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总回顾(之一)

w555 收藏 19 2849

淮海战役总回顾 (之一)

作者:伍哥

一、大决战前的策划

一九四八年九月二十四日,济南战役已进行到了尾声,攻城兵团部队纷纷涌入济南内城。

到了此刻才放下心来的粟裕同志把早已酝酿着的腹稿——一份新的战役计划,经一番整理后,向中央军委发出了电报。这就是著名的淮海战役的作战计划。

该战役计划的意图,新的战役将由苏北兵团(增加一个纵队,共四个纵队)向两淮、高邮、宝应等地攻击,以吸引徐州国军部队来援;在运河车站一线,部署华野的主力驻防,阻击来自徐州的援兵,并争取歼灭来援之敌;下一步向海州——连云港地区进军。

粟裕是如此仓促的向中央军委提出“淮海战役计划”,可能隐藏着这样一个动机:当时济南战役已基本上结束了,北线攻城兵团快要完成任务,而南线的打援兵团刚刚与北上增援的国军邱清泉兵团有了一点接触,并且一接触国军即撤退。接照军事常识,前方军队应该进行追击的。即使粟裕按兵不动,中央军委也会催促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派兵追击,争取在鲁西南至商丘一带打一个歼灭战。如此一来,粟裕心目中的向淮海地区战略性出击的计划会受到干扰。

如果真的派兵直出鲁西南,届时邱清泉兵团会得到刘汝明绥靖区的支持,还有沿陇海铁路机动增援的李弥兵团的加入。届时,华东的打援兵团全部投入也没有兵力上优势,而济南攻城兵团尚需要休整和补充,不会这么快就南下参战。那胜负之数就难以预料!

但如果不执行中央军委的命令,就是抗上了,抗上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所以,粟裕才这么急急忙忙的抛出了最早期的淮海战役计划。

不久,又传来了黄伯韬兵团将要调回新安镇驻守的消息,且中央军委电令,淮海战役第一步应选择黄百韬兵团为首歼目标。

实际上,淮海战役的第一阶段,在原设想中仅是投入了这批前期尚未参战的打援兵团,总兵力约有十八万人(当然,还要留下一部份在鲁西南——兖济一带,以防范国军邱、李兵团和刘汝明集团)。

但现在情况有变,海州以西的新安镇将进驻国军黄伯韬兵团,不是一个师或一个军啊,而是整整一个兵团!这样一来,在海州至新安镇一带地区,将有李延年和黄伯韬两个集团驻防,无疑会大大增加了我军向海州及两淮进军的阻力。

而中央军委更是把战役的第一步目标瞄准黄兵团,要求歼灭它,那谈何容易?且若在尚未歼灭此两个国军集团之际,徐州国军以及商丘的国军精锐集团纷纷而来,届时华野部队何以立足?何以应敌?

经再三的慎重考虑,粟裕向中央提出推迟淮海战役的发起时间,要等到攻济兵团的休整结束才能执行此战役任务,发起时间由十月十日押后至十月二十日。

一晃眼就进入了十月初,中央军委正为华野的部署在郁闷之时,收到了来自京沪上层卧底的情报,说是徐州国军在杜聿明的倡议下,即将向山东发动新一轮的攻势的企图。

于是,中央与华东方面又为如何应对杜聿明的进攻进行紧急的磋商,至于如何开展淮海战役一事,就这样被搁置到一边去了

国军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的山东大会战的战役目的,是主张在鲁西南地区至兖济一带,寻歼共军一部份,起码是歼一个纵队,以激励国军之士气。因国军此前的济南战役失利士气已万分低落,只有进攻才能凝聚力量,亦只有胜利才能恢复信心和士气,那怕是一个小小的胜利也好。

杜聿明的作战方案是:东线由冯治安绥靖区部队和黄百韬兵团自微山湖以东地区顺津浦铁路北上,攻击兖济地区;西线则由邱清泉二兵团和孙元良十六兵团自鲁西南地区北上,渡过运河,与东面国军一道合击在兖济一带的共军。预定战场主要有济宁、兖州、大汶口等地。

杜聿明向蒋介石汇报时明确指出,山东大会战的最终目标是要收复济南府和泰安等地,这正符合了蒋介石的愿望,于是获得了通过,并迅速进行了动员。

但国军迟迟没有动作。

我军一方面作好了部署,等待国军的北犯,另一方面趁战场尚未有动静之际,在十月五日华东举行了一次重大会议,那就是著名的曲阜会议。纵队以上级别的首长都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重点是整顿军纪,对不服从军令的几名首长进行了批评和自我批评。对宋时轮同志在济南战役前夕,不服从野司的部署进行了点名批评。曲阜会议期间还同时进行一个会中之会,就是粟裕精心安排的攻坚战术研讨会,村落攻坚战成为本次研讨的议题焦点。

十月中旬起,为了实施杜聿明的山东会战计划,在郑州的孙元良的十六兵团要向徐州方向收缩,郑州只留下少量的驻军。华中剿总白崇禧积极配合徐州剿总的山东大会战计划,指挥三兵团和十二兵团向豫西山区进行扫荡,试图与中野部队决战,达成拖住中野部队,莫使其加入到山东大会战中去。

可过了十月中旬,还没有看到国军有大规模集结北上的迹象,而国军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亦被抽调北上,到东北任副总了。这个进攻山东的大会战计划就此不了了之!

