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圣方济各 收藏 91 51837
导读:志愿军攻克汉城的消息传回中国,全国人民沸腾了,人民自发走上街头,热烈欢呼。天安门广场上祝捷活动通宵达旦……《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消息是《中朝军队发起新攻势,光复汉城向南急进》,同时刊登通讯《午夜的欢声--记北京大学同学庆祝汉城光复大游行》和社论《祝汉城光复》。1月6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中国各民主党派致电朝鲜人民:祝贺光复汉城大胜利》。1月7日,头条新闻又是《全国各地人民欢庆汉城解放》。《人民日报》的社论中写道:“向大田前进!向大丘前进!向釜山前进!把不肯撤出的美国侵略者赶下海去!”但是,国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志愿军攻克汉城的消息传回中国,全国人民沸腾了,人民自发走上街头,热烈欢呼。天安门广场上祝捷活动通宵达旦……《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消息是《中朝军队发起新攻势,光复汉城向南急进》,同时刊登通讯《午夜的欢声--记北京大学同学庆祝汉城光复大游行》和社论《祝汉城光复》。1月6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中国各民主党派致电朝鲜人民:祝贺光复汉城大胜利》。1月7日,头条新闻又是《全国各地人民欢庆汉城解放》。《人民日报》的社论中写道:“向大田前进!向大丘前进!向釜山前进!把不肯撤出的美国侵略者赶下海去!”但是,国内人民所不了解的是,志愿军此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从三八线到三七线100多公里的地区,由于战争双方残酷的拉锯战,敌人的欺骗宣传,老百姓跑了个精光。房子全烧没了,志愿军本来就脆弱不堪的补给线又急剧延长了200公里,已经拉到要断裂的程度了。粮食这种生存最基本的物资都不能保障,更不要说御寒衣物和弹药了。部队中疾病蔓延,尤以冻伤为最严重。二次战役的冻伤兵员还未恢复,三次战役徒涉临津江后又增加了大批手脚发黑的战士。彭德怀忧心忡忡,下定了决心,不能再盲目追击了!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1951年1月8日,在侦悉美军在乌山设伏后,彭德怀断然命令50军正向南挺进的一个团转入防御,同日,中朝部队在三七线全线停止前进。经过九天九夜的血战,中国军队向南推进了100多公里,不但越过了三八线,而且打到了三七线,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胜利结束。停止追击的命令传到各部队,斗志旺盛的指战员们傻了,甚至有人以为听错了命令,纷纷打电话到志愿军司令部核实。有的说,打美国鬼子比打蒋介石还容易,现在胜利了,应该乘胜追击,快打,快胜,快回国。还有的说,从北到南,一推就完,消灭鬼子,回家过年。底下的议论传到彭德怀耳朵里,他觉得并不奇怪,也不生气,只是想,看来“速胜”思想在志愿军中很有市场,有必要开个会统一一下认识了。在总部召开的中朝联军领导干部会议上,面对下面狐疑的目光,彭德怀的语气少有的沉稳平缓:“同志们,第三次战役我们胜利收复了汉城,把拥有三军绝对优势的'联合国军'打得潮水般败退。祖国人民只知道我们的战果,往往不了解真情,不了解我们志愿军面临的困境和严重的困难。新华社如此大张旗鼓地宣传报道,我的心里很不踏实,因为美军没有整军整师地被我歼灭,战斗力仍很强大,他们的海空军占绝对优势。敌人不是傻瓜,他们会不会设下了圈套让我们去钻呢?会不会利用我们现在的战线过长,再制造一个仁川登陆计划呢?”彭德怀语气变得沉重。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接着,彭德怀讲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麦克阿瑟和李奇微不会甘心失败,也不会就此罢休,他放弃汉城很可能是权宜之计,在退到一定的程度后,经过休整和补充,很可能会以百倍的疯狂,向我卷土重来。”彭德怀提醒大家,从打扫战场的战果来看,敌人主力并没有损失,技术装备仍占优势,飞机仍猖狂地飞来飞去。与敌人的损失相比,志愿军入朝2个月连续三次作战,部队已很疲倦,兵力损失不少,又没有海空军的保护。彭德怀沉痛地说:“同志们,我们的战士是可敬可爱的,是绝对服从命令的,挨冻受饿时毫无怨言,直至自己为国捐躯,也从没向我们抱怨半句,这是什么精神?”彭德怀的鼻子有点酸,声音很低,突然,他大声说:“同志们,战士们把生命交给了我们,我们要珍惜每一个战士的宝贵生命,我们要适可而止,要尽量减少伤亡!”