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节点定律小议

董挥云 收藏 0 322
导读:节点定律小议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战友的孩子结婚,相约赴宴聚餐,战友们总想凑到一撮,询问近况。很长时间不见面,一旦坐桌聚首,起初,不乏冷清,总是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因隔行隔业,跨度较大,许多事情插不上嘴,难引起共鸣。后来,达高潮时,总归结为回顾过去军旅生活中的人和事,群体参与讨论、论证、调侃,气氛热烈空前,甚至许多看法和观点能形成共识。也许,这是战友相聚时,永恒的定律。 我们同年兵战友,入伍集训一年后,分配到三个部队,共同的话题,基本上就是新兵一年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或与这一拨人有关系的

节点定律小议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战友的孩子结婚,相约赴宴聚餐,战友们总想凑到一撮,询问近况。很长时间不见面,一旦坐桌聚首,起初,不乏冷清,总是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因隔行隔业,跨度较大,许多事情插不上嘴,难引起共鸣。后来,达高潮时,总归结为回顾过去军旅生活中的人和事,群体参与讨论、论证、调侃,气氛热烈空前,甚至许多看法和观点能形成共识。也许,这是战友相聚时,永恒的定律。

我们同年兵战友,入伍集训一年后,分配到三个部队,共同的话题,基本上就是新兵一年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或与这一拨人有关系的人和事,大多是其中的得得失失。有个战友谈到宋一林,说是学节点电流定律时,对于“流入一个节点的电流总和等于流出该节点的电流总和”老是弄不清楚,理解不了,建立不起概念,习题总是算错。如今二十余年了,一直未见着此人。有人谈到该兄就是在节点上把握不好,说是常挂在嘴边有句口头禅“一年团,二年党,三年复原回家乡”, 而且工作不突出,平时还个性强,得理不饶人,无理搅三分,闹着要入党,付出得不多、不够数,自然得不到回报。此刻,有人问我小孩在哪儿工作?我说,去年刚考上公务员,孩子明白道理,咬紧牙关,昼夜用功复习,费了不少劲。我原想,我没有关系,没有去活动,恐怕难被录取。谁知,录取名单下来,还真有孩子的名字。考公务员各种社会关系用不上,全凭自身努力。目前,找一个合适的固定性工作,对于一没有权,二没有钱的人来说简直象登天,很难。又有人问,有什么妙方?我说,向孩子说父亲没有本事,靠别人不如靠自己,痛下决心。我单位也有一位同事问我有什么诀窍?我对他说,只有个人奋斗,象考大学一样,没法代替;家长所能做到的只是给孩子准备好复习资料,搞好服务,保障好资金,让孩子天南地北地多参加考试。这时,有个战友总结说:流入总得与流出相等才行,节点电流定律是真理。

战友聚会,实际上是难得的思想交流机会。平时都很忙,若不是遇到红白事,同城相见一次也不易。

席间,有个战友谈到邓明,说节点把握得也不是很好。此兄在部队工作期间,业务一流,考上部队的一级技术能手,是连队公认的业务骨干;政治素质也不错,根正苗壮,早早地就入了党,而且也想在部队长干。但入伍五年了,部队素有论资排辈之陋习,眼瞧着不少老兵们相继提干,时时轮不到自己,按捺不住,有些灰心,要求复原。可谁能想到,复原三个月后,任命才下来,他却与之失之交臂,战友们为他感到可惜。不过,回到地方工作后,此兄仍旧努力钻研业务,勤学好问,能力提高很快,不久担任某市群艺馆的馆长,这是后话,说明金子在哪儿都发光。

这时,我想起有个同学,他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军事素质好,灵活机动,战场勇敢,巧妙地打死一个越南兵。对越自卫反击战参战部队很多,能够单兵打死一个越南兵的为数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战斗结束评功时,班长对他说“你是新兵,提拔的机会很多,我面临复原,复原回去就种地。你们城市兵,复原后不愁有工作,就说是我打死了一个越南兵”。班长全盘端出心思,他也为人仗义,看重战友之情,把军功让给了班长。后来,班长被推荐上军校,提了干。如若,按事实说话,他理所应当地会被推荐进军校培养、提干。可是不久,他复原回乡进了工厂。又有谁知,没有多少年,厂子倒闭,他也成了下岗职工。现在,他没有别的想法,只等退休吃劳保,以求工资有保障。

还有个战友谈及个小事,说刘胜利上师教导队,此兄脑袋瓜聪明,肯动脑也努力,基础挺好,就是爱抽烟,每天一包半还不够。战士吃穿由部队供给,大家戏称为军事共产主义。义务兵不发工资,只发津贴。当时,三年兵月津贴大概十元左右,不够他买烟抽。有一天上午,上课时。他独自到宿舍一趟,下课后,有一位战友发现军用挎包内十元钱没有了。队长吹起紧急集合哨,每间房屋查找,未果。后来追查所有人,特别是正课时到宿舍的同志。结果,大家反映就他一人去过。队干部了解情况,轮番调查、找他谈话,此事还通报到连队。没有多久,一年一度的老兵复原工作开始,结果,他被确定复原。真可惜,上师教导队训练的战士均提为排长,只有他复原回乡。事情究竟是否他所为,没有答案,也没人再去评说。

另外有一个战友谈起一件事,说总参派人下连队视察,连队领导相互间有矛盾,可能招待得好了点,孰料纪委紧接着下来调查吃喝情况,说大搞特权,饭桌上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爬的,什么山珍海味,应有尽有。上告信告到了上级纪委。团部也不敢怠慢,连夜彻查,几天调查下来,发现与事实不符。但谁告的呢?原本准备提拔的指导员李平,不但没有提拔,年底安排了转业。原因为大家怀疑是他告的状,还有人反映他经常发牢骚,常说上级来人,连队招待费就超支等。

此时,我感到那个战友总结的“节点电流定律是真理”的说法也不一定准确。但是,在节骨点上,能把握好,才是硬道理。因为,我过去听过老红军讲述的事迹报告,其中说到长征途中,有战士由于疲劳,想多休息了一会儿,结果,没追赶上大队伍而掉队,没有到达延安,或已牺牲或已融入当地居民社会生活,没能再功垂千秋。如果,能坚持紧跑几步,跟上队伍,历史将会重写;如果,节点上再慎重一些,情况可能完全不一样。


本文内容于 2013/11/16 14:55:18 被董挥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