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国不明飞行物研究专家最近透露,来自宇宙中的外星人除了用科技和军事手段研究地球之外,从20世纪末开始,他们还利用其他各种手段偷取地球人类基因材料,带回外星做研究实验。而他们最常用的获得人类基因材料的方法就是与地球人性交。

尽管现代科学无法考证这些与外星人进行性接触的事情是否属实。但是,与外星人接触或者与外星人发生性关系的新闻仍然在继续出现。

最近,一名美国加利福尼亚的19岁女孩生下一名蓝皮肤,有着网状脚的婴儿。据这名女子称,她是被一群有着网状脚的外星人强奸后才生下这个"怪胎"的。

不明生物绑架地球人不仅只做身体检,有的甚至进行“交配实验”和外星人入侵并劫持人类做实验有点相像。

首先说第一件案例。1979年4月13日的夜晚,巴西南部马林咖市的郊外,一个名叫乔塞里诺·德马托斯的青年,21岁。他成了那次不幸事件的目标。

德马托斯跟13岁的弟弟在回家途中,遭遇上UFO。一开始他们两人也是听到一阵古怪的声音,然后,就如同被施了法术,着魔 一般地朝相反方向奔走,结果倒在一棵大树底下。当场不省人事,当时,只是隐隐约约记得UFO接近了自己,等到自己稍微想注意看一下的时候,飞碟已经毫无踪影。

于是好不容易站起来,朝回家的方向走去,可又一次遭受到UFO的袭击。

阴人又一次被强烈的光线击倒。根据家族们的证词,他们两人倒下时被一股奇怪的光圈包围着;而且那股光圈,跟UFO的灯光同步似的,像“脉搏”那样的跳动。实际七,由于这股光的作用,把这两人从在大树下昏倒开始这一段时问的“记忆”给消除了。

那段失去的“记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后来通过飞碟研究调查机构的A.J.盖巴尔教授的努力,对德马托斯兄弟俩进行了“催眠”,才使得那段“记忆”得以恢复—被绑架的经历也大白于天下。

被带进UFO中去的只是乔塞里诺一个人,首先,到“医疗室”接受“身体检查”,但是与前面“被绑架者”遭遇不同的是,有一个管子状的装置戴在他的阴茎上,采取了少量的精液。然后,来了一个女人,“几乎同地球人完全没差别”,她过来抚摩乔塞里诺,使他兴奋起来,在一场强制性的“性交”以后,用心灵感应的方式,乔塞里诺被告知:

这个种子一定会活着还给你的。

这意味着“与外星人交配”实验的成功,可乔塞里诺当时糊里糊涂,不知所措,也不明白外星人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1982年11月29日夜里2点多,在圣保罗州的波兹卡茨,也发生过了一起外星人强制地球人接受“交配实验”的事件。这次,他们选定的实验对象是一所医院的门卫。当时,38岁的门卫乔安达西罗巴去后院倒水,他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响,转头一看,一个发光体正向他射出一道强光,随后,发光体上还伸出一架电梯模样的东西,他被一个不明生物拉上电梯后进入了圆形房屋。

那个不明生物看起来身高1.9米左右,全身上下只露出嘴巴和眼睛,其他部分连同脚部都包裹得严严实实。乔安注意到,室内虽没有光源但非常明亮,墙角处还有座环形沙发。

乔安被安置在椅子上,进来一位女人。长得如同地球人,大概20岁左右,皮肤黝黑,一丝不挂,非常美丽。乔安被吓坏了,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女人拿出一个Y形装置不停的抚摩他,很快,乔安失去了意识。

5点左右天亮了。乔安的妻子发现躺在院里的丈夫,他一丝不挂,衣物、领带、鞋袜等等全散乱地搁在一旁,内裤似乎被染上了油状物,身体也沾上了同种物质。乔安的右胸口上还有一处来历不明的圆形外伤,手表指针也停在了4时20分。

当地医罗恰诺斯丹卡埃西罗巴博士仔细听完乔安的叙述后,立即对他做了全身检查。博士发现,乔安的XX有不明外伤,而且事发现场也确有大片树木被烤焦的痕迹。后来圣保罗州警方也过问这件事。警方将现场遗留的衣物与染有油状物的内被等证据全部收起,并推断:如果乔安叙述属实的话,那么他有将近2个小时的时间已经丢失。

