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180师全军覆没了吗?没有!-----------作者芦继兵

干尽小日本 收藏 20 11204
导读:60多年来,在民间一直流传着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180师的种种流言蜚语,诸如“全师覆灭”“军旗被缴”“师长被枪毙”等等。带着沉重的心情,我进行了这次大型采访。 鲁迅说:“执着如怨鬼纠缠如毒蛇”我为什么要写180师,甚至是放弃了其它的选题?或许就因为我曾经是军人?是的,当我向那些老军人说出我曾经也是一个兵的时候,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向我彻底敞开了心扉。近一年来,我采访了180师至今健在的梁玉琳军、郑其贵师长的家属、王顺秀师长、赵三禄副军长、张泽石老人、赵年智等老人,得出的结论是:民间传说都是胡说。老

60多年来,在民间一直流传着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180师的种种流言蜚语,诸如“全师覆灭”“军旗被缴”“师长被枪毙”等等。带着沉重的心情,我进行了这次大型采访。

鲁迅说:“执着如怨鬼纠缠如毒蛇”我为什么要写180师,甚至是放弃了其它的选题?或许就因为我曾经是军人?是的,当我向那些老军人说出我曾经也是一个兵的时候,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向我彻底敞开了心扉。近一年来,我采访了180师至今健在的梁玉琳军、郑其贵师长的家属、王顺秀师长、赵三禄副军长、张泽石老人、赵年智等老人,得出的结论是:民间传说都是胡说。老军人张泽石讲:“一定要讲真话,要写那些普通士兵的命运。”这句话,一直伴随我写作《我们没有全军覆没——180师在朝鲜》的全过程。我想,我要将听到的真话,如实写出来。这是一个历史记录者的责任。虽然责任现在是那么不好面对,但责任总是在的。总是要有人扛起来的。要不,中国历史怎样往下走?要不,陷在泥坑里的历史怎样爬出来洗净污泥接着上路行军?

我们可以因为胆怯而对历史的真相闭上眼睛,但未来没有历史真相如何发展?我们可以不要历史,但我们怎敢不要未来?不要未来是自绝是自弃,可未来只能在历史真相的大地上一点点长大。那么,请勇敢地接受历史真相。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卢智老师是原180师师长郑其贵的女婿。他是个历史谜,多年来,他也一直在追问这个重大事件。

郑其贵曾对他说——“事情的真相不是结论说的那样。我对不起战友们,我个人承担了吧。只有我承担了,其他人就可以减轻责任……被围的那些天,我脑子高度紧张。当时以为过了公路就是我方,结果还是敌人。我曾派出6个侦察员,没有一个回来。到鹰峰,本来以为是我们的地盘,结果还是美国人。我下令打。打下鹰峰后,我们把武器集中起来,我们两个山炮营发挥了作用。打了一炮,敌人就知道我们有重装备,他们就收敛了一些。到27日那天,不得不扔掉炮,留下一发,把炮炸了……兵团司令王近山有将近三天与我们失去联系,电台炸坏了。他有他的难处啊,不要骂他。”晚年的时候,郑其贵得了前列腺癌,每天他忍着剧痛,一都声不吭。老战友们来看他,他只讲一句话——“实事求是很难啊……”

郑其贵的警卫员王顺秀说——“五次战役中180师被围,主要责任不在我们,不在郑其贵,不在韦杰,也不在兵团,更不在志司。当时,很多人头脑发热,要拿6万人的代价去搞美军一个师,打美国人的士气。第一阶段没搞成。第二个阶段,兵团的电台又炸坏了。我们彼此联系不上。毛主席与兵团领导谈话,他自己都讲,口子张得太大了,打远了。这个五次战役彭德怀不同意,说没准备好,金日成非要打。听说两人为这事吵了起来。彭总回来后,给各大兵团的司令开会,争求意见。我们三兵团的司令王近山第一个站起来表态,说是没有问题。他能歼灭多少敌人。其他人也说绝对没有问题。彭总说,既然大家都说没问题,那就打。于是,就打了五次战役。事实证明,美国人不是纸老虎。我们还是不能搞大兵团作战,还是要搞持久战。美国人的技术优势,我们根本不是人家对手。他们拥有绝对的制空权。轰炸的间隔只有几分钟,他们的抛下的照明弹,带降落伞的。夜间,像个小太阳挂在空中,能燃烧二十分钟,灭了再发。他们的飞行员借助照明弹拍照我们,然后按图片炸我们。我们太被动了。”

梁玉琳将军在朝鲜战场时曾为180师政治部青年干事。谈及那段历史,他说——“180师是英雄之师是威武之师。在朝鲜战场虽然遭受过挫折但却有极其特殊的贡献。我们以自己的沉重代价,换来了经验和教训,那就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与美军作战,不能搞大歼灭,大迂回、大包围,而要搞阵地战、防御战、打小歼战。”180师在1951年5月,突围后的两年,即1953年夏季,他们奉命进攻949.2高地雪耻。梁玉琳向正在60军指挥所的三兵团司令许世友请示,要去180师慰问。许司令看了看他,批准了。将军理解他要和老部队一起雪耻的心情。梁玉琳看到,全师上下几乎没有谁说闲话,就是闷头打。两年了,他们承受了太多太重,现在,全部化成了复仇的子弹。

