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权贵资本主义”说法滥用与民粹情绪

不要二分法 收藏 1 1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高连奎:“权贵资本主义”说法滥用与民粹情绪


“权贵市场经济”一词被错用


一位著名年长经济学家一直认为中国是“权贵市场经济”,这一说法流传甚广,影响甚大,但却是完全错误的。


首先我们一定要搞清楚权贵市场经济的定义,权贵市场经济,也经常与“权贵资本主义”混用,主要指东南亚国家的经济模式,其核心是私人资本通过向权力阶层靠拢或是直接控制权力来获得利益,因此权贵资本主义必须满足两大条件,首先必须是私人资本,其次是私人资本与权力结合获取更大的利益。


在东南亚或是拉美,特别是东南亚往往是几个强大的家族控制了大部分资本。而所谓的政治竞选也往往是这几个大家族轮流执政,因此这些人在政治上的任人唯亲,并渗透到商业世界,影响到经济和社会。它破坏公共服务型的经济和政治理想,其民主制度只是空壳子。这些人在经济上获得偏袒,表现在法律许可的分配、政府补助或特殊的税收优惠等等,又因为这些国家经济比较落后,制造业和服务业非常不发达,人民消费的主要还是未经加工的初级能源和原料,所以极易滋生权贵资本主义。


当今世界,虽然大部分国家都选择了市场经济道路,但其中多数国家并没有顺利实现现代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国家不同程度地陷入了“权贵市场经济”或“坏的市场经济”的泥坑,而民主竞选则是这些大家族得以控制国家经济,从而将这些国家导向权贵资本主义的最直接原因。


什么样的土壤容易滋生权贵资本主义?


权贵资本主义作为资本主义一种形态,既不同于美国的垄断资本主义,也不同于日韩的财阀资本主义和中国国民党时期的官僚资本主义,它有着自己的特点。


权贵资本主义的诞生,虽然主要是政治的原因,但从根本上还是经济发展阶段使然。一般权贵资本主义发生在一个国家的初级现代化阶段。其滋生的领域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自然垄断领域,一个是以政府为客户的领域,天然垄断领域比如资源、能源领域、城市公共工程、交通基础设施等。我们可以举例子,比如油田、铁矿等,这些矿藏都具有天然垄断性,从事这些经营的私人资本只要从政府那里获得一个开采执照,就可以赚大钱。因此这些领域对他们最重要的不是市场而是获得开采执照,因此天然垄断领域最容易滋生权贵资本。


另一个最容易滋生权贵资本的就是以政府为客户的领域,这以军工行业为最典型,比如在美国的军工都是私人资本,他们如果在国内销售,政府就是最主要的客户,因此他们必然要向政府靠拢,美国的军火企业向来都是美国总统最大的金主之一。


在历史上美国这些国家也是权贵资本主义横行,比如政治被一些商业家族控制,甚至商业家族的人直接执掌国家政权,担任诸如财政部长,商业部长等重要职务。但后期由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发展,权贵经济的比重越来越低,权贵资本主义的色彩也越来越淡,但即使这样在部分领域仍然带有很强的权贵色彩,比如美国的军工石油行业就是这样,比如美国的布什家族就是典型的石油权贵。代表美国军工利益的美国步枪协会更是权贵云集,但这些领域必然在经济中占据的比例不高,因此现在也没有人将美国看作权贵资本主义了。


中等发展水平的国家最容易滋生权贵资本主义


容易滋生权贵资本主义的是发达与最不发达中间的国家。因为在发达国家的经济中,服务业、消费业是经济的主体,比如欧洲、美国。而服务业和消费品生产的赢利来源主要靠市场竞争,而不是靠特权,因此这些行业不可能产生权贵资本主义;而在最不发达的经济体,还是农业为主,而农业也是没有权贵资本的领域,比如非洲就属于这种情况。


而在那些处于中等发达水平的地区比如拉美和东南亚地区最容易滋生权贵资本主义,因为这些国家的制造业及服务业尚不发达,国家产业主要分布于资源、能源、基础建设等有关行业,因此容易滋生权贵资本主义。


中国存在权贵资本主义吗?


