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大清你的王


《你的大清你的王》


在闯逆反贼占领北京期间,数百名中国宫女不堪凌辱选择了集体自杀。顺贼大肆拷掠前朝旧臣,屠戮虐杀无辜,在北京大搞白色恐怖。刚进北京一个星期,农民军便开始大面积地抓人、抄家、敲诈、劫掠,明朝旧臣变成了“唐僧肉”。一句话,拿钱来!这叫“助饷”,而且明码标价:“中堂十万,部院京堂锦衣七万或五万三万,道科吏部五万三万,翰林三万二万一万,部属而下则各以千计。”掏不出那么多银子,就往死里折磨。刘宗敏赶制了五千套夹棍,夹棍号称“刑具之祖”,这玩意儿,看一眼都叫人浑身发抖,何况受刑呢?“凡拷夹百官……夹打炮烙,备极惨毒,不死不休。”《枣林杂俎》里非常肯定地说,被迫害致死者有1600余人。《明史》里说:明朝旧臣根本没有机会在大顺朝廷安身立命,他们绝大多数沦为了被镇压的对象。八百多名明朝官员,被押进刘宗敏的军营,这些人“拷掠责赇赂,至灼肉折胫,备诸惨毒。”饶是勒索了钱财,还不留人家活命,“征诸勋戚大臣金,金足辄杀之。”


事实上,那几百名宫女选择自杀是一种残忍的解脱,因为活着的人更为凄惨。据《流寇志》记载,对长期在外作战的大顺军来说,进城后掠夺美女亦是其欲望宣泄手段之一,李自成在这方面也起了带头作用,他一进北京,就住到皇宫,将宫女集中起来,分赏给诸将和群臣,其他将领也多有此等劣迹。这里面最厉害的是刘宗敏,他占据皇亲田弘遇府第,将其中数十名女性尽数掠去,而在追饷活动中,为了保命,甚至还有明官献出妻女家小,收买农民军领导人或下属将领,军纪之坏,已经全无章法。甚至到夜间,“兵丁斩门而入,掠金银奴女,民始苦之。”


如果说,对贪腐成性的明朝官员发泄私愤,还有情可原,那么,对无辜百姓下手,则彻底暴露了农民军的“匪气”。他们的确开始趁火打劫了,所谓“杀人无虚日,大抵兵丁掠抢民财者也”。劫掠还不算,又规定了新政策:“令五家养一贼,大纵淫掠,民不胜毒,缢死相望。”


那一年是1644,那一年没有八旗,此时大清没有入关。


在苦难中,南明小朝廷成立了,一些大明旧臣选择了自杀殉朝。这些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嘲笑为傻瓜、白痴、封建、愚忠。


事实上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些人的自尽是一种残忍的解脱,因为活着的人更为凄惨。南明小朝廷并没有给汉人带来幸福和安宁,在南明统治期间中国人的人均寿命始终在35岁以下徘徊,饥荒和战乱一轮又一轮地袭击着这片土地,活下来的中国人被当做牲畜一般任人宰割。西贼张献忠在四川的大屠杀,明史上称至少杀了有六十多万。使物力丰饶的天府之国,变为百里人烟俱灭,莽林丛生、狼奔豕突之地。战乱使百姓弃田舍逃亡,在战祸最烈的十来年间,稼穑不生,颗粒无收,造成人相食。因此川人死于饥馑、瘟疫者又倍于刀兵。这对当时的社会生产力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造成历史的大倒退。据有关专家考证,平定乱局后,直至顺治十八年(1661年),清代第一次户籍清理,四川省仅有八万人左右。而明末崇祯以前,蜀中人口是三百万以上。以后一百来年中,康乾时从湖广移民填四川,正缘此而来。


西贼除了手起刀落大砍大劈一般杀法外,还自创了好几种杀人法,加之于不同对象身上。历来兵燹匪乱,百姓老幼妇孺,最是遭祸酷烈。张献忠的军队每陷一方,对妇女除掳去少数年轻女子充当营妓外,其余的怕累及军心,全部杀掉。后期兵败溃退,粮草匮乏,更是杀妇女腌渍后充军粮。如遇上有孕者,剖腹验其男女。对怀抱中婴幼儿则将其抛掷空中,下以刀尖接之,观其手足飞舞而取乐。此命名为“雪鳅”。稍大一些的儿童或少年,则数百人一群,用柴薪点火围成圈,士兵圈外用矛戟刺杀,看其呼号乱走以助兴致。此命名为“贯戏”。