洪学智插话说:“由于粮食和棉衣供应不上,冻死的不说,现在靠一把雪一把炒面幸存下来的战士,长期吃不到蔬菜,吃不到肉,已有不少人得了各种各样的怪病,患夜盲症的战士少说有万人。过了三八线,我们的战线过长,粮食的供应就更加艰难了!”彭德怀手指地图,继续说:“朝鲜地形如伸向日本海和黄海的长长的冬瓜,三面临海,联合国的海军三面包围着朝鲜这块土地,我们仅仅是在陆地从三八线向南延伸了一点,三面临海的陆地时刻有被敌人登陆占领的危险,况且,三七线以南的地形是平原,便于敌人机械化部队活动。我们在这样的地形作战,无山无树作掩护,一定会吃亏。因此,要继续南进,必须先停止追击,经过补充休整后,才能继续再战。”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很多人听后,拍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明白了彭德怀的心思。会议结束时,苏联驻朝大使兼人民军总顾问拉佐瓦耶夫怒气冲冲地走进总部大门,大声嚷嚷要找彭德怀谈话。彭德怀立即迎过来,伸出手准备与他握手问好。但拉佐瓦耶夫推开彭德怀,板着脸责问:“你思想右倾,为何停止追击?世上哪里有打了胜仗不追击的总司令?美军已被打得难以招架,如果你下令追击,再打几天,美军必然会撤退,失败得更惨!”彭德怀礼貌地让他坐下,然后耐心地解释说:“顾问同志,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认为你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歼灭'联合国军'是个战略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企图通过一两次战役是根本不可能的,必须分成若干阶段来完成。你们苏联人喜欢吃面包,一口能将一个大面包吞下去吗?朝鲜战争起码要打两三年,希望速战速决,希望在半年或几个月解决战斗是行不通的。”“我要告你!”一席话说得拉佐瓦耶夫无言以对,憋半天蹦出一句话,“我马上发电报向斯大林告发你,要他撤职查办你!”“那就悉听尊便。”彭德怀强压着怒气说。拉佐瓦耶夫气冲冲地走了,回到大使馆,就发电报给斯大林告彭德怀的状。彭德怀也将第三次战役及拉佐瓦耶夫的态度向毛泽东作了报告。毛泽东十分赞成彭德怀的意见,马上将他的报告转给了斯大林。斯大林不失为具有远见卓识的战略家,对彭德怀在朝鲜战场上的作战指挥和志愿军的英勇表现却由衷地敬佩和赞赏。他同时收看两份电报后,对政治局委员米高扬说:“毛泽东在领导中国革命中,指挥了那么多漂亮仗,我斯大林都不敢与他争高低。彭德怀按照毛泽东的方针,在朝鲜打得十分出色,这是个天才的军事家。我们亲爱的拉佐瓦耶夫却在彭德怀面前指手划脚,大发雷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是个没有教养的蠢才,立刻将他调回国,严肃地处分他,才能让毛泽东和彭德怀消除对我们的误会。”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在彭德怀与拉佐瓦耶夫争论的第三天,金日成又来到君子里中朝联军司令部。彭德怀已从拉佐瓦耶夫的口中得知金日成也存在乘胜追击的思想,并对自己的做法十分不满,所以,早有了思想准备。在金日成来后,彭德怀拉着邓华、洪学智、韩先楚等一起会见了他。果然不出所料,金日成一进门,劈头就问:“好戏才开场,双方刚接触不几天,怎么就鸣金收兵了呢?”彭德怀笑着说:“请你先听听我的意见,不妥之处,再请批评。”然后他脸色一变,心情沉重地说:“志愿军入朝作战已连续进行了三次大的战役,将'联合国军'驱逐到三七线上。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金日成默默地听着,没有说话。彭德怀又说:“我们没有制空权,运输困难,前方没有粮食供应,棉衣不足,战士们在如此寒冷的冰天雪地里赤着脚、饿着肚子,叫他们怎么再追击?我们的志愿军将士虽有钢铁般的意志,但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啊!”彭德怀指着窗外飘着的漫天鹅毛大雪,情绪激动地说:“我们的战士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能坚持多久呢?”“再说,”彭德怀继续陈述他的理由,“据侦察,敌人退到洛东江,是想利用洛东江的天然屏障,在两岸加筑工事,诱我南进,加以歼灭。”金日成听后觉得无话可说,态度比一开始缓和了许多。但是,他仍旧认为,在敌人大崩溃的情况下,如果加一把油,乘胜追击,就可以将敌人赶下海。他说:“我对志愿军休整并不反对,只希望你们可以边休整边追击,比如,可以先出动几个军追击,其余几个军休整一个月再南进不行吗?”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彭德怀果断地回答说:“不行,敌人是诱我南进,想将我军逐个围歼,如果继续追击,我军一定会吃亏的。”