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对立电场量变制约电子跃迁

1、电子在电磁热同步增减中跃迁


二十世纪初,玻尔引入量子观念解释氢原子理论获得成功后,量子力学很快建立。量子力学不仅完善了玻尔的理论,而且能够解释玻尔不能解释的多电子原子运动。可是,依量子观念认识原子中发生的基础关系是否能将其尽数参透?提这样几个问题:激发态原子吸入能量后是怎样将能量转变为动力?电子与核之间物理力受何作用从近核区向远核区跃迁?并在何物理条件下辐射光子的同时,产生从远核区向近核区落迁动力?当寻找这些问题答案时会发现,依靠量子理论认识原子内基础物质结构以及电子活动规则,形成的理论不完善,缺欠在于量性有余,质性不足,物理性匮乏。带这些问题寻找电子产生跃迁动力的理性会感到,现有的基础理论在量与质的理性认识上存在差距,并且矛盾突出。把原子内核与电子间物理力理性与量子理性结合研究原子活动,应是打开密封“基础物理”盒上之锁的钥匙。

在奥斯特实验基础上试验表现这样的电磁规则:电荷对流、磁场闭合,电场对立、磁场相斥;电荷在对流状态导体无异常反映,电荷在对立状态导体产生热能;对立电荷量越大,磁场相斥力越强,导体温度越高。这些规则表现的物理性反映着电子跃迁的内在关系。

原子活动隐藏一个规则:它吸入光与热形成激发态是处于兴奋状态,在这种状态电子向远核区跃迁动量大。按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的电磁观分析这种现象,它揭示原子内电磁关系的变化:首先是对偶电子的对立电场量度变大,跟着相斥磁场力度加大、对旋速度加快、磁场转速提高,造成核与电子间物理力加大。由于原子核踞中心成为原子基础,发生这些变化后,正电子在核心与电子对立虽然加强了物理力作用,但因两种力都不能将其冲动,双方产生的超常物理力只能移向电子,使它在绕核运动中与核间物理力加强,产生向远核区跃迁效果。因为质子和中子在核力中粒子关系恒定,而电子以对旋和绕核两种运动形式与质子内正电子保持对立关系,所以,电子在核物质障碍中运动与对偶正电子有利于对立角度,对立电场正常发挥,在相斥磁场量与之匹配中形成电子高速对旋,使旋转磁场转速快,磁矩作用强,核与电子间物理力加大,形成支持电子从近核区向远核区跃迁的动力;电子绕核行在不利与对偶正电子对立角度,对立电场量减少,相斥磁场量亦减少,电子对旋减速,磁场转速慢,磁矩作用弱,支持核与电子间物理力减弱,电子从远核区向近核区跃迁。按这个理性理解电子绕核运动,它与核间物理力分为两种状态:一种为常规态;一种为激发态。从这个理性中可以看出,原子在两种状态发生物理力能量变化都制约电子跃迁,形成这样的公式:电子与核距离=正、负荷电与磁场的量,两种微分子场的电磁量在正比和对称两种方式中+、-,形成引力与斥力合成物理力能的值。

根据电子绕核释放光子表现的不连续线,对核与电子间物理力分析:电子绕核是在物理力能的变化节制中实现跃迁,因此,不论常规态和激发态跃迁,都是在物理力能的减少中释放光子;光子活动是正负荷相互作用形成的外在现象,它展示核与电子间物理力能被对偶电子对立电场量制约的内在规则。光子在电子的电磁量变化中活动,不仅揭示原子的基态电磁量变化制约产生和释放物理力能的形式,而且展现原子在激发态,吸入光和热电磁量变化制约产生和释放物理力能的形式。在这样两层关系中:光子沉默,电子处于从近核区向远核区跃迁状态,这种现象不仅展示对偶双方共同增加电磁量的方面,而且展示它们将所增加电磁量转变为物理力的方面,两个方面的环节合成了电子向远核区跃迁条件;光子活跃,电子处于从远核区向近核区落迁状态,这种现象不仅展示对偶电子共同释放电磁能,而且展示双方是在电磁量减少中释放光子,形成以电子辐射光子形式表现电磁量减少,揭示对偶电子间相互作用物质向低能转化。

