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悲催”的五年青春!

人们常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现实社会中确实有很大一部分人是这样人为的!我不知道全国 的征兵状况是否一样,在我们这里一个社会青年即使个各方面都合格,想要穿上这身国防绿,那就地看你的家族是否有某方面的实力了!如此说来这句话是不准确的,起码在我家乡是是恰恰相反的。

我是97年的兵,说起来从参军那年的征兵开始,一次次变故就接踵而来。刚一开始在地方镇政府人武部报名时;情况就开始出现了。记得那年好像招20个名额,可来报名的却有100多人,老父亲带着各种相关的证件材料领着我加入了中国式的排队等待中。我当时很不理解,为什么不多设立几个平台,那样不是要节省很多时间和问题吗?可随着前面队伍的变短,我仿佛找到了所谓的答案。对面桌后一行五人我基本上都熟悉,其中一个50来岁的中老年妇女我是记忆犹新啊!包XX,镇党委书记,我一年前的冤家对头。

一年前,我还在镇里读高二,虽然学校的教学质量另人不敢恭维,可像我们当时的那个年纪不上学只能走入社会,家长们抱着一种混学校好过混社会的心态,继续我们所谓的学业。学校里风气很不好,每天都有学生“华山论剑”“擂台争霸”。前面说的包XX她家的二世祖就是我们学校我们班 的混蛋。这小子仗着他老妈在镇里的影响力胡作非为,欺负女生,痛殴男生,调戏年轻女老师等等,可说是无恶不作!我当时也不是什么好鸟,经常打架闹妖,身边还有一帮死党,都是我们一个小区从小光屁屁长大的,可谓是同甘共苦的发小。有一回因为一点小事,我们一伙人把这小子狠狠的胖揍了一顿,好像当时还打断了一根肋骨,他老妈因为此事是雷霆大怒,通过各种手段把我们哥几个送进拘留所待了十多天,出来后陪了医药费,还停了一个月的课!此后我和二世祖就结下了仇儿,经常互殴,有了之前的教训,每次虐他都会选择性的手下留情。他老妈也知道,只要没出大问题最后也不管了。这不报应来了,和我担心的一样,不让报名。父亲很生气,和包XX当时就吵了起来,在老父口中不断飞出的:以权谋私,打击报复和公报私仇等等一系列的大帽子轰炸之下;最终还是艰难的报了名,填了表。后来事情还有波折,可我还是如愿以偿的穿上了军装,动员大会上,作为镇领导她也出了席,我记得她看我时眼光很恶毒脸色很难看,我好像当时还对她用竖起的中指回应了她!。。嘿嘿,想起当时挺可笑的。

入伍第一年新兵连,恰逢邓小平同志辞世,部队着实紧张了一阶段,搞了十几天的战备。对于还是新兵蛋子的我,心理上的恐惧确实折磨的我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好在什么也没发生。每一次都是战备演练。新兵下连后,我去司训队学开车,在那里受的苦,可以这么说,是我今生至今为止所受的最大的苦。无论是身体和心理。如果说当兵是我今生实现的最大的梦想,那么学司机就是我收获的最大噩梦!{多了不能在说了,你懂得!}这期间又敢上了香港回归,唉!一言难尽呀!好不容易结束了这炼狱般的魔鬼集训回到老部队汽车连,还没等熟悉连队的没一个人,98年1月邻县的一场地震把我们又推上了抗震救灾的第一线。6天6夜的高强度救援,让我真正感觉到作为一名军人身上所背负的责任使命和自豪!虽然那次抗震造成的冻伤,落下了永远的烙印,一到冬天创伤部位脱皮红肿奇痒难耐,可我从没后悔和抱怨过,因为我懂得军人的另外一个名字叫“付出”!同年又赶上了98抗洪,由于受灾区距离我部很远,到是没到过抗洪一线,可师里还是组建了医疗应急分队,无可置疑的是我又中奖了,担任分队的驾驶员,接到任务是:备勤期间不准外出,全天待命,随时出发!我是北方人不会游泳,当时心里很忐忑,因为对于水来说,我就是一块石头,沉底是毋庸置疑的!可作为军人,只要祖国和人民需要,我敢肯定的说,在命令面前我会义无反顾。年底时又赶上了兵役改革,本想两年就结束的军旅生涯即将划句号了,可以回家参加工作了,唉!事与愿违啊!连里干部找我谈了几回话,{当时我以入党了,98年套改的士官都之道,是留骨干的,好转,不像现在这么难}苦口婆心的让我留下来,我当时也是很纠结,很彷徨!但还是留了下来。刚刚领了不到两月的工资,因需要我调到了战斗连队汽车班。那可是江主席亲自视察并提字“大功三营”的一线不队啊!紧张,严肃,严格和高标准让我这个后勤兵感觉是格格不入度日如年。好在这支部队经常外出驻训,日子还是松松紧紧的过下去了!在此期间,我发挥了我的专业特长,全连的车辆技术指标来了一次小跨越,就连曾经出库就抛锚的几台故障王也恢复了。{忘了说了,我家里是有汽车修理厂的}闲暇之时还帮助兄弟连队修一修,其时我自己知道,我是在转移注意力,因为我很不适应作战连队的训练和生活,也不愿自己成为他人眼中的另类!时光荏苒,在板子锤子和每天一身油的条件下转眼过了一年多,期间又紧紧张张的参加了国庆阅兵,迎接了澳门回归。2000年连里的老爷车都退役了,我那时真正没的干了,连长挺好,训练时总安排我做一些别的事儿;站站岗,帮帮厨,要不就帮文书出点板报,班里的日常训练都由付班长组织。连里也清楚,一个第五年的老兵,能够安分守己已经很不容易了。7月部队到河北某海边参加陆海空三军演习,为了接受军委的肯定和验收三军合同训练一直搞到12月中旬,推迟了老兵的复原时间。我当时得了锥间盘突出症,有时为了保障训练不得不靠打“封闭”来坚持,营长和教导员几次要求我回驻地治疗,我谢绝了!后来他们也不再坚持,因为我和他们都清楚,这也许是我军旅生涯的真正最后时刻了。汇报演习的那一天,没有什么意外故事,可以说很成功!

2001年元旦刚过,我带着一身伤痛登上了回乡的班车。座在车上,紧闭着哭红的双眼,抚摸着手中五年来荣获的3个三等功奖章和三级伤残证书,眼泪又不争气的开始流淌。别了!我亲爱的战友;别了!我熟悉的营房;别了!我 无悔的青春。。。。

唉!我这看似“悲催”的五年!我多想沿着你的脚步继续这种令我魂牵梦绕的“悲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