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 宋外交失败之对 西 夏外交 的 失败


北宋 对 西夏 之外交,实为失 败外交。这种失 败从 表 面上 看似乎很难理 解。一 则 北宋乃 一侠 映大 国,雄据中原 广大富庶之 区,集汉唐经 济发展 之 基础,以 如此雄厚实 力作后盾 同 仅据有 西 北荒 于 开 发 的2 州之 地 的西夏交 往,岂能失败?二 则 自古 以来,中原 汉淤王 朝均 自恃“天命” ,以正 统 自居,视 四方各少 数民族及其政权 为“蛮夷” ,具有 强 烈的自‘尊 自大 心理,正所谓“普 天 之下,莫非王土,率 土之滨,莫非 王臣”。以此种 一统 独尊思想 为支配去 同后 来才崛 起 的西夏 交往,北宋 又 为何失败?但只要略作分析,便可 发现北 宋实际上 貌似 强大,外强 中干,对西 夏外交彻底失败就不难理解了。

在 对西夏的外交政 策上,北宋采取 重辽轻夏、强 制 称臣、经济让 步 的政策。这 三项政 策 本身有着 许多缺陷之处,成为 导致 北宋外交失败 的祸 根。单就“重辽 轻夏”而 言,北宋建立初 期采用 此 策无疑 是 十分正 确的,因为那时辽 朝势 力强 大,正虎 视 耽耽 准备南 下,而西 夏势 则弱,因而北宋的威胁主 要来 自北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 力量对 比的变化,尤其是“擅 渊 之盟”后,辽朝未 再大 举南 下,而西夏则新近崛起,其势 扩张 甚快,咄咄 逼人,已成 为北 宋新 的主 要威胁 和对 手。在这种情况 下,北宋外 交政 策仍然是 重辽轻夏,因循呆 板,未及时 调整 改变政策,将注 意力 转移到“不慕‘中国’ ,习俗 自如,不可 轻也’,的西夏方 面来,结果 对夏“一战 不如 一 战’心,境况 十分艰 窘。

在外交 主动权上,北宋 与西夏外交集中反 映在“和 战”问题之上。但是,在什么情况 下“和”,什么情况 下“战’, ,主 动权 却完全 掌握 在西夏一 方,北宋始终 只能被 动应 付。98 2年,李继 捧献四州八 县之 地 入觑,甘 愿俯首 为 臣。宋 太宗 满心 欢喜,自以为 可和平 收管西北 各地,但 不料 却遭到 李继 捧族弟李 继迁 的顽 强抗 击。面对 李继 迁的 对抗,本未 打算作 战的 宋军 只得被迫应 战,这是 北宋 第一次欲和 不 能,被动应 付。10 0 4年,西夏李德明继 李继 迁而立,首先向宋遣使求和,主动发出 了和平信号。此 时北 宋部分大臣认为继迁一死,德明新立,有机 可乘,主 张对夏 用兵,武 力统一。但 在李德明 的不断让 步求和下,北 宋最 终轻 信了李德 明的所谓“虔诚”,放弃了战争准 备,这 是宋 朝欲 战不 能,外交被 动 的又 一反映。以后,在对 付西夏 元昊 称帝,梁 氏专权,乾顺亲政 等等一系列 行动中,北宋均十分被动。北 宋还 因对西夏情况不 甚了解,往往措置失策,狼狈 不堪。