从这种变化中看光、电、磁物质在核与电子间的作用,与其说光子是在电磁场间传递,不如说是它的质量与电磁场质量相对改变,展示热能与电磁能的平衡性。这种性质在原子吸入能量中尤为明显:原子吸入光与热以电磁形式表现能量,首先是在常规态基础上以增加电场量形式表现对偶电子的对立电场量增加,随之旋转磁场力增强,使对偶电子在电磁能量增加过程中,产生支持电子向远核区跃迁的超常物理力;原子减少所增加超常电磁量时,首先是对立电场量减少,随之相斥磁场力减弱,使旋转磁场中磁矩的斥力降低,形成在电磁量相对减少中减去常规态基础上增加的电磁能。在这样的电磁关系变化中掩盖着另一层关系变化,这种变化以热能形式表现。热能变化现于电子释放光子形式,它揭示这样的特性:核与电子摄入光与热转化为电磁能,以电磁能和热能平衡增加形式表现,释放摄入的光与热能,以释放光子形式表现电磁能和热能在平衡中减少;因为热能与电磁能增加以微波形式表现不产生视觉,热能与电磁能减少以光波形式表现可以看到,所以,电子绕核是以电磁量与热能平衡增减的内在规则制约释放光子形式,给电子绕核运动造成不连续线。

根据光子活动方式分析支持电子跃迁的物理力变化,它成于对偶电子间电与磁场量平衡增减,这种形式展示核与电子间有一个物理力的基性。从物理力变化形式上可以看出,核与电子间是一个标准的电磁量度在支持电子运动。这个量度在对偶电子发生电磁关系时,处于核物质障碍的基本状态。在这种状态,对偶电子之间引力和斥力虽然平衡,但是这种平衡成于电场对立、磁场相斥的基本量值,电子是在这个量值上表现绕核运动的常规态变化。从电场对立、磁场相斥基本量值确定电子绕核与核距适度的视角,看玻尔的原子构想,他把电子绕核形成的近核区运动看成原子活动基态,是一个误解。原子基态(也可谓常规态)是在未摄入光子和热能中,于标准量值基础上表现近、远核之间的交替动态,电子在这样的基态中跃迁表现电磁量增减的基本形式。

可是,按这样的理性确认原子基态,很难找到标准。因为光与热能随时都可能被原子内电子与核摄入,产生依附基态电磁关系按电磁热等值性易变效果,所以,原子摄入它们后,随时都可以改变物理力基态为激发态;摄入的光子和热能也随时都可以从电子与核中逸出恢复基态。从这种易变关系中看原子基态的认定,不应是对偶电子电场被核物质高度障碍状态给电子造成的近核运动,而当选择一个公允的温度和光度,在电子绕核的近、远距交替中确定。从这个理性中看原子活动,光子在对偶电子之间既然以电磁热平衡方式易变自身,形成在易变中表现电子跃迁的物理力能量,那末,摄入光与热能后释放光子与基态中释放光子就不是相同属性。其差别在于:原子内基态光子是正负荷将电场对立产生磁与热释放的微量物质;摄入的光与热是依赖这种基础关系易变自身,成为依电磁热平衡形式增减的微量物质。因为光与热表现同性,它们被摄入属原子活动的外来能量,而基态中所释放光子属原子内对偶电子减少的微量物质,所以,摄入原子的光和热能易变为电磁热平衡物质后,虽可成为支持电子跃迁的物理力能量,但摄入物质只能在激发态支持,当原子恢复常规态时它们还须退出。依据这个理性分析电子在激发态表现的跃迁形式,是常规态跃迁基础上表现物理力能量增减的另一种方式。