国军这个计划虽然夭折了,但却无意之中干扰了我军淮海战役的部署和进程,因为华东我军原来是预定十月二十日向海州——新安镇一带出击的。

淮海战役重新被华东野战军提上议事日程。

在此时期,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粟裕同志曾向中央军委提出请中原野战军配合华东野战军发动的淮海战役,并承担钳制邱清泉、刘汝明、孙元良兵团的任务,以便减轻华东野战军围歼黄百韬兵团的压力。

中央军委毛主席电告粟裕:钳制邱清泉兵团、孙元良兵团、刘汝明集团的任务,中野部队可能难以完成。华东野战军需要立足以自身实力来完成钳制邱孙等国军主力,以确保顺利围歼黄百韬兵团。

粟裕接报后,确得毛主席正说到他的痛处,如果不能有效牵制邱清泉、孙元良兵团等国军主力,那淮海战役第一阶段围歼黄百韬兵团将充满变数。

中野部队虽然有配合华东野战军的战略任务,但其本身实力有限,且亦会受到白崇禧集团的牵制,若要东进钳制邱孙等国军兵团是有些困难。如果中野不能做好钳制的工作,那届时华东野战军将面临以寡应众的局面,必将严重影响到围歼黄百韬兵团的计划。那这个淮海战役不好打啊!而要想增加华东野战军出击的力量,那原定第一阶段不投入作战的九纵与十三纵将不得不在第一阶段与兄弟纵队同时出发(这两个纵队在济南战役中减员较大,亦较疲惫,需要休整和补充),同时作战,否则华野难以完成任务。

但九纵与十三纵正在休整和补充,一时间还不能开拔战场,看来只好等他一下了。——于是,粟裕向中央军委提议推迟发动淮海战役的时间,把发动战役的时间由十月二十日改为十一月八日。

十月底至十一月初,蒋介石在华东地区开始实施徐蚌会战计划。该会战方案大致是——把各兵团向蚌埠撤退,在淮河以南广大沿线上布防,而在津浦铁路线上北至贾汪、台儿庄,中部徐州,南至固镇,都留下一部份部队驻守,确保交通运输的畅通。等待共军来进犯,然后在其攻城受挫之时,南线的各主力兵团趁势北上,攻击疲惫之共军,可获大胜。

鲁西南的荷泽要放弃,刘汝明部向商丘撤退,原在商丘、砀山的邱清泉二兵团则向徐州以西的黄口撤退;远在东边的李延年第九绥靖区向徐州西撤,附近黄伯韬兵团亦要西撤,不过撤退前,要掩护李延年部队;烟台也要放弃,临沂也要放弃……真的是大收缩啊!

国军的步伐一下子迈得太大了,共产党方面也相应的趁势而动。中野于二十一日发动了郑州战役,至次日把逃出郑州的四十军一部歼灭,共消灭国军一万一千人,接着中野又解放开封。华野也解放烟台、临沂、及鲁西南全境等等地区。

中野的邓小平和陈毅同志不失时机的作法,打胜了郑州战役,但其前提是国军因徐州会战而收缩了兵力,把主力从郑州撤退了。(中野郑州战役的战果是另外计算的,不算入淮海战役战果之内)

华野前委书记粟裕同志经一番分析后,认为全国的军事形势已进入了一个新的转折,与国军主力在华东地区进入决战,乃至进行总决战的时机已趋于成熟,所以力主正在东移的中野四个纵队将进入商丘——涡阳一带,拖住邱清泉的二兵团和刘汝明绥靖区,让华野能争取更多时间,在新安镇至海州一带,吃掉黄伯韬七兵团和李延年集团。

而中央军委似乎在战略上另有考虑,毛泽东在10月25日的电文提出,中野主力四个纵队调向南方,准备发动淮南战役,在蚌埠及南部地区开拓战场,在战略上配合华野的淮海战役。陈邓首长接受了中央军委的命令后,一方面率部对淮河方向前进,另一方面又向中央军委陈述淮南地区不适合进行大兵团作战——夹在淮河与长江之间的狭窄地区,水网遍布,大部队行动不易。并向中央军委提出在徐蚌段寻找战机。

经中野此次抗命事件,毛泽东并没有收回中央军委发出的军令,但在10月26日、27日的电文中似乎默认的中野的决定,同意陈邓首长的不过淮河的建议,同意中野主力在涡阳一带进行集结,并相机围歼在宿县的孙元良兵团。

于是,中原野战军主力避免了一次脱离主战场的失误。

粟裕同志经过审慎研究后,并与中央军委磋商多日,终于在10月28日再次向中央军委呈报了淮海战役的方案。这是粟裕第二次提出了淮海战役计划。

新的大致如下:

1、 以山东兵团司令部指挥七纵、十纵、十三纵共三个纵队向临城、枣庄、贾汪一带进发,攻击冯治安集团,成功后下一步将南下碾庄,攻击并牵制李弥十三兵团;

2、 以四纵、八纵向南进发到运河车站,与由苏北北上的苏北兵团十一纵和江淮军区一起,进行南北对进,在运河车站一带会合,确保割断李弥十三兵团与黄伯韬兵团的联系;

3、 以一纵等共计七个步兵纵队附特纵炮兵主力由郯城向南进发,攻击在新安镇至瓦窑一带的黄伯韬七兵团;

4、 鲁西南方向,派出华野三纵、两广纵队及冀鲁豫军区部队配合中野主力并接受中野司令部指挥,一起进军商丘至砀山一带,以达到牵制邱清泉兵团和刘汝明集团的目的,勿使其进入淮海战场。

10月30日中央军委批复了此战役方案,并要求在11月7日或8日晚华野和中野各单位协调行动。

毛泽东在给中野的电文中明确提出,令中原野战军主力东移,参与粟裕的计划中,一定要拖住邱清泉兵团和刘汝明集团,莫使其援助黄百韬。

邓小平一向是唯中央命令是从,再加上中野兵力单薄,以当时的实力看,只能对国军进行师级规模的攻歼战,要想大的战果是相当的困难,所以亦有联合华野的迫切需要,因此邓小平亦表现得非常积极。于是,中野的四个纵队正式加入了淮海大战的序列。陈邓参与淮海的策划,在时间上比粟裕提出淮海战役的设想(9月24日),足足迟了一个月。

中央军委依照粟裕的淮海战役计划的意图,要求陈邓指挥的中野四个纵队连同从鲁西南向南出击的华野三纵、两广纵队和冀鲁豫地方部队一道,在商丘与砀山一带,拖住邱清泉的二兵团和刘汝明集团,莫使这两个兵团介入淮海战场,增加华野围歼黄百韬兵团的困难。

由于中野部队反应不太及时,对刘汝明部队的包围一直都未能展开行动,致使刘汝明集团能顺利地撤到了固镇。当然,留在原地的米文和师成了替死鬼。华野三纵的南下,截断了米文和师东进的去路,中野华野二支大军联手把它包围歼灭。张公店战役的胜利,宣布了米文和师的全军覆灭,亦是中野与华野两大野战军合作的第一个典范。此役全歼国军五千多人。

这是淮海战役的第一个胜仗,亦正式拉开了淮海战役的序幕。

二、血战碾庄

原拟在十一月八日正式发动淮海战役的华东野战军及参战的华东军区地方部队,接到华东野战军司令部的命令,于十一月六日即日南下。于是几十万大军分多路向徐州以东至海州的广大地区进发,山东兵团七纵、十三纵、十纵向贾汪至台儿庄一带进发;八纵和四纵从郯城南下,插向运河车站;一纵等共七个纵队向新安镇一带进发,分割李延年集团与黄百韬兵团的联系,并包围黄百韬七兵团。这些部队都是从山东方向南下的。

另外,有一支部队是北上的,就是原来驻守在苏北一带的苏北兵团十一纵与江淮军区两个独立旅北上,参与围堵黄百韬兵团的大行动。

此次南下决战,华东野战军有二员大将没有参加,一是华东野战军第二兵团(即山东兵团)许世友司令员,二是华野一兵团一纵的叶飞司令员。据说许同志身体不适,经常要看医生去,山东兵团平时的日常工作就是由王建安同志来主持。野司的领导干部都觉得纳闷,许同志的这种多年前战场上留下的旧伤患,现在的部队首长干部哪个没有啊?大部份都曾在战场受过伤,即使像粟裕、陈毅同志这样高层的首长都曾在战场受过枪伤、炸伤。如陈毅同志在红军时期受过枪伤,治疗期间还要躲避国民党部队的追剿,在近乎绝境中之时写下烩炙人口的诗篇《梅岭三章》。粟裕在战场上曾受伤高达七次之多,一直留有弹片在头部,至死未能取出。前一阵子的豫东战役,粟裕头部剧痛快要崩溃,血压高值达二百多点。就是这样虚弱的身子,他也照样指挥全军,完成歼敌任务,并带领各纵摆脱敌军的围堵,到达安全地带。

既然他这样,那就由他罢!——华东野司决定,由王建安同志代理山东兵团司令员一职,参加淮海战役。

叶飞是得了急病,这没办法,一纵的军事指挥只好让一纵的张翼翔副司令员代理。

华东野战军几乎倾巢而出,但还是留有二支部队作为总预备队,一支就是济南战役时起义的吴化文的原国民党整二军,现正在鲁西加紧整编,改名为35军,正逐步改造成一支有政治觉悟的、有战斗力的人民军队,在必要时将会派上战场;另一支就是渤海纵队。