根据上面的分析,权贵资本主义主义出现在资源、能源领域和政府订单行业,而中国现在早已是制造业和服务业为主的国家,早就过了滋生权贵资本主义的阶段,中国现在的制造业和服务业都是面向市场,直接面向客户和消费者,因此权贵资本主义不可能成为中国经济的主体。中国权贵市场经济最发达的是八十年代,而到了九十年代制造业兴起后,权贵市场经济自然就消亡了,一切都面向市场,要素都已经市场化。而现在东南亚和拉美的经济形态跟中国八十年代差不多。


第二,中国在资源,能源行业主要是国有企业,中国的国有资本属于国家,而非有权势的个人,这是与东南亚完全不同的,东南亚的权贵经济都是私人经济,中国确实有部分官员的子女在国企任职,但这仅仅是一部分,中国的国企老总,更多的并非官员子女,而是从基层一点点干上来的,而且这些人都有任期限制,他们在任期内拿相应的报酬,而一旦退休,也就与这些企业一点关系没有了。


另外,中国的国有企业完全听从国家指挥,完全服从国家利益,比如在救灾,经济危机,扶贫,特定行业等方面都完全服务于国家利益,而权贵市场经济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而且正好相反,他们不但不听国家指挥,反而控制国家,这也是中国的国有经济可以促进经济发展,而他们的权贵经济反而阻碍国家发展的原因。


总之,我们可以得到两个结论,首先随着制造业和服务业在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大,中国越来越不可能出现权贵资本主义,其次,中国在能源、军工领域的国有经营反而成功避免了权贵资本主义,因此中国不仅不存在什么权贵资本主义,而且是世界上权贵资本主义程度最轻的国家,比美国还要轻。


那么中国经济属于什么类型呢?西方经济学界,对中国经济模式有个称呼是“国家市场经济”,这样说其实比权贵资本主义更合适,也更准确,国有资本在中国具有相当大的主导性,而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在西方并没有得到多少批判,而在金融危机之后被认为是成功的,是应该被模仿的,因此包括美国和欧洲在内的国家都在注重国家在经济中的主导作用。中国反而成为了西方学习的对象。


财阀资本主义不是权贵资本主义


我们看日本、韩国,这两个国家企业与政府的关系也密切到了非同寻常的地步,比如企业利用国家的力量开拓海外市场,比如企业从政府那里获得了大量的补贴,但这两个国家的资本主义只是被人们称为财阀资本主义,而非权贵资本主义国家。因为对于日本的丰田、索尼等企业,决定他们企业业绩的是消费者,政府对他们的帮助并不是决定企业业绩的最核心因素,这与以政府为客户的军工行业、和必须从政府那里获得执照的能源行业有着非常大的不同。


自然垄断行业私有化反而会滋生权贵资本主义


中国的国企并非全部是垄断行业,只有部分处于垄断行业,但是垄断分为天然垄断和人为垄断,天然垄断是没有办法打破的,只能让国有企业从事公益性经营。而不幸的是,中国现在出现了外资垄断的不合理现象,比如很多城市将供水出售给外资水务公司。城市通水系统是典型的天然垄断行业,将这一行业交由外资经营,民众得到的只是一年一个台阶的水价上涨,其余没有从中得到其他任何好处,只会让民众受到更高的价格,劳动受到更大的剥削,其余没有任何好处。


如果自然垄断行业私营化,其结果就像东南亚,垄断行业外资化其结果就是和拉美一样,无论是东南亚化还是拉美化,都是权贵资本主义,中国将城市供水开放给外资,将原煤开采开放给私人资本,都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中国不能再重蹈覆辙。我们不需要将现在的国有企业私有化,刻意新制造出一批石油富豪,电信大鳄、军工大王等,而这些人一旦诞生,必然尾大不掉,最后反过来控制国家,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国企赶紧回归公益。


中国的《东方早报》曾经发表过一篇《请停说权贵市场经济》的文章,指出“权贵市场经济”的走红反映了泛滥的民粹主义情绪。改革年代的受损者、失败者、受伤害者、嫉妒者、失意者、迷惘者、怀疑者、不明真相者,鱼龙混杂,许多都站到了民粹主义的旗帜下,一吐种种怨恨、愤懑和不满。诸多评论人士和专业人士不假思索即使用这个词语,有意无意间迎合了这股思潮,这对于我们认清现实、理性思考、找准改革方向,并无实际帮助,倒是颇为有害。


变乱人们的思想总是从变乱人们的语言开始,当人们一脑袋混乱的时候,他们就会在行动中胡作非为。在这个迷雾重重的关头,更需要谨慎使用语词和概念,因为稀缺的理性在此时更为稀缺,狂热的情绪在此时却愈加狂热。拥有话语权的人必须保持审慎和清晰,只有清晰的头脑才有机会赢得光明的未来。


这种评论是非常恰当也是非常到位的。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GaoLianKui/2013_10_18_177020.shtml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