按照原子内热能与电磁能平衡、以光子变化形式表现的电子跃迁,分析它与电磁场的关系,热能和光子与电场和磁场同属电荷家族。在奥斯特实验基础上试验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物理性:电荷不光在交变中产生光波,而且在对立中产生磁场和热能的同时产生微波。对光子与热能在实验中依电磁关系表现的特征分析,它不仅在电荷交变中产生强效应,而且在电场对立中产生弱效应。在实验中,电荷对立产生磁场同时产生热能就表现这种性质。既然磁场和热能都现于电场对立,那么它们质量就都是电荷的可以相互转换的微分子物质。按照磁场和热能在实验中的表现形式对它们微子质量分析,展示这样的性质:磁、热能和光子都依赖电场关系易变;它们依附电荷易变自身虽然都以特定方式表现,但是不能离开载体独立支持。不过,它们依附载体时存在依存方式的差别:磁场质量依存于载体对立关系;热能质量依存于基础物质;光子质量依赖电磁物质波动。通过磁场、热能和光子特性分析它们在原子内与电荷的关系,因为这些物质本是电荷,所以,它们在电场关系中虽然以个性表现自身,但是都不能脱离基础电荷独立存在。从这些微量物质特性中看磁场、光子、热能和电场,它们同源同根,都是电荷的微分子物质,对偶电子是依靠这些微量物质支持原子活动。

依据磁场、光子、热能与电场同源同根物理性分析激发态原子,是电子绕核在有利或不利于电场对立关系变化的基础上,以摄入光与热能转变为电磁能的增殖方式,表现核与电子间物理力能量增加;以电子辐射光子表现电磁能减值方式展示核与电子间物理力能量减少;形成电子在基态跃迁基础上,发挥近、远核距间的增、减值动力。在这样的跃迁形式,核与电子间展示着对偶电子电磁热增减时,平衡关系不变的能量守衡性。从这种形式上看核与电子间物理力,被电磁热能量守衡规则制约,表现两层对称性。一层对称性现于电子一方:电子绕核不规范动态显示,它与核间物理力能量可以改变,不过,无论怎样改变,都依电磁热能量平衡规则相对增减;这种改变,只是电子单方以光和热与电磁量同步增减为能的+、-形式,展示自身运动。二层对称性现于正负荷双方:对偶电子对立,双方是在各自电磁热平衡基础上产生对称性,在对称中虽然均改变能量,但无论怎样改变依然是电磁热平衡增减;这种同步增减电磁热方式,是正负荷双方以光和热与电磁量同步增减为能的+、-形式,展示电子与核间距离。不过,第二层对称性是在第一层对称基础上展现。这样两层对称性,表现着磁场依附电荷与对立电场质量的等值性,两种微量物质在这个平衡基础上,是依赖正负电子对偶的对立条件,形成双方以电磁热同步增减的平衡规则,制约物理力能量变化。

从电子与正电子的两层平衡关系中可以看出,基础电荷在原子内是以电磁热能量守衡方式表现电子与核间物理力,它们在电磁热平衡中展示这样的理性:制约电子跃迁的条件,是核与电子间以物理力形式表现对偶电子的电磁热能量平衡;在电子运动中,它既然以物理力形式展示电磁热能量平衡,那末,这种自然形式就必然掩盖着物理机制;制约这种自然形式的机制,就是对偶电子在两层电磁热平衡关系中对立,形成的能量变化规则。按逻辑的因果关系看电子在原子活动中表现的跃迁动态为效果,它掩盖着前因,前因就是对偶电子在电磁量增减中,形成制约核与电子间物理力变化的内在规则。这种因果关系,虽然现于电子跃迁,但是,它以电子释放光子形式表现,因此,制约物理力的机制,是两层关系相对变化的平衡规则。

依据基础电荷相互作用遵守电磁热能量平衡规则,分析电子绕核运动,它展示这样的内在关系:电子在远核区表现的量,揭示正负荷对立被核物质障碍阻电作用小,这种效果成于电子绕核角度有利与正电子对立,双方在这个条件上,对立电场量大,产生磁场量大,对旋速度高,磁场转速快,核与电子间物理力能量大;电子与核在中距区表现的量,揭示正负荷对立核物质障碍阻电作用居中,电子绕核角度稍不利与正电子对立,双方在这个条件上,对立电场量减少,磁场量也减少,对旋速度降低,磁场转速放慢,核与电子间物理力能量转弱,电子从高能量线系向低能量线系落迁;电子在近核区表现的量,揭示正负荷对立被核物质障碍阻电作用大,电子绕核角度很不利与正电子对立,双方在这样的条件上,电场量很小,磁场量很小,对旋速度很慢,磁场转速很慢,核与电子间物理力极弱。依据核物质在对立电子间障碍表现的阻电性分析质子与中子物质,它们的质量在电粒子的微分子场中表现的电阻性能量微弱,其特点是:既不给对立电子造成绝缘,又限制对立电场正常发挥。依据原子活动上述理性认识基础物质,在基础理论研究中,不应把量子理性与物理性分开,而应取双方所长,在互补中完善基础理论,只有这样做,才能对基础物质产生的理性认识接近它们自身科学。