金日成又说:“南下如果不能歼灭敌人,解放城镇乡村,扩大领土也是好事啊!”此时双方的谈话陷入了僵局,谁也说服不了谁。彭德怀只好拿出最后一张王牌,默默地将毛泽东的复电递到金日成的手上。金日成低头看电报,只见毛泽东在电文中说:“如朝方同志认为不必休整补充就可前进,则亦同意人民军前进击敌,并可由朝鲜政府自己直接指挥。志愿军则担任仁川、汉城及三八线以北之守备。”金日成看了电报,显得尴尬且又不甘心,他仍不想放弃自己的想法。彭德怀只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那只好你们人民军自己南进了,向釜山方向打。你们看行不行?”“不行,不行!”金日成连声反对说,“你老彭怎么拿我们开玩笑?我们力量单薄,上次打釜山吃过大亏。”彭德怀说:“怎么不行呢?我一再告诉你们不能追击,理由说得那么充分,你们就是不听,你们以为我们不想早早结束这场战争吗?不想回到祖国而在这里挨冻受饿吗?可是,想归想,做归做,不是心想就能事成的。”最后,金日成觉得彭德怀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仍有些不甘心。恰好此时斯大林撤换拉佐瓦耶夫的电报到了。电文还指出,强行南下的观点是错误的,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指挥员,天才的军事家,他指挥志愿军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有斯大林的这番话,金日成才彻底无话可说了。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事实证明,彭德怀的估计完全正确,李奇微在美军将领中绝非泛泛之辈,不但不准备像拉佐瓦耶夫、金日成说的那样一打就会撤退,相反,他马上就要用坚决的反攻来结束金日成和彭德怀互相争论带来的痛苦……“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胜利使中、苏、朝内部出现了意外和短暂的争论,但失败已经让美国内部乱成一锅粥了!失败的耻辱让麦克阿瑟歇斯底里大发作,他要求空袭中国东北,封锁中国海岸,起用国民党军入朝作战,同时攻击中国东南沿海,为此,他甚至秘密邀请国民党军头何应钦访日,策划国民党军入朝参战。当他的幕僚们小心翼翼地提醒,扩大战争会不会引起苏联参战,麦克阿瑟轻描淡写地说--再给我4个师就行了!事实上,麦克阿瑟在向华盛顿摊牌:要么同意我扩大战争,要么大伙儿都乖乖地滚出朝鲜!国务卿艾奇逊对麦克阿瑟的这套把戏已经腻歪透了:“……其目的不仅是在一旦事情弄糟时可以使麦克阿瑟免于指责,而且还向华盛顿尽量施加压力,以使之后退,转而接受他扩大战争的建议……无需任何证明,我完全相信这位将军正是桀骛不驯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而且对其总司令的意图基本上不忠顺。”杜鲁门气得无话可说,时至今日,他真的不知道拿这个老家伙怎么办才好。这个昏聩的老混蛋会把美国拖进一场世界大战的……他决定暂时咽下恶气,耐着性子给麦克阿瑟写了一篇长得莫名其妙的私人电报,希望麦克阿瑟在说话时要考虑美国的外交政策。同时,他派出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将军和空军参谋长范登堡将军前往南朝鲜实地考察,看看战场形势是否真如麦克阿瑟所说的不扩大战争就得撤出朝鲜那么糟。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最后,杜鲁门还是要面对吃了败仗的现实,由于害怕中朝军队继续南进,美国于1951年1月13日让联合国通过了先停火后谈判的“五步建议”并转交中国。美国人主动求和了,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应该说,美国人由于连吃败仗,发生了战略性判断错误!他们过低估计了志愿军的困难,过高估计了志愿军的实力,如果此时接受停战,正好把停战线置于三七线,朝鲜的经济中心、战略要地和大部分国土都将控制在北方。可惜的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无论是毛泽东,还是彭德怀,都错过了这个战略机遇……1月14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认为美国人接下去可能有两个动向,一是在我军冲击下,略微抵抗便退出南朝鲜;第二是在大丘、釜山顽强抵抗,被我军打得无法立足退出南朝鲜。不可否认,毛泽东在战略判断上对志愿军的能力估计过高了。彭德怀虽有真知灼见,但他认为,志愿军入朝以来连战皆捷,只要粮弹充足,休整得好,他觉得没有理由消灭不了美军,解放不了全朝鲜。