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头部负伤流血仍喊“轻伤不下火线”--广西百色藉抗战老兵:农长丰

红土地收复钓鱼岛 收藏 9 9159
导读:[size=22] [/size]

“当时打得很惨烈,有一次我正在向敌人开炮,突然感到头皮发麻,腿脚疼痛,用手一摸,头上都是血,左脚膝盖也是血。”他指着左腿和头部的两处伤痕对说。靖西县龙临镇已92岁高龄的农长丰,少年时被抓去做壮丁,1个多月后投奔共产党军队;他曾多次抗击日本军队,曾参加渡江、淮海等战役,还参加了抗美援朝志愿军,自称是黄继光兄弟团战友。如今的农长丰依然精神抖擞,闲时还抽上几根烟。谈起战争年代的经历,他开口就能说出自己所在军队的番号,然后异常激动地说起那些往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手枪被偷后“投奔”共产党

农长丰是靖西县龙临镇偕乐村更渠屯人,从龙临街到更渠屯要花近一个小时。10月24日,记者在农长丰家中见到他时,他正乐呵呵地站在门口。也许是因为年事已高,农长丰的身材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大,但仍显精神。

1921年出生的农长丰,父辈都是在家务农。处在战争年代的农民,本以为可以偏安一隅,可是往往不能心随所愿。1943年,他被当时的国民党军抓去做壮丁,随军到海南打仗。

然而,一个多月后,因为随身的手枪被偷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按照纪律,得受到很严重处罚,甚至要掉脑袋。对共产党军队有些许了解的他没多犹豫就打定主意“投共”。

“我连夜就跑了,换上群众的衣服,整整走了一天一夜,肚子饿了吃地里的红薯,口渴了喝旁边的河水。最后终于见到了共产党的军队。我说明了情况后,表明要参加共产党的军队,他们很欢迎,对我说‘好了,你找到家了’。”就这样,农长丰加入了共产党的军队。

打日本时负伤大喊“轻伤不下火线”

“那你打过仗吗?”记者问。

“怎么没打过,我在军队里是一个重机枪炮手,60炮、81炮我都会搞。”农长丰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是“20军58师174团”的(记者注:经查询,我军确有该番号,但不是在1943年前后,应为农长丰记忆有误,或为他在志愿军的番号),自己在军队里是炮兵连的的排长,专门负责打炮弹的。

农长丰说,曾在百朋(地址不详)、柳州、广东廉江跟日本军打过仗。“当时打得很惨烈,有一次我正在向敌人开炮,突然感到头皮发麻,腿脚疼痛,用手一摸,头上都是血,左脚膝盖也是血。”他指着左腿和头部的两处伤痕对记者说。原来,农长丰的左脚被子弹打中了,头顶被弹片击中了。他说幸亏没有打到要害,否则性命不保。虽然流了很多血,连长当时叫他退下火线,可是农长丰大声对连长说“轻伤不下火线”。原来,在打仗前,连长动员大家说,轻伤就不要下火线。可是真正受伤时,连长却又关心士兵让他们下线。想到这个,士兵们都坚守着不轻易下火线。因为每个人都随身配有一个卫生包,里面有一些急用的物品,农长丰从包里拿过绷带简单包扎了一下,又继续向敌人开炮。

淮海战役时用尸体掩埋自己

参加了三次对日作战后,日本就投降了,那时的农长丰以为可以回家了,全军上下一片欢腾。可不久后,他们被改编成其他队伍被告知战争还未结束。

“我打过淮海战役,到河南开封、上海打过仗,还参加过渡江战役。”说着,他拿出了一枚沉甸甸的纪念章,上面写着“渡江胜利纪念章 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颁发 1949年4月21日”的字样。虽然有些旧了,可是农长丰老人却如数家珍。“那几次仗也打得惨烈。有几次我都是用尸体掩埋自己,等敌人走近了就用刺刀捅对方,有时候等敌人过了就从后面打。这也是我们军的一种战术。在河南开封的那次战役,一仗就打了8天。”

后来全国解放了,但是战争还是没有结束。1951年,农长丰参加了抗美援朝志愿军。“那时我们可是最可爱的人呐。”老人越说越兴奋,拿出抗美援朝纪念章,还有一个已经锈迹斑斑的杯子给记者看。当记者提到黄继光时,他很快就说出了其事迹,并说自己所在的军团和黄继光所在团接近,是兄弟团。“不过当时都是忙着打仗,谁会去特意大搞宣传呀。”他说。

曾11年未回家 与妻子相濡以沫75年

抗美援朝结束后,1954年农长丰退伍了。回到靖西,上级部门说按照他的经历和条件,可以到公安局工作。可是他觉得自己没什么文化,怕胜任不了,就没有去,直接回家务农。

1943年离家,1954年回来,11年时间他经历了无数次战争,更是经历了无数次擦肩而过的死亡,负伤很多。11年来他一直都没有回过家。让他倍感欣慰的是,家里的妻子还在等着他。他说,在11年里,家里人根本不知道他的消息,甚至很多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在外面了,直到抗美援朝时才得写信回家。17岁就结婚的他,直到1956年才生下一个女儿,后来再添两女。大女儿农秀学招婿上门,一起照顾两老。

而今,战争年代早已远去,那些惊心动魄的战事经历却像烙印一般深深印在了农长丰心里;闲暇时,老人会点上一根烟,翻翻旧时的纪念章,偶尔跟年轻人分享一下记忆。妻子如今也88岁高龄,身体也健朗,还能做家务。“我现在是做不了家务了,不过身子还算硬朗。”当记者询问老人的身体状况时,农长丰跟记者开起了玩笑:“我是一直没有什么病,但是就怕一病就死啦。”如今的农长丰,和老伴、女儿、女婿住在一栋刚起不久的楼房里,爱抽烟、爱说话,平时在老伴忙着做家务的时候,自己就爱和左邻右舍聊聊天,见了人总爱递上一根烟。

据该镇民政助理称,近年来,县里常有人来看望、慰问农老,这也让这位老战士觉得党和政府还惦记着自己,倍感欣慰。

采访结束时,农长丰依然是乐呵呵的,异常爽朗地和记者告别。


本文内容于 2013/11/13 16:46:55 被奔跑的小壮猪编辑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向老英雄敬礼!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