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战最强装甲师长的巅峰之作~!

sosoyo1 收藏 13 19778

之前写过一个帖子,关于二战时期一个并不鲜为人知的优秀装甲师师长巴尔克的简介,最近有点时间,应广大铁血战友的要求,特将巴尔克的任装甲师师长时的巅峰之战的背景、战术、个人指挥及个人特点,做一个详细的介绍,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另外,本文全部从多本书刊上节选,打字很累,希望有心的朋友能顶一下,以资鼓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1年4月16日,巴尔克在1辆III号坦克的炮塔上,左边为英军战俘,此为希腊战役期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1940年5月,第一摩步团团长巴尔克(右),将缴获的法军军旗交给古德里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13年圣诞节,二级中士候补军官巴尔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巴尔克的父亲,威廉·巴尔克中将,一战前后德军著名的战术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巴尔克的女婿,阵亡于斯大林格勒前线的施伦特中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巴尔克的长子,第一装甲师摩托车营候补军官弗里德里希—威廉·巴尔克,阵亡于1941年6月的东线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

这是一个标准的有着军人血统的家庭~以作为军人为荣的家庭~!

没有高干子女的特别待遇,一切从基层开始军人生涯,从战斗开始,巴尔克如此,巴尔克的长子如此,巴尔克的女婿也是如此。

巅峰时刻 第11装甲师在齐尔河畔

1942年5月16日,巴尔克正式就任第11装甲师师长。这支部队在刚过去的冬季防御战中损失惨重,一些下属单位支离破碎,多数团营级军官都在抱病修养,因而,此刻正在斯摩棱斯克以东休整,同时承担着围剿游击队的任务。雷厉风行的巴尔克到任后,仅用一个月就将部队重组完毕,虽然车辆配置依然短缺40%,但是得到不少补充兵员,士气也有显著的提高,到6月28日前又拥有了155辆各型坦克(15辆II型,124辆III号,13辆长管和短管的IV号及3辆指挥坦克)。

6月28日,德军发动了代号“蓝色作战”的三阶段夏季攻势,第一阶段的任务是夺取工业中心兼铁路枢纽沃罗涅日,两路德军将从库尔斯克和别尔哥罗德出发,分别向东和东北推进,以会和于沃罗涅日以西,围歼奥斯科尔河与顿河之间的所有苏军为目标。第一阶段完成后,德军步兵师将在奥廖尔至沃罗涅日之间构筑一条坚固的防护带。装甲师和摩托化师则沿着顿河朝东南方推进,目标是与哈尔科夫方向杀出德军建立联系,合围此间的大量苏军。在第三阶段,沿顿河进军的德军将与从塔甘罗格方向进军的部队会师于斯大林格勒附近,从而在顿河河曲围歼数量巨大的对手。一旦实现前述所有目标,德军讲正式打响扑向高加索产油区的作战。

第11装甲师并未参与前述三个阶段的所有作战。巴尔克所部隶属于第4装甲集团军的第24装甲军(还辖有第9装甲师、第3摩托化步兵师和第377步兵师),6月28日时从库尔斯克出发,强渡季姆河后开始追击撤退中的苏军。一星期后,德军推进至沃罗涅日附近,苏军在这里投入重兵布防并展开过多次反扑。6月28日至7月9日间,第11装甲师摧毁了196辆苏军坦克,布良斯克方面军的第4坦克军(145辆坦克)几乎被巴尔克师全歼。第11装甲师官兵们对新师长的指挥能力刮目相看,不过,他们印象最深的还是巴尔克的意志力和指挥风格。战役发起之初,第11装甲师尚在季姆河右岸作战,巴尔克和副官韦布斯基上尉的指挥车跑在最前面,他们突然遭到苏军重炮的轰击,当时正说话的韦布斯基被炸成重伤,8日后丧生。几天后,巴尔克和首席参谋军官基尼茨少校在研究作战地图时,一架低空掠过的苏军战斗机向他们进行扫射,地图上顿时留下几个弹孔,所幸两人均安然无事。如果说巴尔克的运气一直不错的话,那么7月4日的一场短兵相接,则让官兵们见识了师长的胆量:当天有17辆T34突然出现在师部附近,并在800米外开炮,师部的官兵和后勤阵脚大乱,只有巴尔克还保持着惯常的镇静,他立即召唤不远处的坦克赶来支援。第15装甲团战史曾留有这样的记录:“.......师长站在指挥车车顶,摸样虽然有点怪,但显然正在发号施令,他命令刚赶到的坦克指挥官立即发动反击,很快便消灭了幽灵般浮现的苏军。在短促的激烈战斗中,3营长布尔施廷少校阵亡,所有17辆苏军坦克都被击毁。”