驻防在徐州北大门的冯治安集团上上下下都对刘峙不满,也对国军的前途失望,这正好被张克侠将军和何基沣将军所利用。这两位将军自冯玉祥时代就与中共取得联系,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直在暗中潜伏。现在机会来了,国共总决战就逼在眼前,发动全军起义正是时候。

华东方面的地下党一直都和张、何二位将军有联系,在大战之前,向两位将军提出如下条件。一是阵前起义,二是若部属不愿起义,则要给华东大军南下让开大路。

张、何两位将军在做工作时,得到了多数官兵的支持,但反对起义的顽固势力也有不小。当华野的三个纵队南下至贾汪、临城一带时,在兵临城下的情况下,顽固势力亦只好收敛起来,顺应了多数人的意愿,参加了起义。

这一次贾汪起义,冯治安第三绥区共有三个师参加了起义,有二万多兵力加入了解放军的行列。

此次起义,为华东野战军南下成功地堵截黄百韬兵团撤退徐州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十一月五日,黄百韬将军已开始收缩其兵团部队,并开拔至运河东岸,但因刘峙总司令让其等候李延年属下的44军,并将其划入七兵团。于是黄百韬让部队在运河以东地区等了二天,才把44军等到。此时直扑新安镇的华野多个纵队,发现黄七兵团已东移。粟裕随即令部队快速追击,并令山东兵团代司令员王建安率部自贾汪地区南下至李弥的驻地——曹八集,堵截黄百韬兵团的退路。

在华野多个纵队的追击下,黄百韬兵团是边走边打。当黄的七兵团好不容易到达碾庄时,黄司令官见部队在华东野战军的追击下,部队不仅损失大,且陷入了一片混乱,建制上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他认为很有必要停驻一天,整顿一下部队,且这里离徐州才不过五十公里,背靠大据点,容易得到援助,是安全的。于是部队停下来宿营。

这次的停留,成为黄兵团覆灭的主要原因。

休息了一天后,当黄兵团的先头部队100军的先头师抵达曹八集时,并要向西进发,向徐州挺进,此时共军刚好到达了。100军的先头师44师与华东野战军十三纵交火,国军被打退,退回了曹八集进行坚守。十三纵先后投入了三个团对其进行攻击,这支先头师(44师)此前在追击途中就损失惨重,守曹八集时只有三千多人,但还是表现出较强的打硬仗的作风,师长更是战到最后自杀成仁,终于十三纵取得了最后胜利。黄兵团的西退之路于是被堵住了。

至十一月十日,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各部队对黄百韬七兵团完成了合围。在包围圈中,共有黄百韬兵团部、25军、44军、64军、100军等部队,共约七万多兵力。

十一月十一日华东野战军快速向黄百韬兵团发动大规模进攻。因地域狭窄,华东野战军只能投入不太多的部队,共有五个纵队参与围攻,分别是四纵、六纵、八纵、九纵、十三纵。

可能是太仓促了,重武器等还没有运来,总攻已开始了。黄百韬将军可不是一个孬种,他也是一代将才,他已下定决心在此坚守下去。

他对防守很有一套,再加上碾庄以前就是李弥兵团防区,有永久性工事,在基础上七兵团修补一番,一条牢固的防线就环碾庄十多里的形成了。善于开动脑筋的黄司令,他发现当地的村庄建筑很有特色,为了防范洪水,当地农民建房都在地基上垒起了近二米高的石台子,石台上面才是房子。黄百韬发现了这种地形很有利用价值,他令士兵们把农民赶走,把工事修在石台里,挖空石台,成了藏兵洞,凿出多个射孔。于是,一个农家就是一座碉堡,一个村庄就是一个庞大的碉堡群。很快,碾庄方圆二十多里全变成了星罗旗布的工事群。

整个黄百韬兵团的防守态势大概如下:以碾庄圩为中心,七兵团部及直属各单位都驻在碾庄;64军位于碾庄的东北方,以大院上、小院上等一带进行布防;25军位于北面,以唐家楼、小牙庄、尤家湖等地进行布防;100军位于西面,以大许家至彭庄一带进行布防;44军位于东南面,以前黄滩、后黄滩等地进行布防。

华东野战军于十一月十一日发起了总攻,进攻态势如下:陶勇率4纵攻击碾庄以北的小牙庄、尤家湖的国军25军;王必成的6纵、周志坚的13纵协同志攻击彭庄、贺台子的100军;张仁初的8纵攻击碾庄以东的大院上、吴庄的64军;聂凤智率9纵攻击碾庄以南的44军。

以前认为七兵团火力不强,可是一打,发现某一个只有百多米的正面阵地,居然有机关枪二十多挺。且国军阵地前,往往水塘密布,道路阻塞。共军进攻时既受制于道路,亦受制于对方的密集火力,结果倒地不少,而进展却不大。

华野从十一月十一日起连攻三天,损失较大,而战果却不大。前线情况严重,伤亡较大,报告到华野司令部。粟裕知道后,亲自到野战医院去看望伤员,了解情况,发现实际损失要比各纵队报上来的损失数字更大。粟裕于是下令暂停进攻。

