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道说道我团作战前后放电影特多的事儿

金语良言 收藏 23 11246
导读:四十三军坦克团 姚天恩 最近联系上我们43军坦克团QQ群,几乎每天和战友们聊得天旋地转,晚上一聊就转钟了,起居规律也打破了。网上见到老战友、结识新战友,见到烈士亲属、子弟,回想往事,喜怒哀乐甜酸苦辣翻江倒海,多少次泪眼婆娑!好几个战友提到我团作战前后看了好多电影,勾起我不得不说道说道。 部队放电影的片源,由军区政治部文化部下设的文化站管理,有点属地管理的意思,区域内由文化站提供,不同兵种不同隶属部队间按流程传递,我们团就和宝丰某通信团、宝丰某工兵团(1978年就转移走了)鲁山空军某团是传片

四十三军坦克团 姚天恩

最近联系上我们43军坦克团QQ群,几乎每天和战友们聊得天旋地转,晚上一聊就转钟了,起居规律也打破了。网上见到老战友、结识新战友,见到烈士亲属、子弟,回想往事,喜怒哀乐甜酸苦辣翻江倒海,多少次泪眼婆娑!好几个战友提到我团作战前后看了好多电影,勾起我不得不说道说道。 部队放电影的片源,由军区政治部文化部下设的文化站管理,有点属地管理的意思,区域内由文化站提供,不同兵种不同隶属部队间按流程传递,我们团就和宝丰某通信团、宝丰某工兵团(1978年就转移走了)鲁山空军某团是传片上下家。军区安排每周放映1部,按排片计划执行。在宝丰,我们部队就远远超出每周1部,达到2部以上。其实,多出的都是我们在地方串片、讨片来的。

90%以上的战友抽烟震撼了我

在广西第一次放电影前,我忽然发现90%以上的战友都在抽烟,星光闪闪啊,给了我极大的震撼。我问了好几个战友,他们都低头不语。多少年的和平年代突然要打仗,全团没有一个有参战经历的,战争就意味着牺牲,而且都是18、19到20多岁的小伙,必然有极大的恐惧感,心里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啊!我们这个年龄,出生和生长在三年自然灾害,身体没长好;读书到高中,没有高考,知识没学好;城镇青年还上山下乡到农村锻炼,农村青年高中毕业了也只有回乡,工作没找好。那年头,当兵还是吃香,很多人期望通过当兵改变命运。然而,要走进战争,能不恐惧吗?那夜幕里整片的闪闪烁烁的烟火带我沉思,那夜,我失眠了。

73天放了107场电影

第二天,我把我的感受向政治处主任陈佃合作了汇报。我想多放电影,让战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少想家。陈主任很支持我的想法。到达广西,军区文化站供片的渠道没有了,只有自己想办法。部队每到一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当地电影公司。扶绥县、崇左县、龙州县、宁明县、邕宁县、南宁市电影公司我都跑过,就在他们那里要片子。广西地方单位真是不错,对部队支持很大。每到一电影公司,就凭我一身军装,不用介绍信,就签个“53303部队姚天恩”就能借到片子。他们都是把最新的片子首先给我,打开片库让我挑。当然都是第二天必须送还。

作战前后,我们部队在广西100天,扣除移防、雨天,还有打仗的十多天,也就73天能放电影,我们放了107场电影,所以有的战友记得一晚上放3-4部电影。晚上看电影,第二天就不出操,早上可以多睡一会。

部队回到宝丰,武汉军区政治部文化部召开表彰大会,我团以放映场数遥遥领先(大部分部队只放了20来场)荣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文化工作先进单位”,我本人被评为“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文化工作先进个人”,给我发了一个印有“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文化工作先进个人”的锻面日记本(至今还保存完好)。那次领奖,第一次坐上了军区副司令员的红旗轿车,从武汉洪山到汉口滨江饭店,那个趟水的感觉记忆犹新。比我们成天跑片的那吉普车平稳多了!