7月末,德军完成了“蓝色作战”第一阶段的任务,巴尔克于8月1日晋升为少将,并在月底时率部开往布良斯克附近休整。两个月的作战中,巴尔克所部取得了击毁苏军坦克501辆的战绩——其实,在接手该师之初,巴尔克还曾在苏西尼奇防御战中创下过“单日击毁91辆敌军坦克”的惊人记录。巴尔克所部9月间成为第2装甲集团军的预备队,10月和11月的多数时间里是中央集团军群的预备队。

11月19日至22日,苏军在斯大林格勒地区发起了大反攻,很快便将保卢斯的第6集团军团团围住。轴心国北翼的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抵挡不住苏军第5坦克集团军、第21和第63集团军的重击,不仅狼狈逃离顿河河曲部,还被推挤到齐尔河的对岸。苏军反攻不久,第48装甲军(辖第22装甲师和第1罗马尼亚装甲师)曾被派到罗军背后加强防御。但是,苏军攻势一旦发起,罗军防线便告崩溃,致使第48装甲军自身也在11月27日被包围在卡拉奇西北地域。第48装甲军经过一番苦战后于29日逃出险境,并在齐尔河中段的西岸建起一条薄弱的防线。曼斯坦因就任顿河集团军群指挥官后,虽然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解救第6集团军上,但他非常清楚齐尔河防线的重要性,他认为只有守住齐尔河西岸的突出部,南面的第4装甲集团军的侧翼才有保障,才能按时发起解救第6集团军的攻势。另外,截至11月27日时,齐尔河防线还是最靠近第6集团军西翼的地域,保卢斯的副官亚当上校,甚至还在顿河与齐尔河交汇处的对岸(靠斯大林格勒一侧),维持着一个距包围圈仅20英里的小桥头堡。曼施坦因命令第48装甲军务必死守齐尔河防线,时机成熟时该军也将加入救援作战的序列。

11月25日,正在罗斯拉夫尔清剿游击队的巴尔克收到急电——命令他率领第11装甲师立即乘火车南下,赶往罗斯托夫北面的米列罗沃后,再沿公路前往莫洛佐夫斯卡亚集结,准备参加解救第6集团军的攻势。就在巴尔克所部驱车数百公里南下的同时,第48装甲军军长海姆被解职,克拉默将军随后代理了几天,在12月4日又将指挥权移交给科诺贝尔斯多夫将军,军参谋长就是一周前刚刚到任的梅林津。第48装甲军军部当时设在齐尔河与顿河交汇处的下齐尔斯卡亚,隶属装甲军的第336步兵师以其3个团在齐尔河西岸构筑防线,该师南翼是所谓的“亚当集群”(由第6集团军包围圈外的后勤和休假归队者组成),北翼则是空军第7野战师的一个团和一些后勤单位。第11装甲师于12月5日夜被划归第48装甲军节制,巴尔克和他的首席作战参谋基尼茨带着先头部队于6日抵达战场,第15装甲团、第119装甲炮兵团和几个支撑单位也于同日抵达第336师步兵师的后方,但第110和111装甲掷弹兵团、第61摩托车营等主力需要到7日下午才能开抵。

