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年轻游击队领袖:8岁时率百人与政府军游击4年

飞鹰兵团司令 收藏 0 358
导读:2日,美联社一篇有关缅甸原“上帝军”双胞胎兄弟在泰国重聚的报道勾起了人们对十多年前那段历史的回忆。两兄弟的传奇故事,以及他们分离后不同的人生轨迹令人唏嘘不已。 据美联社报道,9月26日,原“上帝军”双胞胎两兄弟在泰国西部北碧府桑卡那武里县的一个餐馆里重逢,弟弟卢瑟·托还将兄弟二人的照片分享在网络上。记者随后查阅了卢瑟·托在“脸谱”上的主页,并找到了他和双胞胎哥哥约翰尼·托的多张照片。在其中的一张照片中,弟弟卢瑟身穿黑色T恤,打扮时髦,两个耳朵上戴着耳环。而留在泰缅边境难民营的哥哥约翰尼相貌神


2日,美联社一篇有关缅甸原“上帝军”双胞胎兄弟在泰国重聚的报道勾起了人们对十多年前那段历史的回忆。两兄弟的传奇故事,以及他们分离后不同的人生轨迹令人唏嘘不已。

据美联社报道,9月26日,原“上帝军”双胞胎两兄弟在泰国西部北碧府桑卡那武里县的一个餐馆里重逢,弟弟卢瑟·托还将兄弟二人的照片分享在网络上。记者随后查阅了卢瑟·托在“脸谱”上的主页,并找到了他和双胞胎哥哥约翰尼·托的多张照片。在其中的一张照片中,弟弟卢瑟身穿黑色T恤,打扮时髦,两个耳朵上戴着耳环。而留在泰缅边境难民营的哥哥约翰尼相貌神情略显沧桑。一年多前,缅甸政府同包括克伦族在内的大部分少数民族武装签署了停火协议,这让已经移居瑞典多年的弟弟卢瑟·托返回缅甸成为可能。

2000年,英国《卫报》记者有关“历史上最年轻的游击队领袖”的报道让卢瑟和约翰尼兄弟声名大噪。在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中,身着军服的兄弟被游击队员簇拥在中间,弟弟卢瑟正抽着一根烟,神情显得从容而成熟,而哥哥约翰尼在他的背后,显得有些羞涩。事实上,从1997年开始,两位时年仅8岁的克伦族少年已经开始领导一支有上百人的游击武装,并同缅甸政府军作战。当年1月,缅甸政府军在旱季攻势中对少数民族武装“克盟”及克伦族村寨展开大规模清剿。克伦民族武装第四旅在政府军的强大攻势下溃不成军,而克伦族村寨里的孪生兄弟卢瑟和约翰尼却表现得镇定自若,他们不仅勇猛作战,还高声喝令慌不择路的逃兵重整旗鼓,进行反击,而那些逃兵居然真的稳住了阵脚,并在两个小孩的指挥下发起反扑。最后,他们竟奇迹般地击退政府军,反败为胜。

此战之后,卢瑟和约翰尼兄弟声名大振,克伦族游击队员将这两个还不满10岁的双胞胎兄弟奉若神明,并甘愿投靠到他们麾下。而两兄弟也脱离克伦民族武装成立了“上帝军”。由于缅甸克伦族很多人信仰天主教,“上帝军”的传奇故事迅速流传开来。

2000年发生在泰国的一次人质绑架事件,再次让全世界记住了卢瑟和约翰尼两兄弟。这一年,10名“上帝军”成员攻占了泰国西部叻丕府的一家医院,扣押了500名人质。在和泰国军队进行了近一天的对峙后,10名“上帝军”成员全部被近距离击毙。虽然兄弟二人并没有直接参与这次战斗,但他们的故事经过媒体曝光后广为流传。

不过,“上帝军”的反抗没有持续太久,2001年两兄弟率领陷入困境的“上帝军”向泰国政府投降。投降后,他们先是被安置在泰国与缅甸边境的难民营中。2006年,缅甸国家电视台播放了约翰尼和他的8名“上帝军”成员向缅甸政府投诚的视频。不过,卢瑟后来对媒体表示,真相是缅甸政府以提供工作为借口诱骗了约翰尼,投诚的视频都是政府导演的,“他们穿的军服以及交出的武器都不属于他们”,卢瑟说。

自此之后,两兄弟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居住在难民营中的卢瑟,通过联合国难民署“第三国安置计划”,最终移民瑞典,他在那里接受教育,并结婚生子。卢瑟的母亲和姐妹也被安置在新西兰。多年后,约翰尼则又回到泰缅边境的难民营中。目前,卢瑟正在努力让哥哥约翰尼能够前往新西兰,同自己的母亲和姐妹们团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