两个电影组的弟兄辛苦了

当时电影组还有两个弟兄,卢东风和严楚桥。找片是我的事,放映就靠这俩兄弟了。放映都在野外,没有办法接电源,80%的要自己发电;没有固定银幕,都是临时拉;放映质量还很不错,基本没有出现放映事故即中途停机(跑片待片除外),为保证放映质量,白天倒片检查片子质量,还要及时修补;还要制作宣传越南在边界制造流血事件的幻灯片,俩兄弟默默无闻,勤勤恳恳。

3把冲锋枪和一篮子手榴弹是我们的火力

战时,我们其实也很紧张,我当时是排职,配备的就是一把54式手枪。我找军需多领了1把折叠托把冲锋枪,知道手枪打起仗来是没有用的。我们3个人,每人一把冲锋枪。放电影的时候,枪就在身边的一个箱子里。夜晚跑片也害怕越南特工,枪不离手。一次夜晚,在山路上碰到一骑自行车的朝我们的车歪到过来,我以为是越南特工截车,咣嗤!冲锋枪子弹上膛了!原来对方在黑暗中突遇我车灯光视线不好歪倒了,虚惊一场!

2月22日,接后方指挥所通知,两名越军特工抢夺我军两辆卡车,从水口进入向龙州地盘,告诉了车牌号码,要求我们打伏击,消灭这两辆车上的越军特工。我们的指挥员是当时教导队队长候东成,他把我们编成三组:第一组,设车辆检查站,用强灯光确认车牌号码;第二组在后方500米,当第一组发现是越军特工的情况下,开枪报警,第二组用冲锋枪扫射;第三组,相隔800米,布置在路边的高坎上,听见枪声就手榴弹伺候。我们电影组3个被分配在第三组。我们隐蔽在坎上的农作物里,一篮子手榴弹个个拧开盖子,把环露出来,手里抓了两个,把环套在无名指上,静静等待了十个多小时。一夜不困,精神百倍,直到天亮。后指来电,解除警报,又到地里找了半天手榴弹盖子。又是虚惊一场!天亮才知道,被蚊虫叮了一身包。

130天没有给家里消息父母快急崩溃了

在我们团,我应该是第一个知道要赴广西对越作战的。1978年12月6日上午8时,我正在军部大院参加军区政治部文化部在这里召开的文化工作会议。9时20分左右,一架直升飞机直接降落在军部大院里,我们都跑到窗口观望。十几分钟接到通知,会议紧急中止,各自以最快速度返回部队报到。原来是武汉军区司令员王必成专程来43军下达对越作战准备令。1978年12月8日,中央军委在对越作战命令中,我团配属42军,在七溪、东溪、高平、复和方向进攻。

12月6日11时20分我就座上从洛阳关林站到宝丰站的火车,返回部队。回到部队,投入到紧张的开拔准备中。当时部队有规定,不准给家里写信说这事。我是12月5日给家里发过一封说要到洛阳开会的信。直到回到宝丰第二天才给家里去信报平安。期间我严格遵守部队纪律,也忙于奔波,一直没有给家里写信,虽然我有机会写信发信。1979年5月上旬,我到武汉军区出差,领导批准我回家一趟。

还有1华里就快到家的路上,碰到同村人,他马上大声叫喊,喊得一湾子人都知道我回来了。老父亲从田里丢下秧苗把,跑来迎我,满眼泪珠上下左右打量一番,一手泥水拉着我的手牵到家里。母亲一见我嚎啕大哭“毛伢(母亲喊我的乳名)啊,你130天没有消息,你爷(家乡对父亲的称谓,父亲排行老大的叫伯,老二叫二伯,老三叫爷,老四叫父。我父亲排行老三,我把我父亲叫“爷”)这几个月把你一起当兵的几家都找到了,知道你们在打仗,不知你是死是活啊!”在我们团,我们麻城一起去的才12人,进孝感花园教导团后分走了3个,战友住家很分散,最近的相隔十多里,交通不便,只有步行。村里人还说,就害怕公社、大队干部来湾子,都害怕送“光荣证”来!这130天,我的父母是何等的煎熬啊!

擦干眼泪,我宽他们的心,说我是个放电影的,在后方,不会有事的,这不是好好的吗!

其实,这场战斗中,牺牲了两个电影放映人员,一个是162师政治部电影队队长郭蓉蓉(女),一个是129师政治部电影队一个放映员,高度近视,我们还是在一个电影集训队学习结业的,可惜记不起他的名字。我们的政治处主任陈佃合,2月17日中午就牺牲在战场上。

本文内容于 2013/11/18 8:23:02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看后很感慨!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得越南老实了,这一晃30多年又过去了,又有一些国家身上痒痒了。楼主这茬子老兵都是出生入死过的,多讲讲当年的故事很好啊!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