根据中央军委的要求,志司迅速制订了下一战役的目标:“争取下一次战役开始后,连续作战,一气呵成,全歼敌人,全部解放朝鲜……”历史总是充满了遗憾,但这是中国军队第一次面对现代化战争所必须付出的学费,尽管代价高昂了点……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这时,李奇微日夜奔波在前线忙着调兵遣将,向第8集团军补充了大批老兵,把从元山撤回来的美10军也填进了第一线,还调来了许多重型武器。此时,美军在前线的作战部队就有7个美军师、8个南朝鲜师和2个英国旅共计25万人,而彭德怀的一线部队只有28万人,其中志愿军就6个军21万人,兵力虽略多于美军,但火力和后勤与其差距太大,志愿军形势严峻。老谋深算的李奇微就要实践他上任时讲过的“一有机会,就实施反攻”的允诺了。他向视察前线的柯林斯、范登堡断言,中国军队因运输线延长,补给困难,已经达到进攻的顶点,成为强弩之末了。不但如此,大反攻的准备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杜鲁门松了一口气--麦克阿瑟在危言耸听,战局已经好转!美国政府的腰杆子马上挺了起来,谈判已经没有迫切的必要了……1951年1月15日,小心翼翼的李奇微发起“猎犬行动”,采取了试探性的进攻。果如其名,被打怕了的美军像嗅觉灵敏的猎犬,试探着猎物的反应。一个加强团的美韩军在水原与利川之间开始试探性进攻,每天用汽车装上步兵跟在小群坦克的后面,在正面上进行火力侦察,一旦碰上志愿军主力就立刻后退,然后用炮兵、空军猛轰志愿军阵地;如果发现对方阵地薄弱,立刻强攻抢占要点。一个星期内,美军3次进出乌山里,4次进攻金良场里,3次夺占利川,来来回回忙个不停。这是李奇微所谓的“磁性战术”。李奇微要用这种和对手贴在一起的战术,同希望转入休整的中朝军队保持接触,消耗疲惫已极的对手,同时侦察清楚对手的布署。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李奇微仍然心怀疑惧,因为频繁的空中侦察并未发现志愿军这支庞大军队的踪迹。他决心亲自出马,来一次“麦克阿瑟式”的空中侦察行动,查明中国大规模集结的部队是否存在,然后才能放心大胆进攻。李奇微和第5航空队司令官帕特里奇少将登上一架老式教练机,由帕特里奇驾驶。李奇微则用望远镜仔细侦察搜索中朝军队的阵地。整整飞行了一个下午,他只看到墨绿色的松林随山势蜿蜒起伏,厚厚的白雪覆盖着大地,事后他回忆道:“我们很难发现一个活动的生物,既没有篝火的烟雾,也没有车辙痕迹,甚至没有被人践踏过的积雪,以表明那里驻扎着大部队。”一无所获的李奇微赶回第8集团军指挥所。晚上,在经过潜心研究最近同中国军队交战的机密战斗记录,他终于窥破了中国军队的秘密!他发现,中国军队三次对“联合国军”发动的攻击每次都正好持续了8天,这说明中国原始的后勤供应只够部队维持8天攻势!那些中国士兵消耗完了背在身上的粮食弹药后,就不得不停止战斗!这是典型的“礼拜攻势”!看来,只要顶住中国军队7天的进攻,就可以趁其粮弹皆尽时发起反攻!李奇微又想,为什么中国军队总在夜里发起攻势?而且往往在满月之时?若有所悟的李奇微仔细翻了一下日历,明白了!中国人只能在晚上打仗,以避开强大的美国空军的攻击,发挥他们的夜战优势。但要进行大规模夜战必须要靠月光照明,所以中国人总是选择月圆期攻击!而且是选在月圆期前几天发动攻击,因为这时的月亮会越打越圆越明亮,打到他们的礼拜攻势高潮时正好月亮最亮!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上帝!这是典型的'月夜攻势'!”窥破了天机,李奇微的秃顶都兴奋得发光,这下美国人肯定在朝鲜站得住脚了!不但如此,我还要向北进攻!看来,他就要成为扭转战局的战争英雄了!他眼前又浮现出麦克阿瑟那张高烧病人的面孔,不由轻蔑地一笑,校长先生,你做不到的事,我李奇微要做到了!1951年1月25日,李奇微断然展开了“霹雳行动”。向志愿军展开了大规模的反攻。无论是毛泽东还是彭德怀,都没能预见到这次进攻。彭德怀在召开中朝高干联席会,而入朝部队大部分的军师团长们甚至都已回到东北沈阳,参加苏联顾问主办的《联合兵种作战训练班》,为换装苏式武器进行现代化战争作准备……此时,志愿军的领导班子出现了一位新面孔,他就是刚从越南北部回国,又紧急赶到朝鲜的大将陈赓。这是彭德怀亲自出马向中央军委要过来的。当总参称陈赓在越南担任顾问团团长脱不开身,可否另选他人时,彭德怀的回答是:“谁也不要,就要陈赓!”但是陈赓多年征战满身痼疾,还得先回国养病,要到五次战役后才正式入朝担任副司令。在气氛热烈的中朝高干联席会上,彭德怀满面笑容,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忽然一个情报参谋匆匆走到彭德怀身边递上一沓电报,彭德怀的笑容马上敛住了,脸上立刻严肃起来,陈赓走过去问:“老总,什么事?”“前线侦察部队说李奇微已经开始进攻了。”此时,志愿军入朝连续三战,首批入朝的6个军已是兵疲马乏,伤亡减员很大。部队的老骨干几乎拼光了,国内原定补充的4万老兵、8万新兵迟迟未到。一线部队不能打。后续入朝的部队暂时又上不来。