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情人50年后相见,想到从前,感慨万千,遂欲再亲热一番。

半小时后,老头感叹道: 一江春水已流干,两座高山成平川,昔日风景今不再, 只剩两颗葡萄干。

老太也感叹道: 枯草堆里到处翻, 始终不见枪和蛋,岁月沧桑不饶人,只见一根萝卜干

夫妻离婚争孩子,老婆理直气壮地说:“孩子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当然归我!”

老公也当仁不让地说:“笑话!简直是胡说八道。难道取款机里取出来的钱能归取款机吗?还不是谁插卡归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