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开心老宝宝 收藏 68 6275
导读:龙运松: 1922年生,湖南邵阳人, 两兄弟,身为老大的他,1940年抽去当兵,当时已和表妹结婚。龙老1948年淮海战役投诚回家务农,妻子已另嫁,后龙老结婚育有一子,现孤身一人,老伴已去世多年。  图为龙老睡房一角   龙老入伍编入有名的国民第八军103是307团的高射机枪手,当时军长是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的侄儿子何绍周,副军长是李弥。龙老参加了著名松山战役,龙老所在部队打了三个月,松山攻下来后,全连130来号人,只有20几个好的。龙老身上留下两处枪伤,幸免遇难。  图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龙运松: 1922年生,湖南邵阳人, 两兄弟,身为老大的他,1940年抽去当兵,当时已和表妹结婚。龙老1948年淮海战役投诚回家务农,妻子已另嫁,后龙老结婚育有一子,现孤身一人,老伴已去世多年。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图为龙老睡房一角

龙老入伍编入有名的国民第八军103是307团的高射机枪手,当时军长是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的侄儿子何绍周,副军长是李弥。龙老参加了著名松山战役,龙老所在部队打了三个月,松山攻下来后,全连130来号人,只有20几个好的。龙老身上留下两处枪伤,幸免遇难。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图为龙老在床前

龙老说内战时,很多人不愿参加内战。内战和抗日战争不一样,抗日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内战双方都是中国人,都是老百姓,不愿打。龙老说抗日这么多年,打了那么多战役都没被打死,内战给打死不划算。龙老所在部队淮海战役投诚,龙老在解放军学了六个月政策,后回家务农。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这是最近几年民间志愿者和机构给龙老邮寄和颁发的。龙老说之前从部队回家务农,尚留不多的当兵证件,都在土改、文革全部拿走,还说龙老是兵痞,反动派,多次批斗。因龙老是当地唯一的裁缝,很多人有求于他,才幸免遭受大的灾难,家人说他是根长命草。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对于我们的来访,龙老很高兴。龙老虽耳朵有点背,但记忆很不错,说起打日本绘声绘色。之前很少跟后辈跟讲,特别是文革时期,不敢讲,因为自己是国民党军,文革还遭受很多不公平对待,最近几年才开始讲。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龙老和儿子相邻而居,龙老还是自己吃自己的,每天住在黑暗的破木板老屋里。龙老行动不便,家里乱七八糟也没人来收拾,我问龙老为什么不跟儿子一起吃,老人说自己吃自在,后来龙老解释说跟儿子儿媳生活习惯不一样。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龙老说一天吃两顿饭,晚饭一般不吃,龙老患有胃病大半辈子,吃多了睡不着。大多时候吃方便面,烧开水泡就是,很方便。吃米饭还要做菜,年纪大了,行动不便,太麻烦。要是身体不舒服,自己会跟儿子儿媳吃。图为龙老一早起来在泡方便面。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龙身体状况不好,经常生病,打日本条件艰苦,睡雪地太多,患严重的风湿、胃病,有一只眼睛因为白内障没治疗,现在完全失明,特别是龙老患有老年帕金森症,使老人生活很不方便,做饭过程中手一直不由自主的颤个不停。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龙老多病缠身,风湿和胃病常常要吃药打针,但龙说不愿意去大医院,说大医院挂号什么的太麻烦,一般去小诊所,实在动不了就去大医院。龙老儿子儿媳平时也忙,要是能走的话就拄拐杖过去,实在不行就坐车去。龙老最近几年的生活和治病的开支大多是深圳的关爱抗战老兵的民间机构在扶助,龙老很感激,说这也是别人的血汗钱。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图为老人在观看别人打牌消遣日子。

龙老在家实在呆闷了,就出去走走,去村里找老人家串串门。过去几年龙老还可以勉强跟老人打打牌消遣,龙老儿子跟我说,一般不跟年轻人打,他和一伙老人打几毛一块的,打半天也输不了多少钱,现在耳朵眼睛不行了,很少出门打牌,特别是老年帕金森症,拿牌拿不稳。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由于工作室一直用镜头记录龙老,每次走访拍摄老兵,都尽可能陪伴一下龙老。龙老说,你们来还可以说说话,要不,一天大多时间就是睡觉,晚上在床上睡,白天在堂屋凉椅上睡,老人本来睡眠就不多,那有这么多觉睡,还不每天白天盼天黑,晚上盼天亮。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龙老家里没电视,也没件像样的家具,关键龙老现在耳朵和眼睛都不好使了。龙老几次跟我感慨说,人老了,不中用了,要是身体没病痛还好,一有病痛日子很难过。龙老每天生活很无聊,常发呆。龙老说;你这次来还能见我,下次来,或许就见不着我了。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这照片是今年端午节看望龙老时拍的,龙老现在身体状况很不好。应我们要求,龙老给我们看他松山战役负伤的左肋处伤疤,脱外衣一分多钟没解开扣子,我们不得不协助。穿衣时,龙老把手臂给我看,说手臂莫名充血不消,不过不痛,也就不管他了。


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晚年:带着松山战役的两处枪伤

这是“卢沟桥事变”76周年纪念日去看望龙老时拍的。同时送去民政部发放,关于把原国民党老兵列入优抚对象的答复。龙老儿子致电当地民政局,得到答复是,上面有这个精神,补助会有,具体还没开会确定,但龙老还是很高兴,说:“他们不再说我们是兵痞了”。后又滔滔不绝讲松山战役。希望民政部红头文件尽快落实和贯彻,抗战老兵们等不起。<center>

</center>


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3楼 dauloman
哼哼,我可不承认国民党的兵,他要是投诚过来参加解放军还有的说,这种投诚就为了回家种地的,装什么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嘴脸。

国民党抗日就不是抗日了?国民党抗日英雄你就不把他当人看?

6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