2个小时内,乔安会有什么经历?胸口与阴茎上的不明外伤是这时留下的吗?警方本欲请来专家继续进行催眠术测试,但被乔安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测试无法进行,人们又将注意力转向现场物证,可是那些仅存的物证自到警方手里后就下落不明,人们再也无法从丢失的2小时中找回真相。

据科学家们的查证,在美国有一对夫妇也曾被外星人俘虏过。男的是波士顿的邮务员,叫班尼;女的叫蓓蒂。他俩曾有过一段非常离奇的遭遇。

1961年9月19日的深夜,有一对夫妇驱车赶回位于新罕布什尔州波兹玛斯的私宅。他们刚在加拿大渡完假,秋月高悬空中熠熠生辉,公路上一片银白,来往车辆稀少,静寂极了。丈夫巴尼希尔加足油门急驰,坐在旁边的太太贝蒂则目不暇接地欣赏着车窗外往后飞逝的风景。巴尼是邮局职员,贝蒂则从事社会工作,他们是极其平凡的夫妻,回到家之后,明天又将开始一天的工作。

可是,当车子开到兰开斯特的南端时,他们遇到不可思议的事。这件事从贝蒂看到天空中闪闪发光的亮点开始。刚开始,她以为只是“一颗漂亮的星星”而已!可是这个光点不但在她的注视下渐渐变动了位置,而且好像逐渐接近他们。贝蒂心想大概是人造卫星,并问邻座的丈夫那是什么。

巴尼朝着贝蒂所指的方向看了之后说:“那是星星啊!如果不是的话,大概就是人造卫星吧!”可是,在两个人交谈的这段时间,光点增强了,光芒逐渐靠近,贝蒂叫了出来。“巴尼!那是人造卫星还是星星?你真的确定是这样吗?”

就在这个时候,光点已不再是一个点,而变成了一个很大的飞行物体,虽远在大气层中,但用肉眼也可以看得很清楚。

“贝蒂,大概是架客机吧!也许要去加拿大!”巴尼看着这个渐渐变亮变大的光点,故意安慰太太。可巴尼自已也怀疑,这个能随意改变飞行方向的东西真的是客机吗?这时大约11点,他们看到卡能山矗立在西侧,就将车停在休息站,再次眺望这个发光体。

这时一辆车也没有,在这深山野外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不安的情绪逐渐扩散。巴尼和贝蒂用望远镜观察这变大的光点。巴尼试着说服贝蒂相信那只是一架直升机,当然这是谎话。

此时,这个发光体从高空往下降,降到离地面30公尺处时,停在空中不动。这个发光体整个是圆形的,有两列像窗户的东西,并排列在其上。这个飞行体虽通体发亮在空中保持着水平,但奇怪的是,并没有螺旋浆转动的声音,也没有喷气机引擎的声音。

巴尼从贝蒂手上抢过望远镜,对准焦点看那个静止不动的物体,这时,他吓得差点跳起来,因为从窗户可以看到5、6个很奇怪的人影,而这些人影也都紧紧地盯着巴尼看。

一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油然而生,巴尼捉住贝蒂的手,一溜烟地冲回车子里,在毫无人烟的深夜公路上,加足油门飞也似地逃命。

不久,在飞驰的车子的后方,传来“哗滋”怪异而有规律的声音。“那是什么声音?巴尼问贝蒂,贝蒂说:“我不知道啊!”才回答完毕,两人就觉得突然一阵虚脱,睡意袭来,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失忆两小时

当“哗滋”的声音再度响起时,两人恢复了意识,巴尼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握着方向盘,贝蒂则坐在旁边眺望着外面的风景。车子发出单调的声音,继续往南下的公路开去。两人仿佛力气都被抽尽似的,连开口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对于遇到飞行物体和逃出之前发生的事,两人一点记忆也没有。巴尼只在心中说:“就这样一直往前走,什么怪事也没有发生。”但却又有股好似发生大事一般的感觉,贝蒂亦是如此。

贝蒂漫不经心地看路道上的指标在眼前飞过。之后在一瞬间,突然“啊”地叫了一声。这时他们已走到了亚修兰——距离目击飞行体五六公里的南部的一个城镇,但贝蒂却觉得“之前已走了好长一段路,所以才那么累。”就这样在到家之前一直默默无语。到家时,已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两个小时。两人似着去想迟归的原因,但是记忆非常模糊,什么也想不出来。

