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民将军的力作《中国不怕》出版了,我们为他喝彩,因为《中国不怕》这本书,喊出了我们中国人民的心声,也喊出了中国军人的心声。大家知道,张民部长年事已高,视力、听力也不好,他只能是筒状地看近距离的东西,视力非常狭窄,他是有怎样的毅力来写出这本书?我们年轻人都可以想象,他是用心在写,用心在呼喊。他用老军人对党、对人民的忠诚来写出了这本书,《中国不怕》。只有他们这一代老军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因为他们经历过枪林弹雨,经受过血与火的洗礼,他们也有底气这样说过,他们给我们这一代做出了榜样。

为什么他们老一代的人能喊出中国不怕?首先是毛泽东在缔造我们中国军队给我们缔造了军魂,就注入了一种不怕精神。我们的军魂就涵盖了中国不怕的精神。,毛泽东写过一个《不怕鬼的故事》,还给军队题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我们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能怕什么?只有有了这种精神,中华民族才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我在给这本书写序的时候,按说我没有资格写序,我是张民部长的部下、的学生。我看了以后只是有感而发写了一些读后感。我想为什么我们的军队能走到今天,能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以弱胜强,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有这种精神,毛泽东讲“人是要有点精神的”,我觉得一个民族,一个军队都要有点精神,这就是张民部长带来的不怕,这种不怕的精神深深地凝聚在我们中国的军魂里。

我在序里写过,曾经记者采访我们的十大元帅,十位大将。结果十大元帅,7个受过重伤,受伤最重的是刘伯承,身上有七块弹片;10位大将,也有7个受过重伤,受伤最重的大将是徐海东,身上有十块弹片。我原来是昆明军区的,昆明军区的老副司令员叫徐其孝,当采访问他身上有多少块弹片时,徐其孝说我数都数不清楚。他把衣襟一撩起来,肚皮上有三十块弹片。徐其孝说了一句话:“你看,我全是在前面受伤,如果我是在后面受伤的,那我就是个逃兵。”这就是我们的军人。

大家都十分崇敬的许世友上将,他重伤以后两天两夜昏死过去,醒过来以后他说过一句话:“确实是无比的疼痛,又是无比的爽快,打仗就是要死人的,人死如灯灭。”所以为什么我们这么一支军队,能从一支农民的军队,都是一些泥腿子,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其中一是对党对人民的忠诚,再有就是我们“不怕”的精神。而“不怕”这种精神我觉得在现在仍然是需要弘扬,光大。我们已经是现代化了,要打现代化战争,打信息化战争,但现代化、信息化首先要一种人的精神,我们要用人来凝结成一块,人来发挥现代化战争的作用。所以人的决定性因素,基本没有根本性的改变。有了这种不怕的精神,再加上现代化武器装备,就能如虎添翼。但如虎添翼必须有个前提条件,是你必须是一只虎,而不是一只猫,你如果是一只猫,给你插上了高科技现代化的武器装备。你仍然是一只猫,最多是一只飞猫。所以现代化条件下,仍然需要弘扬这种“不怕”的精神。,

张民部长这本书确实是有现实意义。刚才他已经讲到了,我们面对复杂的安全环境,在多变的环境中,我们要保持不变的定义,就是我们的民族精神,就是“不怕”。张民部长特意强调了毛泽东主席讲的,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面对复杂环境,首先是不怕,但我们要做精心地准备,还是要加强军队现代化建设。特别是我们的部队将近有三十年没打仗了。怎样来塑造我们的军魂?怎样来提高我们的作战能力?这是摆在我们军队一个非常严峻的课题。习近平同志主持我们军队工作以后,首先抓战斗力的生成,提出军队“能打仗,打胜仗”,这是唯一的指标,硬的指标。所以我觉得,这就给我们军队建设指明了方向,只有“有备”,我们才能“无患”;只有“敢战”,方能“言和”。这就是这本书的真谛所在。

张民部长也讲了,我们要和一些大国建立新型的国家关系。我们也希望通过和平手段,来解决周边复杂的环境。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你要看到周边国家在不断地挑事,我们必须保持不怕的精神,保持常备不懈的战斗状态。我觉得我们是要和平崛起,但是和平崛起并不是我们已经挂上了免战牌,什么问题都逆来顺受。我们主张用和平手段来解决周边复杂的环境,但我们要做好事态失控的准备,所以我们说,只有“有备”,我们才能“无患”;只有“敢战”,方能“言和”。我们是热爱和平的,哪怕我们和周边国家哪怕有一线和平的可能,我们都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我们热爱和平,争取和平手段解决问题,但是也要做好事态失控的准备,作为军人,你就要常备不懈,才能保证周边有和平的环境。我们热爱和平,但是绝不惧怕危险。如果周边国家就一些热点问题,希望和我们谈,那么我们欢迎,如果就需要打,我们不怕。这就是我们从老一代军人,到我们这代军人,到下一代军人,我们做出的回答。

罗援将军:要做好事态失控的准备!



罗援将军:要做好事态失控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