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黄山深度游前传

lee959 收藏 15 166
导读:2013年十月的黄山深度游,我之所以没上黄山,只是因为我去黄山的次数太多,除工作人员、导游等专职人士,我恐怕是地球人上黄山次数最多的人之一,当然腿脚不太方便是个最重要的理由。 细细想来,起码有十多次的黄山之游,除68年至75年在黄山工作外,75年后去了十几次的黄山,以至到了山脚也懒得上山,对山上的一草一木还真的很熟。在黄山七年,拖拉机跑运输还真深度游过。光明顶建电视塔,王国志开拖拉机借去段时间,我也去帮忙了几天。曾开着拖拉机去屯溪、歙县,歙县的许国石坊还真是惊到了我,宣纸、文房四宝摆满了兜售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黄山深度游前传


黄山深度游前传


黄山深度游前传


黄山深度游前传


黄山深度游前传


黄山深度游前传


黄山深度游前传


黄山深度游前传


黄山深度游前传


黄山深度游前传


2013年十月的黄山深度游,我之所以没上黄山,只是因为我去黄山的次数太多,除工作人员、导游等专职人士,我恐怕是地球人上黄山次数最多的人之一,当然腿脚不太方便是个最重要的理由。

细细想来,起码有十多次的黄山之游,除68年至75年在黄山工作外,75年后去了十几次的黄山,以至到了山脚也懒得上山,对山上的一草一木还真的很熟。在黄山七年,拖拉机跑运输还真深度游过。光明顶建电视塔,王国志开拖拉机借去段时间,我也去帮忙了几天。曾开着拖拉机去屯溪、歙县,歙县的许国石坊还真是惊到了我,宣纸、文房四宝摆满了兜售的老城街;而屯溪是传说中的小上海,在那住了一晚,饭店的麻婆豆腐特好吃,至今想想仍流口水。太平湖淹水时,拖拉机开到公路口,看着水慢慢爬上公路。去过一不知名的村,一条小道上复盖着奇幻的古树,我们在树下穿行如入梦幻世界一般。那时的人只求吃饭,那会追求迷人的景色,只是美景下一名怱怱过客!

我第一次上黄山是六八年十月一日,刚好到九连一周。九连处在黄山的山脚下,望着远方起伏连绵的山峦,就有一种攀上峰顶的冲动。凌晨四点,披着月光,我与同宿舍范伟达、陈大康等的朋友们带着干粮步行出发了。我们是从苦竹溪上山的,这是一种艰辛的登顶。穿过茶山竹林就是一片片的灌木丛,虽经九龙瀑的景区,但十月的瀑只是潺潺细流。数着九个潭,穿过山林来到一片开阔的谷地,眼前为之一亮。这里就是四周群山相抱,溪水同流,环境幽静,座落在苍松翠竹丛中的云谷山庄。云谷山庄后的千年银杏,几个人都抱不住,树干高耸入云,气宇轩昂。在它旁边的黄杉,铁杉都有几百年的树龄,树形雄伟壮观,留给我们的只是惊呀。一路向北海走去,展现在面前的奇峰怪石唯妙唯俏,带来无限的遐想;天狗吠天、老僧入定……,正是“渐入佳境”、“妙从此始”。我们爬上峰顶,对着群山高声呼叫,静听那远处传来的阵阵回音。沐浴在大自然恩赐的无限美景中,我陶醉了。同宿的那群高中生纷纷充当墨客骚人,摇头晃尾、填词作诗,不亦乐乎,却使我汗淋。走过鲫鱼背,爬上天都峰极目远眺,云山相接,江河一线;俯瞰群山,千峰竟秀。真有“登峰造极”之感。登峰时的二股战战,命悬一线之心,油然抛之九宵云外。大自然这能工巧匠给我们雕塑了如此的精品,给辛勤的攀登者予更美的享受。那天我们在半夜十一点回到连队。尽管以后去过多次、停留过更长的时间,但第一次去黄山的感觉挥之不去、沉入脑底。以后也去过庐山、雁荡山……但总有去了黄山天下无山之感。

73年廖静凤进戏曲学院读书,陪她上了黄山。同去的有董瑞禾与万里,在迎客松处遇见徐长与武军。之所以记住这次是因为去黄山路中的搭车。从连队走到黄山有24公里,而长途客车每天只有一班,还乘不上,所以大多是走着去的,等在白淀处,有货车经过就跳车搭车,这招很管用。但同去的是三个女孩怎跳车?正好有辆农民的拖拉机经过,我把他拦了下来,还好他认识我。我给了他十元,但走了没多久感到这车有些状况,停车检查,发现机油没了,没机油要烧轴瓦的。于是我加了点水临时凑合,到汤口一看,机油都变成白色了。哈!鲫鱼汤啊!从此以后还真学会了烧鲫鱼汤,而且汤特白。