到底在这记忆空白的两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事?这段时间,两人做了什么?他们至少记得车子一直走,被一股不可思议的睡意所袭,然后的记忆就消失了,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地回到家。

可是回家后,把行李从车后的行李箱取出整理时,发现好像发生过什么,心中有一种被卷入某件事中的感觉。记忆中不曾长途步行,但巴尼的鞋跟却磨损了一截,贝蒂的衣服也好像跟某人起争执似地被撕破了。车子的行李箱里也有一闪一闪发光的小点点飞散其间。此外,两人戴在身上的手表也都在同一时刻静止了。

事情还不止这样,从这些事发生以来,夫妻俩每天晚上都作恶梦,精神上倍受压迫。夫妻俩得了精神方面的病,且日渐恶化下去。

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的贝蒂,在9月25日,为了解开这空白的两个小时的谜,最后和研究UFO的组织NICAP联络。不久NICAP便派调查员威布来进行调查,威布认为他们夫妇遇到飞碟的事属实,但是却对这要命的精神病症束手无策。两年后的1936年,为了治疗这慢性精神恶疾,两人去找波士顿著名的精神分析医生班夏明赛门。

催眠后的真相

博士听完两人的叙述判断,神经衰弱的原因是空白的两小时记忆所致。于是决定施行返回丧失记忆的部分的催眠治疗(逆行催眠)。逆行催眠是使人找回丧失的记忆,毫无意识的那部分,记起那时所发生的事的一种方法,最有名的曾唤回人类前世的记忆,但用在遇见外星人UFO者的身上,这还是头一遭。

治疗总共要有三次,随着治疗过程的推展,他们夫妻的记忆逐渐清晰鲜明,终于那骇人的UFO事件之始末全部都想起来,历历在目。以下是他们夫妻的叙述:——有好几个黑影矗立在车前,除了身材矮小外,看起来像是人类,但是头部和人类的头颇有差异,他们没有头发,在头的两侧还有个像耳朵般的洞。

他们的侧面非常扁平,鼻子和嘴巴丝毫没有轮廓线条凸出,可是眼睛却大得出奇,鼻子小得不成比例,且眼睛上扬至脸侧,表情看来十分不友善。一团穿着一件像黑色戏服的东西,将手放在车门上,丝毫不费力地将门打开,把他们两人拖出车外,带往圆盘。这些外星人的目的何在,实在令人费解。他们将巴尼和贝蒂分开,分别研究他们两人的身体。

贝蒂详细描述身体检查的经过。他们让贝蒂坐在椅子上,就像内科医生那样,用光去探照她的眼睛,把她的嘴弄开,探看牙齿和喉咙。并在视察过她的耳朵之后,用一个像棉花棒般的东西,去掏她的耳朵然后把挖出来的东西,放在玻璃纸上,收进墙壁里的一个抽屉。还在抚摸了贝蒂的头发后,拔下了两根,并将之包妥收好。同样地,她的脚趾甲也被剪下了一点点。

然后,他们将她的衣服和鞋子脱下,让她躺在房间的正中央的一张矮桌上。这些绑架者,拿着一捆像针的东西,在脖子、手腕、膝盖和脚等地方用针去刺,然后用一只很长的针往她的肚脐刺进去。贝蒂感到痛彻心肺,哀叫出声,一个像是队长的人,用手蒙在她的眼睛上动了动,贝蒂马上就感觉不痛了。

在另一边,巴尼的腹部被安上一个奇怪的装置,可能是这个装置的关系,之后在腹部的下方长出像疣的东西来,不得不动手术割掉它。

这些绑架者检查、研究着希尔夫妇的身体,但令他们费解的是,两人的身体有所差异。检查的外星人一伸手,就把贝蒂的嘴巴强行分开,欲拔掉她的牙齿,贝蒂透过心电感应问他们要做什么,他们说巴尼的牙齿拿得掉,你的牙齿却拔不掉。

因此贝蒂对他们说,巴尼的牙齿是装上去的假牙,所以拔得掉,接着又必须对他们说明什么是假牙,好让他们了解。还有,巴尼的肤色是褐色(巴尼是黑人),而贝蒂却是白色的这件事,也好像颇让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除了这些身体检查之外,外星人还让贝蒂看天体图,贝蒂说:“这是细长状的天体图,有很多的点,细小如针头,其他的点则像五分钱一般大小,分布了一整片。其中有两个像太阳一样大,较大的那个还有很多条支线分出来,线的方向都朝往隔壁那个较小的太阳。他们说粗线代表贸易路线,其他的实线则是偶而往来的交易线,虚线是探险队的行径路线。”

