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常胜将军——毕再遇



南宋宁宗统治的开禧年间,权臣韩仆广毛胄乘蒙古部起来反抗金的统治,金朝国力疲惫之际,“欲立盖世功名以自固”,兴师北伐收复失地。开禧二年(1206)五月,宋政府下诏伐金,对金战争正式开始,史称“开禧北伐”。由于南宋军队缺乏充分的军事准备和周密的战略计划,贸然兴师,且军队腐败,前线将领多贪生怕死,尽管南宋政府部署了三路军队向金朝发动进攻,开始时取得了一些胜利,但在金军后来援军的进攻下,纷纷败退,丧师失地。开禧三年(1207)十一月,杨皇后勾结反对兴兵的史弥远、钱象祖等朝中官员,密谋杀死了主持北伐的韩仆广毛胄,函其首送与金朝,与金朝订立了“嘉定和议”,北伐失败。在一年多的开禧北伐战争中,宋军各路统军将领几乎个个损兵折将。但是,在这一片失败浪涛声中却活动着一位被淹没了的、战功卓著的常胜将军,他就是毕再遇。

毕再遇,字德卿,今山东省兖州市人,出身于将门世家,其父毕进曾跟随岳飞抗金,转战于江、淮之间,屡立战功,积功授武义大夫。毕再遇自幼习武,“早以拳力闻”,“武艺绝人,挽弓至二石七斗,背挽弓一石八斗,步射二石,马射一石五斗”,又深受其父影响,熟悉兵法战策。根据宋政府的规定,“以父恩补官,隶侍卫司马”,还得到宋孝宗的召见,见其勇猛无比,龙颜大悦,“赐战袍、金钱”

北伐初期,毕再遇隶属于当时山东、京洛招抚使郭倪所部的东路军,后来自带一路军马,先后与金军进行了大小数十次战斗,毕再遇均无败绩。开禧二年(1206)四月,泗州之战。毕再遇奉命进攻被金军占领的泗州城(有东西二城),他率 87 名敢死之士为先锋,“饷士卒,激以忠义,进兵以薄泗州”,亲率士兵杀入泗州东城,金军溃散,拿下东城;金军尚守西城,毕再遇树起宋军大旗,大声喊话:“我,大宋毕将军在此,尔等中原遗民也,可速降!”淮平知县乞降,西城也顺利攻下。五月,灵壁之战。郭倪派毕再遇率 480 名骑兵为先锋进攻徐州,在途中遇到了从宿州败退下来的郭倬、李汝翼部,而他仍督军前进,到达灵壁,接到撤退命令后,他主动承担断后任务,在灵壁城下,率军勇敢作战,以少胜多,击溃金骑兵 5000 人,逐敌 30余里,全师而还,以战功升盱眙知军。十月,淮阴之战。金军集中兵力反攻,七万大军围楚州,毕再遇奉命前往支援,得知金军的全部粮草在淮阴,便分兵疾驰淮阴,歼灭了金军,烧掉了全部粮草,断绝了围楚州金军的粮草供应,有力地支援了楚州宋军的固守。十一月,六合之战。当时,金军出动十万大军进攻淮西要害六合城,毕再遇主动率军前去支援,先于金军到达六合城下,出奇兵大败金军的先头部队,挫其锐气后进入城内固守;毕再遇亲自登城指挥宋军,击退金军的多次攻城,并不断出动小股军队袭金营。

开禧三年(1207)二月,楚州之战。楚州被金军围困达三个多月,敌人久攻不下,在楚州城下扎营 60 多里,毕再遇遣将分道追击,金军仓皇逃走,宋军乘胜追击,大败敌军。在短短一年的抗金斗争中,毕再遇屡建奇功,由一名中下级军官迅速被提升为独当一面的统军大将,进而名留青史,实属罕见。在南宋军队一败再败大局势下,毕再遇何以能够连战连捷、百战百胜呢?

首先,心系国家,奋勇当先。在奉命进攻泗州城时,毕再遇“先登城,杀敌数百”;在进攻徐州途经灵壁时,正遇到前线败退下来的宋军,有人劝他回师,他说:“宿州虽不捷,然兵家胜负不常,岂宜遽自挫!吾奉招抚命取徐州,假道于此,宁死灵壁北门外,不死灵壁南门外也!”随后主动承担断后任务,“手舞双刀,绝水追击,杀敌甚众,甲裳尽赤”。当郭倪劳军给予他刺史官衔时,他说:“‘国家河南八十有一州,泗州两城即得一刺史,继此何以赏之?”固辞不受,正所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种精神,极大地激励了手下将士,使他们尽忠报国奋勇争先,与那些贪生怕死、临阵脱逃之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次,胸有韬略,料事如神。每次战役前,毕再遇对敌我双方军事斗争形势的发展变化,在战略上能够料事如神、见机知命,进而最大限度地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克敌制胜。在攻取泗州之前“,金人闻之,闭榷场,塞城门为备。再遇曰:‘敌已知吾济师之日矣,兵以奇胜,当先一日出其不意’”,毕再遇提前向敌军发动进攻,出其不意,很快夺取了泗州。灵壁之战前,东路前线宋军失败后仓皇退却,毕再遇也接到了撤退的命令,但他没有像其他将领一样狂奔逃命,而是冷静地分析当时的形势:“郭、李军溃,贼必追蹑,吾当自御之。”金果以五千骑分两道来,毕再遇在灵壁城外设伏兵待敌,当敌军到来时,宋军突然出击,毕再遇率军冲入敌阵,“杀敌甚众……逐北三十里”;淮阴之战后,毕再遇得知金兵主力已抵长江北岸时,“曰:‘楚城坚兵多,敌粮草已空,所虑独淮西耳。六合要害,彼必并力攻之。’乃引兵赴六合。”不出所料,金军正集结十万大军来攻六合,幸亏毕再遇先于金军到达六合,与金军在六合城下展开了十几天的防御战,金军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最后不得不从六合撤退。在毕再遇的有效防御下,金军在淮西的进攻一直没有进展。