最令人发指的是对付稍有反抗或语言不满的人,捉来将其背部皮肤从脊沟分剥,揭至两肩,反披于肩头上,赶到郊外,严禁民间藏留给予饭食,多有栖身古墓,月余而气绝。如行刑者使人犯当时气绝,未能遭此活罪,行刑者亦被剥皮。此命名为“小剥皮”。


使人匪夷所思的是张献忠的自毁自杀行为。据《蜀破镜》记载,某日晚,他的一个幼子经过堂前,张呼唤,子未应,即下令杀之。第二天晨起后悔,召集妻妾责问她们昨晚为何不救,又下令将诸妻妾以及杀幼子的刀斧手悉数杀死。待到后来,他越是军事失败,越是心情焦虑,而大杀自家兵士。据《蜀难叙略》上说,清军进剿追击,张献忠兵败弃成都逃到西充时,已无百姓可杀,乃自杀其卒,每日一二万人。初杀蜀兵,蜀兵尽,次杀楚兵,楚兵尽,后杀同起事之秦兵。一百三十多万人马,两个多月,斩杀过半,以此减负逃窜。张献忠责其下属杀人不力,骂曰:老子只需劲旅三千,便可横行天下,要这么多人做甚!


张献忠还列木为台,命男女共登台上,然后在四面纵火焚烧,一时间惨叫声震天动地,张献忠与属下看着狂笑不已。他为了喂养战马,在杀人剖腹后挖去脏腑,然后用人血浸过的米豆喂马,使马长得十分肥壮。


假如在攻城的时候遇到激烈的抵抗,张献忠就让所掳掠的妇女赤身裸体向城上辱骂。掳来的妇女,凡是有姿色的都被轮奸得奄奄一息,然后割下首级,将尸首倒埋进土中。女人的下体朝上,据他们认为可以压制炮火。除了在一种情况下妇女可以免死,那就是张献忠的士兵一进入百姓家,家里的妇女装出十分情愿的样子主动与士兵相淫。因此张献忠的士兵经过的地方,妇女不得不首先迎出来,自己脱衣供他们侮弄,这样才有机会救一家人的性命。

而且张献忠对付妇女还有特别的办法,他设计了一种叫做“骑木驴”的酷刑用来对付不合作的女子:首先将该女子吊起来,使其阴部对准一根直立的木杆,然后割断绳子使该女子坠落下来,木杆遂从女子的阴部穿进,再从口鼻中穿出去。被折磨的女子直到三四天后才死去。民女惊骇之极,只好纷纷主动献身,比娼女还像娼女。


张献忠每攻陷一城,所掳掠的妇女必须由他先挑选出几个姿色美艳的轮流伴宿。这些美女们上半身穿着艳装,下半身赤裸什么也不穿。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只要张献忠淫兴勃发,立刻命这些美女横倒在地,进行奸污。等到他玩腻了的时候,便将她们洗剥干净杀死,蒸着或煮着吃。有时他等不及这些美女煮熟了,就带着血大嚼起来。



那一年是1646,那一年四川没有八旗,只有“汉人政权”南明小朝廷,那一年我大清饱受南明污蔑和攻击。



如今有不少明粉把大明百姓描绘的如天堂般的生活。我们不妨再看一下这个史实。


明末,由于饥荒严重,民间食人现象不时有发生,史书上有详细记载。《明史·五行志三》(卷35)称,“崇祯元年,陕西饥,延、巩民相聚为盗。二年,山西、陕西饥。五年,淮、扬诸府饥,流殍载道。六年,陕西、山西大饥。淮、扬洊饥,有夫妻雉经于树及投河者。盐城教官王明佐至自缢于官署。七年,京师饥,御史龚廷献绘《饥民图》以进。太原大饥,人相食。九年,南阳大饥,有母烹其女者。江西亦饥。十年,浙江大饥,父子、兄弟、夫妻相食。十二年,两畿、山东、山西、陕西、江西饥。河南大饥,人相食,卢氏、嵩、伊阳三县尤甚。”