2、电子跃迁遵守电磁热能量守衡规则

实验和实践都证明,电荷表现两种物理规则:一种是,正负荷以对称方式依存,遵守电荷守恒规则;另一种是,正负荷对立产生磁场与热能后,以电场、磁场与热能平衡方式遵守电磁热守衡规则。

从电子与核距表现物理力的形式上可以看到一个理性:在原子结构中,核内正电子与核外电子数量相等,是通过发生对偶关系实现电荷守恒,这样的电荷守恒规则成于粒子结构。在粒子结构中展示三种特性:一、正电子与质子质量结构,展示质子特性;二、质子与中子依对偶形式结构,展示个体对立与整体对立两种结构方式合一的原子核结构特性;三、电子在核外被变性电场力与磁矩作用,既不能被正电子拉向原子核也不能逃离核体,只能以对旋和绕核方式展示原子结构特性。因有这三种特性牵制电子,方使它不能逃逸实现电荷守恒。

原子内正负荷对立,就是依赖粒子结构的特定条件实现。在特定条件上,核内正电子虽然被质子关闭,但是却给它创造了利用电力线与核外电子发生感应性电磁关系的条件。根据电荷对流磁场闭合、电场对立磁场相斥规则,分析电子依赖电磁关系绕核表现的不规范动态,揭示这样的内在性:核内正电子与核外电子对立,虽然电场量均衡,可是,电子在绕核中与其发生电场关系时,被核物质障碍程度不断变化,这种变化给对偶电子造成阻电不均条件:有利于双方电场对立时,核物质障碍小,阻电作用弱,产生磁场量大,转速高,电子被磁矩推斥力度大,向远核区升迁;不利于双方电场对立时,核物质障碍大,阻电作用强,产生磁场量小,转速低,电子被磁矩推斥力度小,向近核区落迁;这种变化,使对偶电子依电磁场能量平衡性,以改变物理力能量方式制约电子跃迁。对电子跃迁动态分析,因为它被对立双方电磁场能量守衡转化的物理力支持,而电磁场能量守衡的基础是对偶电子发生对立关系,所以,电子绕核始终发生与正电子对立电场量与相斥磁场量平衡的同步变化。

看到对偶电子对立电场与相斥磁场量变化守衡对电子绕核影响时,令人惊叹:大自然给物质创造了天然性有机条件;在原子结构中,质子质量将正电子包围与中子构成的核,既把电子排斥在外又令其不能逃逸,对偶电子在这种状态除互变电性别无选择;因有这个前提条件,使电子虽然电场线向心,但是不能对正电子吸引,正电子虽然电场线向外,却能对电子作功,这种变性关系不但改变电子的引力性质为负引力,而且改变了正电子的负引力性质为引力;因为正电子虽被质子关闭但其电力线可对核外电子作功,双方产生引力效果后又不能发生交变关系,所以,正负荷在异性相吸中,只能把电子对正电子吸引电性转变为相互作用和被作用的对立关系。在对偶电子之间,因为改变了负荷对正荷吸引的电势能减少性质为对立关系,所以,正负电子能够以电势相反的对立形式,按磁极同向规则共同展开磁场,产生相斥作用,使电子与正电子在电性引力和磁性斥力作用中,依磁性产生相互引导效果。因有这层关系制约电子对旋与绕核运动,才使对偶电子在天然条件下发生对立关系,并在对偶性对立基础上实现电荷守恒。