1953年6月14日晚至15日上午8时,180师一举攻上敌军主阵地,共歼敌1750多名,缴获坦克4辆,汽车7台、火炮55门,各种枪700多支,同时,使我军阵地向前推进了25平方公里。当时,梁玉琳在539团的指挥所对战场上的一切看得特别清楚。他看到了180师指战员的英雄气慨。炮击一停,潜伏在敌人鼻子底下的七个支队千余名指战员,只用三五分钟就冲了上去。有的战士身负重伤,忍着巨痛鼓励战友,说:“别管我,只管给我狠狠打,为死去的战友报仇!为我们师的名声,你们冲啊!”有的指挥员带着伤,率领部队往前冲,警卫员拉都拉不住。

战后,三兵团司令员许世友说:“180师打了翻身仗,180师雪耻了。”180师的干部战士听了这话,好多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1953年7月13日至19日的反击战中,180师打进敌人纵深18公里,打垮了韩军第三师,把我军阵地向前推了十余公里,受到毛泽东的称赞。180师雪了耻,受到了上级的表扬,可是,在民间,人们还是只记得的失利和败绩。

针对“全师覆灭”说梁玉琳将军驳斥道:“什么叫全师覆灭?这是明显的胡说。整个师机关还在,540的二营、539团的三营大部分突围出来,还有一个完整的营在包围圈的外面的兵站,这怎么能叫全师覆没呢?”

针对“军旗被缴”说梁玉琳将军说:“这种说法很无知。我军是以志愿军的身份出国作战的,当时包括军旗在内的所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标志性物品,全部留在了国内。哪里有什么军旗?”

针对“师长被彭总枪毙”说梁玉琳将军说:“那就更是胡扯了。郑师长是一个有特殊贡献的老红军,对党和人民有着高度的忠诚。既是优秀的政治干部,也是杰出的军事指挥员。五次战役被围,不是他个人的责任,连毛主席都讲,大家都有责任。当时,都是急于求成。郑师长就是忠实地执行命令。他在战争时期负过伤,是伤残军人,胳膊粉碎性骨折,左手不灵便。突围的时候,因为九天没睡觉,他坐在地上就睡着了……他在职的时候,许多老部下都去看他。但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极其冷静的首长,对那场战争,他很少谈。顶多说一句,我对不起那些战友。李德生在沈阳军区当司令员的时候,他提出回老家合肥安居。于是,他走了,多少年来,我一直很想念他,1990年,得知去世的消息,我难过了好一阵子……”

这就是180师在朝鲜的真相。写历史的,必须要眼睛死死盯着真相。必须要对历史有着高度负责的精神,特别是对那些在悲壮的历史中被指定去演绎悲剧的人物,那些被误解的人物,那些被冤屈的人物,那些被淹没的人物,还有那些被以讹传讹了的历史事件。谁的说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

这不止是还一支英雄部队的清白,这更是还原一段历史的真相。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关于180师失利的问题,中央和相关军队部门早已经有了定论,在时过境迁的今天重新讨论他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无论是敌我双方,都难免存在这样那样的失误,如果有那一方不存在失误,那么战争就不存在那一方的胜利和失败的问题,胜利的一方永远是不存在失误的一方。纵观历史上各场大规模的战争,无论是一战,二战,各方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失误,比如一战时的凡尔登战役,德军的失误导致了德军流尽了最后的血,二战时的敦刻尔刻,希特勒的失误致使英法联军几十万人逃脱了被消灭的命运,包括盟国在西线战场的几次登录作战,都存在失误,因此朝鲜战争中的志愿军的失误也是正常的,其实180师的战场失利先期是整体作战的问题,后期的混乱是战场指挥员的问题,这点,相关上级是已经明确了的,对于战役方面的责任已经由从毛主席到志愿军总部都进行了承担和检讨的,而对于战场临机处置的问题,其责任应该由战场指挥员承担主要责任,因为处境相同的其他部队基本上是成功的突围,只有这一个师由于战场临机处置方面有不当之处而导致了重大损失,假使当时能够处置得当,损失照样会存在,但是是否可以减少是存在相当可能的,180师的所有指战员不能因为这次失利而受到过多的指责,其实有很多关于180师的传言是不切实的,更有一些是捕风捉影,应该说,所有参加了这场战争的指战员,都是英雄,他们没有辱没志愿军的称号,虽然历史和现实有时因为需要而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偏频,但是人们仍然不会忘记那些曾经这国家作出贡献的人们,时势过后,总是会还原历史的真相的。况且本人所看的各类关于朝鲜战争的书籍和文章中,也没有见过多少对于180师指战员进行刻责的章节。

全体志愿军都是好样的,180师也是好样的!向全体志愿军战士致敬!

向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没有保家卫国,就没有新中国的坚实基础。向烈士们致敬!向曾经浴血的老兵致敬!

是啊,都没责任,那失败是谁的责任?

郑师长忠诚没问题,但是,失败的责任他负主要责任是肯定的。

不能让板子打到战士们的屁股上吧。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