虽然碾庄一时之间吃不了,但另一个方向,防守在窑湾的国军63军被华野一纵吃掉了,军长陈章中枪阵亡。窑湾本来没什么工事,一下子驻了国军一个军进来,仓促之间防线未完成,共军已发起总攻了,不到二天时间,一个军就被华野一个纵队吃掉了。

碾庄战役期间,中野一部在涡河等地阻击来自华中的国军援兵。黄维十二兵团奉蒋介石之令东来徐州,意欲加入徐蚌会战。但一路上中原野战军及军区武装进行步步抵抗,又加上所过之处是黄泛处,路面泥泞。黄维的机械化大兵团,行军路上不是车淤,就是炮陷,所以进军速度非常缓慢。

中野亦派出一支部队,是陈锡联的三纵,发动了宿县战役,守在宿县的国军148师被全歼。本来宿县城坚壕深,要攻取并非易事,加上缺乏重武器。但在关键时刻,华东野战军派出一支榴弹炮部队前来助战,于是问题解决了。宿县一万多国军被全歼,守城司令官张绩武被生俘。

中野占领宿县,其意义在于截断了国军来自南方的后勤补给,那徐州一带的国军随时有可能会断粮。

其实早在淮海战役发起之前,粟裕就向中央军委提议,让中野截断津浦线的徐蚌段铁路,这个宿县正好是徐州至蚌埠的中间点。

此时杜聿明已回到徐州的任上,并担任前进指挥部主任。他一到即时提议让李弥兵团守徐州,集中邱兵团、孙元良兵团,并联合正在东进的黄维兵团,并与处于南方的刘汝明兵团一起来向位于宿县以西的中野主力四个纵队发动合围,以求击破中野主力。

可惜刘峙总司令不听,他怕。再加黄百韬一天几个告急,只有向东进军了。杜聿明的这个高明的方案就这样搁置了。

其实杜这个方案,无论能否把中野一举歼灭,但都能把后路保护住,不至于在淮海战役中被华野一举包围住。

于是,杜聿明亲自指挥邱兵团和李弥兵团共十六万大军向东进发,期望能解黄兵团之围。

华东野战军派出宋时轮同志担任总指挥,指挥包括十纵、七纵、十一纵,组成正面阻援兵团,挡住国军东进的两个兵团,竭力阻止其解救黄百韬兵团。

第二轮总攻开始了,此轮总攻前,粟裕同志提出先打弱敌,再打强敌。第四四军和第一OO军此前已被华野6纵13纵重创过,是七兵团相对实力较弱的国军部队,把此两军作为此轮总攻预定歼灭的目标。粟裕指定由山东兵团的王建安和谭震林同志负责碾庄的围歼作战。

11月16日起,由山东兵团王建安、谭震林组织的新一轮攻势开始了,具体如下:

1、 1、 聂凤智率9纵由南向北攻击碾庄圩;

2、 2、 张仁初率8纵以一部监视大小院上、三里庄一线的64军,主力协同4、9纵从东南面攻击碾庄圩;

3、 3、 陶勇以一部由西向东攻击碾庄圩,主力监视尤家湖的25军;

4、 4、 周志坚率13纵攻击前黄滩,弥后再将主力集结碾庄以西,视情况而动;

5、 5、 王必成率6纵先攻占后黄滩,然后将主力集结在碾庄圩西南方向,视情况待机而动。

各主攻部队首先开展近迫作业,把交通壕挖到了敌人阵地前面30米至50米,攻击时一下子就出现在敌人面前,避免了往日的在空旷地带暴露在敌密集火力面前招至较大的损失。集中优势兵力兵器,发扬猛打猛冲的精神,在快速突破国军防线后,与黄百韬兵团各部展开逐村逐屋的争夺战。6纵在此阶段表现最优秀,六纵司令员是王必成将军。

六纵在本轮进攻中,在特纵猛烈炮火的攻击后,坦克大队用坦克搭载爆破手到达敌阵地,爆破手跳下车炸毁了一个又一个国军碉堡和地堡,为步兵突击队开辟了前进通路。6纵迅速消灭了在彭庄的国军第100军军部及所属之63师,生俘副军长杨诗云少将。。不久,6纵又向前后黄滩发发进攻。前黄滩、后黄滩跟离碾庄只有三华里左右的距离,由国民党44军守卫,其所属部队有150师、162师。王司令员指挥十七师攻取黄滩,我军有坦克大队第一队六辆坦克参与是次战斗。激战了两天,其150师师长赵壁光率残部2500人向华野6纵投诚。44军被6纵全歼,华野6纵生俘第九绥靖区副司令兼四四军军长王泽浚。