根据原子内正负电子发生电磁关系实现电荷守恒的理性,对电子绕核中的跃迁动态分析,给对偶电子造成物理力能量变化的原因,在于原子结构的特定方式。这种方式现于原子结构中两层对称的等量关系:一层是电子与正电子系数对称的等量关系;另一层是质子与中子系数对称的等量关系。在两层对称关系中表现两种对偶性:一种是电子与正电子在对称中依赖异性关系产生的对偶性;另一种是质子与中子在对称中依赖异性关系产生的对偶性。在两种对偶性中,电子与正电子持异性关系对偶的理性容易理解,质子与中子持异性关系对偶的问题需要确认。不过,应看清原子结构的两个特点:一、电子与正电子在等量中对称;二、质子与中子在等量中也对称。两种对称形式折射一个理性:既然对立电子对称表现的对偶性是在异性关系中产生,那末,质子与中子对称表现的对偶性也不能违背这个原则。

质子与中子依靠核力结构的理性虽成共识,可是,二者间核力是以引力性质展示,既然质子与中子间引力能够克制质子内同性正电子间斥力,形成严谨的核结构,那么质子与中子间引力中就存在深奥的物理关系。对质子与中子在对称中隐藏的对偶性分析,因为多电子核内质子间存在同性电斥力,所以,它们只有依靠粒子的异性关系,形成对立中个体结构和整体结构两个物理层面,并具备异性粒子间引力能量极大的物理条件,才能克服隐于核内同性质子与同性正电子间合成的斥力。因这种内在性要挟质子与中子的异性关系,故它们只有具备在对偶中发生异性关系产生强大引力的先决条件,才能实现整体结构。

依据这个理性对原子核分析,核力的主体性产生于质子与中子个体结构。质子与中子发生异性关系时,在个体对立基础上整体结构时面对质子正电子合成的同性斥力,质子与中子只有克服它才能在交叉中实现整体结构。既然多电子原子内质子与中子能构成原子核体,就证明它们克服了质子间合成的同性斥力,产生的引力极强。因此,质子与中子在个体结构中只有紧紧合抱,改变粒子形态,才能给正电子创造核物质阻电不均的条件。以氢原子为例,核内只有一个质子和一个中子,电子绕核与正电子发生异性关系时仍表现三种状态:一、电子在背中子方位,核物质障碍小,阻电作用小,与正电子对立电场量大,异性电引力与同性磁斥力合成物理力的能量大,跃迁至远核区;二、电子行在质子边缘,核物质障碍居中,阻电作用居中,与正电子对立电场量居中,异性电引力与同性磁斥力合成物理力的能量居中,跃迁至中距区;三、电子行在向中子方位,核物质障碍大,阻电作用大,与正电子对立电场量小,异性电引力与同性磁斥力合成的物理力能量小,跃迁至近核区。

这样的核物质条件使多电子原子内正电子侧转取向时受到两种限制:一种是,受核物质阻电不均的主动性条件限制;另一种是,受电子相遇同性推斥的被动性条件限制。

在主动性限制上,因质子与中子间引力极强,在个体结构中改变球态,这种形式给电子绕核造成阻电不均条件,并给正电子在质子内侧转创造取向条件。电子与正电子对立,面向质子核物质障碍量小,对立电场量大,相斥磁场量大,对旋转速高斥力大,物理力强,向远核区跃迁;面背质子核物质障碍量大,对立电场量小,相斥磁场量小,对旋转速低斥力小,物理力弱,向近核区跃迁。核物质障碍条件不均给电子绕核造成行向选择:电子在远核区行向选择背面,背面是中子方位;电子在近核区行向选择向面,向面是质子方位。在这样的选择形式上,电子表现按作息规则选择绕核行向,正电子侧转取向与电子绕和依核物质障碍量差取向形式相同。证明正负电子取向相同的根据是,正电子侧转动力来自电子作功,而电子绕核是通过释放光子被认识,它遵守从高能量线系向低能量线系落迁释放光子规则,这种形式表现双方物理力能量减少;电子在绕核周期中既然存在从远核区向近核区落迁一面,那么就必然存在从近核区向远核区升迁另一面,因此,电子绕核是椭圆形圆周运动,造成这种运动方式的原因是核物质障碍不均。尤其是氢原子,它的核是由一个质子和一个中子构成,而电子绕核的作息规则与跃迁形式不变,因此,氢原子活动充分展示这个理性。

