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饥饿年代,难忘的空飘气球


当时的海峡两岸还没有结束敌对的状态,大陆这边还在不停地炮击金门,“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标语满天飞;台湾呢,当时是亚州的发达地区,不仅经济较为发展,而且军事上受到美军的支持,全套的美式装备令蒋介石想入非非;当时两岸虽然保持长期的和平,其间没有大的战事发生,但两岸却不停地隔空交手,大打情报战、攻心战。空飘气球就是当时双方常用的战略和战术,每当海洋季风来临之际,天空中不断地有对岸的气球飘来,气球的搭载物是传单,但传单是不能吃的东西,一般不会引发民众的追逐。为了增加空飘气球对大陆饥民的吸引力,台当局通常会在气球上放上一点精美的食品,巧克力或牛奶糖之类的,用防水的塑料盒装住,如果掉进水面捞起还能吃。就是这么几粒的“糖衣炮弹”,通常会引来群众的狂热追逐,从这个村追到那个村,从这座山追到那座山,就算是在集体上工,一看气球飘来,不仅大家都会放下手中的活拚命去追,而且生产队长也会带头,因为能带领大家抢到气球并分到一两粒的糖,在那个年头被看成是很幸运、很吉祥的事,毕竟是民以食为天,大家关注的焦点只是气球上的美食,而非传单,那玩艺擦屁股太硬,带回家也只能当柴火烧,再说也危险,被查到会关派出所。

当时还是讲政治的年代,为了遏制国民党的反动宣传,政府想出了很多的办法,包括出台相关规定,禁止收听台湾广播,禁止追逐气球等,但效果不是很大。为了打破群众对空飘糖果的渴望,干部们只好土洋结合,放出话来:那糖果是有毒的,某地某村某年某月已被毒死多人,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去追抢那东西啦,但群众认为那是官谣,是骗人的,一遇气球飞来,大家还是照追不误、照抢不误,甚至为此大打出手:有人认为这糖果是公家的应平分,有的人则私心比较重,认为谁追上就是谁的,大不了今天的工分不要了,至于毒不毒根本就不会有人去考虑,因为对当时的人来说,吃饱压倒一切...

时代虽然变了,空飘气球也已经走进了历史,但人是铁,饭是钢的真理并没有改变,改革再高调,我们都不可能饿着肚子去闹革命。因此让群众吃饱饭依然是实现三中全会改革目标的基础,一切的改革目标应当围绕群众的饭碗来展开,要把让群众吃饱当成是国家安全的首要战略(加强对粮食系统的监管,防止粮库亏空、防止转基因掺入);要把让群众吃饱当成是土地改革的首要任务,不仅要加强农村宅基地的确权、颁证和流转,同时也要确保农民的耕作权不受侵犯,反对一切强征农民土地的行为,确保全国18亿亩的耕地红线不受侵犯;要把让群众吃饱当成是推行计生改革的首要条件,计生二胎有条件地放开后,中国的粮食压力更大,粮食生产若没有跟上,国民党的大统(流入大陆的有毒食用油)“气球”或美国的转基因“气球”恐怕会再现江湖......

(谢绝转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9楼liaotou

我顶你最后一段话,有些人认为现在尚能温饱,但仔细体味改开30年的感受,前15到20年无疑是稳步上升的阶段,而近十年的生活却是逐步艰难,这是一种趋势,如何扭转趋势则不是立马见效的,因为趋势走向往往和之前的综合因素有关,或者说和整个的30年的发展历程有关,短时间内很难快速改变,而这次的会议成果还需研读和观察,总之,粗浅的感觉将走向更加的私有化,这个感觉未必对,但私有化的发展规律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经历过,现成的样板有的是,而在我们人口密度如此之高的国家中最可能出现的是“主体”发展速度有保障,而这个“主体”之外则令人堪忧,这不由想到过去的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或许我言重了,往后慢慢看吧。

6楼taokao

"能带领大家抢到气球并分到一两粒的糖,在那个年头被看成是很幸运、很吉祥的事"楼主这话是胡扯蛋,拿那时候的中国人当傻子了。其实那时候人都很理智,东西吃掉,传单上缴。还有,气球并非落在地上等你哄抢,大部分是到达大陆沿海的陆地上空受上升气流影响上升到高空因为气压变化爆裂把食物和传单洒下来。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 有一天下午放学后听到天空上有“咕咕咕”的响声 一开始没在意 后来响的时间长了就向天上看 只见两架战斗机围着一个小白点在转圈 一圈回来就对准了那个白点“突突突”一串机关炮 炮弹爆炸时闪着白光 小伙伴们都望着天看得那个过瘾啊!只是到最后也没把那个白色气球打掉 飘啊飘的远去了 那时听大人们讲是台湾放的空飘气球 下面挂着反动传单 后来下乡时在玉米地里捡到许多精美的印刷品 上面的画面是阿里山和日月潭 另一面是《蒋总统颁布光复大陆后的土地政策》第一条:耕者有其田…当时捡到了看到了这就是反动传单啊!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小小台湾岛就想光复大陆 太逗了!

2楼军谋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那时在山区的一个小县城生活,记得正值文革前后。那时候确实经常碰到台湾的气球和台湾的飞机撒下的食品和传单。食品主要有饼干罐头和糖果,传单当然都是一些反动的口号。记得那个时候,具体的情况和楼主写的完全一样。很多老百姓因为连饭都吃不饱,碰到这些扔下来的东西,尽管知道是台湾国民党特务搞的,但是还是把东西带回家里偷偷的吃了。当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老百姓拿着东西偷偷的吃偷偷的乐;另一种是当地的政府干部十分紧张如临大敌,下来搞调查做宣传要求广大的人民群众不要被台湾特务的反动宣传和小恩小惠所蒙蔽,确实也搞得人心慌慌。那时候只要白天发生这种情况,当地的领导干部当晚都要把群众干部职工召集开会。大人脸上的那种严肃和凝重让我们这些七八岁的小孩看到了心里都害怕!

2楼 军谋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那时在山区的一个小县城生活,记得正值文革前后。那时候确实经常碰到台湾的气球和台湾的飞机撒下的食品和传单。食品主要有饼干罐头和糖果,传单当然都是一些反动的口号。记得那个时候,具体的情况和楼主写的完全一样。很多老百姓因为连饭都吃不饱,碰到这些扔下来的东西,尽管知道是台湾国民党特务搞的,但是还是把东西带回家里偷偷的吃了。当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老百姓拿着东西偷偷的吃偷偷的乐;另一种是当地的政府干部十分紧张如临大敌,下来搞调查做宣传要求广大的人民群众不要被台湾特务的反动宣传和小恩小惠所蒙蔽,确实也搞得人心慌慌。那时候只要白天发生这种情况,当地的领导干部当晚都要把群众干部职工召集开会。大人脸上的那种严肃和凝重让我们这些七八岁的小孩看到了心里都害怕!
在我7、8岁的时候,每当看到有飞机飞过去就会幻想着飞机上掉点什么东西下来。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