曼斯坦因准备发起救援反攻的同时,苏军却在齐尔河沿线抢先下手。罗曼年科将军的第5坦克集团军陈兵齐尔河沿岸已有十余日,修正补充完毕后,他的集团军拥有8.5万人,所属的第1坦克军、第5机械化军和第8骑兵军等部合计拥有大约280辆坦克。7日晨,罗曼年科发起了进攻,他把主攻点恰到好处地选在第336步兵师左翼与空军野战团的结合部,很快便撕开了德军防线,第1坦克军开始朝西南的第79号国营农场扑来。上午9时,第48装甲军命令巴尔克速派第15装甲团进行反击。巴尔克和基尼茨都不在师部,当时他们正在齐尔河与顿河交汇处勘察地形,师部的一位中尉接令后,未经请示就向第15装甲团团长席梅尔曼上校传达了命令,而后者也毫不迟疑地领受了任务,他的第3营15分钟后即从上索罗诺夫斯基南面几公里处向北行军。巴尔克战后曾写道:“......当我正沿着齐尔河侦查地形时,传来苏军突破防线后,已锲入第336步兵师左翼的坏消息。我立即驱车赶往第336步兵师师部的所在地上索罗诺夫斯基。师长卢赫特还很镇静,情绪似乎也不错。我把自己的指挥部设在他的师部边上,这虽然有违条令,但接下来的战事发展证明这种做法颇有成效。”

尽管有第15装甲团的支援,第336步兵师还是无法阻挡苏军第1坦克军的推进,到夜幕降临时,苏军已深入德军后方10余英里,第79号国营农场也被苏军占据。不过,由于天色已晚,苏军主动停止了进攻,第11装甲师所部也相应地在农场南面和西南建起狙击阵地。军部命令巴尔克次日晨以全师之力夺回农场,并将苏军坦克赶回齐尔河对岸。巴尔克仔细分析了命令,也充分考虑了地形因素,他认为,如果苏军强大到足以迫使第48装甲军放弃参与救援的话,那仅把对手赶走还远远不够,必须把对手彻底消灭。巴尔克随后说服了梅林津和军长克诺贝尔斯多夫,于是,当晚传来的新命令改成要求巴尔克“摧毁敌军”——至于怎么摧毁,军部未置一词。1984年,梅林津曾在美军举办的一次“战争艺术研讨会”上,骄傲地向美军将校们说:“.......这道命令很简单,‘摧毁对手!’我们不规定是正面进攻还是后方突袭。前线指挥官全权决定应该作什么。我们不在乎这些细节。”巴尔克晚年在接受美军历史学家斯托尔菲采访时曾说,上级们当着他的面说过:“那个老巴尔克又回来了,他想干什么就让他干好了。”

即将展开的第79号国营农场之战,以及随后两周的一系列作战,将充分展示出巴尔克作为装甲师长的头脑、谋略、胆识和风格。首先,他任何时候都保持着旺盛的斗志,因为他深信指挥官的精神面貌对部队的信心和士气有着重要的影响。其次,他确保任何时候都把坦克和装甲车派去执行它们最擅长的任务——以速度和机动实现突破,而非承担静态的防御职责。第三,为保证突然性,他尽量少的使用通讯手段,而是依靠口头传令,尽可能亲自向团营长们口授命令,并当面解决误会与分歧。第四,战斗中他尽量出现在最前沿,因为他坚信这样做既便于掌握敌情,又能鼓舞士气,因而他经常把参谋们留在后方,只通过无线电与参谋长保持沟通。第五,他极力倡导“夜行军”(联系起他在法国和巴尔干的作为),对此,他曾说过:“......我师经常在夜间和拂晓前敌军最脆弱的时候进入共攻击阵地,然后在敌人开始运动前一小时发起进攻。这种战术当然需要艰苦的努力,但的确能减少流血牺牲。由于对手完全意料不到我们会在此时进攻,所以我们的伤亡极少。”最后,巴尔克的标志性战术就是突袭敌军的侧翼和后方,而且通常是在对手开始进攻的同一时刻,予敌以突然打击。这些战术和风格使巴尔克常常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最大的战术成功,也使第11装甲师成为1942年底1943年初战斗力最强的装甲师之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巴尔克第11装甲师的齐尔河之战示意图(1942.12.7--12.2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12月8日,在第79号国营农场附近被击毁的苏军KV-1重型坦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12月初,被巴尔克夺回的第79号国营农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成就巴尔克的齐尔河巅峰之战的第15装甲团团长席梅尔曼上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初,第11装甲师所部在79号国营农场附近运动