在被动性限制上,因为电子绕核诱因成于正电子侧转,双方被轴状关系制约,而多电子原子内电子在绕核中不但与自原子中友邻电子接近时产生推斥作用,而且与友邻原子内电子接近也产生推斥作用,两种推斥条件都可使电子改变运行方向,不过,“如果一个原子由于受到高压或者由于逼近相邻原子而发生畸变,同时电子轨道也被迫改变,一旦引起畸变的原因消除,这个原子就会丝毫不差地恢复其原来的形状和轨道”(引自V.F.韦斯科夫《人类认识的自然界》)。因为电子改变运行方向牵制轴状关系中正电子侧转向,所以,正电子侧转存在受电子改变行向制约的被动性。证明正电子侧转取向存在与电子同被被动性条件限制的根据是:电子绕核的椭圆轨道不规范,时而在这里出现,时而在那里出现;不过,不论电子绕核怎样改变行向,都坚持一个原则—遵守椭圆态运动规则。

持物质与物体相互作用形成内在规则与外在现象两个方面的辩证观,分析电子跃迁动态,虽然成于它与对偶正电子间物理力能量变化,但这种变化是通过近、远核距体现,因此,在电子跃迁的自然形式背后隐藏着物理机制。从物理角度分析电子绕核夹带的跃迁动态,被电磁场能量守衡规则制约,而这个规则的起因是对偶电子互变电性。对偶电子互变电性的前提是核物质隔离作用。因为对偶电子间产生的异性电引力与同性磁斥力平衡,平衡作用产生于双方,而它们之间又存在电性差别,所以,正负电子在对立中电场量与磁场量虽然平衡,但因量平衡中存在电性的质差别,给对偶电子对立造成变性电场力与本性电场力之间不平衡的物理条件。

对偶电子被这个条件限制,只有通过两种机制才能完善电磁场能量平衡:第一种是,双方在电磁感应中构成对旋体机制,这种机制以电子对旋形式表现;第二种是,双方构成圆周体机制,圆周机制以电子绕核形式表现。对两种机制分析,对旋机制成于电磁场量平衡,绕核机制成于双方在电性差别中,通过正电子侧转释放高于量平衡中质的不平衡能量,以调解量平衡不足于实现能量守衡的矛盾。对电磁场量守衡性分析:对偶电子互变电性后,产生着电场与磁场量平衡效果,在这样的平衡中,电场量平衡现于引力,磁场量平衡现于斥力,两种作用按等值给电子与核创造间距条件;因这个条件成于变性电场力与本性电场力的合成作用,故电子与核间物理力是综合作用的结果。正负电子被这种作用力支持,虽然实现电磁场量平衡,但因存在电性差别的质矛盾,故双方在自然中选择了以正电子侧转方式调解这个矛盾。对正电子侧转完善电磁场能量守衡的内在性分析:对偶电子在电磁量平衡中形成物理力时,因其中引力成于电场变性,变性引力背后掩盖着电性质差别的另一层关系,故对偶电子在电磁场量平衡中虽然形成物理力,但因其中掩盖着变性电场力与异性电场力的质差别,故只有通过正电子侧转,才能调解电磁场量平衡与电性质不平衡的矛盾,以实现对偶电子在电磁场量与电性质上相互作用的能量真正平衡。依据这个理性可以确认,电子对旋与绕核运动的机制本为一体,对偶电子是在联体机制中形成遵守电磁场能量守衡规则的运动。

电磁场能量守衡规则制约电子对旋与绕核运动,在电子跃迁中表现的很清楚。电子绕核在面向质子与正电子对立时,核物质障碍造成的阻电率低,电子向远核区跃迁;电子绕核面向中子与正电子对立时,核物质障碍造成的阻电率高,电子向近核区跃迁。这个差别展示一个理性:电磁场能量守衡规则不是电场与磁场量恒定,而是平衡。证明这个理性存在的重要标志,就是电子在绕核中落迁时释放光子。