再次,足智多谋,屡出奇兵。面对强敌,毕再遇多次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运用超人的计谋,以少胜多。毕再遇率领的部队是一支偏师,不是宋军主力,与金军作战的多数情况是敌众我寡,但他毫不畏惧,与敌军斗智斗勇,无论是军事进攻还是防御,总是能够出奇兵用妙计,打得金军晕头转向。六合之战时,毕再遇“偃旗息鼓,伏兵南门,列弓驽手于城上……敌方临濠,众驽俱发,宋师出战,闻鼓声,城上旗帜并举,金人惊遁,追击大败之。金军兵多势众,六合城被围得水泄不通,外援断绝,城中箭矢将用尽,毕再遇“令人张青盖伞来往城上,金人意其主兵者,争射之,须臾矢集楼墙如猬,获矢二十余万”,及时解决了宋军箭矢缺乏的问题。妙计若此,让人想到了草船借箭的孔明。为了使金军尽快退去,毕再遇运用“疲兵之计”,“令临门作乐以示闲暇,而间出奇兵击之。敌昼夜不得休,乃引退”。六合之战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城邑防御战的典型战例,毕再遇控制险要,以逸待劳,灵活作战,击败金兵十万大军,使宋军变被动为主动,巩固了六合、楚州一线的防务。毕再遇还多次使用“连环计”,使金兵自相拖累,乘机取胜。史载:“毕再遇尝引金人与战,且前且却,至于数四,视日已晚,乃以香豆布地,复前搏战,佯败走。金人乘胜追逐,马饥,闻豆香,皆就食,鞭之不前;反攻之,金人死者不可胜计。”还有一次,毕再遇“与金人对垒,度金兵至者日众,难与争锋,一夕拔营去,留旗帜于营,缚羊,置前足于鼓上,击鼓有声,金人不觉为空,相持数日,乃觉,欲追之,则已远矣”。敌军不知,友军不疑,巧妙地摆脱敌人,保存自己的实力,这是典型的“金蝉脱壳”之计。

最后,单镇独守,治军有方。战功卓著的毕再遇,被擢升为统军大将,率军守卫江淮一线军事重地。他治军严格,体恤部下,将士多乐于为用。在知扬州时,有一支 2500 人的金兵投奔南宋,毕再遇对他们一视同仁,使他们消除疑虑,并把他们“分隶建康、镇江军,每队不过数人,使不得为变”,又有“敢死一军,本乌合亡命,再遇能驾驭得其用”。不仅如此,毕再遇治军还赏罚分明,纪律严整。军中将领陈世雄、许俊等,在抗金作战中皆立军功,毕再遇向朝廷推荐,都得到重用;“张健雄恃勇桀骜,再遇状其罪于朝,命以军法戮之,诸将慑服。”

毕再遇是一位忠君爱国、智勇双全、能征善战的名将,在极其短暂的开禧北伐中,功不可没。但由于其他宋军的连战皆败,不能改变整个战争失败的局面,他取得的胜利成果也化为乌有。失败的浪涛淹没了毕再遇取得的胜利,却无法磨灭他的抗金令名。当时的宋宁宗在嘉奖他的诏谕中说:“卿拔于戎行,久懂师律,威震夷貊,勇闻江淮。”“卿以拳勇之资,挟忠义之气,抚士最为得众,遇敌几《宋史》这样评价他:“毕再遇善战”,“姿貌雄杰……诸将望风奔衄,再遇威名始著,遂为名将云。”

开禧北伐由于韩仆广毛胄的被杀而中止,朝廷内以史弥远为首的投降派得势,南宋朝廷屈辱求和。投降派的行动,引起了南宋广大军民的强烈不满,毕再遇在“嘉定和议”订立的当年,就多次上书解甲归田,以示抗议。不久,毕再遇“除保康军承宣使,降诏奖谕,寻令带职奏事”。嘉定十年(1217),以武信军节度使致仕。是年去世,享年 70 岁,南宋政府赠太傅,谥忠毅。

南宋常胜将军——毕再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