在9纵和4纵的协助下,6纵挟胜利之势又消灭国民党二五军一部和六四军一部。

华东野战军占领了碾庄。

黄百韬兵团部撤退至大院上等地。

6纵在碾庄战役之第二阶段的战绩,他一个纵队就歼灭了两个军的主力,即四四军和一百军,并消灭这两个军的指挥部。

六纵在此阶段的表现令世界震惊,仿佛当年项羽,率八千江东子弟兵横扫秦军百万一般。六纵足以跻身世界一流军队之列。

谈一下里面的国军一OO军,这就是与邱兵团经常在一起的整编八三师(旧名),战斗力接近一流水平。但在此役却被华野6纵轻松的歼灭,足见6纵战斗力之强。

六纵战绩辉煌,不仅受到野司首长的表扬,各纵首长也纷纷来电祝贺,连著名战将——九纵司令员聂凤智亦慕名亲自打电话来道贺。九纵是什么部队?在山东兵团的时候是主力中的主力,且在济南战役表现非常出色,可惜这次在淮海战役的初期战斗,因不知什么原因,除了窑湾一场战斗后,就没有什么表现了。九纵司令员聂凤智也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将军,今次专诚打电话到六纵司令部来,就是向兄弟部队取经来,为了下一步的战斗能打出自己的水平。

六纵司令员王必成同志此时恰巧到了一线阵地视察,于是留在指挥部的副司令员皮定钧将军热诚地与聂司令员聊起来,向对方介绍近日的战斗经过,并透露了六纵在村落攻坚战的经验。。。。。。

邱清泉兵团与李弥兵团的联手东进,虽然攻势猛烈,但还是让宋时轮的阻援兵团顽强的顶住了,每天前进不到二公里。粟裕见国军主力来援势猛,便制定了一个计划,让宋时轮兵团大幅后撤,令韦国清的苏北兵迂回到邱李两兵团之后方,试图截断其与徐州的连系,我军随之反击,动用八个纵队的力量将其合围,或分割包围其中一部,予以歼灭。可是当我军迂回到潘塘,与国军七四军相遇,双方在那里糊里糊涂的打起了遭遇战。激战一天后,我军主动撤退。

这次潘塘之战,被国军渲染成大捷,一时威震全国,各地贺电纷纷传向徐州。

粟裕见苏北兵团迂回失败,便干脆将计就计,令宋时轮阻援兵团大幅后撤,引诱国军东进的邱李两兵团向碾庄大步前进,趁机包围并歼灭其一部。只可惜邱清泉和李弥两兵团都不敢大胆前进,还是小心翼翼的爬行。

而我军担任穿插迂回任务的的苏北兵团亦不敢见缝插针,没有把邱李两兵团与徐州方面分割开来,致使包围东进国军并歼灭一部份的计划未能预期实现。(呵呵!这个事件追究下来,可对建国后的将帅命运影响深远。。。。。。)

第三阶段是针对在碾庄核心地点的黄兵团的25军和64军的残余部队。此役九纵、八纵、四纵联合攻击下,取得了最后胜利。据说聂凤智司令员与皮定钧通过电话后,亲自到各级单位和基层去查找原因,为何攻击力难以发挥?并把六纵的攻坚经验推广开来。此轮对黄兵团的攻击,一改之前的无序和协调不力,而是以一种新的面貌出现。此阶段没有六纵和十三纵参与,他们都有新的任务。

黄百韬中弹身亡,第七兵团宣告覆灭!

这一天是十一月二十二日。

三、从王牌军的调度看粟裕的战略意图

《孙膑兵法》有一段描述,齐王问孙膑:两军相交,兵力双方大致相当,但我军却打了败仗。这是为什么呢?

孙膑答道:阵中无锋也。

就是说我军在战场上缺少精锐部队。

这个精锐部队,也可以称为主力部队,王牌军。

粟裕在不仅在战略规划和战役策划上奇谋屡出,而且在精锐部队的调度上亦恰到好处,往往是在最关键的地方投入了最精锐的部队,收到了奇效。

这场淮海战役,是中国南线国共双方的拚尽全力的大会战,我们也可以透过华野王牌部队的调度,察看粟裕统帅的战略意图。

1、 战役初始之时,从九纵的调度上看,本来九纵正在攻打

黄百韬兵团留在窑湾的63军,才消灭了二个团。但正在此时,九纵突然被粟裕抽走,加入到追击黄百韬兵团主力中去。因为此时黄兵团主力正在向西逃走,欲逃入徐州城去,而留在窑湾的63军只不过是偏师而已。本来在陇海路以南已投入追击的就有苏北兵团的十一纵等部队,但能否有实力堵住黄兵团向南突围却不太有把握,所以作为华野头等主力的九纵只能弃芝麻,追西瓜——粟裕的意图是必须追上并围住黄百韬兵团,其他都是等闲之事。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在碾庄地区组成攻歼集团,投入攻歼作战的有四纵,四纵是当年粟裕苏中七捷的原班人马,战功赫赫;有八纵,那在攻洛阳,袭开封,打睢杞都出过风头,是一支能攻善守的部队;有十三纵,这是一支后起之秀,在攻兖州、攻济南中几乎是一夜成名;有九纵,那是山东兵团的主力中的主力,而且兵力规模是华野各纵队最多的;有六纵,华野自从苏中战役以来几乎所有战役的成功都有六纵的贡献,战绩彪炳,是华野王牌中的王牌。粟裕不惜血本投入了几乎所有的精锐部队攻打碾庄的黄百韬兵团,因为这是中央军委交给的战略任务,也是淮海战役的头一个目标,当然亦是粟裕战略意图。消灭黄百韬兵团,粟裕是志在必得。