卢赫特希望第11装甲师能正面反击沿河谷突破进来的苏军第1坦克军,但巴尔克认为困难的地形使得正面反击很难奏效,他把工兵营、反坦克营和高炮营等部署在农场南面,任务是挡住对手的继续难进,第110装甲掷弹兵团被部署在农场西侧,农场东面也安排了一些步兵单位,第15装甲团和第111装甲掷弹兵团则沿着农场西侧便于运动的高地,向北摸到苏军的侧翼和后方就位。第336步兵师的炮兵也奉命开导农场周边进行火力支援。所有部署在7日夜完成,因此,苏军第1坦克军的70余辆坦克进入夜间休息时,巴尔克已神鬼莫测地将对手悄悄包围。根据第48装甲军战时日志的记载,8日拂晓前,第111装甲掷弹兵团率先进攻,15分钟后第15装甲团投入战斗,又过了半小时,南面的第110装甲掷弹兵团也发起了进攻。巴尔克的反击取得了预期的效果,第15装甲团首先伏击了苏军第333步兵师一部,迅速摧毁了长长的一队军车后,装甲团从农场背后朝第1坦克军所部发起了猛攻,而苏军当时正在集结,准备杀向德军第336步兵师的后方。第110装甲掷弹兵团由南向北进攻农场时,在河谷意外发现了另一批苏军坦克,随后切断了这些坦克与支援步兵的联系。第15装甲团与第110装甲掷弹兵团下午3点携手夺回了农场,其他部队也开始着手恢复第336步兵师被撕开的左翼。到暮色沉沉时,部分苏军杀出重围后退到齐尔河,战场上留下了53辆苏军坦克的残骸。

以攻代守,以先发制人代替被动反应,以侧翼包抄代替正面强攻......巴尔克以这些战术成功重创苏军第1坦克军,将对手赶回齐尔河对岸,取得了令人印象极深的战术胜利。不过,苏军沿着整条齐尔河已建立起多个桥头堡,此后的日子里,德军防线将“此起彼伏”地被突破,巴尔克装甲师也将不断地扮演“救火队”的角色。他在战后曾回忆道:“.......12月9日至17日,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故事:俄国人在X点突破——我们反攻——夜间局势恢复。作为‘奖励’,又传来苏军在东面20公里处突破的消息。我们立即转向,坦克、步兵、炮兵在冬夜里开着大灯疾驰而去。拂晓时,我们又出现在苏军最脆弱的地段,发起进攻,粉碎敌人。同样的‘游戏’下一个早晨继续进行,只不过是往西或往东10或20公里外的某地。”巴尔克所部充任“救火队”的这段日子里,霍特的第4装甲集团军也取得过救援作战的初期成功。巴尔克曾说:“.......我们吸住的敌军越多,第4装甲集团军的任务就会越容易。每天都令人心焦的问题是,‘我们的对手第5坦克集团军还在这一带吗?他们是不是开到霍特那个方向去了?’每次当我们得知苏军坦克又突破了第48装甲军防线的时,我们的反应都是‘感谢上帝,他们还在’。”巴尔克的这段自述,无疑反映出他是一个既顾全大局,又具有高度自信心的指挥官。

