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凭啥耻笑中国对菲律宾“抠门”

狐狼001 收藏 6 476
导读:(捐款的学问:捐少了骂你寒酸抠门,捐多了笑你人傻钱多) 都说缘于善心的捐款乃是一件“幸福的烦恼”,仅据我个人自小学时起的捐款经历而论,如此这般批判性的见解大抵亦贴合我在潜移默化中所滋生的感受。下到学校支持希望工程的例行捐款也好,上到为救助某位同学而解燃眉之急的筹集治病钱也罢,若是捐款的时候一位家庭经济条件不很好的同学只是悻悻地捐三两块,换来的往往是旁人对其小气吝啬的冷嘲热讽;可是但凡有哪位同学当真掏出一张一百块塞进那昏暗的捐款箱内,可以预见的却又总是老师同学一声叹息后的摇首耸肩,旋即他们会不痛


欧美凭啥耻笑中国对菲律宾“抠门”


(捐款的学问:捐少了骂你寒酸抠门,捐多了笑你人傻钱多)

都说缘于善心的捐款乃是一件“幸福的烦恼”,仅据我个人自小学时起的捐款经历而论,如此这般批判性的见解大抵亦贴合我在潜移默化中所滋生的感受。下到学校支持希望工程的例行捐款也好,上到为救助某位同学而解燃眉之急的筹集治病钱也罢,若是捐款的时候一位家庭经济条件不很好的同学只是悻悻地捐三两块,换来的往往是旁人对其小气吝啬的冷嘲热讽;可是但凡有哪位同学当真掏出一张一百块塞进那昏暗的捐款箱内,可以预见的却又总是老师同学一声叹息后的摇首耸肩,旋即他们会不痛不痒地念叨:“捐款根本没必要攀比,炫富的心理可不能有。”进而言之,再平常不过的捐款竟能使得一位学生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而旁观者更会在有意无意间忽略了捐款的简单初衷并迷失了体味捐款者心意的襟怀。


试想日常生活中我们眼所能见的学生捐款已是这般复杂微妙,更何况国际社会对菲律宾救助的暗潮汹涌,英国《每日电讯报》首先断章取义地误读了中国政府对菲律宾救助仅有10万美元的讯息,直言作为地区超级大国的中国自损形象,相较于美国和澳大利亚对菲律宾动辄千万美元的援助,甚至不足援助额的百分之一,更声称中国并不值得乐观地给予信赖;而美国《华尔街日报》则随后与《每日电讯报》遥相呼应,故意抛开了台风“海燕”亦使得中国300余万人受灾的事实,刻薄地挖苦了中国在人道主义及菲律宾的私人恩怨两者之间愚蠢地舍本求末,俨然捐款数额的差距便已经决定了中国相比欧美国家的卑微渺小。于此且借用美国《纪事》网络杂志的一席话:“菲律宾这样的国家很有可能会记住哪些国家更慷慨。”,窃以为上述理论同样适用于曾几何时饱受汶川地震之痛的中国,回眸当年国际社会对中国汶川地震的捐款数额,我却赫然发现偏狭局限的绝非中国人对民族感情的维系和对中菲紧张关系的审视,而是许多曾经并不“慷慨”的国家竟在今朝妄自向中国人说教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这其中反讽的意味委实令我哭笑不得。

欧美凭啥耻笑中国对菲律宾“抠门”



欧美凭啥耻笑中国对菲律宾“抠门”


(援助汶川地震的外国政府榜单:美国与老挝旗鼓相当,菲律宾不见踪影)

且看图中各国政府对中国汶川地震的救助捐款数额,其中英国捐款折合人民币1360万元、澳大利亚捐款660万元,与香港《南华早报》所报导的英国和澳大利亚分别向菲律宾承诺提供960万美元和938万美元的捐款数额仍存在较大的差距;而眼下对菲律宾提供2000万美元救助的美国当年却仅仅向中国汶川地震救助折合人民币350万元,在这份榜单的下半区中与财力极为有限的亚洲小国老挝并列;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是纵然坦桑尼亚乃是全球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但坦桑尼亚仍“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地为中国汶川捐款4万元,经济状况要远比坦桑尼亚为优的菲律宾却近乎一毛不拔,整份各国政府为汶川地震捐款的名单中根本没有关于菲律宾政府任何的捐款纪录。平心而论,且撇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14日表示向菲律宾灾区人民提供价值1000万元人道主义救灾物资的承诺不议,中国能在300万同胞仍然受灾于台风“海燕”的当下,在分身乏术之际给汶川地震中对中国灾区人民视若无睹的菲律宾提供10万美元的援助又有什么羞耻和惭愧可言?中国以德报怨的恢弘气度和对待灾难无国界之别的大国担当足以回击挑拨离间、用心险恶的西方媒体。反观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对中国与菲律宾态度的迥异,再联想到那并不平等、大相庭径的捐款数额,或许我们更有理由质疑欧美国家所凛然自居的、公私严明的“大国形象”。

