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中华民族灾难来自海洋 钓鱼岛唤醒国人

daviet1999 收藏 0 54
导读:辽宁海事局网站相关航行警告截图   人民网北京11月15日电:据辽宁海事局网站消息,辽航警14日发布两则航行警告,15日7时至18时在渤海海峡、15日16时至22日16时在渤海海峡黄海北部海域将执行军事任务,期间任何船只不能进入该海域。   辽航警0363号航行警告:   渤海海峡,11月15日7时至18时,在下列4点连线水域内执行军事任务:   1、 38°46′47″N 121°21′48″E   2、 38°29′22″N 120°50′14″E   3、 38°2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钓鱼岛

自2012年9月11日,日本政府宣布完成钓鱼岛所谓的“国有化”以来,这个6.3平方公里无人居住的海岛再次牵动了中华民族敏感的神经。钓鱼岛也成为我们民族审视自身海洋观和国际关系准则的一个窗口。中国和西方对海洋的认识有何不同?怎样才能有效地捍卫属于自己的海洋权益?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和大家共同探讨由钓鱼岛争端激发的中华民族海权意识。

与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陆疆面积相比,6.3平方公里无人居住的钓鱼岛,是名副其实的弹丸之地。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海岛,凝结着如此充满伤痛、如此让一个民族耿耿于怀、难以忘却的历史,在人类社会中恐怕并不多见。

这样一个小小的海岛,凝结着中华民族历史的纠结、海洋纠结。

我们必须承认,在钓鱼岛问题上折射出中华民族海洋观、维护自己海洋权益方面的不足。

自古以来,我们对海洋的认识主要集中在可以“兴渔盐之利,通舟楫之便”。至于海洋可以作为走向世界的通道,作为经济贸易的重要渠道,可以作为国家发展的全新空间,这些观念在中国十分缺乏,导致我们对海洋认识的不足和对海洋的轻视。

最初,我们轻视海洋,然而当帝国主义从海上入侵的时候,我们又把海洋看作一个危险的来源。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主要都是从海上打过来的,这给我们造成一个深刻的印象:中华民族的灾难来自于海洋,所以我们提倡海防。

这极大地抑制了我们对海洋权益的认识和海洋进取心的获取,最终使我们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不得不留下这种面对海洋的纠结和沉重。

恰恰在中华民族严重丧失海权的时刻,19世纪末,一个叫阿尔弗雷德·马汉的美国海军上校提出“海权论”。当中国人把海洋认为是一个巨大危险的来源时,美国提出从海上获取权利,通过控制海权——主要是控制海上运输通道、海洋航运、海洋资源进而控制世界。海权论的提出,让美国由一个封闭的、内陆性的国家,一个偏远的美洲大陆的国家走向大洋、走向世界,与此同时,我们这个传统的东方大国却因为对海洋的畏惧变得自我封闭。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马汉所提的“海权”(Sea Power)与我们理解的“海权”(Sea Right)存在重大差异:前者使用的“Power”是指由力量产生的权力,后者使用的“Right”则是指由公正带来的权利。

钓鱼岛无疑属于中国的海洋权益范围,我们在今天讲的海权,也是Sea Right,就是从历史来看,公正地说,钓鱼岛历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做这样的强调。

但是对方在强调什么呢?对方讲Sea Power,就是由于二战后钓鱼岛被美国不当地分割,琉球群岛被美国托管,到了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把琉球所谓“归还”日本的同时,把钓鱼岛的管辖权给了日本。

美国强调什么?它强调Sea Power。不管历史上、道理上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这个地方归不归你,但我现在是实际控制。这是东方和西方非常大的差别。

我们中国人遇到事情总想从道理上讲通,以理服人、从道德上和法律上获得公正,也就是right。而西方人、包括总想脱亚入欧的日本,他们讲谁能够控制。

这就是为什么表面上崇尚自由、平等、公正的西方,包括全力“脱亚入欧”的日本,动辄使用武力,习惯以武力来夺取权益。结果,相信有理走遍天下的中国,实际上凭借自身的道理实在无法走出多远,而崇尚力量征服的这个力量反而横冲直撞、横行天下。

比如,美国今天在全世界横行靠的是什么?他靠的是道理么?是11支航母编队和遍布全世界的200多个军事基地,就凭这个横行天下。

正如马汉所说,海权不仅包括海上军事力量对海洋的控制,也包括对和平的商业和海上航运的控制。我们看,马汉讲的海权从头到尾都在讲什么概念?控制!这个控制通过什么实现?海上军事力量对海洋全部或一部分或海上航运业的控制。

这就是今天的现实世界。

我们相信,我们终将迎来一个公正、平等、普天之下皆兄弟的理想世界。但在理想世界到来之前,我们仍然必须生活在这个不甚理想、由力量决定规则而不是由公正决定规则的现实世界中。一部近现代史一再证明,国家遭遇割地赔款甚至亡国亡种,并非仅仅因为战争的失败,本质上在战争尚未发生之时,在确定维护自身利益的基本手段以及决定主要依赖何种手段的抉择中,结局就大致已定。

邓小平同志1978年就与日方达成了搁置争议这样一个双方共同的认定或是双方共同的默契,长期以来我们搁置了争议,但是,日本长期以来没有搁置争议,一直在往前拱。这说明什么?当我们在以理想的东西要求这个世界的时候,决定世界规则的还不是理想,而是力量。

今天,我们为了维护我们在钓鱼岛的权益,中国国家海警局派出海监船进入钓鱼岛24海里和12海里巡航,这就是我们必须用我们的力量来宣示对钓鱼岛的权益。我们今天在钓鱼岛的所作所为,就是我们对国际关系准则的一种深刻认识、我们对海洋权益的深刻认识,在钓鱼岛这个局部上做出我们应有的反应。

结论很简单:在国际关系中,权利只有在争取和捍卫时才会得到彰显。只有公理没有力量,并不能战胜强权。如果这个权利你不去争取、不去捍卫,没有人会把它公公正正地送到你手上来。战胜强权,仅仅凭公理是不行的,还要凭力量。

钓鱼岛成为中国人完成以上认识的一个窗口。通过它,我们再次认识自身,再次认识世界。它已成为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审视自己利益、权衡自己利益,决定捍卫还是放弃这一利益的基本考验。中国人的海洋意识就是随着现实中遇到的一个个问题一点点扩展开来的,从自然海洋走向权益海洋,最终才能是和谐海洋。没有这些问题发生,不遭遇这些挑战,我们对世界以及对自身的认识,可能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深刻


本文内容于 2013/11/15 10:31:00 被daviet1999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