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会议后哪位将军反对批彭被当场戴上手铐架出?

飞鹰兵团司令 收藏 0 9815
导读:1959年夏的庐山会议,由讨论经济工作的工作会议转为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专门解决彭德怀等人的“反党集团”问题。虽然作出了决议,但彭德怀本人并未认罪。于是中央决定在北京召开军委扩大会议,主要对彭德怀和黄克诚进行批判。 柯庆施、陈伯达告“御状” 1959年8月18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这是为贯彻庐山会议,在军队系统最大限度地肃清彭德怀的影响而召开的。然而,会议在分组揭发批判中,很多人不发言,或发言了也很少涉及彭德怀问题,只限于“浅表性”表态。8月20日,柯庆施、陈伯达分别给毛泽东、刘少


1959年夏的庐山会议,由讨论经济工作的工作会议转为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专门解决彭德怀等人的“反党集团”问题。虽然作出了决议,但彭德怀本人并未认罪。于是中央决定在北京召开军委扩大会议,主要对彭德怀和黄克诚进行批判。

柯庆施、陈伯达告“御状”

1959年8月18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这是为贯彻庐山会议,在军队系统最大限度地肃清彭德怀的影响而召开的。然而,会议在分组揭发批判中,很多人不发言,或发言了也很少涉及彭德怀问题,只限于“浅表性”表态。8月20日,柯庆施、陈伯达分别给毛泽东、刘少奇打电话,说“彭德怀表面做检讨,暗地里在煽动军队向党进攻”、“他根本不服庐山的气,妄图借他在军队中的地位翻庐山的案”。康生还跑到毛泽东书房,请求毛泽东亲自出面扭转局势。当晚,毛泽东召集刘少奇、周恩来、林彪等商量,决定将会议延长到9月12日,人数由原来的140人增加到1061人,另增50名有关人员列席会议。接替彭德怀国防部长职务的林彪,主持这次军委扩大会议。

总参谋部和军委办公厅是一个小组,被当做批彭、黄的重点。小组组长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总参装备计划部部长万毅。这个小组两三天都没人发言,后来又列举许多事例说明彭德怀的“意见书”是有理有据的。万毅说:“彭总的‘意见书’一点没错!谁要是昧着良心批就叫他批去吧!赞成彭总的请举手。”小组成员一个个把手举了起来,万毅宣布:“看来大家都没有什么可批的,一致通过,我作为本组组长,代表大家意见。确定小组解散,大家各自分头学习。”

万毅的言行给自己带来灾难,他被作为“彭德怀的狗腿子”看管起来。与此同时,直接同彭德怀共事几年的邓华上将因为直率地替彭德怀说了许多好话,也遭到严厉批判。抗美援朝时的副司令员、时任总后勤部部长的洪学智上将也被作为“彭的同伙”而被点名批评。

钟伟主持正义当场被逮捕

小组讨论收效甚微,于是各小组集中进行大会揭发批判。时任空军副政委吴法宪抢着发言:“我要向彭德怀讨还血债!是他在长征途中欠下了一军团战士的血债!是他下令亲手杀害了一军团的一位连长。”林彪气冲冲地喊了起来:“他恨不得一下吃了一军团!通通杀尽!因为一军团是毛主席亲手缔造和亲自领导过的……”

“胡说!”突然台下响起一声严厉的呵斥,全场无不震惊。说话者是北京军区参谋长钟伟。钟伟高声喊道:“我当时在场,事情是我干的!彭总不在场,也不知道这回事!现在要说清楚,那人是罪有应得,该杀!如果把他交给你林总,你当时也会下令枪毙他!理由只有一个:他临阵脱逃,还要拉几个战士反水!你不杀了他,他就会反过手来杀我们!那是在一、三军团强攻娄山关的战斗中,仗打得很残酷。面对敌人一次又一次疯狂的反扑,他丢下阵地,丢下战友,逃跑了,被我后续部队捉住。经审讯,才知道他是一军团的人。按说,应该把他交给你处理,可当时怎么交?阵地上,枪管子都打红了……这本来是不足为奇的,执行战场纪律嘛,有什么大惊小怪!我看是有人别有用心,扯历史旧账,制造事端,挑拨一、三军团亲如手足的关系,加害于人,在一旁幸灾乐祸!”