2、 在碾庄战役的攻坚阶段,消灭了国军六三军的一纵一直是作为战役预备队,在碾庄以东地区驻扎待机。但碾庄战役最后阶段,一纵加入到宋时轮率领的阻援兵团,一举收复了原来被邱清泉兵团占领的鼓山。——这很可能是粟裕有进攻并围歼邱清泉兵团的战役意图,这次一纵进行反击邱兵团的五军,并收复鼓山阵地,可以理解成为新一轮进攻抢占桥头堡。

3、 我还可以找到其他佐证,就是碾庄战役最后阶段,虽然黄百韬兵团尚未曾全部歼灭,但华野十三纵和华野六纵都先后从进攻集团中抽调出来,准备加入到阻援兵团之列。而六纵可是华野头等主力,此时正在碾庄攻坚中大出风头,威震一时。把六纵抽调出来准备投入到新的任务中,我看粟裕确实有围歼邱清泉兵团或李弥兵团的战略意图。

4、 三纵以前曾在打洛阳,攻开封中出过风头。此次碾庄战役,三纵被调配到苏北兵团中去,参与了两次潘塘大战。苏北兵团在碾庄战役期间的任务,一是从南面攻击徐州,以减缓阻援兵团的正面压力;二是迂回到邱清泉李弥的救援集团后背,断其归路,截断徐州与邱李的联系,与宋时轮率领导的阻援兵团进行东西合击,试图歼灭邱李兵团之部份或全部。

可惜苏北兵团韦、吉首长未能在潘塘战斗中获胜,不能有效的打开一个缺口,以便于大兵团插入徐州至邱李兵团之间的地域中。此时韦、吉首长手上已掌握了五个纵队的兵力了,实力已不亚于王建安领导的碾庄攻坚集团。但只可惜先是潘塘战斗未能取胜,后又不敢硬性的穿插进邱李兵团之背后。要知道邱李的东进兵团其实距离徐州亦只有三十公里,若不能有效阻截其撤退,那不用几个小时他们就可以缩进徐州城里。

据说,鉴于即将加入到宋时轮阻援兵团的有一纵、六纵和十三纵,加上原有的七纵、十纵、十一纵,共有六个纵队之多,考虑到当时担任阻援兵团的总指挥宋时轮同志当时的级别还不够,仅是纵队司令员,且阻援的目标已实现了,下一步就是攻歼邱李兵团了,宋时轮似乎不便再担任打援方面的总指挥了。所以,粟裕曾有意起用陈士榘同志代表野司率领此六个纵队,与苏北兵团进行东西对进,攻歼邱李兵团。

对于攻歼邱清泉和李弥兵团的具体作战目标,粟裕是消灭三个军,起码也要二个军。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看苏北兵团率领的五个纵队能否插进邱李兵团的后方,把其与徐州方面割断开来,才能截断邱李的退路。

可惜苏北兵团未能在碾庄战役后期迂回到邱清泉李弥兵团之侧背,当碾庄的枪声一停止,杜聿明立即让东进大军快速后撤。果然,邱李两兵团很快就撤退进了徐州城内。

惜乎!就这样,粟裕试图在淮海第一阶段围歼邱清泉兵团和李弥兵团之部份甚至全部的战略计划无法实现。

四、粟裕又挑新重担

从华中赶来了国军十二兵团,司令官是黄维。淮海战役刚发起时,十二兵团就从河南驻马店向东出发,要赶到徐州参加徐蚌大战。当进入黄淮大地,曾遭到中野部队的顽强阻击,虽然中野后撤,但进展还是太慢,要救黄百韬兵团还是慢了一步。

在碾庄战役行将结束之时,中野向华野发来求助电,要求华野派出有力部队进行南线进行阻击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并派出一些部队直接加入中野的围歼黄维兵团的计划中。

同时,中野首长亦向中央军委陈述淮海的新形势,电文中指出,华野以六个最擅长攻坚的纵队参与碾庄围歼战,已十天多尚未能拿下,可知我军已相当疲劳,即使能拿下黄百韬兵团,短时间内亦难于攻歼战力更强大的邱李两兵团。所以,下阶段我军的重点将由中野来围歼黄维兵团较为适宜。此计划需要华野派出有力部队南下支援作战,并承担阻击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的任务。。。。。。

看来中野是瞄准上黄维兵团了。

中野的这几份电报,可以被后人解释为:总前委对华野司令部下发的作战命令。

但在电报中,中野刘邓陈用的是“请”字,而不是“令”字。

21日下午,中野刘邓陈又再次向华野发报,明确提出由韦、吉首长率七个纵队南下支援中野,并负责阻击李延年、刘汝明兵团的任务。

补充一下:鉴于两大野战军联合作战,诸多事宜需要共同协商,且还有庞大的后勤补给工作需要统筹安排,中央军委要求南线方面成立淮海战役总前委,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同志组成总前委成员,邓小平同志是总书记。由总前委负责前线的军事指挥及后勤支前的统一安排。总前委正式成立的时间是11月16日。

华野司粟裕和谭震林同志如何来执行这几封电报?

