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丈母娘”揭示的人性缺陷

小小虚荣心 收藏 4 9378
导读:央视网评 在网上看到再离谱的事情也不必感到奇怪。生活本来就不乏千奇百怪,一起奔到网上,并无阻拦,越离奇越有点击量,符合眼球规律。真实的事情,得按着标题党的做法,才好引人入胜。虚假的造作,当然也要不走寻常路,才好赢得需要离奇度的竞赛,避免默默无闻。 光棍节这一天,“济南丈母娘”脱疑而出,成为网络传播的宠儿。消息的版本大同小异,核心故事是“准丈母娘逼女儿堕胎,准女婿下跪求情告白获谅解”。据说,准丈母娘嫌准女婿没能力、穷、只会玩游戏,准女婿下跪求情仍不能奏效,无奈掏出百万存折,才使丈母娘归于平

“济南丈母娘”揭示的人性缺陷

央视网评

在网上看到再离谱的事情也不必感到奇怪。生活本来就不乏千奇百怪,一起奔到网上,并无阻拦,越离奇越有点击量,符合眼球规律。真实的事情,得按着标题党的做法,才好引人入胜。虚假的造作,当然也要不走寻常路,才好赢得需要离奇度的竞赛,避免默默无闻。

光棍节这一天,“济南丈母娘”脱疑而出,成为网络传播的宠儿。消息的版本大同小异,核心故事是“准丈母娘逼女儿堕胎,准女婿下跪求情告白获谅解”。据说,准丈母娘嫌准女婿没能力、穷、只会玩游戏,准女婿下跪求情仍不能奏效,无奈掏出百万存折,才使丈母娘归于平静,而那百万元存款,正是小伙子当某游戏职业玩家所得。

这个据称原刊发于《齐鲁晚报》的消息,漫天飞舞中,被改造成“丈母娘声称女儿只嫁公务员”,叙事方从笔者变成记者,并有照片和视频佐助其真。一些媒体声称进行了追访,有的电视台播放了视频新闻,门户网站趋之若鹜地予以推荐,游戏频道更是如获至宝。

真实情况是视频中多人为情景剧演员,原发媒体表示故事是作为广告刊登,涉事医院表示门诊并无人工流产服务。

细读其文字,虽然尽量装作新闻作品,模仿新闻写作,通篇为小张、小邢、孙阿姨之类不可考实的人名,准女婿用多长时间玩到了百万收入毫无交待……其新闻写作手法可谓业余。但它通过“90后”穷小子被准丈母娘轻视的包装、偷运“玩游戏发大财”的故事,对当代人心的细微掌握显示了深厚功底。

这是一个“似真性”故事。网络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似真性故事的集合平台,拥有巨大点击和流量的信息,许多都具有疑真疑假的特征--真的就像假的那样离谱,假的就像真的那样可读。真的就像假的,假的却更像是真的,时间、地点、人物、故事、来龙去脉,装得一样不缺,而其人心掳获术的圆熟弥补了新闻技能的不足,或者说人们因阅读趣味被切中而忽略了其故事的破绽,怀疑能力被瓦解。

这种“似真性”故事对世态人心的准确把握,通过各种故事细节的设置表现出来。一个“90后”、家境不好的大学毕业生,找工作屡屡受挫,这是对不少人共同命运片断的撷取,用以唤醒众人的代入感和同情心。尽管如此,他有一个不离不弃的女友,同居怀孕,准备结婚,而准丈母娘嫌其贫穷,要棒打鸳鸯,这些都切合不少人的现实或者想象。然后,因其拿出百万存款,从而获得丈母娘的谅解,则是典型的屌丝逆袭。

故事里,巨额存款是成功的证据,“存折显示,他并非不务正业,相反比大部分济南本地白领、甚至公务员的收入还要高,基本上每月净收入约8000元-11万元左右”。这张存折也具有折服他人的威力,准丈母娘因此而谅解他,并责怪他为什么不早拿出来。这些也确乎是社会的一种现实。

在这个令人眼红耳热、甚至痛快淋漓的逆袭故事框架内,看似漫不经心的目的性情节被偷运出场:“我玩***很多年了,这款游戏有很多玩家,也有公平的交易平台,在这里面我就像个商人一样,我倒买倒卖,还通过自己做游戏任务,为别的玩家代练等赚到游戏币,再出售给其他的玩家换成人民币,一天工作8-10小时左右”。夹带于精彩的似真性故事中,游戏商实现了传播目的,并通过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潜移默化地树立“玩游戏是一种正业”的社会形象。

为了使故事更好些,同情心、代入感之外,还需要添加一点义愤的因素,让人感觉到自己的正义感,于是需要把公务员请出来,让虚拟的准丈母娘号称其女儿只嫁公务员。今天,公务员因其工作稳定性、收益的高回报性,既是一种热门职业,也是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公务员既是许多人择业的向往,又是人们表现社会正义感时拿得最顺手的道具。

在这个屌丝因玩游戏发财而逆袭的虚拟故事中,让公务员出场有助于让阅读者轻便地表现其社会义愤,从而站在“政治正确”一边。从而,玩游戏的正面形象进一步树立,而在阅读一个具有喜感的故事时,顺便完成了自己的政治站队,可以使阅读者产生一种轻型崇高化的自我塑造。虚假故事以精彩的情节,以及迎合阅读者的自我崇高化构造,而不再有传播上的阻碍。很多人表示要对“济南丈母娘”发起人肉搜索,但当“济南丈母娘”被证明并不存在时,很少有人会为受骗难堪。

严格地说,这个虚假故事的广泛传播仍然是借势而行的。首发这则广告虚假故事的媒体,就是这个虚假故事所借的势。在后续的传播中,首发媒体被照相引用,其媒体公信力被虚假故事用作可信度担保,并因此受到损伤。首发媒体所获得的广告收入,不足以弥补其所受的损失,它充当了虚假故事冒充真实故事进行传播的“洗白工具”。后续的媒体跟进,则为了获取眼球而进一步赌输了媒体的形象。

很多人相信,只要信息不受阻碍地传播,信息生态就具有自我纠错的机制。某种程度上,这是确凿可信的,真相会浮现出来,甚至很快。但眼球规律是信息越离谱越受欢迎,一个虚假而精彩的“似真性”故事可能流布甚广,而为其证伪的消息,则因眼球不欢迎平实信息而不被同等范围地“消毒”。而且,虚假的“似真性”故事还因其网页存留而成为为数众多的具有复活能力的数字化僵尸。例如,构陷他人的信息即使被证为诬罔,仍然可能因庞大的网页数量而存在长久影响。

“济南丈母娘”的故事娱乐了不少人,并且满足了不少人,网络上每天都有类似的故事在出现,完成一日复一日的狂欢。在这种娱乐之中,貌似尚有正能量集结,公共生活的品质实则在不断劣化。媒体在出卖公信力,公众在假装有义愤,广告商在把玩和利用残存的社会良知,真真假假已经无须认真。

旧的娱乐过去,新的娱乐来临,新的对旧的覆盖,似乎也无须在意真假。但屌丝的现实、逆袭的梦想、金钱的威力、权力的神奇等,作为荒诞的社会底色,既保证了真实的离谱故事源源产生,也为虚假的离谱故事提供了制作和传播的基础,同时使虚假故事削弱了可恨性,被其欺骗过的人们来不及尴尬,也无须唤起尴尬感,就投入到新的离谱故事中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