11日白天,巴尔克率部铲除了苏军位于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小桥头堡,入夜时分,军部来电称苏军当日又在两处实现了突破;一是位于第336步兵师东翼的利辛斯基,另一处则是在北面22公里外的下卡利诺夫斯基,苏军第5机械化军已锲入德军第7空军野战师的防区4公里。巴尔克街道尽快铲除这两个突破口的命令时,第110装甲掷弹兵团和第61摩托车营正在第336步兵师两个团的结合部协助防御,他决定留下这些部队,自己将率领第15装甲团和第111装甲掷弹兵团首先消灭利辛斯基的苏军,然后再开往下卡利诺夫斯基。巴尔克连夜完成了机动,部署在苏军侧后方的装甲团和掷弹兵团,12日晨4点45分时准时发动了突袭。“老戏”依然在上演,苏军又一次措手不及,12日午后利辛斯基的险情已被化解。下午,巴尔克率领装甲团和掷弹兵团全速奔赴西北方的下卡利诺夫斯基,这一次他显然认为速度和力量的集中比出其不意更重要,与苏军第5机械化军头对头的碰撞一番后,夜幕降临时苏军被逼退到河岸附近。13日晨,巴尔克正准备故伎重演,但苏军第1坦克军在奥斯特洛夫斯基西面发起了同步进攻,迫使巴尔克终止反攻,改为朝东南方转进,以挫败对手对自己侧翼的威胁。


18日,第11装甲师经过两天休整后,准备在下齐尔斯卡亚附近渡过顿河,参加救援第6集团军的作战。但是攻势发起的前一刻,巴尔克意外接到到了取消作战的命令——苏军第5坦克集团军从奥斯托罗夫斯基至利辛斯基之间的地带再次越过齐尔河,第336步兵师的防区全线告急。巴尔克不得不返回几日前的战场,再次扮演“救火队”角色。第11装甲师迅速北上赶去支援,就在杀得兴起之时,巴尔克在傍晚时分接到梅林津来电,命令他立即率部赶往西北面的下卡利诺夫斯基。巴尔克当时还想先解决眼前的对手,然后再执行新的任务,但梅林津坚持要求先去铲除更棘手的的下卡利诺夫斯基桥头堡。巴尔克于是终止进攻,在坦克和车辆加满油、官兵吃完饭后,连夜赶往20公里外的下卡利诺夫斯基。19日晨5点,装甲团团长席梅尔曼发现了一队苏军坦克,他带着手下悄悄跟在队列的后面,苏军显然即未留意到德军的出现,也不知道后面跟着的不是自己人,糊里糊涂中42辆苏军坦克被逐一摧毁。接下来,席梅尔曼命令尚能作战的25辆坦克开到一块洼地埋伏下来,等待第二波苏军坦克的出现。当23辆苏军坦克果然出现在前方山脊的顶部时,占据有利地形的德军坦克发射的炮弹,几乎全部命中了对手的“腹部”,几分钟内就全歼了这批坦克。当日战斗结束时,第15装甲团取得了击毁65辆坦克、自身无一损失的骄人战绩。巴尔克在燃烧着的坦克残骸间,热情地向席梅尔曼和装甲兵们表示祝贺,他在战后曾写道:“......过去几日里的紧张和压力一扫而光,炮塔上露出的都是笑脸。这支部队真是战无不胜。”

12月20日,巴尔克因在齐尔河防御战中的杰出表现,获颁第155枚橡叶骑士勋章,第11装甲师的大名再次登上了国防军战报。不过,就在20日夜21日晨,第11装甲师经受了一次严峻考验,当时第110和111掷弹兵团的结合部被苏军突破后。巴尔克闻讯后迅速赶到战场,命令搜索侦察营在部分坦克的支援下立即反击,两个团的之间的缺口终于在21日上午9点被堵住。到此时为止,齐尔河沿线惊心动魄的14天防御战算是告一段落。巴尔克1979年回忆此战时曾说:“科涅夫一次使用一个军进行突破。下完命令后他就到另一处视察去了。之后,苏军的进攻就像刀切过黄油般穿过我们薄弱的防线。再往后苏军的攻势却停顿了,因为他们不知道下面该做什么。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反击令下达后,一眨眼的工夫就消灭了他们。与此同时,科涅夫又来到下一个军,接着下达类似的命令,同样的游戏还在继续。进攻、反攻。进攻,反攻.........就这样,这些苏军都被依次歼灭。我就是以这种方式,以一师之力敲掉了整个第5坦克集团军。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主要原因是苏军指挥官没有受过很好的训练。但来年他们就有了长足的进步,有了更多的训练和经验,我们的日子也因之明显地艰难起来。”