欧美凭啥耻笑中国对菲律宾“抠门”


(论微笑的频率:阿基诺三世独占鳌头,表哥惟能屈居第二)

纵览欧美各大媒体对中国“抠门”的责难,其中较有新意的是美国《纽约时报》的见解。《纽约时报》以中国盟友巴基斯坦发生地震,中方提供150万美元援助的境况和今朝对菲律宾第一批援助10万美元的情形进行了对比,并借此暗示了国际关系是左右中国人道主义援助的重要因素。对于这样的推论,我认为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错的是人道主义不分地域,算上中国外交部所承诺的后续价值1000万元人民币的物资援助,中国对菲律宾的扶持已丝毫无逊于对巴基斯坦的救助;对的是相较于巴基斯坦友人,中国人确实并不喜欢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脸上常挂着的那丝诡秘微笑,也时常因阿基诺三世笑容所勾起的新仇旧恨而悄然降损了救助菲律宾的热情,换而言之,对菲律宾的援助并不等于对菲律宾待华政策的妥协,其出发点仍只是中国人民对菲律宾灾区苦难灾民换位思考的体恤和关心。遥想当年香港游客在菲律宾遭悍匪劫持,因菲律宾特警无能而不幸罹难的往事,阿基诺三世却始终并未向中国人民致歉,第一次在中国公众面前露出了漠视生死、麻木不仁的冷笑;菲律宾在中国南海主权问题上强词夺理、豪夺诈取,悍然打破东盟“南海共识”的阿基诺三世在谈及美国会支援菲律宾时的得意大笑,让我们终于对“狐假虎威”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到如今当菲律宾群众抱怨灾区的治安不佳之际,写意在阿基诺三世脸上的仍是往昔记忆中那抹放荡不羁、轻佻率性的迷离一笑,他奚落菲律宾群众般地反讽道:“你还没死,对不对?”此时此刻,我方赫然惊觉阿基诺三世对香港游客生死的漠视、对黄岩岛渔民之殇的避而不谈、以及对中国汶川地震中无数灾民的嗤之以鼻兴许从来都已顺理成章,因为便是对着他自己身傍的菲律宾灾民,阿基诺三世又可曾有过任一丝、任一毫发自肺腑的怜悯?能否某一时、某一刻在谈论中菲群众生死大事时收起他那不合时宜、令人生厌的笑靥?若说西方媒体借机搅合南海局势、诋毁中国外交政策乃是中国被谩骂“抠门”的直接导火索,那么阿基诺三世自身性业为人的不足却无疑更是令中国人民与菲律宾人民心灵距离渐行渐远的根本原因,既造就了当年菲律宾政府对中国汶川地震援助工作的无动于衷,更催生了今朝中国是否应该援助菲律宾的情感争议性。


与中国和菲律宾双方面都非亲非故的英国好友彼格则表示:“救援筹款和物资当然是多多益善,但是并不存在因数额大小所佐定的高低贵贱之分。说到底这只关乎一片心意,中国也有很多人受灾,理论上甚至没有向同在患难中的菲律宾给予经济援助的必要。当然也正因此,中国就更毋须因为一些媒体攀比起各个国家的捐款数额而意气用事地继续加注,所谓的国际形象显然与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一样,并非仅凭金钱便能堆积起来。今天中国忽然说要多援助菲律宾1000万,你们那真正忠实的老朋友巴基斯坦难道就不会为你们老好人般的厚此薄彼而灰心气馁吗?”其实彼格的这席话我们又何尝不知,以菲律宾代表萨诺近日在19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开幕式上含泪向发达国家追讨“气候债务”5亿美元为例,黔驴技穷的菲律宾宛然已像是中国的一部分“假摔老人”,当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人善意地将苦难中的“老人”菲律宾扶起后,菲律宾便声泪俱下地向其他人索要赔偿金,认为是旁人所酿造的气候问题如车辆一般地将他猛然撞倒,偏激的背后更可见菲律宾眼下对钱财的趋之若鹜、对人道主义善心的得寸进尺,也就难怪身为旁观者的彼格也为今日姑息迁就、息事宁人的中国捏了把冷汗——善良的、只想做个好人的中国人终究又多掏了1000万元腰包,正中西方媒体“激将法”的下怀,想必阿基诺三世断然又将情不自禁地会心一笑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