件还不错,而且收费也相对便宜,孩子入园后,我们也会给予一些补助和学费减免。”贺国良说。

昨天上午,记者和袁高峰夫妇以及四个孩子来到小太阳幼儿园。刚进幼儿园,孩子们就被滑滑梯吸引住了,他们之前从没见到过,更别说玩过了。园长杨亚峰告诉记者,了解了孩子们的家庭情况以后,幼儿园决定把4个孩子一起收下来,明年开学后,安排到同一个班级里。

“一般幼儿园每个孩子每月开销是800元,我们是450元,此外没有任何费用。另外,我们会免去一个孩子的保教费以及一些杂费,还会帮助申请低保特困家庭补助。”杨亚峰说,这样算下来,四个孩子入园,其实真正交的只相当于两个孩子的费用。

杨亚峰承诺,今后4个孩子生活上有困难,幼儿园也会尽量帮助他们。

听到这样的结果,袁高峰开心地笑了起来,连声说“谢谢”,一家人终于能团聚了。

你知道吗

自然受孕生四胞胎 六千万分之一的概率

在常州,这样的四胞胎并不是第一次出现。2009年10月底,武进礼嘉建东村一章姓农户家产下常州首例四胞胎,名字也叫“龙凤呈祥”。

按出生概率,全世界每出生70.5万人才会出现1例男女组合的四胞胎,而全男或全女四胞胎,则要出生352.5万人以上才可能出现1例。据医生介绍,通过自然受孕生育四胞胎,几率只有六千万分之一。

在南京,罕见的“四小凤”和“四小龙”都曾轰动一时。

南京“四小凤”:冰清玉洁

1999年8月11日,在南京出生的四胞胎姐妹被人亲切地称为“四小凤”,她们是南京历史上第一例自然受孕的单卵四胞胎。“四小凤”是顺产出生的,老大比老二早8分钟生,老二比老三早7分钟,老三比老四早15分钟,“加起来半小时,‘四小凤’全搞定,像这样自然怀孕又顺产的4胞胎,在国内很罕见。“父母为她们取了四个特别的名字:“朱婉冰”“朱婉清”“朱婉玉”和“朱婉洁”,希望她们冰清玉洁,健康成长。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四小凤”已经成了家喻户晓的童星组合,她们频繁出现在公众场合。2006年~2008年开始拍摄各种广告;2009年4月参演电影《四个丘比特》;2013年5月8日,四姐妹亮相亚青会火炬传递启动仪式。

如今,她们正在南京艺术学院附中学习。

南京“四小龙”:昌盛富强

2003年7月6日,在南京鼓楼医院出生的“四小龙”,曾引起众多市民的关注。

蒯小虎的爱人怀孕后,在安徽老家一直没有进行正常的产前检查,怀孕6个多月时,到医院检查才发现是四胞胎,当时想减胎已经来不及了。与有些多胞胎不同的是,他们是自然怀孕,并非是通过药物导致的,医生说,自然怀孕的四胞胎几率很低,只有六千万分之一,非常罕见,因此他们全家都很高兴。蒯小虎为他们依次起了吉祥的名字:蒯宏昌、蒯宏盛、蒯宏富、蒯宏强。

来源:现代快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