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行程二千六百里,里里有情长思忆

lee959 收藏 18 9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金秋多色彩 黄山深度游(九)

十月二十七日,晴

今天是离开上海的第八天,也该回家了,只是大伙游意未尽,吃了早饭还要懒在塘顶仙居,还非要吃了午餐才走。

鄂先生一早就驾车离开,他还要去安吉、长兴,还要走很多的路,还真有些依依不舍。在翡翠谷与鄂兄第一次见面时就似曾相识,在几天的相处中为他的人品所折服,他的“灵格、灵格、灵格”的口头禅也开始在我们中流行。鄂先生是于兄的同厂职工,在去黄山前于兄发了篇有关鄂先生的文章,文中有首鄂先生送给于兄的诗:“一鸿念旧落皖南,峰云竹松共徘徊,君问那得清闲在,感觉心平静自来”。看了这诗我感到鄂先生是个有故事的人,他那“感觉心平静自来”是隐士的一种境界,在大华世界中你能静、能平否?我绝对做不到!几天相聚成相知,原来他也是九队的,也是很早就开着手扶拖拉机跑运输的,难怪眼熟。杯酒倾诉、无话不投,也一见如故!在他眼中世事都是美好的、都是灵格,欣赏世界不正是我们的生活态度,只是可惜他用心拍摄的万张照片我无缘一睹!

鄂兄走了,我们一个上午还真没闲着,欣赏、分享众人的照片,拿出U盘忙于拷贝。徐长照片拍得最多,也最得到众人的认同。那天于兄要上黄山,徐长紧跟了,结果原不想的人都上了山。为什么?有徐长为他们照相呗!我也喜欢拍照,喜欢欣赏照片,而徐长也经常在空间挂些照片,看得多了,对他的照比较熟了。徐长的照有几个特点:风景照多于人物肖像照、注重光线的透视效果、喜欢微拍,八天的照大致也趋于这特点。他的照片上那怕有人,他还是以景色为主、人物次之,人只是自然景色的点缀,所以他对我说,人不能放在照片的中间,这是他对人景照片的理解。微拍及光线的透视性是对精致、唯美的追求,特出美的主题,用自己的眼光发现美!放大的美,更美!我不知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摄影的,但摄影肯定能改造人,因为长期地寻找美、发现美、追求美,必然使自己的心灵也得到净化,当然摄影大多在旅途,愿摄影与旅游永远同在。徐长是六六届高中生,在五七的老三届中,他可能是最不关心政治的,只是干他喜欢的那些小分队的活,五七的派系斗争与他无关。一个不喜欢政治的人,结果从政时间最长,这大概是个历史笑话。尽管从政多年,到也没有官场的那些陋习,反到在八天中开车、拍照、晚上照片的后期处理,是个最忙碌的、为大家服务的人。难怪金妹夫妇每天都要对我唠叨他们的不好意思。

吃了早中饭,打点好了行李,车将开出指南村了,但于兄还要作最后的彩排:车要缓缓出村,车上的我们要作挥手告别状。他的车由庆解开,他还要摄像,做最后的记录。其实想想他是最辛苦的,从确定去黄山他就没消停过。从去黄山的路线、景点到走时要带的食品、药材他都一一嘱咐。八天旅游,所到之处那怕是拍照,也是二架相机、摄影、手机等轮流拍着,对着镜头自说自话地录着。不失时机地发表微信,一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批阅“奏章”,真的很忙。与于兄认识四十五年,而近年的接触才加深了了解。他也是五七连队的创始人,最初确定去大坪地应是各认的精英,结果八连、七连的十八人抢先下了山,成了十八棵青松。七连下山的人又回去了二人,后来又下了一个,共十七人。几天后,九队去了七人,又没几天十队去了八人,成五七最基本的队伍。而于兄是十队高中生中的佼佼者,那时的他颐指气使,也真有领袖气派,尽管后来遭受冤案,但他历尽磨砺也终成大器。经历坎坷,跌宕起伏,不埋怨,大度、大气,乐观向上、善待众人,他身上有够我们学习的好品质。当然有庆解在他身边的夫唱妻合也不亦乐乎,包括家有花儿朵朵,也真羡慕死我们这一帮人!

我们的车是押后的,只是一不小心超过了顾智燕,只是见他一路开、一路与车里的美女大妈们聊着天,难怪叫“一拖四”,每晚的故事还真的很迷人。他从小的绰号就叫“老顾”,却是14人中年龄最小的。我相信他的爸爸叫“日照”,妈妈叫“香炉”,因为我先人在一千年前就说了:“日照香炉生智燕”嘛!从黄山到瑞金剧场,再到静安税务局,紫烟与我接触较多,只是不知他还有讲故事的天赋。从翡翠谷到指南村,几杯下肚,他就特别的兴奋,而他的故事又是那样地引人入胜,除了黄山人外,刘惠群、郝大哥夫妇也为之迷倒!第一个故事:“黑子”领军PK十队诸神牛,耕牛群架“二咕”混身都是瘤!什么人言牛语、水牛也见义勇为的,哈!老顾也听得懂牛话。第二个故事:大炮岭李坚遇鬼记。……这时弯弯的月儿高高的挂在竹稍头,幽幽的月光洒在山路上,发出隐隐渗人的白色,寒风呼啸而过发出唏嘘声,远处传来阵阵狗叫声,和不知名动物的吠叫声,使人的皮肤感到了寒意而收紧了。一个眼尖的队友叫到:“瞧,那面有人”,大家顺着他的手势隐隐约约瞧见半山公路上有一个人,手电筒打上一看是李坚,大家赶紧跑了几步只见李坚肩扛水管,满脸通红,额上大颗汗珠滴下,眼光迷茫,嘴里呼哧呼哧往前走。大伙赶紧上前接过水管并关切的问道:“怎么啦,怎么啦”。李坚一句话都没说,眼睛迷糊向前走,……哈!有声有色地描绘象真的一样,我变成了一个传说!当然他的故事还真多,聊到某个主题,他都会以故事的形式表现出来,是个特耐讲的人!

回家了、八天的旅行结束了,二千六百里的路程勾起了对昨天的记忆、今天的笑语、明天的向往,真是太高兴了。第一次见识老郁的排舞、麻将,第一次见识阿华对人的关心。小人嘛,比较熟,我在圣约翰当顾问时,他也在那服务,只是他老公最后还是没能与我们同往,有点遗憾。小俞与我们第一次一起出游,她的网名叫“于是”,看来想做于兄的妹子。于兄,你怎么看?









本文内容于 2013/11/15 20:43:41 被lee95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