74年严守诚来黄山看我,那时我住在二排第一间的外室,徐长搬走后我搬了进去,里面住着吴刚、徐伟忠、蒋志平等人。我们先到温泉,从云谷寺上的山。在百丈瀑时看到一老者身上背着很多的摄像器材,我们三人就帮他背着包一起上了黄山,后来才知他是中国著名的摄影师,以拍黄山为专长,与他在一起还真看到很多没人见过的景,学到不少摄影的技术。印象最深的一是在飞来石处,怎样的角度摄入,人物的位置选择,我们都知道飞来石有两个名,还有一个叫仙桃峰,“横看成岭侧成峰”嘛!另一个是左数峰,通过小路,我与守诚爬到一巨石上,外面是悬崖绝壁,他一再地要我们往外一点,他不知我有恐高症?!爬到外面了,他还是不拍,在等天上的那朵云,几小时的等待尤如死刑判决,超恐佈!游完回到连队,守诚与大方的包被翻动过,吃的东东都被偷了,这两个死轮奸犯干的!

回沪后的很长时间没去黄山,对连队状况的了解也是道听途说。90年市教委安排黄山休养由教委主任王生洪带队,我单位去了海根、陈湘群及我共三人。住在403,那时403已经开放,灰色的房已打开了门,条件一般。云谷寺到白鹅岭的索道已建好,不要再爬上去了。晚上住在光明顶,住房很简陋,外墙是用竹编的,里边是二排统舖,一人发一条被子就完事。王生洪是正局级,他的部下去游说才改成三人统舖。我可不行,睡一大统舖。与一边的姑娘挤着睡,没多久另一边又挤上一大姑娘,太性福了吧!第二天刚走了几步,陈湘群肌肉撕裂,怎没想到从原索道返还?硬是架着他从光明顶到玉屏楼,再到温泉,这工作量远比上八队背黄沙要大得多。这事闹得老陈心里总是不安,我对他说这事遇上你你也会这样做的,别太在意。二十年过去了,但他一直很在意,还请了我与海根一起吃了顿饭,没想到这顿饭后不久,海根就走了。

95年去黄山是特有意义的,这是五七战友的希望工程。95年四月二十八日,一行五十多人乘上火车,经过一夜的跋涉,在清晨到达屯溪,马上搭乘小巴士去谭家桥。因为要准备会议,我与老殳是提前一天出发的。二十九日是星期六,这一天也是谭家桥小学的节日,师生都穿着整洁的服装,校门口悬挂着欢迎的横幅标语,黄山市的广播台、报社、电视台在宣传部长的率领下等候着大部队的到来。那几天我与老殳忙得不可开交,捐款款项的具体落实、签订捐助书的文件审核、记者的连番采访、赶到老乡家落实代表的发言、对领养孩子的资料进行逐一核实,包括大队人马来后的吃饭住宿等问题都要安排好。当然,呂镇长的工作也很到位,学校专门做了一块纪念碑,刻上了每个捐助人的姓名,还为每个捐助人发放了纪念奖状。会议由老殳和吕镇长共同主持,由我介绍为学校捐款的情况,会议过程很顺利,当十个孩子进入教室时,整个会场进入到高潮,到场的每亇五七同学都要抢领孩子。当老章抱起一亇孩子的,会场里响起雷呜般的掌声,这种激情感染着整亇会议,也深深地感染着我,这画面至今仍清晰地湧现在我的脑海中。以后黄山市的电视台、广播台绍了我们的事迹,在市区醒目的宣传栏里挂上了那次活动的照片,并把这次活动的摄像推荐给了上海电视台。以至于有天我上课进入教室,学生们用惊诧的眼光看着我,直到下课、直到很多人包括校长问我,我才知道昨晚的电视新闻里出现了我的镜头。那次我没上山,老殳、小董他们都上了,那天下着雨,想来山上也不会有很美的景,人在雨中、景在雾中,也就一片茫然。