碾庄之战尚未结束之时,粟裕考虑准备歼灭邱李兵团这一支东进大军,第一步起码要歼灭二个军,其后再相机歼灭余下的部份。粟裕的计划并不是凭空相象,当时冲在最前面的邱兵团之第五军已与我华野阻援兵团鏖战多日,不仅五军伤亡较大,且我阻击的部队亦都相当之大。届时只要苏北兵团能穿插到邱李兵团背后,截断其归路,我正面多个主力纵队加入反击,胜利的机会是挺大的。

但中野司令部的电文,简直就是兜头泼冷水。

粟裕在用兵方面的策划,一般是打第一步,看第二步,还预设第三步。

粟裕其实一直在关注中野的动态:

1、在宿县一带的中野主力,虽然切断了徐州国军的陆路运输线——津浦线徐蚌段铁路,但自身亦面临诸多压力。一是,正在从西面向宿县前来的黄维兵团,二是正在北上参战的李延年六兵团和刘汝明八兵团,从两大集团都是向着宿县攻击前进的;三是还有随时可以南下参战的徐州的邱李及孙元良兵团。其实此时在宿县的中野主力已成为各路国军大部队瞄准的靶心,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国军包围,甚至会出现被消灭的结局。——但中野司令部只关注黄维在一头朝前拱,也看到南线的李延年和刘汝明兵团随时可能北上,却没有看出徐州的杜聿明大集团随时有可能南下宿县,与其他几路国军合击中野主力。

2、徐州至蚌埠间的交通并不止津浦线徐蚌段铁路,还有灵壁至徐州的公路运输。中野拔掉了宿县,卡断了铁路运输,但公路运输还时断时续的经过灵壁进行。因此,拔掉灵壁这个据点亦划入了华野司令部的议事行程中。

灵壁位于宿县以东约一百多华里。灵壁的守军是国民党十二军的238师。

华野司令部对南下作战并不仅仅只对阻击李延年、刘汝明感兴趣,也不仅仅对支援感兴趣。华野甚至还有消灭刘汝明兵团的意图,也有消灭李延年兵团的意图。

当华野高层商讨下一步的作战时,华东局饶漱石书记不主张攻击刘汝明兵团,他有一个想法,派出情报人员前往说服刘汝明弃明投明,争取其在适当时机在战场起义。他这个想法是基于新投诚的国军一O七军军长孙良诚答应前去南线策反刘汝明兵团司令,并且获得大特工周镐的支持。

补充一下:在碾庄战役期间,苏北兵团在韦国清、姬鹏飞首长的领导下,在徐州南郊进行机动出击期间,与国军一O七军相遇,在中共大特工周镐的劝说下,军长孙良诚携属下260师共5800人向中共投诚,该军西逃的261师被歼灭。据说,大特工周镐此前做孙良诚的思想工作长达二年之久。

但粟裕对孙良诚离开我军回去国民党那里很不放心,没有同意。经再商议后,我党决定派出前国民党四绥靖区少将参谋长李慕春前往蚌埠,去策反刘汝明,争取其战场起义。所以对南线两兵团的主要攻击就只能集中在李延年兵团上,对刘汝明兵团是采取和平手段。

增援中野及阻击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已成了华野的当务之急。当碾庄战役一结束,粟裕立即派六纵和十三纵悄悄离开碾庄地区,加入到南线作战之战。由十三纵负责攻击灵壁,六纵负责阻击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其他部队亦将随后进发,或加入阻击李刘,或参与打击黄维。

若南线我军集结完毕后,将由苏北兵团韦、吉首长负责对李延年兵团的打援作战。

11月22日围歼黄百韬兵团的战斗终于结束了,徐州邱李兵团即从大许家一带快速向徐州城内撤退。华野要围歼邱李兵团的计划只好放弃了。此时,粟裕作出新部署:我华野在徐州以东的多个纵队将转移至徐州以南至宿县以北的广阔地区,对徐州采取弧形包围,并进行纵深配置,组成三道阻击线,确保阻止徐州国军大集团的南下。这样一来可阻止徐州国军南下收复宿县,打通南北交通线;二来可阻止徐州国军南下与黄维兵团会师,确保中野主力对黄维兵团的攻歼。

如果把中野的电文要求与粟裕的实际部署一比较,你就会发现前者显得有些骨感,后者显得有些丰满。

刚刚经历了大战的六纵和十三纵,尚未能喘上一口气,又要踏上征途。

战果小计:碾庄战役结束被视为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终止,华野与中野共歼灭国军及保安部队共17。8万人,包括一个兵团部、八个军部、十八个整师。华野的战果占了绝大部份。


本文内容于 2013/11/16 2:43:40 被w555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