《明史·五行志三》(卷35)在记述崇祯十三年时的饥荒情况时,有如下文字,“北畿、山东、河南、陕西、山西、浙江、三吴皆饥。自淮而北至畿南,树皮食尽,发瘗胔以食。”“瘗”,音读yì,是埋葬到地下,“胔”,音读zì,是腐烂变质的肉;已腐烂变质的人尸肉都要盗出来吃,可见当时饥荒的严重程度,这可能是中国盗墓史上的一种特例吧,是饥饿给逼出来的。而灾荒区河南洛阳的福王朱常洵正过着挥金如土、花天酒地的生活,体胖如猪重达三百多斤,与瘦如骷髅的灾民形成鲜明对比。

那一年是1628,那一年中国更没有八旗,那一年大清还在关外同明朝打游击。


1644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八旗制度。那一年,中国几乎找不到完整的一砖一瓦,没有医生、科学家、没有像样的武器、没有火轮船、火车和新式学堂。明朝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考验着新生清政权的治国能力。


1661年,我们自己的八旗制度走过了十七年。那一年,由于我们刚刚剿灭了盘踞在大陆的南明残余势力,还要防范窃据台湾的郑氏,所以我们不得不对北边的罗刹国采取守势,但世界上没有两头甜的甘蔗,坐视罗刹坐大的代价,就是我们必须默认西伯利亚和贝加尔湖被罗刹占领的事实。每个人都知道,在那一年,罗刹人杀了好多鄂伦春同胞,很多鄂伦春人不得不迁徙至大兴安岭,那一年是康熙元年,圣祖爷刚满八岁。那一年我大清经济初步恢复,已经过上了康熙康熙,吃糠喝稀的温饱生活,比之明朝统治下的易子而食,人权好了五倍不止。


1685年,我们自己的八旗体制走过了四十二年。两年前施琅大败刘国轩,攻克澎湖,给台湾造成极大军事压力,结果郑克塽剃发降清,监国宁靖王朱术桂携五妃自杀,全国最后一支残明势力覆灭,我大清金瓯一统。那一年,我们有满洲特色的八旗主义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盛世就此发轫。这引起了罗刹的不满。于是中俄开始交恶,边境陈兵百万,数万哥萨克骑兵随时准备越过长城饮马永定河,把刚刚摸索出自已发展道路的大清扼杀在摇篮里。那一年康熙帝组织雅克萨之战,狠狠地打击了罗刹国的侵略野心。那一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三分之一。


1723年,我们自己的八旗体制走过了八十九年。那一年,雍正皇帝锐意改革。我们整顿吏治,下令户部全面清查官员积欠国库钱粮的命令。要求所有拖欠钱粮的大小官吏必须在三年内还清,否则抄家罢官。我们火耗归公,规定各地火耗全部解往到省,再拨一部银子给官吏做养廉银,其它用于地方公费。此举将火耗填补官吏俸录公开化,并增加了地方公费。首创官员收入公示制度,并减轻了人民的负担。我们摊丁入亩,规定将丁役摊到土地上,谁种地的田多谁出得力役就多,没有田的少出或不出,彻底解决了丁役不均,放富差贫的弊端。进一步落实了当年圣祖爷提出的“盛世滋丁,永不加赋”的好政策。我们完善密折制度,扩大了写密折的人范围,使各省督抚总兵.布政.按察.学政甚至一些中下级官员在得到特许后有权上密折,密折制度的建立,标志着言论自由和基层监督高层的权力监督成为事实,使统治者对全国下上了如指掌,处理各类事情都能洞察秋毫,加强行政效率,同时又起到了控制官员的作用。使的官僚人人自危,密折就像无形的鞭子,驱使他们兢兢业业。那一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三分之一。


1736年,我们自己的八旗体制走过了九十二年。那一年,乾隆即位,我们虽然初步实现了康乾盛世,但境内一小撮敌对分子一直拒绝放弃敌视大清的态度,拒绝满汉一家的论调,尤以红花会总头子陈家洛为甚,编造传播乾隆万岁爷与他都是汉人是陈世倌的儿子的谣言,公然要求大清皇帝带头反清复明。那一年我们第一次被骂成“清妖”。大清各地每一起民变事件,都有红花会的幕后黑手指使,但每次都被朝廷挫败。那一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三分之一。