19兵团尚在东北换装苏式武器,3兵团还在出川途中,东线宋时轮9兵团冻伤减员太大了,一时半会缓不过气来,尚在元山、咸兴一带休整,2个月内休想投入作战。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这样,彭德怀不得不拉出仅有的疲惫不堪的6个军和人民军3个军团迎战李奇微。是役,不但技术装备上敌优我劣,连兵力对比上彭德怀也失去了优势。“唉,”彭德怀叹口气:“本来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春季攻势的准备上,现在只好被迫打这一仗了,想不到李奇微来得这么快。”李奇微的进攻彻底解决了中朝两方是否南进追击敌人的激烈争论。2天后,前线传来的消息证实,美军主力沿水原至汉城公路两侧向汉城猛烈突击!连朝鲜同志也不得不承认,美军原来完全是有计划南撤,引诱中朝两军上当!当日,彭德怀不得不向部队发出了“停止休整,准备作战”的电报。那些刚要喘口气的战士们又开始擦拭武器。赶回东北参加《联合作战培训班》的军师团长们,一个个风尘仆仆从前线赶回沈阳,有的只赶上看了一场京剧,一堂课都没听成,又匆匆赶回几千里外的前线。当夜,彭德怀预感到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的来临,在这场被迫进行的战役中,在美军的现代化武器面前,疲惫不堪、武器极差的志愿军将士将要付出重大代价。他沉思片刻,向毛泽东发去一封电报,提出:“……可否以中朝两军拥护限期停战,人民军与志愿军……北撤15~30公里。”另外,志愿军“最快亦须下月初旬,才能勉强出动。我暂时放弃仁川及桥头阵地,在国内外政治是否许可?……”但次日毛泽东回电,不但不同意后撤,而且要求立即发动第四次战役,战役目标是更远的三六线!电文说:“我军没补充弹药也不是很大的困难,但集中全力向原州打下去,歼灭几部分美军及四五个南朝鲜师的力量是有的。”彭德怀心里暗暗叫苦,主席啊主席,部队此时恨不得高挂免战牌休整,李奇微已经打到大门来了,三七线眼看都要保不住,还能打到三六线去消灭几部分美军和四五个师的南朝鲜军!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但毛泽东的命令是必须执行的。不过,彭德怀决定量力而行决不能盲从蛮干。29日,第四次战役动员会召开了。邓华回国办事去了,彭德怀、韩先楚、洪学智、解方围着地图仔细地分析敌我态势,李奇微的进攻重点在西面,即汉城和汉江这一面,这条线以美军为主,进展较快。而东面以南朝鲜军为主,进展缓慢。洪学智等人笑起来:“伪军不禁打,这就是李奇微的破绽哪。”彭德怀一拍桌子:“老办法,西顶东放!”彭德怀说完凝视着韩先楚:“先楚,你还是要去西线组织指挥部,你的担子不轻哪,河流封冻,美国人的坦克可以纵横无阻,你打的是阻击战,正好利于美国人发挥火力优势。你得多争取一些时间,千万不能收缩太快,否则时间不够,东线部队来不及补充粮食弹药啊。”韩先楚缓缓点头,低声道:“要打一场血战了……”与前三次的运动战不同,志愿军西线的阻击战是摆开阵势进行的阵地防御战,守不住就将被敌全面突破。这场志愿军从未打过的血战开始了。曾泽生军长率50军在硝烟与烈火中坚守修理山主阵地整整7天,让美25师碰得头破血流,再一次打垮了土耳其旅……打到后来,美军实在不明白,汽油弹烧过、炮弹犁过的志愿军阵地上怎么还会有人在抵抗。为了保障一个排的攻击行动,在反复的火力准备后,一次就有20挺重机枪、5辆自行高射炮伴随四五十个士兵扑向志愿军的阵地。在那美国人以为不可能还有任何人生存的废墟上,奇迹般地又站起来一群志愿军士兵将这四五十个美国兵撂倒了一半……2月6日,在给美军以极大杀伤后,曾泽生奉令率部撤出修理山阵地,接着又和人民军一军团退回汉江以北。伴着纷飞的炮火,春天已经快到了,汉江在悄悄解冻,志愿军阵地离汉江很近,如果美国人冲到江边,那就是背水作战了,搞不好会全军覆没的!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满身硝烟的曾泽生来到志司复命,彭德怀紧紧握住这位前国民党中将的手:“50军打得好,你指挥得好,我要给你补兵,苏式武器来了,优先给你们50军换装!”作为一名国民党军起义将领,曾泽生闻语眼泪都快流下来了。由于是滇系部队,他和部下受尽了蒋介石嫡系“中央军”的歧视和白眼。在友邻部队纷纷撤过汉江北岸之后,只有38军不但不能撤,还要将唯一没有过江的114师也调到江南岸。他们的阵地位于东西线敌人的结合部,为了保障东线邓华集团的反击,他们必须在汉江南岸背水作战,死死顶住西线敌军主力的进攻,隔断东西线敌人的联系。现在,西线几乎所有的敌军都将攻击矛头指向了38军。骑1师、美24师、英27旅、希腊营、南朝鲜6师……一支支敌军部队向38军小小的防御阵地扑去。38军建军史上最严峻的考验到了!从1月28日起,空中无数敌机在阵地上空扔下成千上万吨的高爆弹、燃烧弹、照明弹……地面上,美军各类重炮日夜不停地倾泻装满烈性炸药的弹丸……炮火犁松了高地上的每一寸土地,防御阵地的山头普遍被削低一米……炮击过后,成群的坦克,无数的美军、南朝鲜军开始发起冲锋,被打退之后再重复一次轰炸、炮击、冲锋的程序,这是李奇微的“火海战术”。