钟伟接着喊道:“彭德怀的‘军事俱乐部’已经宣布成立了,那就宣布我钟伟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吧!也拿我去枪毙吧!”霎时间,会场上乱了起来。钟伟发言过后不到5分钟,总政保卫部一名领导奉命率领两名荷枪实弹的卫兵冲进会场,给钟伟戴上手铐架出会场。会后,钟伟被削官罢职,押回老家劳动改造,直到“四人帮”垮台后才得以平反。

刘少奇、周恩来等到会表态

接下去的批判会,变成了表态会。刘少奇、周恩来、李富春等人和几位元帅,也都先后到会做了表态性发言。刘少奇在讲话中既肯定“三面红旗”“方向对头”,又暗中偏袒彭德怀,这段话到“文革”时成了指控刘少奇“反党”的一条罪状。刘少奇对彭德怀的批判所依据的“事实”也是与毛泽东一致的。这就是:彭德怀曾参加过高饶反党联盟;彭德怀组织了“军事俱乐部”;彭德怀“里通外国”;彭德怀在庐山“急于发难”。彭德怀听了气愤地将铅笔一摔,闭上了眼睛。

周恩来的讲话很沉重。他除了批评彭德怀等人在庐山的表现是欠妥的,不慎重之外,主要讲了自己的责任,“没有将工作做好,致使彭德怀同志过问此事,酿成今日的错误”。他的这番话很快传到毛泽东耳朵里,毛泽东笑了笑说:“他历来如此,和稀泥。”

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信作检讨

眼看着邓华等老部下受自己牵连,9月9日,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现在我深刻体会到,我的资产阶级世界观和方法论是根深蒂固的,个人主义是极端严重的。过去由于自己的资产阶级立场作怪,将你对我善意恳切的批评,都当做是对自己的打击。自己都没有受到教育,得到提高,使错误顽症得不到医治。30余年来辜负了你对我的教导和忍耐,使我愧感交集,难以言状。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也对不起你。今后必须下很大功夫,继续彻底反省自己的错误,努力学习马列主义理论,来改造自己的思想,保证晚年不再做危害党和人民的事情。为此请求中央考虑,在军委扩大会议结束以后,请允许我学习或者离开北京到人民公社中去,一边学习,一边参加劳动,以便在劳动人民集体生活中得到锻炼和思想改造。是否妥当,请考虑示复。

毛泽东接到这封信后,立即与彭德怀通了电话,说欢迎他的态度。

毛泽东批示:读几年书极好

毛泽东在彭德怀的信上批示:此件即发各级党组织,从中央到支部。我热烈地欢迎彭德怀同志的这封信,认为他的立场和观点是正确的,态度是诚恳的。倘从此彻底转变,不再有大的动摇(小的动摇是必不可免的),那就是“立地成佛”,立地变成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我建议,全党同志都对彭德怀同志此信所表示的态度,予以欢迎。一面严肃地批判他的错误,一面对他的每一个进步都表示欢迎,用这两种态度去帮助这一位同我们有31年历史关系的老同志……德怀同志对于他自己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工作分配的建议,我以为基本上是适当的。读几年书极好。年纪大了,不宜参加体力劳动,每年有一段时间到工厂和农村去作观察和调查、研究工作,则是很好的。此事中央将同德怀同志商量,作出适当的决定。

但两天后,毛泽东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讲话,上来就说:“彭从来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只是一个同路人。”他严厉批判彭“搞阴谋分裂活动,违反党的纪律,破坏无产阶级专政”。9月13日,会议通过决议,决定在全军迅速掀起批判彭德怀、黄克诚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和“右倾机会主义”的高潮,号召全军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主义而斗争。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