1793年,我们自己的八旗体制走过了一百四十九年。那一年,英国侵略中国的野心初萌,中国必须回到1644年,否则英国人寝食难安。那一年,英夷派马戛尔尼使华,妄图以做生意的名义打开我大清门户,但被我乾隆万岁爷慧眼看破。那一年之后不久,白莲邪教教徒在女渠魁王聪儿的带领下践踏王化,与大清朝廷争夺群众……但是我们咬牙坚持度过了那最艰难的岁月。英雄的牺牲没有白费;那一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三分之一。


1840年,我们自己的八旗体制走过了一百九十六年。那一年,我们虎门销烟,我们抗击英夷,我们的大刀长矛,虽然比起英国的远征舰队的坚船利炮还差得太远,以至于最终失败,但这却是我们的父辈用百年沧桑、屈辱、磨难、牺牲、不屈、桀骜与血性换来的荣耀辉煌。除了我们自己犯傻之外,再没有人能将我们摧毁。虽然我们不得不割让了香港,但那一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还是占世界三分之一。


1861年,我们自己的八旗体制走过了二百一十七年。那一年,我们师夷长技以自强,我们洋务运动,有一位年轻的太后在增设沿海通商口岸,划定经济特区的御批上画了一个圈儿。从此大清步入新时代,直到今年1894年整整33年的时间,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中国奇迹,实现了大清同光中兴。我们有了医生、科学家、有了洋枪大炮、有了铁甲船致远舰、大清自主研发的高速火车和铁路以及新式学堂。世界列强纷纷对中国刮目相看,中国热成为各国的热门研究课题,中国道路发展模式被世界高度评价。大清的GDP,仍然是世界第一。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雨溪晴相信到1911年之时,我们会生活得更好。中国人民离重回汉唐盛世的梦想会越来越近。——因为百年的沧桑和历史已经证明了我大清皇室以及八旗体制、文化以及人民的优秀。但是,由于我们在幸福生活中沉寂得太久,所以我们时常会忘了自己梦想出发的地方,我们会忘记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我们会忘记为什么我们能过上今天这样的生活,我们会忘记如果我们不走这条路的代价与教训,我们甚至在吃饱喝足之余怀疑中国人到底应该不应该活得越来越好,我们甚至会以为1644年比现在幸福,因为那时候没有八旗体制和大清政府。


走到今天1894年,回望历史这一个个惊魂动魄的历史瞬间,我们不由得发自内心地为感谢我们的父辈。我不知道是怎样的精神力量和信仰支撑才使得他们在如此悲怆的绝境毅然中选择了向西方奋起抗争而不是放弃,但我想那种信仰和力量即便用再华丽的辞藻去形容都丝毫不会过分。


如今租界里的报纸已经全面沦为西方资本和舆论的传销营地,无数洗脑段子、吹捧欧洲以及美日的故事、无数被夸大成体制问题的个案,日渐灌满了人们的耳朵,让人们开始质疑陪伴我们一起成长起来的大清朝廷。但是,亲,请回顾历史审视现在,在静下心来认真想一想,我们为什么不能轻信谣言与荒谬。我们不能放弃父辈堆砌起来的理想和斗志,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平依然存在,等待着我们去打破。因为尽管中国承担了全世界75%的生产工作,却依然只能拿回1%的利润。


欧美列强用石油美元、海洋运输军事霸权、世界贸易话语权垄断等方式残酷地剥削着我们的劳动果实,所以就算我们不忠于父辈的理想,我们起码要忠于自己的利益,如果我们今天选择了自我麻痹,甚至自我毁灭,那么我们很快就会退回到1644。印度被殖民后老百姓的存款一夜之间贬值了一万倍,人均寿命大幅倒退;波兰的女子一夜之间整体沦为妓女;此外还有土耳其、埃及、阿拉伯不断上演的宫变、内战等惨剧无不在警醒着我们这一代中国人。请不要相信报纸、请不要相信报纸、请不要相信报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