38军伤亡惨重,不少阵地经常是全部壮烈牺牲,而没有一兵一卒补充,眼看着兵力逐渐消耗殆尽!2月4日,美24师19团在夜间大胆穿插,渗透到了38军侧后,一直插到了113师侧后的山中里、洗月里地区。炮弹围着113师指挥所爆炸,情况危急万分。军部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这股敌军。338团连夜奔袭反穿插,将这股美军反包围,2天2夜后,洗月里、山中里地区的枪声渐渐平息,美军两个营基本被歼,338团也所剩无几。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许多执行命令极其坚决的干部战士面对惨重的伤亡、奇缺的弹药和粮食困惑了,个别的还气愤地发牢骚:“还要不要38军了?!林总在的时候可没这么打过……。”2月7日,梁兴初等军师团领导终于从沈阳赶回38军军部,连夜召开了军师首长作战会议。也就在这一天,梁兴初接到彭德怀的命令,今夜50军和人民军一军团都要开始撤过汉江,汉江南岸将只剩下38军孤军苦战。前一段防御战还有兄弟部队共同承担压力,而现在所有的重负都将压向38军。会上,梁兴初先是安抚一番,然后斩钉截铁地说:“无论困难多大,也要守住阵地!如果我军的阻击线垮了,不要说东线的反击,整个战线都要崩溃!大家不要忘了38军的传统!上级的任务必须完成,没有二话!为了保证东线部队胜利出击,38军必须血战汉江南岸!谁也不许再提撤字,谁也不许再讲山头主义的牢骚话!”更加惨烈的战斗又在38军的阵地上打响了。坐镇志司的彭德怀急了。38军阻击西线美军主力的代价太惨重了,再这样打下去,即使是“万岁军”也经不起消耗!彭德怀致电邓华,必须在2月11日向东线敌军发起反击。他明白这也是强人所难,东线各军均已退离战线100多公里准备休整。刚到休整地又接令反击,只好匆匆忙忙往回跑。前线只有人民军金雄集团二、五军团节节抗击北进美军,掩护邓华集团向前开进。2月9日,邓华集团4个军克服众多困难基本到位,人民军三军团也在迅速前调。东线反击战就要发起,但统帅西线的韩先楚和统帅东线的邓华为攻击目标发生了分歧。砥平里位于东西线敌军接合部,横城则有大量美伪军。打横城可以大量歼敌,打砥平里敌军很少。但砥平里却是一个要点。砥平里是位于横城、汉城之间偏东的一个小村,它几乎就位于朝鲜半岛的“肚脐”位置。如果砥平里失守,西线美9军右翼和东线原州美10军左翼就将全部暴露。彭德怀当然想同时打下砥平里和横城,可惜,这一线有美军5个团,南朝鲜3个师,还有其他“联合国军”配属部队。以志愿军实力只可能各个击破。或者先打砥平里再打横城,或者先打横城再打砥平里,两者只能选择其一。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彭德怀罕有地犹豫不决。只好分别致电邓华、韩先楚。邓华说要先打横城,理由是可以有把握地大量歼敌,如果先打砥平里,东西线敌军往后一缩,我军又追不上,还是个击溃战,理由很充分。可韩先楚认为要先打砥平里,如此可以一举拿下关系战役全局的枢纽,理由也很充分。这下彭德怀越发举棋不定。在征求毛泽东意见后,他决定同意邓华意见,先打砥平里。1951年2月11日夜,在38军仍在血战汉江南岸的同时,邓华集团4个军向横城敌军猛扑过去。揭开著名的横城反击战的序幕!战斗进行得十分顺利,志愿军4个军和人民军2个军团以迂回穿插战术,在夜间利用敌空隙大胆深入,一夜间就粉碎了横城地区南朝鲜军3个师的抵抗,歼灭了南朝鲜第3、第5师各一部。13日清晨,邓岳师长麾下352团一下干掉了美2师一个营。美军军史记载道:“当时,美军一个炮兵连在一支护卫队掩护下,正沿着横城西北5公里一条狭窄公路北上,显然没有任何侧翼保护……接着中国人突然向美军炮兵蜂拥而来。500多人仅3人幸存。”这是整个朝鲜战争中美军生命损失最惨重的一仗,陪葬的还有南朝鲜军4个炮兵营。这一仗缴获的火炮之多,足足可以装备志愿军一两个炮兵师!这次失败之惨,连一贯自吹自擂的《韩国战争史》也不得不伤心地记述:“2月11日夜,中共2个军和北傀军(对人民军的蔑称)的一个军团发起大规模反攻,前线国军3个师顷刻溃散。”李奇微对南朝鲜人的贬低当然更为不遗余力:“在中共军队的进攻面前,美2师又一次首当其冲,遭受重大损失,尤其是火炮的损失更为严重。这些损失主要是由于南朝鲜第8师仓皇撤退造成的。该师在敌人的一次夜间进攻面前彻底崩溃,致使美2师的翼侧暴露无遗。南朝鲜军队在中国军队打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中共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天兵天将。所以,过了很长的时间才使南朝鲜军队树立起抗击敌人夜间进攻的信心。脚踏胶底鞋的中共士兵,如果突然出现在南朝鲜军队的阵地上,总是把许多南朝鲜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

