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二鬼子Fred 收藏 2 531
导读:今天上午我们一行10人同日本大阪关西大学经济学部一、二年级的三十几位学生举行了座谈。这些年,中日关系持续紧张,引人关注。虽然我年底的日程都排满了,还是决定抽出十天时间同一帮朋友来到日本大阪、京都与东京,先后与大学生、商界、学界、政界的朋友座谈、聊天。这是一次谈问题、聊办法、说愿望的沟通之旅,希望在中日关系陷入低迷时,通过民间的交流,化解一些分歧,凝聚一点共识。 没到学校前,刘燕子与唐辛子两位女士就告诉我们,日本孩子比较腼腆、拘谨,提问不活跃,希望我们理解。大家面对面排排坐后,一位日本大一的同学


今天上午我们一行10人同日本大阪关西大学经济学部一、二年级的三十几位学生举行了座谈。这些年,中日关系持续紧张,引人关注。虽然我年底的日程都排满了,还是决定抽出十天时间同一帮朋友来到日本大阪、京都与东京,先后与大学生、商界、学界、政界的朋友座谈、聊天。这是一次谈问题、聊办法、说愿望的沟通之旅,希望在中日关系陷入低迷时,通过民间的交流,化解一些分歧,凝聚一点共识。

没到学校前,刘燕子与唐辛子两位女士就告诉我们,日本孩子比较腼腆、拘谨,提问不活跃,希望我们理解。大家面对面排排坐后,一位日本大一的同学提出了第一个问题:中国这些年经济发展了,但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是这样吗?原因是什么?

我说,嗯,不来日本还不知道是这样,来了之后,不知道的也知道了。看看日本街上跑的小汽车,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价钱在20万(人民币)以下的,我来了两天才看到不到五部奔驰、宝马,连日本售价比较贵的凌志车都不多见。可咱中国就不同了,嗯,就拿我们这次来的十位中国朋友来说吧,开宝马、凌志的有三位,当然还有骑自行车的……

一位成绩比较优秀的大二学生用结结巴巴的中文提问(他是唯一敢用中文提问的):他喜欢中国,今后还想去中国留学,但听说中国反日情绪很严重,会不会有危险呢?

中国民间反日情绪确实很高涨,反日游行活动中,打、砸、烧的情况确实存在,不过,中国人砸的是中国人开的写了几个日本字的寿司店,烧的是中国人开的在中国制造的日本牌的小汽车,还有一位据说被爱国热情烧得情不自禁的中国人,在西安拿锤子把一位中国人的脑袋砸爆了……你看,他们虽说反日,但打的却都是中国自己人。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位在华的日本人。你放心去中国吧,你是安全的。如果继续学好汉语,过去多多同中国人交流,你就更安全了。

这些学了一些中文的大一、大二学生,对中国的了解还是有限的,至于其他的同学,对中国的了解就更少了。这也难怪,连我这位一年几乎要来日本两次的中国人都很少与他们交流,他们又有多少途径知道中国?

这次日本行,回答一些日本学生、学者与市民的提问只是一个方面,我个人认为,应该利用各种机会,更多地倾听日本人的声音。我们不只回答问题,更多地提问题,当一次学生。

交流活动中后三分之一的时间由我们向日本同学提问。一位顽皮的同学回答“学习与游戏”的问题时表示,他玩游戏的时间超过学习时间。另外一位漂亮女生被问到“既然有那么多日本女孩今后会选择当家庭主妇,为啥还要上大学”的问题时说,当家庭主妇也需要大学知识武装啊……三十几位同学中,有八位今后想出国留学,高达七位想当公务员……

交流快结束时,我们抛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在回答问题时,谈到了中国的一些问题,那是我们认为需要改进的。那么,作为日本大学生,你们认为日本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呢?

这问题显然是他们比较拿手的,气氛也更活跃起来。第一位同学说,日本的媒体有偏见,不可信,我看到什么都要对它打一个大大的“?”,例如,日本的媒体总是报道中国反日,但为什么不报道以前日本侵华呢?

另一位同学说:水的污染要严格治理。第三位同学是一位声称要报考公务员的,他说,日本人“太自由”了,应该多关心政治。他的问题引起大家的兴趣,我们追问他,如何关心政治?另外一位学生抢答:大家都对政治漠不关心,一切都是“和平”,现在的日本是得了“和平痴呆症”。

大家都笑了,没想到,气氛如此轻松。我们顺着他的“痴呆症”问道:你认为应该修改美国强加给日本的和平宪法吗?这位同学却有些犹豫了,不知道是否该在中国人面前宣布日本放弃和平宪法。另外一位同学接着回答道:是的,要修改宪法。日本要成为像瑞士那样的中立国。

他的回答显然同那位主张修改宪法(可能是为了重新武装日本)的同学不同,这也反映了面部表情几乎一个样的日本大学生,在思想上还是挺多样化的,而且我们也注意到,在第一次见面的中国“外宾”面前,并不忌讳批评中国与日本。看起来,他们还是有承受力的,于是我们决定来点尖锐的:如果在钓鱼岛上中日真的发生武装冲突,你们怎么办?

一位同学认为中日不会走到那一步,另外一位说,他会参加自卫队(保卫钓鱼岛),而更多的同学却窃窃私语,不知如何回答。很显然,同我们在外面了解的情况差不多:绝大多数日本人包括大学生,好像并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这是因为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呢?还是这群孩子的“日本梦”里缺少了“强军梦”?

交流会结束后,一位同学看介绍上说我熟悉澳洲和美国,特地过来问询有关到美澳留学事宜,问到那里的留学环境时,他突然问了一句:“他们(美国和澳洲人)是不是很歧视我们?”

“我们”——你们日本人和我们中国人?这孩子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变化,我的内心确实百感交集:多年前,日本军国主义曾打着“对抗白人侵略亚洲”而率先侵占亚洲诸国,造成灾难,如今,这孩子依然把“我们”这些黄皮肤的人归类在一起,那是什么滋味?酸楚,还是温暖?

美国人有“美国梦”,中国人有“中国梦”,日本人也一定会有“日本梦”吧?不管大家的梦是什么,“我们”都可以坐下来,谈一谈,聊一聊,有什么不好呢?

杨恒均 2013.11.14 大阪 “日本日记”之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