电子释放光子遵守从远向近核区落迁规则,它掩盖一个问题:电子绕核周期性释放光子的能源从哪里来?实验证明,电荷在电场对立中不止产生磁场,还产生热能。依据电磁热平衡物理性,分析电子从远核区向近核区落迁释放光子特点:电子在电场对立中产生磁场和热能时,因光和热具有同性,电磁热增加热能伴随电磁场增加,产生微波蓄热效果,故不能看到它的升迁动态;电磁热减少热能伴随电磁场减少,以光波形式释放光子,故能够看到它的落迁动态。从这样的内在关系中看电子释放光子形式,表现着电磁场量在变化中守衡内涵与热能守衡的一致性。依据这种物理性分析电子跃迁动态,它绕核不只与正电子产生电磁场能量守衡一个物理层面,而且还产生电磁热能量守衡的另一个物理层面。电子释放光子的自然形式证明,原子内磁场和光子都产生于基础电荷对立,它在绕核中跃迁被两层守衡规则制约。

从这个理性中可以看出,电磁热能量守衡规则与电荷守恒规则的物理性质不同:一个是电荷的基础性守恒定律;另一个是对立电荷双方微分子电磁场与热能守平衡定律。仔细观察两个定式,它们之间虽有差别,但是两个理性并不矛盾。原因在于:两种物理思想成于从不同角度对电荷的两种观察方式,导致对两个电荷规则产生的理性认识,一个突出电物质本性上,另一个突出电物质深层的微分子场性上。

通过对基础电荷两个物理层面的认识可以得到启发:基础电荷与自由电荷电性不同,不能把它们混淆,因为在支持世界乃至宇宙的物质中电荷虽然占据重要位置,但它们不是一种,而是两类;由于两类电荷在各类物种内协调,才使世界变得五彩缤纷充满生机。可是,两类电荷在物体中发挥物理作用时各有自己特点,由于日常生活多使应用电荷,它们和自由电荷一样有活性特点,在观念中占据大部位置,使基础电荷在意识形态的位置几乎被挤到角隅。通过物理分析可以看出,支持世界的根本是基础电荷,它表现独有特性:原子内正电子被质子关闭只能与电子发生对立,使正负电子在电场对立中产生准性磁场。人们认识电性是通过实验,因为实验所使应用电荷具有活性特点,所以,给认识电性造成按实验效果从自由电荷视角观察的习惯,在意识中形成应用电荷流动遵守对称规则的守恒观念。这样的守恒理念虽然产生于按电荷的活性特点认识电性,但是这种认识成于对实践和实验效果的直观。因为基础电荷与应用电荷物理条件不同,所以,对基础电荷认识不能照搬应用电荷的实验理性。尽管认识基础电荷须拿应用电荷的实验理性作前提,通过推理达到,但更重要是通过实验理性认识基础电荷在独特条件上产生的准性。按这种方式认识基础电荷电性,关键在于按其准性分析它们电与磁场关系,并通过准电磁场认识原子内正负荷相互作用产生的守恒性,这样的理性认识在意识中成于曲观。因现实中曲观认识基础电荷的物理意义往往被忽视,故电荷守恒定律在“电荷”概念广义下,掩盖了内涵基础电荷独有的准电磁热能量守平衡狭义理性。

因为在广义电荷概念下理解一个狭义的具有活性的应用电荷概念时,对它在活性中守恒产生的理性认识,与另一个狭义的基础电荷概念在准性中守恒的理性认识并不矛盾,所以应当看到,基础电荷在狭义性守恒中,是按自己的准性特点演绎电磁热能量变化,使微观电磁场按等值改变量,在平衡关系中依电磁热守衡规则支持基础电荷守恒,因此,它狭义的电磁热能量守衡规则与广义的电荷守恒定律亦不矛盾。从这里可以看出,提出电荷守恒衍生电磁热能量守衡论点是从基础电荷守恒视角观察,并按其准性,产生准电磁场能量守衡支持基础电荷持准性在对立中守恒的两层理性认识。

在两类电荷中,它们各有不同特性,人们对不同电荷具体观察时难免各见其长。因为这些认识都在电荷内涵的广义和狭义理性中,从不同视角观察和理解的若是不同电荷,看到的理性难免各有独到处,所以,如果将所见电荷的电性偏执一见或混为一谈,都不能把电物质理性的发掘达到完善。因此,既应把两类电荷从广义中区分,又应把双方的狭义理性作对比,从中看到它们之间存在的差异和共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