志愿军致命伤:后勤只够打8天攻势[铁血档案馆 第37期]

2月13日,有名的横城反击战结束。志愿军在两天一夜的战斗中歼敌12,000人,其中俘南朝鲜兵7,100人,美军500人,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俘获南朝鲜军数量最多的一次。挟余胜之威,隶属于3个军的6个团共1万多人,在40军军长温玉成统一指挥下杀向砥平里。在东线大胜之时,38军的在汉江南岸的阻击战打到白热化的程度了,一半以上的步兵连已不足40人,每个班只有三四支步枪还能打响,其余的战士只有手榴弹可用。美国军队虽有着几百倍于38军的火力,9倍于38军的兵力,却表现出极虚弱的战斗力。在38军将士们的钢铁意志面前,美军还是表现出了极度依赖火力而贪生怕死的弱点,没有必死的战斗意志去突破雷池一步。此时,志愿军几乎所有的部队都抽到东线打反击去了,西线只有38军,如果被美军突破分割,不仅整个志愿军主力的反击将化为泡影,甚至有可能重蹈人民军8月失败的覆辙……牺牲是惨重的,2月12日,38军公认最优秀的“钢铁营长”曹玉海和教导员方新也一起倒在了阵地上。他们面对美国精锐王牌骑1师的进攻,英勇抗击7昼夜不眠不休,击退了敌军上百次进攻。每天,曹玉海一营人要吃美国人几万发炮弹,几百枚炸弹。在钢铁营长的阵地前,美国人不知扔下了多少死尸。只是,英勇的1营也消耗殆尽了……2月12日,最后的时刻终于到了,曹玉海、方新用生命实现了和阵地共存亡的誓言,他们的阵地上仅有2人幸存……在7昼夜的血战中,他们率领的营队消灭了600多美军。战后,曹玉海最后战斗时所在的3连被记特等功并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连”的光荣称号,而1营则被中国军队总部授予了“抗美援朝英雄营”的光荣称号。以这场战争的名字命名一个步兵营,这是无上的荣誉了。在中国军队中,没有任何东西比荣誉更重要。到了16日晚上,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38军终于完成了阻击任务,开始向汉江以北撤退……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38军最后2个营撤过汉江后的第二天,汉江就解冻了。113师、114师都已经作好了一旦撤不过汉江就上山打游击的准备了。恐怕38军将士此时不会去考虑,不是说美军在东线大败吗,西线怎么还敢进攻?如果东线的反击战真的达到了目的,当面进攻的美军只怕早就要往南逃命了。