1943年1月末,巴尔克晋升为中将,第11装甲师此刻正在顿河与马内奇河交汇处的马内奇斯卡亚村作战,负责掩护撤退中的第4装甲集团军的南翼。巴尔克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以伤亡15人的微弱代价,杀伤和俘虏苏军500余人,还击毁20辆坦克,当然最重要的是夺取的马内奇河渡桥——只要这座渡桥存在,就能确保第1和第4装甲集团军逃生之路的畅通,因为决定性的挫败了苏军从南面夺取罗斯托夫的意图。1962年时巴尔克曾收到霍特的感谢信,后者声称“如果不是第11装甲师的话,第4和第1装甲集团军当时难以逃离陷阱”。下面数字可以大致反映出第11装甲师在巴尔克领导下是何等的彪悍和高效;1942年12月7日至1943年1月31日间,第11装甲师共摧毁苏军坦克225辆、反坦克炮347门、大炮35门、击毙对手30700人,自身损失16辆坦克和12门反坦克炮,215人阵亡,155人失踪,1019人负伤。

齐尔河战役的真实记录到此告一段落,关于巴尔克的人生轨迹,我大致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1943年9月,巴尔克任第14装甲军代军长,在意大利战场有个5个星期的“表演”。

随后,又在东线参加了基辅突出部——桑多梅日桥头堡等系列战役

1943年11月,巴尔克晋升为装甲兵将军。

在救援捷尔诺波尔的行动中,一次完败,是他军旅生涯中的一个“污点”。

1944年8月31日,巴尔克被授予第19枚钻石骑士勋章(德国最高勋章),9月21日晋升为G集团军群指挥官,曾经短暂时间作为

一代名将曼托菲尔的顶头上司。

之后,又作为第6集团军司令,指挥了救援布达佩斯的战役。

最后的风范:

1945年5月7日,巴尔克得知盟军达成了次日即将生效的协议,其中一条——“与苏军作战的德军都将向苏军投降”——令他惶恐不安,他命令后卫部队以坦克、反坦克炮和机枪等组织苏军追击,其他部队则放弃武器,立即轻装朝美占区开去。在接近美占区时,一位中尉曾拦住这支大军,要求他们立即返回原地向苏军投降。巴尔克随后致电美军第20军军长麦克布莱德将军,要求面谈投降事宜。巴尔克在第20军军部受到了冷淡而不失礼节的接待,他向麦克布莱德出示了一张标满德军位置和力量的地图,同时正告这位洛林战役时的对手:“我们不想被苏军俘虏,但是,如果被逼无奈的话,我们也会攻击美军。”随后,巴尔克和麦克布莱德屏退左右,私下敲定了投降细节,而麦克布莱德没有请示上级,就接受了巴尔克收拢的约30万人的投降。巴尔克曾说,这是他在二战末期最大的成就,几十万官兵也因此“终身感激他们的指挥官”。

巴尔克作为战俘被一直拘押到1947年。期间,不知处于何故他曾多次拒绝与美军合作,不愿意参加美军战史部门组织的访谈和撰写计划。这或许能部分地解释为什么巴尔克在战后长期不为人知。

“.........没有一支军队找到了批量产出巴尔克或梅林津这类军人的钥匙。(他们的)这种才能只能被发现,而不能被制造出来。尽管作战理论和训练可以使这种才能更加突出。在这一方面,我们必须高度评价德国人的体系。德国的将领们对这个体系及其哲理的深刻见解,也值得我们最仔细的思考和关注。”——美国陆军副总参谋长奥蒂斯中将 ;参谋长联席会议“计划与政策”部门主管戈尔曼中将

1982年11月29日,距89岁生日还差两周的巴尔克带着“杰出战术家”的桂冠,没有遗憾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19枚钻石骑士勋章得主——巴尔克

本文完,如果您觉得不错,请您别忘记顶一下~!



本文内容于 2013/11/17 0:26:49 被sosoyo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