之后,两人好像被施以抹灭记忆的某种过程,然后被带回车子。赛门博士分别要处在被催眠状态的两人画出外星人的样子,赛门博士对他们的画出完全相同的外星人长相图大吃一惊。然后博士更进一步,要贝蒂画出天体图。

治疗的结果,两人终于对丧失记忆的两个小时理出一个头绪来,将长久以来的精神衰弱的病症摆脱掉。但没多久,1969年,64岁的巴尼因脑溢血撒手人寰。

希尔夫妇在催眠下所说的这些令人吃惊之事,果真属实吗?赛门博士也认为整个事件颇为可疑。据他说,他们两人也有可能是遇见未曾经验过的空中现象(如流星等),在欲强迫自已理解出丧失意识的那段记忆的动机之下,将这种非常合理的经验扭曲变形。

赛门博士又说:“催眠术从以前到现在,都只是将患者本人认为是真实的事情的记忆引出而已,患者自信的真相和实际的真实现象是否吻合,就不在催眠术的保证范围内。”

但是,博士在说了这些以后,又再补充了一句:“大致说,患者以为的真象,几乎都和实际的真象吻合。”

事件分析

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在研究了他们夫妻的证词之后,扔未有明确的答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富冲击性的UFO绑架事件,不就和其他多数的事件一样,成为历史上的悬案?但是在1969年的夏天,一位信在俄亥俄州的女理科教师,从他们夫妻所言里,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线索。

这个证据就是贝蒂在飞所看到的天体图。贝蒂在赛门博士的催眠下,复写了一份天体图。可是,这画得太过简单的描素图,要看出是在包含两百亿星星的银河系的哪个地方,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这个天体图在很长时间里,一直被人忽视,可是俄亥俄州的理科女教师玛裘琳费修,却对这个奇妙的天体图抱着极大的兴趣,一直希望探索出这是在银河系的哪个方位呢?

费修依据贝蒂所说的外星人的样子,猜测他们应该也和人类一样是碳化物的生命体,而且可以推论出他们的生星也和我们的太阳系类似,天体图上所标示的星星,应该是距离较近的星星。

于是,费修做了一个以我们太阳为中心,附近一带的恒星系的立体模型,这个模型是要令贝蒂所画的平面图,无误地投射出立体的位置关系图。

费修将16种不同种类、颜色和大小的玻璃珠,用尼龙绳串在一个大箱子上,完成以太阳为中心,半径32光年以内的主要恒星的立体模型。可惜的是,无法把星星的排列的图样画出来。可是费修还是反覆研究资料,重新着手去做新的模型。这次不再包含所有恒星,只限定在有可能孕育出地球生命的恒星,终于在1969年的夏天,费修完成半径在55光年以内,由46个恒星组成的模型。

结果这个简直和贝蒂所画的天体图一模一样的模型,正是在太阳系中某一特定的方位。根据之个立体模型来看,中间的大型恒星是雷提邱利座的杰达I星,紧临在隔壁是杰达II星。且贝蒂所画其他的星星,也都和天文学上的论据一样,一点出入都没有。

为了慎重起见,费修又再向帕基斯天文台的怀特密歇尔博士请教,以确定星星的位置。结果证实丝毫无误。

更叫人吃惊的是,在贝蒂所画的天体图中标记Cliese86.1、95、97等星星,在当时还是尚未被世人发现,并且方位被误认的星星。很明显地,对天文学一窍不通的贝蒂怎能画出这些?在当时,全世界没有人知道这些星星的位置,贝蒂是怎么知道的呢?

由此可以证实,希尔夫妇所经历的UFO事件绝非杜撰的。当然,这些也有可能是一连串的巧合。但是能将天体图画得如此准确之事,应该不可能的吧!

贝蒂在接受采访时,自信地说:“随着时间的流逝,'UFO是幻想的产物'、'UFO是无稽之谈'等的说法自会真相大白。会有更多的UFO来到地球,也将有更多的人目击UFO。他们迟早会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编辑: 参考消息 来源: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