在 外交 的实际效果上,北 宋开展 对西 夏外交的本来 目的是 限制西夏的 发展,从政 治上 外交 上控制西夏,使其 臣服。为实现这 一目的,北 宋不惜拱手 奉送 大量“岁币”钱 物, 企 图 以经 济上 的让 步 换取 政 治控 制 的成功。但是,纵 观整个 宋夏外交,可 以说北 宋 的这个如 意算盘是彻 底落 空 了,其 对夏外交基 本上没 有达到 预期 的 目的。就 政治 控制 而言,西夏元 昊承 李继迁、李德明之基 业于1 0 38年公开 建元“夭授礼法 延柞” ,自称“兀 卒”汉语意 为“青夭 子”),“为世 祖始文本武兴法 建礼仁孝皇帝”,建立大夏 国, 并 称北宋 为“东朝” ,自居“西朝’,力 图与宋平而立。西夏的带挑 战性的举 动,极大地 刺激 了正处 在封 建主 义 伦理 名分思 想 盛行时期的北 宋君臣。他 们认 为西夏 既 已 处于 割据 独立状 态,如再承 认其“称帝”和“自居西朝” ,则 不仅 颜面全 失,且 必然对 北宋的统 治带来严重 后果。因此,宋仁 宗拒不承认 西夏元昊的帝号,并下 令 削夺元昊 官 爵,撤销所赐皇姓( 赵 ),并欲以强 硬手段 制服西夏。但事与愿违,北宋的强 硬 态度不仅没 有在政 治 上 使西 夏屈 服,反而 激起元昊提前对宋大 举 用兵,并很 快赢得 了三 川口、好水 川和 定川 碧等三大战役的空前 胜利。军 事上 的节节失败,使北宋控制西夏 的打 算完全 化 为泡影。在 迫不得 已的情况下,北宋只好 极 不情愿 地改变政策,通 过外交途径,以和 平方式去实现 政治 上控制西夏的 目的。那么,实际收效又 如何呢 ? 宋夏双 方 从10 4 1年开始议和,到10 4 4年才告成功,签订 了“庆历 和约”。和 约 虽然规定元昊称“夏 国主”,向宋称臣,但这仅限于 文字上而 已。元昊 仍然“自置 官属” , “帝其国中’, 我 行我 素,照样 扰边,甚至 就连北 宋 派往西夏 的使 者也 都可 拒于首 都兴 庆(今宁夏银 川市) 之 外,不 予会见。所 以,北宋政 治控 制西夏的 目的并没有真正成功,只不 过是 获得了元 昊表面上 的“称臣”而满足 了一下 正统自尊的虚 荣心 而 已,毫无 实际 价值不 仅如此,北宋为了这个 空洞的称号,还付 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为了换取西夏表面上 的“称臣” ,北宋 花 费了大量“岁赐” ,其银、绢、茶的总 数 量在 庆 历 议和之 后 达 到 2 万5千两、匹、斤。这 笔 巨额 费用,成为北 宋政 府沉重 的财政 负担,同其并 未 真正控 制西 夏 比较起 来,实 在是 得 不偿失,代价太 大。

在外交 盟友,北宋、辽、西 夏三 足鼎立,形 成了互相 利 用,互相斗争的三 角外交关系。不论 是宋 夏或是宋辽 外交,谁能争取第三 方 的支持,谁就 能掌握斗 争的主动权,获得 斗争的胜利。对 于北宋和 西夏而 言,辽 就成 了最重要 的第三 方力量。北 宋建国初期,曾有一 番雄心壮志,要立 志 收复燕云 十六 州故地,恢复昔 日汉唐一般的大 一统 江山。但与辽 军三 番交 战,三 番战败 以后,北 宋统 治者便改进攻为求和,到 10 0 4年签 订“擅 渊 之盟”时,更为契丹人 的汹 汹气势吓 破 了胆,进而对 辽朝采取 妥协投降政策。这个 妥协 以每年30 万 岁币作为条 件。北 宋统 治者 之所以 如此不惜重 金,固然是 慑于辽朝 的武力强大,心理 上 的恐惧,更 重要 的还 是为 了求得 苟安,保全 赵 氏江山。然而,对 于北 宋 的殷勤献 媚,辽朝并未 满 足,虽 不 再大 举南下,但仍不 时敲榨勒索。10 4 2年,辽 朝就 趁 宋夏 纷争之机,借口“李 元昊 于北 朝久 已称蕃,累曾尚主,克保君 臣之道,实为甥舅之亲’,,向北 宋施压 力,轻易又获得银 十万 两,绢十万 匹。在整个对夏外交中,可以说北宋始终都受到 了辽 朝的牵制。尽 管北宋不 断屈 膝 妥协,也未能将辽朝争取 为 自己的盟 友。这正 是北 宋外交失败的重要 表现。

就上 述事 实 可见,北宋 对 西夏外交的确失败 无疑。所 以,就连 北宋 大臣也承 认不 讳,不无伤感地说: “夏,小 国也,自元昊 以来,服叛不常,而 每为‘中国’(按指宋朝)之患,虽有智者为之谋,而亦莫能以得 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