本栏目相关聚合页已经正式上线,如想看更多本栏目往期内容请登录铁血视角


13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各位跟帖攻击彭总的,我想,彭总难道比你们还笨,还无能吗?那时候是真是苦,再向先人致敬~上香~

打仗可不是在超市买东西,点啥有啥。。。。。。来铁血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呢。

以志愿军的条件和战果,已经让联合国军无话可说!

米爹军事供应挺好,那怎么被撵的向南抱头鼠窜啊~~~

只是你们这些抹黑志愿军的人,攻击指挥有这样那样失误的人,其心可诛!

打败了这个没有意义,打跑了那个没有意义,只有把你们的米爹打锣敲鼓迎到国门里有意义吗?

这些没有意义的国家,早晚会失去全部意义!


顺便在提下美帝的“绞杀战”,中朝最重要的“三角地区”(新安洲、西浦、价川)铁路,平均每2米就投掷250磅炸弹一枚,某些蠢货说志愿军有好多个高射炮师,但是你要了解一点,志愿军70%高射炮用来保护铁路的,仅仅在“三角地区”就是三个高射炮兵师,占志愿军所有高射炮的一半以上,反而保护一线作战部队的高射炮兵非常少。“绞杀战”美帝的飞行量是15万架次,排弹英雄郭金生,个人排除定时炸弹27吨,他是特等功和我们熟悉的黄继光、邱少云是同级的,不过没怎么宣传。

当时的后勤限制了我军的推进速度,不然联合国军就得下海喂鱼了。遗憾哪。。。。。。。

中国军队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打过如此高强度的战争。国内解放战争,与国民党军的作战一般一个战役从战术准备到总攻最多1个月。大规模作战行动三四天就能完结。中国军队已经对这种强度的战争轻车熟路了,,但是到了朝鲜战场上,几个数量级差别的敌军火力,不可想象的机动能力和后勤保障能力。都是志愿军不能适应的。好在我军一贯的高政治觉悟和高战术素养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巨大差距。而且在后几次战役中逐渐适应了与美军作战的特点,后勤保障水平稳步提升。否则,不说打平了,,惨败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中国军人的素质世界第一,这个不假。

16楼 user8080
特别想看到那些不为所知的历史史料,(包换中国军队档案馆,韩国方面,美国方面的资料)上述文章为官方春秋文笔,很多事都已在书籍和网络上反复出现。谢谢!

美帝的宣传片中美帝参战老兵怂啦着脑袋大吐苦水,美帝也不怎么宣传朝鲜战争,好莱坞那么多年,你们翻墙出去看到过朝鲜战争的电影么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