08年四月去黄山是参加茶林场知青赴黄山四十周年的庆典活动,由康康借了三辆大巴,共一百多人,住在总工会的疗养院。当年三月我与林荣、国平、老殳先打了前站,以保活动的万无一失。这次杨许是第一次去黄山,王丰琴带着杨许的外甥女娇娇一同上了山。庆典活动较简单,就是去十一烈士墓扫墓,把小建平、孟国度的墓也扫了一下。那天安徽的很多媒体都来了,第二天也作了报道,雨中的我还被登上了报,因他们采访我时见带一小孩,我讲了进行传统教育的话题而被关注。第二天,有些人留在疗养院而我上了黄山,从北大门乘索道上的黄山。上山前,天还下着些雨,但随着索道吊船向上移动时,一阵阵的欢呼声震动山谷。云,一阵阵地飘过;山,偶而露峥嵘,还没到始信峰,人们就已经兴奋了起来。西海还是那样的美,云雾飘渺在群峰悬崖间。崖边的鉄索上挂满了同心锁,只是不知锁还在,心同否?那天,我们在始信峰停留了很长时间,云雾迷漫,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难道运气就这么差,心有不甘啊!我相信运气会眷恋我的,就坐在几个平方的悬石上等着奇迹的出现。一阵轻风吹拂过我的脸,松针上滴下点点露水,云雾深处的青峰微微露出它的笑脸,一道云帷被拉开,展示始信峰最美的景象,我们笑着、叫着、欢呼着,这才是梦幻仙镜、天下奇山啊,见此奇景我等也是有缘之人啊!

11年九月与茅台酒的朋友去黄山,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上山。老杨开车,我们住在刘浩德的小酒店里。当晚去了老汪那里吃野味、中华鲟,第二天一早从北大门上山。我们走的是08年上山的路线,从西海到始信峰,这天山上水气较重,灰蒙蒙的,虽各山各峰都能看见,但不够清晰,没有飘逸的云,虽然秋高气爽,但云都在头顶上飞,天是好看的,传说中的黄山云是没有的。在上始信峰时老郁已走不动了,休息片刻来到北海宾馆,午餐是在公安的北海林管所用的,吴平的亲戚安排了山上的接待嘛。餐后,从林管所下山时,突然感觉腿关节的疼痛,以后越来越痛,以至到了关节不能弯曲的程度。我是一步一步移着走上下山索道的,好在小程一直扶着我。路走得不多,也没多么级台阶,但脚不行了,看来不能再上黄山了!山有轿夫,但半路不抬的,分地段的,也有轿霸?晚餐在谭家桥用的合肥的朋友听说我们去黄山,开车带着几箱名将来招待,当然都是酒中好手,不醉不归!第三天离开,去了棠樾牌坊群及鲍家花园。来这里不下五次了,有次与老殳来,新加坡人正在拍电影把我们也特写进去了,棠樾牌坊群是中国牌坊文化的代表,与八脚牌坊比各有千秋,都是徽派文化的标记。午餐是吴平的亲戚接待的,那天的罐装啤酒特别好喝!

其实想想,这辈子去黄山的次数太多,大部分都忘了,讲些记起来的点滴:曾在观瀑楼看人字瀑飞溅的瀑水,水汽迷漫、水声轰呜,抬头望不到顶,“此水疑从天上来,飞流直下不停留”,河道里的水也夹着巨石滚动的轰呜声,咆哮向前,壮观啊!那天是七月四日。曾用一毛线买了张泡温泉的票,几个男人脱光衣服泡在水里大声唱着歌,房里的回声震耳欲聋,比玩卡拉OK还兴奋。曾住在北海宾馆,睡在潮湿的被子里睡不着觉,半夜时分便披着被子去清凉台看日出。曾在大雪纷飞的冬天上了北海,也就二、三个游客,眼前白茫茫的一片雪景刹是好看,冰柱悬顶,红装绿裹,不远处一水管破裂,喷出的温泉水瞬间变或冰粒,特有趣。曾从巢州、池州一路来到黄山市,那时的黄山市是太平县改制的,乘着快艇游走在太平湖里,与市里的领导商讨在太平湖岛建超级宾馆的可能性。曾坐着拖拉机穿过六队、七队从谭家桥到聂家山,在农家喝着野茶、玩着柴刀,吃着黄山特有的蒸火腿肉,那味道美得打耳光也不肯放。曾住过观瀑楼、心族酒店,回上海时买了几十块谭家桥的粢饭糕,连锅巴也一同卷走。曾去制药厂商讨购地事宜,趁东大门发展之机打个楔子,开着车在茅草丛中翻过大炮岭来到茶林场场部。曾尝试过深度游,去泾县参观皖南事变纪念馆、参观杨子鳄养殖中心,只是没去项英被暗杀的那个山洞。去古城岩看牌坊。

还真想不起还有多少个曾经,当然只会更多,不会减少。世界很大,还有很多的地方没去过,一生也不可能走遍世界的各个角落。但走遍黄山的各角落还真是个心愿,好象在北大门处有个芙蓉谷,没去过,还真想去住几天,但愿里面有西施豆腐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